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神来之笔

    “我找郭师商量商量。”

    谢少卿托着腮指着漆黑的窗外:“亲爱的,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他歪向沙发的一边,“给自己一点休息时间,陪我看看电视好吗?”这几乎是哀求的语气了。

    “没问题。”

    谢少卿歪着头开了电视,对着屏幕瞪了半天,也没选出一个他特别想看的频道。影视剧五花八门,但又千篇一律,让他连选择的耐性都没有。

    他把遥控交给卢笛,让她来选择。

    “昆少演过些什么影视剧?”

    “看他?”谢少卿的眉头闪过一丝不悦,他有什么好看的,有他好看吗?不过,她既然开口了,也不能扫她的兴。

    谢少卿把昆少演过的电视剧都调了出来。

    卢笛眯着眼睛,在看电视的过程中竟然睡着了,谢少卿捏着鼻翼冷讽道:“还大明星,魅力也不过如此啊。”

    他把熟睡的卢笛抱到床上,他开始工作起来。

    很多积压的工作他都带了回来,身边陪着一个熟睡的人儿,他的心很安稳,仿佛有她在,这里就是他的家。

    谢少卿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才休息。

    卢笛去公司上班的时候,谢少卿还没醒,她把那三幅作品带回了公司,跟设计部的几位参赛的设计师们讨论起了昨天跟谢少卿讨论过的问题,最后,他们达成统一想法,把郭毕祥的那幅设计作品定为参赛作品,其它的预备赛制的突然变化。

    郭毕祥打开电脑,从U盘里打开了三幅作品,有一点点变动,有三处地方被改动过,他从电脑里调出他的原稿,对比之后他更加肯定了,那三处确实被改动了一些,他把其它几个设计师叫了过来,让他们各自说说改和不改之间的区别。

    大家都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来了。

    “神来之笔啊。”

    “对,对,我也这样觉得。”

    “你们也都发现了。”

    卢笛正在看其它公司的参赛作品,郭毕祥已经领着几个人过来了,郭毕祥把U盘拿给了卢笛,并问她:“卢总,现在是怎么一种情况?”

    “目前,最强的是这五家了,有两家在宣城,有一家在个旧,还有两家就在V城。”她向几人指出了这几家参赛公司的优势。

    他们招的设计师是行业内顶尖的,数一数二的。

    “我们郭师也很厉害啊。”有同事力荐郭毕祥,在巧家,郭毕祥确实是顶尖的,这次是个好机会,把他推出去,让更多的人认识他,认识他就是认识巧家。

    “那卢总,我们什么推郭师的作品参赛呢?”

    淡定的卢笛道:“不急,先观望观望。”

    能够进复赛的公司很多,这个时候并不需要铆足了劲去拼头牌,只要能卡在中间名次就好,一则显得不张扬,二则这是陌生投票者观望的心里次序。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看着别的公司都有人投票,自家的公司还在外围徘徊,没有要进场的意思,能不急吗?他们为了这个设计比赛可是准备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心血的,光是废稿就够保洁阿姨收去换肉的。更别提死去的脑细胞了。

    “我们后天参赛。”

    他们想卢笛可能希望郭师把设计稿改得更好一些,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才把参赛的时间放到后天的,既然有了肯定的答案,他们也能安心做事了。

    其它人都走了,只有郭毕祥留了下来。

    “卢总,您看这设计稿是不是要写两个人的名字?”

    卢笛被他问得莫明其妙,抬头看他:“什么写两个人的名字?”

    他把设计稿被改动的地方指给卢笛看:“卢总,这几个地方的改动胜过我原来的百倍,我想应该把您的名字也添上。”

    原来,他误会稿子是卢笛改的。

    设计稿只拿给谢少卿看过,那是他的小动作了,郭毕祥满脸崇拜的样子,难道谢少卿真的是深藏不露,还是仅仅只是巧合。

    她的手一挥:“不用了,就署你的名。”有才的人必不会在乎这一笔两笔,他帮他们也是因为她,说来说去是她欠了他的人情,署了他的名,倒显得他们关系生疏了,他应该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感激客套话还是要说两句,什么话都不说又显得自己太冷漠了,于是,她发了一条信息给谢少卿:“谢谢你!”

