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助力

    “你们在聊什么呢,也说来我听听。”卢笛坐到他们面前。

    几个同事忙闭了口。

    卢笛托着腮望着他们笑,他们识相的端着盘子走开了,偌大的桌子只留下卢笛和小王工两人。小王工调笑道:“许久不见,卢总是越来越有大王的风采了。”

    “见笑了,他们也是被我惯坏了,没大没小的。”

    “这倒说明卢总您得人心。”

    卢笛眼睛一眨,切换话题说起了别的:“这里的饭菜还合口味吧!”

    “挺好,自助餐模式的餐厅,品种多,口味多样化,老板的成本降低了,胃口上来了,还杜绝了浪费,这是一个很高明的想法,也只有你想得到。”他夸得头头是道。

    卢笛摇头笑了。

    “哎,谢少来了。”

    “谢少来了。”

    同事们的目光都被那个风度翩翩的青年吸引住了,谢少卿不似往日那般笑意浓浓地向同事们打招呼,他脸上不太好,径直走到了卢笛面前。

    话也不说,坐在卢笛旁边,拿过卢笛的餐盘和筷子吃起饭来,他吃饭的样子很好看,不紧不慢的,小王工打量着他。

    卢笛什么也没说,自己又去打了一份过来。

    当她端过来的时候,谢少已经把饭吃完了,吃完的他还不尽兴似的,又从卢笛的餐盘里挑了一些菜细嚼慢咽旁若无人的吃起来。

    “哎哟,单身狗又被这一波狗粮给虐了。”有同事捧着脸仰天长叹。

    小王工心里明了,他是在向他宣誓主权,他也不是曾经情窦初开的他了,他笑了笑,向谢少卿打招呼:“谢少,又见面了。”

    “欢迎回来。”谢少卿微笑地跟他握手。

    小王工脸上的神色变得不自然起来,他的话听起来别有深意,他懂,他隐着高深莫测的笑意说道:“听说这次的设计比赛,你帮公司出了很多主意,真是太感谢你了。”

    “帮自己的老婆,那是应该的。”

    卢笛听不下去了,为了不让场面变得更尴尬,下不了台,她饭都没吃完,拉着谢少卿离开了,谢少卿跟着她来到餐馆的外面。

    卢笛板着脸问他:“你是怎么回事,在哪里碰到不如意了,气都往我同事身上撒。”

    “没有。”

    “还说没有,你那话里有话的傲慢态度,真当我听不出来吗?”

    谢少卿双手插兜,劝她道:“我也不是故意的。”

    “医院里不用管吗?”

    “休假了。”

    又扯谎,医生哪里有什么假可以休,不都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得上三百六十五天的班吗?何况还是院长。

    “那你的公司呢,也不需要管?”

    “说了休假。”

    “不过年不过节的,你休的什么假,产假?”卢笛听了都急。

    他却点头了:“老婆真聪明。”

    卢笛一脸的黑线,他却不在意的说道:“我过来,是为你公司参赛的事情。”比赛马上开始了,设计部的几部作品都已经做好,眼下正进入修改阶段,只等大家一起统一意见,挑选作品参赛了。

    他对她的事情倒是上心,那他自己的工作呢?

    “走吧,回公司。”

    “哎,哎,哎,你回你的公司,我们这边有专业的设计师,让他们自己评选出来就好了。”她回绝了他的好意,他没考虑过她的想法,她想的是他几次三番的参与到公司里的事务来,虽然同事们不说什么,但是上行下效,以后,她底下的员工也学她,把自己的家属带到公司来参与他们的工作,那整个公司可要乱套了。

    这是她所担心的问题。

    谢少卿一副被伤到的神情:“你不相信我?”

    这玻璃心。

    她哪有不相信他了。

    “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他们的作品带回家,回家以后,我们商量看看选哪一副作品参赛好,这样,即不影响你公司里的工作,不影响你医院里的工作,还能给我作参谋,一举三得,怎样?”只要他不搅和着跑到公司里指点。

    其它的都OK!

