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小王工回归(一)

    卢笛摸着左脸回头看着他,谢少卿已经醒来了,他跳了起来,高高帅帅地站在她的对面,侧脸看她的脖子:“不疼了?”

    “哪能,你不也说了,一时半会好不了。”疼肯定是疼的,但还有比疼更重要的事情。小蔡发信息告诉她,林总调离V城,总部升她的职让她做了V城的老大,另外派了一个同事过来做工程部的总经理。

    她想回公司确认一下。

    “没好之前别离开公寓。”谢少卿叮嘱她,他到厨房倒了一杯水递给卢笛,看着她喝过之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可是......”

    谢少卿打断她:“什么也比不上身体重要,老话不是说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卢笛低着头,他总能说出一大堆的歪理来。

    可是站在这里,只觉得肩膀更疼了。

    她突然梗在那,一动不动有如木乃伊似地瞪着谢少卿,谢少卿终是不放心,他抓着沙发上的外套往胳膊上一搭,出其不意地把卢笛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

    “我看你的神情不太对劲,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卢笛拍着他的胳膊:“我是脖子不能扭动,不是脚受伤了,你赶紧放我下来,这样,让其它人看见多难为情。”

    “我谢少卿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眼光。”谢少卿的豪言壮语说得很MAN,卢笛听着有些感动,她嘴上仍是说道,“你不在意,但我在意啊,放我下来。”

    “那你闭上眼。”

    “让你放我下来,你让我闭眼。”

    谢少卿的那套歪理又来了:“闭上眼睛,其它人就看不到你,这样你就不用在意他们的目光了。”他轻轻地笑,在卢笛眼里贱贱的。

    说话间,谢少卿已经把她带上车。

    开车去他医院的路上,卢笛打了退堂鼓:“算了,都这么晚了,医院也没有值班医生,还是回去吧。”

    谢少卿绕了个弯,接她的话道:“你忘了,你老公我也是个医生。”

    嗬,不管怎么都说不过他,总是被他吃得死死的,她又想到了明天,谢少卿能代她一天班,不能每天都代她的班吧,那不等于间接的革了她的职,就像宫廷剧里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似的,哎,也不对,应该是杯酒释兵权。

    不行,说什么明儿也得去公司上班。

    她还在想明天怎么找机会比谢少卿先到公司,谢少卿已经下车了,下了车的他打开副驾的车门,把卢笛抱了下来。

    卢笛勾着他的脖子,调侃道:“谢少卿,你是体育专业吧,体能还不错。”

    谢少卿摇头轻笑:“医生的潜能是无限的。”

    “吹牛。”

    “好了,下来了。”他把她带进了CT室,值班的护士见到谢少卿纷纷恭敬地向他打招呼,卢笛这时才认真地看清这些护士的长相,都很标致,白白嫩嫩的让人看着忍俊不禁。她带着几分好奇调侃谢少卿:“谢医生,你医院里的护士都是按选美的标准来挑的。”

    她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当初谢少卿是怎么挑中她这个落魄千金的。

    谢少卿面不改色:“挑能力。”

    那就是才貌双全喽,那既然是才貌双全的护士又怎么甘心待在他的医院里,卢笛大胆,也问得直白:“有没有护士是因为你才来这里工作的。”

    “有。”他说的是实话,的确有护士进他的医院是冲着他来的,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对他这种有着迷人外表,能说会道,还能体贴周到的男人有兴趣那是正常的事情。不过,很早以前,他便对医院上下明确说过,他有未婚妻。

    全院的护士都听说过这个事情,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她们对谢少卿的未婚妻是满满的好奇。

    这个好奇持续了很长时间,猜测遍布全院上下,只是没人敢在他面前玩心机,他一眼就能识破,平时说说笑笑,平易近人的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好相处。

    一次,一个新来的护士不怕死的往他跟前凑,表面上谢少卿嘻嘻哈哈地跟她调笑,还逗她,女生以为传闻只是传闻,有什么呢,谢院长还不是拜倒在她的工作服之下。不想,谢少卿把她调到护理科,每天端屎端尿地伺候一群半身不遂的老人,她都快哭出来了。

    不仅如此,她的工资待遇还比其它人少了一半,即使少一半也比在外面的待遇好些。她想找谢少卿哭诉,谢少卿歪坐在旋转椅上,没事人似的问她:“对新的工作环境不满意?”

