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南三省家装大赛(一)

    “免谈。”卢笛回绝了。

    “哎~~~”

    昆少咬牙:“这妞,过河拆桥了。”

    他还偏不信那个邪了,又打电话问卢笛人在哪?她说,她还能在哪,当然在工地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的东西,当面说成交率更高,这是他混迹江湖多年得出的经验,但凡谈不拢的一定要约出来当面谈,约不出来的那就上赶着往她工作的地方挤,管她有空没空的,跟在她身后转悠,总能见缝插针的找到机会,只要找到机会就掰开口子让机会更大一些,总之一个字“缠”。

    这个方法他用得屡试不爽。

    昆少赶到工地以后,找了三圈才找到门径,他这遮遮掩掩的打扮总能引得其它人的侧目,他脚下生风的走出一个很靓丽的身法,比他更快的人冲到了他前面,“让一让啊。”一个快递员挤了进来,哎,他怎么说也是一个明星啊,快递员找的正是卢笛,她签字以后,他一阵风出去了。

    卢笛打开快递看了一眼,暗想:总部还真会给她出难题,南三省的家装大赛让V城巧家参赛。参赛OK啊,能不能先知会他们一声。报名表上交了,直接给他们一个结果,让他们参赛,还让卢笛立军令状,一定要拿下大赛的冠军,总部当他们是神呢。

    卢笛哭笑不得。

    “哎呀,了不得,还有这种东西,我也长见识了。”昆少侧过身迅速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一转,又有了主意,“我可以利用我的人脉助力这次比赛,还是那句话,你多给迎春几天假,给人家一点谈恋爱的机会,做一件大大的善事积德啊。”

    别的卢笛没听仔细,那句“积德”她听得真切,她反问昆少:“我要积什么德?”

    “积阴德。”昆少说得有点快。

    卢笛下了逐客令:“滚!”

    “别,我不乱说话了。”说着他捂着嘴。

    “你怎么来工地了?”对他的突然出现,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他,怎么说也是明星啊,哪能闲到上她的工地闲聊,他的复式楼已经转给谢少卿,按理说跟他没有交集了,他也不可能为了谢少卿当说客,他是那种看着谢少卿颓废了一定会挖个坑多踩几脚的主,不是为他,那就是为了迎春休假的事情,迎春来公司的时间不长,还不到可以休长假的时候,她心知肚明,不愿说破。

    岂料他跟她说起了玩笑话:“想你了。”

    “滚!”卢笛恼了,他跟谢少卿在某些时候跟孪生兄弟似的,连说话的口吻都那么雷同。雷同不代表那就是,她不能接受另一个人用跟她相处过的男人同样的口吻跟她说话,很别扭!

    “不敢了,不敢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他怎么可能把他的想法直白的告诉卢笛,她都已经赐给他两个滚了,再说,接下来就是三尺白绫了,还是得悠着点。

    他不是谢少卿,可没有谢少卿的运气。

    她是懂进退的人,他既然低了头,卢笛也愿意退步,她心里想的是:他虽跟谢少卿一个德性,但是,他在娱乐圈待了那么长时间,诸如这种比赛他应该很熟悉这些流程,倒不妨听听他的意见。

    于是,她问:“对这个比赛,你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

    卢笛猛地一拍桌子:“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她希望他开口,那必然要达到他要的条件:“好,我答应给迎春三天假,你说吧。”

    昆少的歪着头,眼睛里全是笑意:“卢总,三天够看什么的,一个星期。”

    “两天。”

    “别别,三天就三天。”昆少真是怕了她这说一不二的态度,也深深疑惑谢少卿以往都怎么跟她相处,这种女帝似高高在上的姿态,一般人还真是无福消受,越发觉得他的迎春才是因为他上个世纪拯救了银河系,老天指派过来的温柔女子。

    “说啊。”

    昆少向她分析道:“像这种比赛呢,你首先得了解它的参赛内容,是以作品形式还是以模型形式,模型形式我看你们还是趁早退赛的好。别问我为什么,你们不具备那个条件。如果是以作品形式,那肯定会用到作品,作品这块你只要在你的设计师团队里挑选出精英战队出赛就行了。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要熟悉它的赛制,很多人以为只要参赛就行了,完全不了解它的赛制,诸如,第一轮,它挑选多少名进入第二轮,又从第二轮挑选多少名进入第三轮,一直到总决赛。关注赛制的关键点是把握住排名,既不能出现在首当其冲的第一位,又不能排在晋级最末位。第三就是人脉关系了。”

    “人脉关系怎么说?”前面他说得很详细,就最后一块他说得含糊不清。

    昆少挑眉:“比赛的前几轮多多少少会借助外界的力量,比如大众投票,点击这一类,假如作品被关注量太少,怎么可能晋级?”

