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三大巨头(二)

    “嗨嗨,你们瞧瞧,是我对了吧,姜还是老的辣,懂不懂。”

    这个声音。

    曹金梅停住,那是在医院里找茬的陈董事,她还没缓过来呢,另一个声音开口了,很不屑的口气:“其实我们也都猜出来了,没有你那么爱现,老叨叨。”

    这是杨董的声音。

    杨董那话陈董很不爱听,,跟他较起真来:“什么叫我爱叨叨,我一个人能叨得起来吗?大眼,你别说话,你说话真难听。”

    “爱听不听的,谁稀罕。”

    张董眯着一眼看着曹金梅溜走,有他们仨堵在这儿,那肯定溜走,是他他也溜走,曹金梅走远了,不见影了,他才咳嗽。

    陈董挤着眉:“咳嗽什么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一老爷们吞吞拉拉的,不像样。”

    张董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那我可说了啊。”等他们两个安静了,他才说道,“那个女的走了。”陈董傻了眼,眼珠一圈一圈地转,这有意思啊,还没冤枉了他,傻大个,有够傻的,她走了他也不吭声,到底帮哪边啊。

    “追。”他是行事果断,圆脸圆眼的杨董不赞成他的做法,他拿腔作势地点头,“追是来不及了,她跑得那肯定比我们快,追到她也没多大的益处,我们只要知道她跟那负心人没有关系就行了。”杨董的判断很精准。

    陈董连连称是。

    张董的大手一挥:“那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

    “不去不去,血压高。”陈董一直在做保养,滴酒不沾,杨董不太想搭理张董,不愿意陪他喝酒。他喜欢分析,从他接到迎春父母给他的电话开始,他心里有底了,不过碍于那层亲戚关系,过场还得走一走,这才跟着陈董,张董来了一趟。

    照目前这情形,迎春要想成为谢夫人,没戏。

    迎春的父母不依啊,闹得狠了,他们也头疼,杨董向陈董试探着商量:“要不要在生意上动一动?”他手头上可以合作的商家也不少,为了生意让那小子收敛一下锋芒也好。

    陈董慎重地点点头。

    谢少卿接到助理的电话,通话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很严峻,卢笛瞥了瞥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公司的事,她的事,一重重的压过来,他也并非大罗神仙,怎会不感觉到头疼,就是这种情况,他还是希望她能安心休养,不要操太多的心,公司里的事情有他就好。

    “没什么?”

    “不要骗我。”

    “我没骗你。”

    “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你把我当未婚妻,就应该跟我说实话。”她的眼神何其犀利,单看他的眼睛就能辨别真话假话,她希望他说真话,哪怕是不好的事情,彼此坦诚,那代表他们相互之间是信任的。

    谢少卿笑道:“没多大的事情,只是公司的合作伙伴单方终止了合作而已。”杨董,陈董,张董这三大巨头联合他们在V城的势力给他的公司挖了很多个坑。

    后继无力,会造成他公司的资金链断裂,资金链一旦断掉,某些公司的经营就会垮台,到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互影响,最终会导致他所有的生意失利。

    听了他的话,初时,她只是皱眉,听完之后,她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

    她拿了纸笔写了一套策略交给了谢少卿,谢少卿看过之后恍然大悟,叮嘱她:“好好休息,我很快回来。”

    他走了之后,卢笛换好衣服从病房里出来了。

    她还没出大门,被两个护士拦下了:“卢小姐,您不能离开医院。”

    “为什么不能?”老有一种感觉,进了谢医生的医院,她就没了人身自由了,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喝,还得乖乖待在病房里哪也不能去。

    她又没病。

    她的情况,护士们却是很清楚。

    怀孕有三周了,她自己不太注意,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怀孕以后的前三个月,要特别小心,胎儿不稳定,娇气,不能干重活,不能太过劳累奔波。

    谢少卿把她按在医院里也不是没道理。

    而护士们听谢院长的,谁放了她离开,谁就得滚蛋,卢笛执意要走,护士们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硬的不行,她们只能来软的,哀求卢笛给条活路。

    卢笛却说:“我跟你们谢院长的关系,你们都很清楚吧。”

    “清楚。”她们恭敬地答道。

    “那是什么关系啊?”

    “您是我们院长的未婚妻。”

    “既然是未婚妻,那再过不久是要结婚的,对吧,结了婚那就是你们的院长夫人,相当于你们医院的半个领导,对不对?”

