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左右手

    她是蔡总的女儿。

    蔡总,藏得深,上次过来他几乎跟小蔡没有任何交集。

    她紧锁着眉,不发一言,谢少卿安慰她:别多想,她压根没想攀她爹的关系。她想的不是小蔡的事情,放不下的是公司里的事。

    一个人,融入工作的时间长了,会把工作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她公司里那么多的事情,她怎么能离开呢?

    “实在不放心,我替你管理一天。”

    “你?”

    “不信任我?”

    “没有。”

    “这就行了,放你一天假,在家好好休息。”他把外套往身后一甩,潇洒地出门了。

    她从没试过这样无所事事地待着,很久时间没看过电视了,那就看看电视好了,最近上了很多新的影视剧。

    她从前喜欢看恐怖片。

    那些从黑暗中突然冒出的惊恐,血腥,每每总能刺激感观,她费了些力气打开了电视,找到一部恐怖片,许是许久没看过电视了,看着那些吐着长舌头,流着血泪的鬼怪很茫然,好似,她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这时,她才想起,以往看恐怖片是沈星俊陪着看的,这个爱好她是沈星俊的爱好。找不到从前的感觉,她切换了频道。

    有一个爱情婚恋的真人秀节目。

    她看了两三集,全当笑话看的。电视里的主人公家长里短,人生百态,归根结底,还是计较太多,而计较的那些鸡毛蒜皮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得到更多的关注,更多的爱。主持人的话温和,嘉宾的点评犀利,说得在理。实际上,一个人到了某个年龄,性格习惯已然形成了定势,除了相互包容,看到对方的优点,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看了一会电视,她口渴了,烧了些茶水喝,从茶几上找杯子的时候,她看到了茶几上放着的书,谢少卿的书,她拿在手里,这是一本世界名著,书里的故事吸引了她,她看得入迷,时间一点一滴地往前流逝,她忘了脖子还在疼,也忘了已经中午了,完全融入到书中的故事里。

    “丁咚!”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唉,她梗着脖子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外卖员,很客气地把餐盒递给她:“您的外卖。”

    卢笛除了一双眼睛能够骨碌碌地转动,其它部位都不敢转,她跟外卖员说:“是不是搞错了,我没点过外卖。”

    外卖员对了对门牌号,他指着票据上的电话:“您看看这个是您的号码吗?”

    卢笛不敢低头,把餐盒提起来放在与视线齐平的地方,电话号码是谢少卿的,可能是他点的外卖吧。她拎着餐盒道了声谢,退了房间。

    退回房间后,她把餐盒放在茶几上,继续看书,又看了很长时间,门外又响起了门铃声,卢笛再次开门,回来的是谢少卿。

    他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套餐盒,又看卢笛:“你还没吃中饭?”

    “等你啊。”

    她的一句“等你”暖到他了,他怜惜地摸着她的头,“傻不傻的,我是踩着点给你点的外卖,这是我为你提供的爱心外卖。”

    “噗!”又来,这张嘴啊,卢笛摇头。

    谢少卿抢过她的书:“先别看了,把饭吃了吧。”

    她的手稍微抬一下,疼得不行,这才是她不想吃饭的最终原因。她把餐盒端在手上,眉头拧了起来,谢少卿轻轻一笑,从她手里拿走了餐盒,打开餐盒之后他有些吃惊,最终他又把餐盒合上了,“凉掉了,我重新给你做。”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公司里怎么样?”

    谢少卿在厨房里忙活着,并向她汇报了公司里的情况,对于他的突然到访,公司里的人都显得很吃惊,曹金梅这个“八卦王”也常跟他聊天,彼此有些熟悉了,她还打趣谢少卿:“谢少,来视察老婆大人的工作吗?”“可惜哦,卢总不在公司。”她也不确定卢总是很早来了公司,还是因为工地上有事去了工地,工程部的事情起早贪黑是常有的事,只是没有地铺可打,没有文洋的餐馆开在他们面前,如果有,他们在工地上打地铺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谢少卿潇洒地摆手:“卢总请假,我替她工作一天。”

    “啊?”