    他眼神里透着似笑非笑,笑意中透着冰冷,让她不寒而栗。

    自从那件事以后,那些原来还存着想法的护士都打了退堂鼓,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医院里又多了一个传闻,传闻说的是谢少卿的女朋友是个很厉害的人物,某公司的高层,雷厉风行,手段狠辣......还素未蒙面的卢笛被传成了一个杀人不见血的魔头一样的怪物。

    她们本能的把谢少卿也理解成了怪物,也就认为能配得上怪物的人自然也就是怪物了。

    直到后来,谢少卿把卢笛领到了医院里,见过卢笛的人也是彻底死了心,卢笛是个大美女,还是个能力很强的大美女,谢少跟她站在一块,那是才子佳人,登对!她来的次数多了,院里的护士们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谢院长的未婚妻。

    这些事情,谢少卿从没向卢笛提过。

    刚才她脸上的表情,还有她貌似不经意地提问都让谢少卿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她关注的焦点不再是她的工作,他说了什么,她开始注意他周围的环境了,注意他身边的人了。

    这是一个好现象。

    “谢院长。”

    “谢院长。”

    谢少卿朝她们摆手:“忙你们的。”

    他径直把卢笛带到了放射科,手法娴熟地操作设备给卢笛做了颈部CT,他的熟悉让卢笛好奇不已,谢少卿他是哪个科室的医生,放射科的设备他会用,推拿的手法不生疏,外科也给人看过。综合科,不对,急诊科的医生才有这些综合本领。

    拍完CT之后,他自己把拍的片子扫了出来。

    放在灯光下看得很细致。

    他一只手拿着片子,另一只手打电话,把一个已经睡着的医生给叫到了医院,那个医生还处于半睡眠状态,眼睛都没能完全睁开,脚上的鞋都没换,他接过谢少卿的片子,半闭着一只眼睛,看了一会又还给谢少卿。

    “什么情况?”

    那个医生扭头便走。

    谢少卿强硬的揪住他:“说说,什么情况?”

    “谢院长,片子拍得挺好的。”

    “玩我呢?”

    医生快哭了:“谢院长,我哪敢啊,只是这片子没问题啊。”

    “没问题,她疼成这样。”

    医生看向卢笛,谢少卿也看向她,卢笛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两个,她疼成哪样了,不是他说的吗?伤了筋,一个星期才能好吗?

    他自己是医生,医生的耐性都去哪了?

    真幼稚!

    没睡醒的医生叹了一口气,他是很难得很难得见到谢院长这个样子的,一直以为,他所认识的谢院长,做事认真负责,对患者,医者仁心,对他的朋友,肝胆相照,他这辈子,深交的朋友不多,谢院长是其中一个。所以,当谢少卿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在睡梦中,梦游的他是游着过来替他看病患的,万万没想到结果是这个样子。

    他反常,一定因为他的未婚妻,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

    他砸吧着嘴,走到了卢笛的身后,刚才他看到了,卢笛不管是说话还是看人,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头跟身体一线,僵直着。

    他看过之后,对卢笛说了一句:“你试着把头往后仰。”

    她照他的话做了。

    他问她:“疼吗?”

    “有一点。”

    “那你再低头。”

    卢笛轻轻低头,低头时额头上的汗下来了,大颗大颗地掉在地上,谢少卿看得心疼,伸手要扶他,被医生拦住了,他对谢少卿说道:“她这个不是单纯的扭伤,这是颈椎炎。”

    “长时间低头,用电脑用手机造成的伤害,也称职业病!”医生补充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说说怎么治。”

    医生道:“药物是暂时的,这种是慢性病,容易复发,平时得多注意休息,劳逸结合,不能过度劳累,不能长时间地低头看电脑看手机。这样,我给她几副药。”说完之后,又特别有玄机地看着谢少卿,这时的他已经从睡眼朦胧中醒过来了,他挤眉弄眼地说道,“这个颈部运动操,可以教给她,时常颈部多活动活动,不容易郁结。”

    谢少卿摆手:“好了,开完药你可以回去了。”

    “遵命!”医生做了一个开玩笑的请安的姿势,踏着拖鞋搞笑地走出了医院。

    谢少卿替她从药房里领了一大堆的药出来,领着药出来时,一张俊脸愁了,极少抱怨的他抱怨起了医生:“什么破医生,开一堆药,吃死人的节奏。”

    卢笛“噗”地笑出声,他骂他不是等于在骂他自己,他是这个医院的BOSS,他自己也是医生哪!两人出了医院之后,卢笛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拿起来迅速看了一眼。

    谢少卿关切地问:“谁?”

    “一个旧同事。”

    没想到,他回来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