第八十五章 迷魂汤

    配套还挺齐,卢笛摇头。

    “帮我找个人把他扛到后面的酒店里。”卢笛两只手指夹着钞票递到服务员面前,服务员眼睛一亮,哪里用得着叫人,他就可以。

    卢笛跟在他身后,进了酒店,这是一家普通的民宅,外墙和室内装修了一番,看着像个很有特色的招待所,实则就是一个民居房。

    服务员跟店老板熟,带人进来还能额外拿个提成,他轻车熟路地把他们带到了三楼,这三楼在顶楼,通共也就一间房,房间的外面还搭了棚,种了些花花草草,盆盆罐罐挤满了整个阳台,葡萄藤爬上了葡萄架。服务员把他带进房间之后就离开了。

    一直跟在后边的迎春看见他们上了三楼以后,她松了一口气,她在楼下吹着凉风,抱了抱自己的胳膊,满脑子都是他和她,她摇着头试图赶走他们,可是,他们的身影占据了她的脑空间。

    “美女,住店吗?”民居房的老板娘朝她招手。

    是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再过几个小时天都要亮了,她还能去哪?在这里凑和一个晚上,一想到谢少卿的卢笛,她心里又很不舒服。

    她问老板娘:“这附近还有别的店吗?”

    老板娘是个实诚人,她告诉她:“有是有,有点远,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到处乱跑的好。我这里二楼还有一个单间,你可以进来看看,家电齐全,干净卫生,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你放心住。”

    她的一番强力推荐,迎春答应了。

    她现在真的很困很困了。

    老板娘给她安排的房间正好就在谢少卿和卢笛的房间下面,她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两个现在在干嘛呢?

    卢笛在外面看了一会花花草草,听到谢少卿喊口渴,她倒了一杯水端到他面前,单手扶着他的头,给他喂了些水喝。

    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太呛,她又找了毛巾替他擦拭,顺带还打了一盆洗脚水帮他洗脚,她的眼皮实在沉了,靠在墙角眯了眯眼,谢少卿的手搭了过来,正好搭在他手上。

    不是睡着了么?

    卢笛侧过身看了他一眼,是睡着了,那是无意识的动作了,她拿开他的手。谢少卿固执地把手搭在她手上,似乎只有拉着她才能安心。

    真能欺负人。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三点了,躺一躺,天一亮回公司上班。曹金梅他们最近的业绩都还不错,要忙的事情一堆一堆的。

    她在脑海里理着思路,不想谢少卿欺上她的唇。

    “唔......”

    他不是睡着了么?

    卢笛很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只是她也累了,并不想与他计较......夜,不长,很快,天亮了。卢笛翻身起来,她洗了个澡,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中的谢少卿,她轻轻走出了民居房,出门时连老板娘都还没起床。

    二楼的迎春一直就没睡着过,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她一骨碌地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之后,她从房间里出来,想也不想直奔三楼。

    其实,从昨晚开始她就在后悔,她为什么要犯傻把卢笛叫过来,照顾他,她也会啊,谢少卿仍在沉睡中,她凑到他面前,看着他的俊颜,有人连睡着了都这么好看,她越看越近,近到就快挨着谢少卿的脸时,他像是感觉到了一般,突然睁开眼睛,他睁眼时把迎春吓了一跳,她急忙离得远远的,别扭地站在一边。

    谢少卿摸着头,看四周的环境,昨晚喝断片了,忘记是怎么来的这儿,他哑着嗓子困惑地问迎春:“你带我过来的?”

    迎春很不好意思,她吞吞吐吐的说,是,又说不是。谢少卿坐了起来,迎春忙递上热开水:“谢少,再休息一会。”

    他没有接她递过来的水,换好衣服之后离开了房间。

    迎春的心里五味杂陈的,难道,因为醒来之后发现不是卢笛,所以失落。她在心中叹息,低垂着头的她听到门口的一声轻呼:“春春,走了。”

    她疑心是不是听错了,他刚才叫她什么,春春,只有亲近的人才会这么称呼她,他把她当成亲密的人了?但她又迟疑,是否要将昨夜把卢笛叫过来的事情告诉他。他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他特意去看了阳台上种的花花草草,并赞主人:“还挺有情调的,这个是紫罗兰,那是凤仙,这是绿萝......”

    迎春惊讶他对花草的了解,她可什么都不懂,只认得仙人掌。

    仙人掌好活。

    谢少卿告诉她,她母亲喜欢养花,他父亲很迁就母亲,母亲喜欢花草,他便给母亲建了一个花园,花园交给母亲打理,他能认识这些花草,只因他母亲经常在他耳边念叨,所以认识。

    “哇,这样的爱情真是羡煞旁人。”迎春听到的是他父母的相亲相爱,要是她的恋人也能像他父亲那样对她疼惜,她也就不枉此生了。

    “你喜欢花?”

