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小王工回归(二)

    小王工。

    当初他的离开就是一个谜,如今又回到V城,且以工程部总经理的身份回来。第二日,卢笛强忍着脖子的疼痛不顾谢少卿的劝说回到了公司。

    “卢总,好久不见。”小王工满面春风地迎接着她,他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气度轩昂,眉目飞扬着神采,卢笛笑着跟他握手:“好久不见了。”

    曹金梅跟其它的同事窃窃私语:“听说,他们以前是一个战线的同事。”关于这个一个战线有很多版本,有一个版本是这样说的,小王工与卢笛是男女朋友关系,后来分手了,因为同在一个公司,为了日后避免尴尬,才说成了是同一战线,没说成是情侣。还有一个版本,说的是当时的公司里相互的关系很复杂,卢笛为了自保跟小王工达成了约定—结盟,相互帮衬。后来,其它的同事走的走,散的散,身无分文离去的比比皆是,只有卢笛和小王工守到了最后,这就跟这个当时的约定有关系。

    两人相视笑过之后不是叙旧,而是以最有效率的节奏进入了工作状态,小王工在工地上待的时间比卢笛还长,又在总部特训过,他上来之后,领着监理们热火朝天的奔波起来,在他的带动下,监理和工人们热情高涨,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激情澎湃。

    反观卢笛,她习惯了在公司和工地两头跑,突然之间把工地的事扔开了,她一时半会竟然没能适应过来,每次想像往常一样跨出大门的时候,又在下一秒缩了回来。

    谢少卿把设计大赛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她现在倒成了闲人,没事似的在公司里转悠,小蔡端了一杯咖啡给她。

    她扬着眉毛说道:“卢总,谢少打了五个电话过来了。”

    卢笛不以为意,随口道:“他很闲!”

    小蔡笑道:“谢少不是闲,他是关心你,他让我提醒你按时吃药。”

    “嗯,你什么时候成他的秘书了。”

    小蔡无奈摇头:“我也是关心你。”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盯着她眼睛认真问她:“你跟黑子和好了吗?”那个时候,那么决绝地离开,连累了小蔡。

    小蔡的脸上闪过一圈红晕,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早和好了。”

    “从没见他来公司找你。”

    “有的,有时候会来公司找我,约我去看电影,其它同事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了肯定会说我的八卦。”她不是卢总,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由着他们说,她希望她的爱情多一些美好。

    她脸上洋溢的喜悦神情已经替她说明一切。

    “那柴林西呢?”她一手挑的,曾经最得力的大将。

    小蔡咬着唇,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听黑子说,柴工,嗯。”她想着叫柴工也不对,他已经离开巧家了,叫柴林西又显得生硬,叫柴老板显得生疏,最后用了一个不远不近的称呼,“柴哥找了个女朋友。”

    “这是好事,他年纪也不小了。”

    小蔡说话只说了一半,她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补充道:“不是,我听说,他找了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长得特别像卢总您。”

    这世上相似的人不少,也没什么稀奇的。

    她这是自欺欺人的想法,聪明的人都能看到,柴林西对卢总的感情不一般,可能不想破坏她和谢少卿才黯然离去的。

    但又不全是自欺欺人。

    小蔡又道:“但是小颖回来了。”

    “不是回学校了吗?”她记得听柴林西说起过,小颖回到了学校,回到了前男友的身边,在V城为了谢少卿报的培训课程最后也没念完。

    “是回学校了,听说她表哥开了公司,还交了女朋友,又回来了。”

    “回来做什么?”卢笛发觉小蔡聊八卦的技巧比曹金梅高明多了,曹金梅喜欢扔重磅消息,炸得到处都是浪花,引得所有人各存想法的热议。

    但是小蔡,她不是。

    她喜欢留悬念,一根线吊着人,吞一点留点香,寻着香再吞,再留......主导权都在小蔡的手里。

    “当然是回来抢她表哥。”

    她这突如其来,让卢笛始料未及。

    她跟她表哥?

    小蔡压低了嗓音,唯恐其它人听了去:“不是亲的。”

    卢笛想到小颖纠缠人的功夫,再一想到柴林西被逼得无路可退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可能被谢少卿影响了,她丧失了同情心。

    “小颖怀孕了,她怀了柴哥的孩子,这事被柴哥的父母知道了,柴哥的父母又通知了小颖的父母,好像小颖的爷爷也知道了,当场气得晕了去。黑子还说,小颖的爷爷还打了电话给他的老战友,说是定了什么孙子辈的娃娃亲,出了这种事,他希望可以有所挽回。接电话的是他战友的儿子,他战友的儿子说已经有孙媳妇了。把小颖的爷爷气得进了医院。”

    卢笛目瞪口呆,三步之内,聊到的八卦都能扯到她的身上,可能小蔡不知道,小颖的爷爷的战友的儿子嘴时所说的他父亲已故,他钦定的孙媳妇正是她。

    她放下杯子,问小颖:“她爷爷怎么样了?”

