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杀入半决赛(二)

    曹金梅一五一十把巧家参赛的事情告诉了文洋,文洋拍着手喊道:“你们怎么能把我给忘了呢,别看我现在开饭馆,也是上过大学的,这凑热闹的事情可不能少了我。”

    郭毕祥一拍脑门,对哦,怎么把文老板给忘记了,他有同学有朋友,还有生意上往来的客户,客户当中又有热心的,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想不火也难了。

    有了文老板的支持,他的激情燃烧起来了。

    曹金梅敲他:“别高兴得太早,这比赛一共分几轮的,规则我可是看过的,每晋级一轮,又要重新投票,我们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第一轮上面,这跟跑马拉松是一个道理,第一轮用力过猛,后面续力不够,只会越跑越慢,被积蓄力量的选手赶超。”

    她跟卢笛想到一块去了。

    郭毕祥点头。

    “放轻松点。”

    从这天开始,曹金梅除了追业绩,其它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郭毕祥身边陪着他,唯恐他兴奋过头,工作不上心,休息不好。

    她不停地在他耳边提醒,郭毕祥听她的,不再过份关注比赛的情况,很快,第一轮的评选结果出来了,巧家不负众望,晋级了 ,晋级之后的巧家引起了一些材料商的注意,许多外地的材料商打电话跟卢笛谈合作的事情。

    小蔡接电话都接到手软了,她向曹金梅抱怨:“这要是真拿了冠军,我看前台还得多招几个接电话的。他们的电话接不过来。”

    “嘘,小声点,别让郭毕祥听见。”

    小蔡压低声音问她:“你老公怎么了?”

    “他得了燥热症,听不得关于设计比赛的新闻,只要听了,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吃不下,睡不好,扯着嘴能笑一整天。”

    “还真的挺严重的,那我不说了。”

    曹金梅想方设法的把他跟比赛的消息隔绝了,不许同事们在他眼前议论,不许同事们在他面前打开比赛的网页,他的设计工作做完了,她还拿着别的设计师的作品让他修改,修改完了,她额外找事情让他做。他一天到晚忙得像个陀螺,也就没心思去管别的了。

    小蔡压低声音对她说起了她惯爱聊的八卦:“你知道不知道,前几天卜迎春的家里人找上门来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是她很久没回家,家里人想她了,过来看看她现在的工作情况。跟她关系要好的时候,她常听她提起她的家乡,亲人,每次说到家乡和亲人,她就两眼放精光,她没那个感觉,她从小独立,很小的时候很多自己已是自己独立完成。

    卜迎春见了父母,可能还会撒娇,她却不会。

    小蔡继续说道:“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听她这口气,莫非还有别的,那次她让她和郭毕祥吵架之后,她们的关系不似从前了,从前无话不谈,自从那次之后,她们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见面只是客套的问好,问完便走,多待一秒都嫌不自在。她的新闻她也不屑听,是小蔡罢了,别的人跟她提这个,她会转身就走。

    她不想扫了小蔡的兴,由着她说了。

    她说,卜迎春怀孕了,她的父母来公司看她,发现她精神状态不好,不放心的他们带她去医院检查了,检查结果是她怀孕了。

    这对她的父母来说是晴天霹雳。

    她父亲当时就甩了她一个耳光,骂她不知羞耻,紧接着,又踢了她一脚,小蔡没有亲眼见到,她是听一个同事说的,同事那天在外面,从外面回来时,看到两个人围着迎春,他以为有人欺负她,他往旁边凑了凑,凑近了,才听清楚他们的说话。

    “孩子是谁的?”

    迎春咬着唇不肯说话。

    她父亲又怒了,提脚又踢了过去:“你说是不说,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连爸爸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我要打死你个不知羞的东西,在家里我们都是怎么教你的,平常我跟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你呀,不学好。把孩子打掉,跟我们回家。”

    “我不。”

    迎春的父亲气得脸都紫了,几根血管爆起来。

    她母亲死死地拉住她父亲,被她父亲的横冲直撞挨了好几下,她不敢松开,她虽然也怪女儿不成钢,即使再错,也不能在这个地方打死她。

    “她爸,有什么事咱们回去再说,这个地方,不合适。”她这么说的用意,只是希望回家之后,能多几个人劝劝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太冲动了,女儿又太倔强,这样两种性格的人凑在一起,倔强不够力量的女儿是要吃亏的,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你放开。”

    “不放。”

    “好啊,你也跟我作对,是不是,你信不信,今儿我把你们娘们都交待了。”她父亲向她母亲放了狠话,怎么惩罚迎春她都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的是父亲欺负母亲。

    这不关她的事。

    她咬了咬唇,说道:“是谢少卿的孩子。”

    “谢少卿是谁?”