    众人窃窃私语起来,纷纷猜测卢总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在他们的记忆中,她是从不请假的,像个钢铁般地屹立着。

    虽然都有疑问,其它人没敢开口,也只有曹金梅胆大,多问了几句:“卢总怎么了,要紧不要紧,肚子里的宝宝没大碍吧。”

    “扭伤了肩膀,没大碍,大家赶紧回去工作,你们的事情都做好了,你们卢总才能安心休养。”

    他的这几句话比起卢总的严厉管用多了,他代班的这一天,效率出奇的高,尤其是设计部的。他跟曹金梅的对话她都听在耳朵里,她在想:谢少为什么还要替卢总维护谎言,她不是没怀孕吗?他还帮她代班,他们已经合好了吗,还是谢少为了她故意跟曹金梅说了那些话。她感觉到谢少在看她,她特意避开了他的目光,心情却忐忑不安。

    其它同事都在紧张地为工作忙碌,只有她一直想着心事,一时劝自己别想了,一时又不受控制的忍不住想看看谢少卿,她去办公室找他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同事从她身边走过时,问她是不是要找谢少,她没说话,同事告诉她谢少去了工地。

    工地上的事情,他同样安排得井井有条,监理们的工作于他而言并不难,他有房子在盛世荷苑,经常出入巧家装饰,又有昆少的房屋产权转至他的名下,看得多了,很容易就掌握了规律。

    安顿好了以后,他的重心放在了设计师们参赛的事情上。他研究过其它参赛对手的设计模式,大体把最强的几家圈了出来,列出他们以往的设计给巧家装饰的设计师们做对比。一套房,一千人看有一千种想法,他们根据自己的想法画了初稿,画好稿子都交给谢少卿,在他们眼里,谢少卿就代表卢总,交给他就是交给卢总,他的意见也就是卢总的意见。迎春也交了设计稿,他把几个设计师的设计稿反复看过之后,初稿很快定了下来,最终定局为郭毕祥为这次大赛的主角,其它几个设计师配合郭毕祥,组团完成这次设计比赛。

    下午提前下班,他把稿子带回来了,没有急着拿给她看,他就希望她能多多休息,不要操太多的心,谁知她在看书竟然连饭都没吃,也幸亏他回来了,没有他在她身边,她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一塌糊涂。他为她蒸了粉蒸肉,还煮了一个汤。

    饭菜很快上桌了。

    谢少卿为她盛了汤,亲自端到她手上,卢笛要端起来,谢少卿却没有放手的意思,他拿着勺子一勺一勺地喂她。

    卢笛盯着他:“谢医生,我是扭伤了肩膀,不是残了。”

    “难得有机会可以照顾你,怎么能错过。”

    好吧。

    她记得刚才看的真人秀节目中,有个著名嘉宾说过的一句话,当一个人并不能为另一个做些什么时,只要陪在他身边,就好。陪在他身边也是能证明爱他的方式。

    她问他:“你在公司吃的中饭。”

    “没有。”

    “没吃饭,为什么?”

    “太忙了,除了要处理你们公司的事情,还要处理我们公司的事情,我给忙忘了。”他说的是实话,出门之后,他开车到了卢笛的公司,先是处理她公司的事务,处理的过程中还见缝插针的忙自己公司的事,其间,迎春进来过三次,每次,她进办公室时,看到的都是一直在忙碌的谢少卿,接电话,打电话,翻阅电子档,她几次想开口说话,都咽了回去。

    最后一次,是郭毕祥敲门进去,她才跟着郭毕祥一块进去的。

    有郭毕祥在,迎春没敢说别的,只把自己的设计稿交给他。

    这一天的事务都做好之后,他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公寓,想到的仍是卢笛,他自己连口水都没喝,先安排她把饭吃了。

    外卖是他让小蔡在网上点的,上面有他有网站留的电话。

    当他打开餐盒时,发现有些食物是寒性的,不利于卢笛恢复,所以,他倒掉了,重新给她做了一份,喂她吃完之后才放心。

    卢笛心疼他,一只手搭在他的手上,谢少卿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一会儿我拿药酒过来再给你揉一揉,难得有一天我们能好好相处的时间,还要不停地忙碌,很对不起你。”

    卢笛心里塞得什么似的,她突然垂下头。

    谢少卿摸着她头,很想把她揽在怀里,照目前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了。他站了起来,从药箱里找来药酒替她擦拭。

    “这种扭伤是最麻烦的,伤了筋,一时半会好不了,你再忍忍。”

    “谢少卿,你不要对我太好了。”

    “你是我老婆,不对你好,那要对谁好。”

    她怕,她习惯了他在她身边,习惯了他的维护,当某一天,他不在她身边时,她会像失掉魂一样难受。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相爱的人只能同行一段路,最终还是会剩下她一个人。

    谢少卿的一只手停在她的肩膀上,卢笛诧异的侧过身,他在她面前,很少这样安静的,侧过身的她才看清楚,谢少卿竟然睡着了。

    许是工作太累的缘故。

    卢笛站起来,给她拿了一条毯子盖着。

    外面,已然天黑,不知不觉地过了一整天,她在他的公寓里待了整整一天,这一天,她无所事事,除了吃便是躺着,偶尔过一天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不能多,再多就废掉了。

    谢少卿,谢谢你!

    她起身往外走,却听谢少卿喃喃地说道:“卢笛,别走!”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