    “OK!”他同意了。

    同意之后,一转眼在她面前消失了,正是来去一阵风,卢笛中午也没吃饱,在旁边的小店里买零食,小王工也在店里买烟,他笑着向她打招呼:“巧了。”

    不是巧,V城就这么一丁点大,他们同在一个公司,同在一栋楼里,碰面的机率当然高了,小王工的话相对少,他不知道跟卢笛说什么好,卢笛买的东西他抢在前面一并结了账。

    回到公司以后,他没有急着去工地,不怎么会说话的他跟卢笛聊起了过往,好似他们之间还能谈的就只有过往了。

    他说到了以前在公司里做监理的沈工,回到自己的家乡当了老板,李工两兄弟去了沿海城市找工作,还有王工,他回到了他的老家,在老家的装修公司找了一份监理的工作。

    他说的这些卢笛并不感兴趣。

    除了对小李工。

    因为她一直没有多说什么,为了能在卢笛面前多争取一些发言的机会,他说到了他自己:“你知道吗,我到了公司总部我才知道,当初彭总和江工还有江工的老婆,他们的行为有多贪婪。江工在V城这边有股份,彭总也有股份,会计的账计算出来当时V城这边的工程质量不达标,反复返工,V城这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实际上呢,那些复杂的关系网都是陷阱,他们两人网罗过来的都是跟他们有连带关系的亲人朋友,实实在在的,他们是坑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工程做到一定程度,他们几个人挖陷阱让监理们往坑里跳,监理们受不了种种挑剔和陷阱,不管脾气态度多好的监理都只能两手空空的负气离去。这样监理们的工资就到了他们的手里,他们,就是靠这种手段赚钱的。”

    “坑了公司,又坑了自己亲友,还坑卖命的工人,从没见过这么贪婪的人。”

    说到这些,他为当初的事情感到气愤。

    他说的这些卢笛早就察觉出来了,是啊,人性啊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有些人的眼里只有金钱,他们认为他们有了金钱,就能高高在上。却不曾想那点高高在上在其它人眼里同样一文不值。

    她安慰小王工:“事情都过去了,只当买个经验认清楚这类人吧。”

    “好像当时,只有你躲过了。可能他们看你是女生,才对你网开一面的吧。”他的记忆中,只有卢笛幸免,到了后来,总部发现了问题,连彭总和江工都撤了。

    不是他们对她网开一面,而是,很大一部分是谢少卿暗地里帮了她,她的工地上发生过一次意外事故,还出现过别的问题,都是在彭总要开人之前被及时处理了,所以,她没事。

    她不想把这个事情跟小王工说得太细。

    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再计较也没有意义,人活在当下,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设计大赛。总部给她立了军令状,她跟小王工打过招呼之后,去了设计部找郭毕祥。

    小王工看着她的背影,百感交集。

    他往工地去了。

    他现在是工程部的监理,他不负责任何一套房子,他只管理手下的监理们。对于当初的江工,他一直耿耿于怀,当初他对巧家忠心不二,所有的人都休假时,他一个人拿着监理们各自名下的套房钥匙,守护着他们的职责,没找彭总拿过一分钱。

    江工嘴上说他尽职尽责,实际上呢,把所有的工人都调到他自己的工地上工作,其它监理们只能坐等工人把他的工地做完才能到这些工地上工作。

    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还有彭总,他们忠心耿耿的时候,没有任何表示,一旦哪一个环节出了一点点的小错,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没有一点尊严,他骂完了还不解气,要他们赔偿损失,要从他们的提成里扣返工的费用。他们在工地上摸爬滚打忙得连狗都不如,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并没有拿到公司给的一毛钱,还要接受那种侮辱,在工地受了伤不是得到慰问,而是谩骂。他再好的脾气也支撑不下去了。

    在V城巧家他没能拿到工资,得到的全是伤痕。

    现在,他回来了。

    为了公平,他只负责管理监理,不接一套房,他要为当初的伤痕找到一个出口。

    卢笛跟设计师们商量之后,最后定下三件作品,明天是参赛的第一天,她的意思是:一共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不必急于把作品亮相。可以先看看别的公司参赛的情况,学习他们的设计,修改自己参赛作品的不足,适当的时候再发表作品。

    她的深谋远虑得到全票通过,在这种情况下,卢笛把三件作品拿给谢少卿看,谢少卿认真的研究了很久,卢笛把饭菜都端上桌了,他还在看。

    “吃过饭,再看吧。”

    谢少卿回头,惊讶:“你做的?”

    “原来你会做饭啊,那以后你做饭。”

    卢笛撇嘴:“不会,这些都是跟你学的。”

    “孺子可教也。”

    她白了他一眼,谢少卿吃饭时向她提了一点意见:“三幅作品各有千秋,你要看清楚他们的要求,你的那套复式楼设计效果图暂时压下来。然后另外两幅,有几个地方还可以再修改一下。”

    他倒成了专家。

    说得有模有样的,卢笛不知道他是真的比她更懂,还是只是为了在她面前展示他的超凡口才。靠谱不靠谱还得再找郭毕祥商量商量。

    吃过饭后,她抬腿就往外走,被谢少卿拉住了:“大晚上的,你打算去哪?”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