    谢少卿回得很快:“有没有实际一点的。”

    她瞬间后悔,就不应该发信息给他,她把手机放在一边,小王工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让她到盛世荷苑来一趟。

    卢笛向小蔡交待了一些事情,迅速赶到了盛世荷苑。

    却是几个工人跟其中一个业主闹了起来,卢笛问小王工是什么情况,小王工告诉她,原来这个业主的姐姐的房子也是找巧家做的装修。

    当时的话巧家给的承诺,装修的售后服务是终身的。

    也就冲着这句话,业主也选择了巧家装饰,没想到的是,姐姐的房子被当时的监理吹捧得天上仅有,地下无双,姐姐和姐夫这才搬进去多长时间,出问题了。

    墙体出现了裂缝。

    这让他姐姐和姐夫很不满意,他们当时是以比市场价更高的价格在巧家做的量身定制,哪曾想是这么一个结果。

    更可气的还在后边,他没跟监理打招呼。

    临时出现在工地上,姐姐那边的房子还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心里已经有个梗在里边了,他这边,工人们做事的时候,他拍了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朋友圈里有人说,施工方的那种做法不对,他当时就火了,跟工人们嚷嚷了几句。

    工人只听监理的,监理怎么安排,他们怎么做。

    突然多出一个指手划脚的人来,还口气那么不友善的指责他们,他们心里也不舒服,于是顶了几句,他们这一顶,捅了大篓子了。

    双方火力全开,歇斯底里的大骂起来。

    小王工接到消息,赶了过来,劝完这头劝那头,只是不顶用啊,这个时候谁也不听他的,他临时想到卢笛,才把卢笛叫了过来。

    几个工人跟着卢笛有一段时间了,看到她亲自过来,都悄悄地闭了口,其中有一个气不过的工人向卢笛找说法。

    卢笛听明白了他们吵闹的矛盾点,她让工人先别说话,跟小王工说了一句,让他把负责这位业主的监理找了过来。监理来了以后,她跟他说道:“业主对施工的那块有疑问,你是巧家装饰的明媒正娶的监理,是接受过严格培训的,你跟客户解释一下,是自己的理,就坚持,如果是做错了,诚心向客户道歉,当着他的面改过来。”

    刚才他们一直吵吵,几乎打了起来,从来没遇到这种事情的他也是吓蔫了,躲在一边半天没敢吱声,直到卢笛问起他,小王工找到他,在卢笛这个强大后台的支撑下,他照做了。

    这一番争吵风波算是过了。

    可是,业主仍是不高兴,他嘀嘀咕咕的说起了他姐姐和姐夫的房子的事情,卢笛耳尖,听到了,她跟小王工商量:“他姐姐和姐夫的房子是?”

    说到他姐姐和姐夫的房子小王工不陌生。

    “那原来是江工的负责的套房,江工的那套房子做的时间长,拖了有将近七个月的时间才把装修做完,收尾的前几天,结账时才发现,工地开支远超成本,江工当时情绪不太好,可能收尾没做好。”这些事情在卢笛还没来巧家之前就已经发生了。

    所以,她并不知情。

    当时,江工对业主承诺的也确实是装修的售后服务是终身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监理当时都听到了。

    “业主的房子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小王工把大致情况说给了她听,听了他的描述,她一个电话把修墙的工人叫了过来。修墙工在装修行业里是个极其稀缺的工种,他们是神一般的存在,有的人在这个行业里可能一辈子也看不到一个修墙工,很多资源雄厚的装修公司也很难找到一个专业的修墙工人,但是卢笛一个电话把人招了过来,而且听卢笛跟对方的交谈,修墙工跟她的关系很不错。

    小王工看她的眼神多了更多的崇敬。

    没过多久,修墙工出现了,那是干瘦的老头,年纪在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他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瘦,瘦得骨节突起,脸上颧骨高高耸起。

    这么干瘦的一个老头,眼神是温和的。

    话不多说,她带着业主,小王工,还有巧家御用的修墙工人来到业主的姐姐姐夫家。业主的姐姐姐夫家里,一下子涌了这么多人进来,倒是把他们给吓了一大跳,还是业主利索,他抢在卢笛之前把这趟的事情说了个清楚。

    他姐姐和姐夫一听,还真有装修售后服务这块,两眼放起了精光。

    修墙的老头技艺非同一般,他的动作娴熟,弹指似飞,直看得人眼花缭乱,几乎也没花多少时间,墙体出现的问题很快修补好了。

    业主的姐姐和姐夫心情愉快的邀请一行人吃饭,他们统一的拒绝了,一行人走出盛世荷苑,小王工提出请她吃饭。

    卢笛拒绝了:“我已经是有家的人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