    她点头,女孩子哪个不美丽的鲜花。

    “那下班之后,我带你去母亲的花园里看看她种的鲜花。”

    迎春很迟疑,他父母似乎并不喜欢她,他们认准了卢笛才是他们的儿媳妇,她去了,只怕会难堪。谢少卿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安慰她:“对不起,我父母的性格向来如此,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他们并没有恶意的。”

    相处久了?

    迎春似乎又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关键字。

    他认同她了。

    她也想把她住过的美丽家乡介绍给他:“我的家乡很美丽,有小桥流水,还有古建筑,民风淳朴,你愿意到我的家乡做客么?”

    谢少卿比了个OK的手势。

    迎春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多了一句嘴:“卢总怀孕的事情......”

    “她没怀孕。”谢少卿的脸沉了下来,一个只顾工作,只顾工作的女人,还有什么可以说的,他不想破坏此刻的美好心情。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迎春忙向他道歉。

    谢少卿一秒恢复常色:“不要紧的,我送你去上班吧。”

    “不,不用了。”让同事们看到谢少送她去上班,光是他们的目光都能在她身上扎出无数个洞来,她目前还没想过离职,想好好的在巧家上班。只是,她不想张扬的让其它人知道她跟谢少卿在一起。

    谢少卿也没勉强:“那我送你到公车站。”

    “好!”

    一路上,她都沉浸在这一个早上的美好对话中,到了公司之后,脸上藏都藏不住的笑容引起了其它设计师的注意,有同事逗她:“是不是谈恋爱了啊,满脸的红光。”

    “哪有,没有的事。”

    同事掐她的脸:“还说没有,你看看这脸,就差现出‘桃花运’这三个字了。”

    她捧着自己的脸,害羞道:“别乱说。”

    “谈恋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还遮着藏着,哪天带男朋友出来让我们看看嘛。”

    才不要呢!

    都说秀恩爱,死得快,她要低调一点,低调一点。

    “挨,你们看,是不是他啊!”

    “干嘛戴口罩啊?”

    “就是就是,很见不得人么?”

    几个人议论纷纷,迎春抬头一看,居然是昆少,他怎么过来了,昆少在外边朝她招手。她抬脚跑了出去,昆少拉着她就走。

    后面的人议论得更厉害了。

    “还真是她男朋友啊。”

    “看外形还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要遮着脸。”

    昆少把她拉到一边,“下午有空吗,请你看电影。”

    迎春摇头:“我们现在挺忙的,没时间哪。”他一个大明星呢,虽然长得也很不错,比起谢少来,差远了,跟明星谈恋爱,风险太大了,一不小心就得被他的粉丝给砸死,还是跟谢少风险系数小些。

    “我向你们老板请假,她欠我一个人情。”林总的事情,他和蜂哥出门替她摆平了,到现在林总的气焰小了,随便重一点的脚步声都能把他吓尿了,听说,他在向总部申请调离V城,他调离V城,这里就是卢笛的天下了。

    “那更不行了,随便请假不是好员工,就算还了老板人情,那我工作不力,老板以后不会委以重任,那不是直接断了我的后路吗,不行不行。”她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昆少叉着腰,别的女孩都倒贴她,她怎么这么难搞定啊,那要怎么办好,找卢笛,对,只能找她想办法。迎春在他眼前离去之后,昆少打了卢笛的电话:“卢总,恭喜你,更上一层楼。”

    “哪来的更上一层楼?”她都快累瘫了,他还有心情开她的玩笑。

    “我听说林总请调。”

    “哦。”这件事她听黑子说过,黑子能进总部的系统,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通知卢笛,林总请调这个事情她是知道的,这里最先是彭总的地盘,彭总离开之后,林总接手,原来看着林总不问世事的样子以为很好相处,却不知藏得深的扮猪吃老虎,都是养得久的老狐狸。

    她倒不希望林总离开,他走了,还不知道会调一个什么样更厉害的人物过来,到时候又是一片血雨腥风,她日日为了公司的事奔波,还得时时防着背后的人给她捅刀子,着实累。林总请调的事情对她来说并非喜事。

    “别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你跟谢少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他向卢笛打包票,转而又道,“不过,你也得依我一件事,你们公司那个卜迎春,我很喜欢她,给她多点假期,给我们一些相处的机会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