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傀儡

    卢笛紧张得往后一仰,只听“咔嚓”一声响,她的脖子扭了。

    “哎哟!”

    谢少卿凑到她面前,按住她的手:“别动。”她哪里敢动啊,脖子稍微偏一丁点,疼得好似在剐她的筋似的,疼得她眼泪都快下来了。

    他用推拿的手法帮她活络经脉,他手上的力道用在她的脖子上时,她稍微感觉到好一些,待他的手离开她的脖子,她觉得更疼了。

    “一时半会好不了。”他扔下这句话,系好安全带,开车离开。

    卢笛梗着脖子,坐着端端正正的,说话没了脾气:“谢医生,你是医生,帮我想想办法,我这样,明天还怎么上班?”

    谢少卿悠哉地吐着气,难得啊,她也有服软的时候,他吹着口哨说道:“卢总,医生也不是万能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这个伤了筋,至少也得一个星期才能恢复。”

    卢笛疼得不住咬牙,她怪他:“我会伤了筋,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他刚才凑她太近,她能伤着自己吗?

    “卢总,这个事情还不赖我。您长期加班加点的熬夜,身体不堪负荷导致经络不通,稍微过激的运动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这说明你的身体在向你报警。”

    “胡说。”

    “我没胡说,我是医生。”

    她不信,她也没有经常熬夜加班,下了班,她步行回宿舍,在工地,能自己动手她不假手他人,要说导致经络不通那也不应该是她,设计师们经常待在电脑前,一待便是十几个小时,他们的经络还能好过她。再者,谢少卿惯会胡说八道,谁知他哪句真,哪句假。

    “刷”车子停下了。

    他把她带到他的公寓里。

    “那栋复式楼还没装修好,你们的进度得快一些了,我看嘉禾,九木,这两家公司的进度可比你们快多了。你们的监理常常抱怨进度太慢,他们平摊下来,每个月的工资少得可怜,你没注意到?”

    谁说她没注意了,她这阵子也为这个事情烦。

    不说嘉禾,九木了。

    她去看过最近新开业的新一家装饰,他们的设计风格更甚一筹,工人工作进程也比他们以往的要快。她有思考过这里面的问题。

    巧家的经营模式与嘉禾,九木有所不同,V城巧家装饰在彭总手上时,实行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政策,即监理们所有的开销都由他们自己报销,公司不提供一粥一饭一瓢一碗。她曾想,彭总借用的是否是某大型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

    然而装饰不同于保险公司。

    万万达不到不分男女老少人人买保险的规模。

    彭总想最大限度的压榨监理和员工的血汗钱,压缩成本,以达成高利润的经营模式,为了这样的目的他甚至弄出了许多事端逼走了替他卖命的监理,但是他可能没想过一个问题,口碑直线下划。

    负责工地的监理接二连三的换人,客户会对装饰公司失去信心,接下来要想经营好,也就难上加难,不知是不是运气问题。

    她接手之后,倒是多了不少定单。

    为了留住工人和监理,她下了很多血本蓄养这群人,前面几个月的收入跟支出一直处于持平状态。眼见着口碑上来了,没想到又因为工期长的原因让监理们生出不满,也让客户没有耐心了。

    她想得太入神了。

    谢少卿一直跟她说话他也没听见,他伸出手把她抱了起来,她感觉到自己腾空了,恍然回过神,回过神时,他已经把她抱回公寓了。

    在门口,把她放下来时,她想起一件事,何静怡。

    那次攻击他以后,没了动静,后来,她在谢少卿的医院里见到了她,正是为了她,她心里不舒服,两人才闹开了。

    现在突然想起这件事来,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谢少卿打开门,卢笛提着脚往外走。

    他从后面一把将她抱住,俊脸蹭在她的脖子上,磨蹭着,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又怎么了?”她最近频频对他生气,让他摸不着头脑。

    以他以往的经验来说,女孩子越是生气,就表示她对某件事情在乎,既然是她在乎的,那就证明她对他上心,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疼,谢医生是不是忘记了,我的脖子扭了。”卢笛不说何静怡的事情,她怕她这个时候说了,谢少卿会认为她小心眼,只拿脖子的事情做掩护。

    谢少卿阅女无数,当然知道她是借故掩饰。

    他柔声道:“对不起。”说着,按着她的肩膀轻轻揉捏起来,力道恰到好处,那股钻心的疼痛感减轻了一些。

    “进去吧。”

