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南三省家装大赛(二)

    她,怎么会?

    他的心像被数百根针扎过似的,千疮百孔形如马蜂窝,他们看起来很开心,眼里只有彼此,昆少已经感觉到他周身的火焰在燃烧了,他们在他们的小世界里不曾留意。

    昆少买了电影票,紧随其后进了电影院。

    这部电影也是爱情片。

    昆少就坐在两个人的身后,迎春依偎在谢少卿的身上,亲昵地说:“谢少,这部电影听说评论很好呢。”

    “你还关注这个。”

    昆少的嘴都快扯歪了,他把头一伸,凑到两人之间,把迎春和谢少卿吓了一大跳,谢少卿一只手拍在他的胳膊上:“你怎么来了?”

    他没有谢少卿的好心情,他要当着迎春的面揭穿这个伪君子:“谢少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你每次有麻烦,我是不是二话不说立马救场。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谢少卿看看他,又看看迎春。

    秒懂!

    “换个位置吧!”

    “好。”“不换。”两个人同时说话,说“好”的是昆少,他相信谢少卿只是跟她看了一场电影,他把迎春当成自己人,但迎春不这样想,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他就得改口叫“迎春”嫂子了。但是对于迎春他同样心生愤怒,一个女孩子家,喜欢哪个就跟哪个在一起,学什么电视剧三心二意,脚踩两条船,最终只会落得一场空。

    第一次,他可以原谅。

    没有下一次。

    说“不换”的是迎春,她的一句“不换”让昆少心凉。

    他忍。

    在局势还没成定局之前,他还有机会扭转,他对迎春说道:“你知道他有未婚妻吗?”

    迎春老实答:“我知道。”这件事,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但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她后面这句话还没说出口,昆少接着道,“那你这算什么?第三者。”

    谁第三者了。

    “我不是。”迎春急了。

    她还没交过男朋友,她不想让谢少卿觉得她是那种不要脸的女生,她极力否认,声调就有些高,坐在后排的人心生不满,对着他们仨嚷:“你们几个,不看电影,可以出去讨论吗?在这里影响我们。”

    迎春脸面薄,捂着脸跑了出去。

    谢少卿坐着没动,昆少看了他一眼,追了出去,出了电影院,昆少一把拉住迎春,迎春惊喜地回头,在看到是昆少之后,她的脸变了。

    昆少:“你喜欢他?”

    迎春点头。

    “他是有妇之夫了,就算你再喜欢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不是的,他们已经分手了。”

    “刚才他为什么不追出来?”昆少一针见血。

    迎春替他辩解:“那是因为他不想让你为难。”谢少卿重意气,他跟昆少是好哥们,他不想看着兄弟难过,她知道。

    “他有亲口跟你说喜欢你吗?”

    “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

    “是吗,那你看看我。”

    迎春看向昆少的眼睛,昆少扯下口罩搂住她一俯身,吻住了她的双唇,她吃惊的瞪大眼睛,这里是电影院,进进出出好多人。

    他,他还把口罩扯下来,让人拍到了会怎样?

    她的脑子里一片嗡嗡嗡地响。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谢少卿看着面前的两人,微微一笑,不赴约还看不到这么精彩的画面啊,她是个好姑娘,值得他拥有。

    迎春眼瞧着谢少卿从她的面前走过,急得直跺脚。

    他们站在电影院门口的时间太久,终于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从电影院出来的人远远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看起来有点眼熟啊。”“是不是昆少,那个大明星。”“胡说了,大明星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拍戏吗?”“我可听说他一直在V城。”

    “啊!”

    相机对着他们俩“啪啪啪”拍个不停。

    昆少扬着手挡住光的来源,拉着迎春就跑,跑到没有人跟来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迎春还没缓过劲来,他霸道的吻又欺上来了。

    再说,谢少卿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卢笛的公司里,他们公司里的灯还亮着,谢少卿好奇地往里面看,一楼有三个人,卢笛从二楼下来了。

    看到卢笛,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卢笛感觉到外面有一双眼睛在看自己,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外,外面只有很深的夜,没有人,她拿着几个设计师的手稿看过之后,让他们说出他们的构思。

    她很认真地听着,可能熬夜太多的缘故,好几次,他看到她在打呵欠,一只手挡在嘴边。

    “卢笛,要不,明天继续讨论吧,已经这么晚了。”