    “不太好,黑子去看望过,撑不了多久了。”

    卢笛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酸楚,她,间接的成了罪魁祸首?她要不要陪着谢少卿去给老爷子道个歉,她捏着杯子的一角转了又转。

    “小颖呢,她怎么样?”

    “她应该要结婚了,黑子说她跟柴哥瞒着家里人领了结婚证。说什么再过一段时间肚子遮都遮不住了。也不敢告诉小颖的爷爷。”

    “小颖,快下来,有客户。”曹金梅的一声吼打断了她们之间的谈话,一直待在卫生间里的迎春等着卢笛离开之后,才从卫生间里出来,她们两个的谈话,她一字不落的全都听了进去。

    她抓到了几个关键字“柴林西”“小颖”“谢少卿”“娃娃亲”,她淡定地走下了楼,郭毕祥一眼看到打不起精神的迎春。

    “快点,你把这一部分做了,我们再重新合成。”

    谢少卿为他们设定了两套方案,一套是从所有的设计作品中挑选最优秀的两部作品,多方审核之后留下一部作品。

    另一套方案是选定一个空间比例最复杂的套系复式楼,每一位设计师负责其中一个模块,最后合成一部完整的作品。

    两套方案最终又选出最优胜的作品参加这次的南三省设计大赛。

    所有的设计作品都留作备胎,防止赛制规则的突然变化,以往也不是没出现过,曾经就有一次,半决赛时评委们给参赛公司增加难度,要求以给出的套系设计平面以及立体效果图,作为附加赛计入决赛比分。这个事情很多人不知情,谢少卿的信息网广阔,他想知道的他就一定能够查到。

    从工地上回来的小王工,如今的王总愣住了。

    设计部这边能够拧成一股绳的精神甚至超越了总部,总部那些老家伙一个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固执地守着他们以往用的那一套,没有他施展的机会。

    他是偶然看到了卢笛传过来的业绩报表,对V城有了向往,恰好林总要求调离,总部也批了,趁着这个机会,他向总部申请调回V城。总部本着让他继续磨练将来可以委以大任的想法同意把他调回V城,再回V城他可就不是小兵小卒了。

    总部让他接林总的位置。

    小王工拒绝了,他有他的想法,当时跟卢笛结盟时就曾说过,相互照应,他到现在还能想起当时千金小姐似的卢笛初到工地时被训得孙子似的灰头土脸的场景,她没屈服,不会的,学,学会的,加深,碰到问题不逃避,想办法解决。

    她是一步一步熬到工程部总经理这个位置的,他怎么能一回来就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呢,他不愿意,他跟总部说,既然是磨练,那么他要做工程部的总经理。

    “那卢总?”其它人还在商量小王工霸占了卢笛的位置,把她在哪个位置时,小王工脱口而出,“让她接替林总的位置吧。”他说得轻描淡写,实则怂涌老家伙们升了卢笛的职。

    也有人提议把卢总降为小王工的助理的,也有说要把她调离V城的,但是小王工坚持,他说,V城近来的业绩步步高升,这些都是卢笛领导有方,为了这些老头的年终更鼓,当然得升职喽。几个老头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同意了小王工的建议。

    这样,他才回来V城。

    晚上,吃晚饭,卢笛热情把他领到了文洋的餐馆里,小王工眼看着餐馆里丰盛的餐食,不由得感叹:“你们的生活还真是滋润。”

    他在总部也没这样好的生活,经常吃盒饭,菜色单调。

    文洋的餐馆里人满为患,有几个固定的公司员工餐是为巧家,新一家,思乐珠宝等划定的就餐区域,尽管人多,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吃饭。

    饭菜特别可口,小王工回忆起从前在V城的白菜清汤,心里颇多感慨,随口问一个同事:“这谁想的主意,把食堂搬到餐馆里来了。”

    曹金梅就笑了,一五一十添油加醋的把卢总巧识文老板这匹千里马的事情说给王总听。

    “要早些认识卢总,我们一个个都成百万富翁了。”这些同事,没有不崇拜卢笛的。也有人好奇地打听他跟卢总以前的情况,“听说,王总以前跟卢总是很好的朋友,那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呢?”

    “对啊对啊,是不是为情所伤。”有人口没遮拦地说了出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