    护士们点头。

    “半个领导也是有实权的,那你们是不是得听我的。”她采取了迂回战术,遂不及防的杀了一个回马枪,护士们你看我,我看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可是,可是......”她们被堵得急红了眼,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卢笛严肃道:“没什么可是的,我想明白了,我愿意留下这个孩子,我若不愿意留下这个孩子,凭你们也拦不住我。你们觉得呢?”

    护士们你看我,我看你,老辈人常说一孕傻三年,卢笛哪哪看起来都不傻,不知道能甩她们多少条街了,老板未来的老婆聪明是一件好事,又不完全是一件好事。

    一个胆儿肥的护士开口了:“那我们应该怎么跟谢院长交待呢?”其实她也觉得把卢笛困在这里不太好,谢院长就是太紧张了。医院里没有设妇产科,护士们多数是没结婚没生娃的女娃,她的年纪大一些,又曾经妇产科待过,她知道那里边的一些门道。

    妇产科医生鼓励产妇适量运动,保持愉快心情,规律饮食。

    没听哪个医生说过,怀孕之后就得一直躺在病床上,等三个月过后才下地。她在心里是向着卢笛这边的,因此,她先开了口。

    “就跟他说我出去散心了,其实也不用特意交待什么,我很快会回来的。”他公司里的那些事,够他忙活很长一阵子了,他暂时不会回医院。

    “那这些手册您带上。”小护士把手写的注意事项交给了卢笛。

    卢笛一垂头,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妈妈,她现在在哪儿?那个念头在心里停留的时间很短,一闪就过去了,她手里撰着手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医院。

    她出来之后,径直去了公司。

    曹金梅给她的信息,半决赛的名单出来了,他们的设计作品得到很高的赞誉,整个公司上下都沸腾了,这也是她急着回公司的原因。

    她在同事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全公司上下聚餐,唱K,泡桑拿。

    小蔡不解:“比赛还没结束,也没拿到奖金,为什么突然这么隆重啊?”而且,她听曹金梅说卢总有喜了,不希望她太过操劳。

    “兴许,她安排好了我们之后,她自己先回家休息呢!”

    “卢总的婚期定了吗?”她比较关心这件事,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到时候不太好穿婚纱,她心里有些期待,卢总会穿什么样的婚纱呢?

    曹金梅打趣她:“我看你是想当卢总的伴娘吧!”

    “难道你不想?”

    曹金梅道:“我倒是想,不知道卢总会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两个人大肆谈论着谢少卿和卢笛的事,她们却没发现,卜迎春一直站在她们的身后,她的脸上阴睛不定,郭毕祥从后边过来,可能是他的脚步声惊动了迎春,看到郭毕祥,她离开了。

    “迎春!”他向卜迎春打招呼,卜迎春没理他,避开他走掉了。

    郭毕祥凑了过来:“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她们两个的悄悄话,并不想让郭毕祥知道,曹金梅平时很大喇叭,但是对待卢笛的事情她是慎之又慎,除了小蔡,她不会对其它人说起。

    两个人不说话,迅速回到自己的岗位。

    郭毕祥落了个没趣,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到自己座位上,自语道:“嗨,都不理我。还是盯着网页比较好。”

    “下班了,还不走?”同事收拾好桌子后朝他打招呼。

    他突然想起来,刚才找曹金梅是为了跟她一起下班,下了班一块去聚餐地点吃饭的,刚才是不是魂丢了,看着她们散开,他傻傻地走回来了。

    还开电脑。

    他痛恨自己这种白痴行为,再次关了电脑之后,他准备离开了,往近处一扫,卜迎春还没走呢,他热情地叫她:“迎春,去吃饭了。”

    卜迎春没精打彩的:“你们去吧,我不想去吃了。”

    “不吃饭怎么行,不吃饭没力气工作啊。哎,你们女孩子啊,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也还是嚷嚷着要减肥,其实太瘦了男人根本不喜欢。”

    “别说了,我真的不想吃饭。”

    远远的曹金梅喊了一句:“老公,走了,快点啊。”

    “来了来了。”他不太放心卜迎春,问她道,“那要不要给你带个饭盒回来?”

    迎春不领情:“不必了。”

    曹金梅仍在外边催:“快点啦!”她都快饿扁了,连黑子都开车过来接小蔡了,他一大老爷们还在那磨蹭。越来越受不得他这坏毛病了。

    郭毕祥跑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卜迎春:“你说她是怎么回事,都去吃大餐了,她愿意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

    曹金梅觉得他操心太多,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你说的是谁?”

    “卜师。”

    “啥?”曹金梅咧了嘴。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