    “他?”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她是真的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谢少卿,她曾经无数次那么幻想过,假如是谢少卿的孩子,她该有多高兴。

    “带我们去找他。”

    曹金梅听到这些,跳了起来:“你说什么,那个女人她说她怀了谢少的孩子,怎么可能?她跟谢少是什么关系啊?”她一副打死也不信的神情,外带鄙视的眉头,暗想:那个女人玩的什么心机,是不是想用她肚子里的孩子威胁卢总退位。

    “这个事情,卢总不知情。”小蔡提醒曹金梅。

    曹金梅点头。

    她打了电话给谢少卿,挂了电话以后,她对小蔡耸耸肩:“不用打了。”

    “为什么?”

    “那个女人带着她的父母找到她的医院去了。”

    “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小蔡替卢总感到伤心,她提醒曹金梅,这个事情她们要烂在肚子里,绝不能让卢总知道。

    “除了我们,其它知道的还有谁?”

    “就那个男生,是他亲耳听到的,我诈他,说他可能听错了,让他不要在公司里到处乱传,免得影响公司的声誉。他胆小,没敢乱说,所以,只跟我说了,我又只跟你说了。”当时男生跟她说的时候,她怎么也不肯相信,她一诈他,他露出害怕的神情,她反而信了。

    “女人啊,在心上人那容易失去理智,这世上如果都是理智的人,就不会出现要死要活的人,也不会出现小三。”

    曹金梅站了起来,郭毕祥那边的活儿已经做完了,她看着郭毕祥站了起来,她忙起身,对小蔡说道:“你多留意比赛的情况,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得看着我老公,先过去了。”

    她留意了,神经都快崩起来了,那一组一组的数据,这个跳那个跑,但凡有其它公司的票数超过自家公司的,她便紧张,一紧张手心就冒汗,她急得也不管黑子是忙是不忙,第一时间给黑子打电话:“公司的票数掉下来了。”

    黑子镇定得很:“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股票走势每一秒钟都还有高有低,投票这种更不用说了,平常心对待,你也不要太紧张了,小心弄得神经病。”

    他不安慰她,还说风凉话。

    小蔡的火苗窜上来了,语调都变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黑子敲着键盘的手哆嗦了一下,他听不得小蔡生气,她一生气,他工作的效率就低了,他的工作效率一低,柴林西看了过来,听了他们的对话,他的目光转移到比赛的官网上,他打了几个电话给他的朋友们。小蔡眼看着票数又上来了,她马上又变得开心起来:“不跟你说了,已经上来了。”说着挂了电话。

    莫明其妙。

    黑子摇头,会不会这阵子太忙,把她忽略了,他决定加班把工作完成,找个时间过去陪陪她,让她辞职陪在他身边,她死活不愿意,说什么新时代的女性怎么能无所事事的虚度青春呢。

    她说的都是理,黑子由她去了,只是尽可能的把能挤出来的时间都用来陪她了。

    很快,三个星期过去了,巧家装饰从第一场晋级成功之后,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就要进半决赛了,如谢少卿所料,进半决赛有一个附加条件,额外附带一件复式楼的设计作品。

    “太好了。”他们早有准备。

    复式楼的设计是他们共同的杰作,几个设计师一心等着卢笛回来,由她亲自己把设计作品上传到参赛页面。

    众人翘首以待的盼着,盼得脖子都长了一截,终于把卢笛给盼回来了,可是,从外面回来的卢笛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她的脸色很苍白,几乎血色褪尽。

    小蔡和曹金梅心里悬着,会不会,迎春的事情已经被她知道了,她们不约而同地看向迎春的肚子,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呀。

    不敢出声的她们再次把目光集中到卢笛的脸上,曹金梅推测:假如她是因迎春的事情不高兴,那她看向迎春的眼神应该是有恨的。

    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卢总恨卜迎春,还是说在谢少卿那里受了气,心灰意冷了?她趁着其它人不注意,悄悄打了电话给谢少卿。

    谢少卿很紧张:“你说什么,她不舒服,我马上过来。”

    对于她,只要她有任何不对劲的情况,他总是二话不说,扔下所有的工作第一时间赶到她面前来的,想想都觉得暖。

    跟谢少也无关,那到底是?

    这时,小蔡端着咖啡从卢总的办公室里出来了,曹金梅看向她,她高举着咖啡,摇头。打什么哑谜啊,咖啡,对啊,平时卢总都会让小蔡给她熬咖啡,端出来了。

    以往他们开玩笑,自从看到她喝咖啡她和小蔡已经心知肚明了,但是,在心里他们是真的希望她跟谢少这个痴情男人有一个好结局的。玩笑话说着说着,他们都当成了真的,其它同事更是深信不疑。

    会不会,真的有喜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