    卢笛看了一下时间,确实已经很晚了。

    人在精神不振的时候分析能力会差很多,她点头:“那辛苦你们了,我们明天继续讨论这件事,这个事情麻烦你们多费心。”

    “卢总,我们不辛苦,都是应该的。”

    “就是就是,您得多多注意身体才是。白天的工作比我们忙,比我们累,到了晚上还要加班指导我们的设计稿,跟您比起来,我们这点辛苦真的不算什么。”

    卢笛收起材料:“客气话咱们就不多说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这次的比赛我们要全力以赴。”

    几个设计师关了电脑离开了公司,卢笛是最后一个走的,她走之前上了一趟卫生间,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感觉到头晕脚虚,还犯恶心。

    难道真的是太累了,没休息好。

    她洗了一把脸,把办公楼里所有的灯都关了,这才离开公司门市。

    外面的风有点凉,她缩了缩脖子,一直跟在她身后的谢少卿追了上来,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卢笛的身上。

    他的手触碰到卢笛时,她就知道是他了。

    她停了下来。

    谢少卿轻轻地问她:“还在生气吗?”

    她哪有生气,上次他喝醉酒,她去照顾他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生气了,工作太忙,她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以前,跟沈星俊在一起的时候,她很会撒娇,在谢少卿面前,她从不,她也想,还像从前那样,说些腻歪的话,哄哄他开心,好像做不到。

    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她还努力奋斗的阶段,他,她似乎从没见他为他医院里,为他公司里的事情操心过。

    “你跟许多公司的老板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很难得,她会跟他讨论这些问题,他工作的时候她并不曾看过,每次出现在她面前,总是一副轻轻松松,无所事事的样子,也难怪她会这样认为。

    他是不想让她更添烦恼,才如此,她可理解。

    “很多公司的老板,老总,经常为了公司的事忙得脚不沾地,顾不上吃饭睡觉。”她的父亲也曾如此,还有父亲的朋友,父亲的朋友的朋友,他们很少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大多数的时候都在处理公事,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常常看不到父亲的影子。

    她问过妈妈:“爸爸呢?”

    “在工作。”

    “爸爸呢?”

    “在应酬。”

    除了工作便是应酬,他们的应酬,多数是商业上来往,公司与公司之间,譬如像巧家装饰,公司为客户提供材料参考,就有很多材料商要找他们做生意,请客吃饭谈工作一条龙,对大家都有利,生意便能谈成。但是,对于巧家来说,他们也需要像材料商巴结他们一样去巴结客户。

    客户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工作做好的同时,人情牌也要打。

    除了这些,还有公司里的同事之间的友好协调相处,想要公司壮大,没有上级和下级,只有挖掘出合适的人推选到合适的岗位上才能发扬光大。

    光是这几样,就已经能忙得分不清星星和月亮了。

    谢少卿在她的印象里,经常闲得跟无业游民似的。她不知道的是,他但凡能闲下来的时光都在她面前了,谢少卿不想过多的解释,他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停!”卢笛制止。

    “你要带我去哪?”

    谢少卿回头,深情地看她一眼:“回家。”

    卢笛歪着头扫向一边:“我宿舍在这边。”

    “跟我回家。”他不由分说拉着卢笛往他的停车位走去。

    卢笛拼命挣脱:“哎,讲不讲理了,谢少卿。”

    “不讲。”跟她,有什么道理可讲,道理是讲给不懂道理的人听的,对自己的老婆,不需要讲道理,卢笛仍是拒绝不肯跟他走:“我明天还有很多工作,你,听到了没?”她光是想想明天的工作量,头都要炸开了。

    谢少卿伸手一抱,把她扛在肩上。

    卢笛使劲捶打他:“哎,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

    她的叫嚷引起了路人的注意,有人疑惑地停下来看着在谢少卿肩膀上挣扎的卢笛,好心地问她:“美女,需要帮助么?”

    谢少卿转过身来对好心人说道:“不需要,我老婆是个工作狂,我只是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说着拉着卢笛的手说道:“老婆,你说对吗?”

    “谢少卿,别他妈油嘴滑舌的。”

    过路的人听到卢笛喊他的名字,秒懂了。

    谢少卿吹着口哨打开车门,把卢笛扔了进去,卢笛挨着副驾驶位时,觉得眼冒金星,谢少卿已经坐到驾驶位。

    “我要下车。”

    谢少卿欺身上前,脸快贴上她的脸了。

    卢笛看着他的眼睛,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来,他,他想干什么?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