    他的声音太柔了,她无法抵抗,于是,跟在他后面进了屋,他让她坐在沙发上:“我去拿药酒。”

    卢笛坐得很端正,她想低头,无法低头,好像背后有东西扯着她,低不了头,她想抬起手臂,手臂亦无法抬起来,还是疼。

    她就被困住的傀儡,无法动弹。

    “你这样,趴在沙发上。”谢少卿让她趴在沙发上,他为她抹药酒,专治跌倒扭伤的药酒,拧开瓶,背对着的卢笛闻到一股浓烈的药酒味。

    她想咳嗽,不敢咳,咳嗽也能让她感觉到筋被拉扯着疼。

    她是慢慢趴下去的。

    谢少卿的手指触到她的肩膀,她感觉到一股冰凉刺了进来,随着他手上的力道,还有一股麻麻的感觉,灼热感,那股力道时轻时重,沿着颈部的风池穴贯走周身。

    她闭上眼睛。

    谢少卿侧着身注视着卢笛。

    闭着眼睛的她幽幽地吐出一句:“何静怡为什么会在你的医院里。”

    他矢口否认:“她不在我的医院里。”

    “说谎,我看到她了。”他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还真是厉害,要不是她亲眼见到,他说什么她都信了。

    “那时候,林总在找她,我是为了帮你才留下她的,后来,把她送走了。”他终于明白她闷闷不乐的原因了,竟是因为何静怡,他心里有些高兴。

    “为什么不告诉我?”不逼他,他还不肯说实话。

    “怕你知道了多心。”那个时候,何静怡过来找他,跟他坦白了林总的一些事情,谢少卿当时拒绝了,他没有理由留下她,他跟她没有交情,他的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何况,她还因爱生恨出手伤他,谁知道她混进医院是不是别有用心。

    何静怡百般苦求,不停地向他道歉,并承诺过了这个坎,以后不再来找他的麻烦。谢少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她,并把她安排在一个不起眼的科室里,花名册上没有记录她的名字。她吃住都在医院里,也不与人打交道,最后还是被调查的人发现了。实际上,那是谢少卿故意放出的消息,在放出消息后,他安排人把何静怡悄悄送走了。

    紧接着卢笛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林总败下阵。

    对何静怡的威胁才算正式解除,要说恩人,卢笛才是她的恩人。

    “你这油腔滑调的,越说越离谱了,还跟我扯上了,给我戴高帽子,给我戴高帽子我就能原谅你欺骗我了?”卢笛气极。

    “适当的谎言是为了生活更美好的继续下去。”

    又来,永远都有一堆歪理,还说得振振有词。

    他的手停了下来:“可以了,去休息吧。”

    刚才趴着很容易,要爬起来费劲了,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坐了起来,直愣愣地站起,直愣愣的不敢偏头的往床的方向走,到了床边,像做广播体操似的崩直了腿,崩着上身直直地往下倒,头还没挨着枕头呢,疼得她脖子上的汗都下来了。

    谢少卿“啧啧”感叹,可怜。

    “哼!”

    “但也可爱。”

    “切!”

    看着卢笛躺下之后,他贴心地替她盖好被子,卢笛对他有些期待,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他却转身走向沙发,卢笛像个迟钝的木偶机械地扭着身体,侧过身的她只想看看谢少卿在做什么,却见他从茶几下边拿了一堆文件出来,他,竟然在翻阅文件。

    为了向她证明他是个好老板。

    卢笛一肚子心塞,现在她不需要他向她证明他是个很用心的老板,她需要的是他的安慰,夜已经深了,谢少卿好似跟那堆文件杠上了,越看兴头越大,她等得不耐烦了,机械地转过身,背对着谢少卿睡着了。

    她睡着以后,谢少卿终于收了文件,在她旁边躺下了。

    太阳出来了,谢少卿早早地起来把早餐做好了,卢笛机械的转动着她的胳膊她的腿,机械的她差点连牙刷都拿不了。

    仿佛成了一个废人。

    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洗漱完毕,吃过谢少卿为她准备的早餐之后,她要谢少卿送她去公司,谢少卿拒绝了:“我已经替你请了假。你在家休息一天。”

    “你向谁请假?”林总已经被批准调离V城,她现在是公司的最高领导,V城巧家装饰的大BOSS,他替她向谁请假?

    谢少卿嘴里咬着面包,眼睛一直盯着手提电脑上跳动的数据,头也不回地说着:“小蔡。”

    “你逗我呢?”

    “不敢。”他接着说了一件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