    她恍然。

    昆少接着道:“不过,举办这种赛事,任何举办方都是希望关注的人越多越好,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既替你们这些参赛的公司打了广告,又替举办方打了广告,这次的彩头是什么?”

    “什么彩头?”

    昆少摸着头,这女人,她是怎么混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傻得不能再傻了。他翻着白眼道:“就是拿到第一名的奖励啊?”

    卢笛抖着纸张给他看。

    他看到的是奖金一百万。

    “不多啊!”他接个广告也有几十万的收入,这个一百万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争来的,怎么想都比拍广告要麻烦。

    卢笛也白了他一眼,他这一身名牌十几万,一百万在他眼里确实不算什么。

    “那我去找迎春了。”昆少心情大好,有了三天假,迎春还不手到擒来,他兴冲冲地赶到公司,快到门口时他停下了,他们公司里人多,他这么频繁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难保眼尖的人认出他来惹麻烦,不如在外面等她。

    他打了个电话给卜迎春:“春春。”

    “嗯!”听到对方喊春春,她以为是谢少卿打给她的,应得很欢快,待听清楚是昆少以后,心情瞬间变差了:“什么事?”

    “卢总给了你三天假,我想约你看电影。”

    “这样啊?”迎春心里高兴,有了三天假,她可以去谢少卿那边找他了。不过,昆少这边可怎么办,这个时间正是公司里最忙的时候,卢总应该不可能批她的假,一定是昆少用了什么法子到卢总那边讨来的。他想看电影?

    迎春有了主意。

    她答应了昆少的请求。

    下了班之后,几个同事一起在食堂里吃饭,迎春随便吃了两口就往宿舍里走,一起的两个同事张大着嘴看着她,一同事道:“她最近好奇怪啊。”

    “晚上要加班吗?”

    “要的。”

    “她在减肥?”

    “夏天到了,减肥了可以穿漂亮的裙子啊。”

    同事把盘子一推:“那我们也不要吃了。”

    两个人走后,文洋诧异地看着桌上的剩饭剩菜,心中疑惑:最近厨艺退步了吗?还是该菜式了,嗯,也对,夏天到了,大部分人胃口不好,得准备一些酸甜可口的凉菜,还得备一些热量低的菜品。他一直想着这个事情,在脑海里已经形成了夏季菜单。

    回到宿舍的两个同事,看到迎春换了一身靓丽的衣裳从宿舍里出来,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一个同事对她说:“迎春,不用加班吗?”

    “哦,我调休。”她不敢把休假的事说出来,这事一出口,只怕其它同事也效仿,到时候让卢总难做。同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她自语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调休啊,进来好长时间了,还没正儿八经地休过假,还是你好福气。”

    她的话还没说完,迎春一溜烟的跑掉了。

    她怕再说下去就露馅了。

    她约了谢少卿九点在影院见,七点到九点之间,她陪昆少看电影,就当是谢他为她争取来的三天假吧。到影院时,昆少已经在影院门口等她了,只是,还是戴着帽子,戴着口罩,一身休闲打扮,迎春捂着嘴笑,能陪大明星看电影,也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呢。

    人多的时候,昆少不敢跟迎春说话,只是眨眨眼向她打招呼。

    他们特意挑了一个很不显眼的角落里坐着,这时上映的是一部爱情片,昆少看到动情处,很自然地搭上了的肩膀,迎春小声地问他:“什么时候能看你主演的电影啊?”

    “有机会,我复工的时候,你可以来探班。”

    是头条里经常出现的XX到XX拍戏现场探班这样的字眼吗?她捂着嘴轻轻笑了,昆少侧脸看她,突然觉得很幸福,他以前并没想过他想要的幸福是什么样子,但是刚才看到迎春温柔的捂着嘴笑,他想到了,他要的幸福就是这个样子,他喜欢的人陪着她一起看电影,这就是他想要的。

    快乐的时光过得太快,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快就到了落幕的时候。

    “要不,再看一场。”

    迎春拒绝道:“不要了,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那好,我送你回家。”

    “啊!”她想到她九点的时候,还约了谢少卿看电影,他送她回去,然后她再折回来找谢少卿吗?她想了想,虽然不忍心,还是拒绝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你也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啊。”昆少替她拦了计程车,亲眼看着她上了计程车。

    他不想这么早回去,一个人在这繁忙的人群中走一走也好。

    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谢少卿,他想上前跟他打招呼,谁知,另一个人走到他面前,十分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他的脚下像是被什么扯住了似的,僵住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