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铁打的未婚妻,流水的桃花运

    曹金梅一肚子的不屑,从头到脚,她挺后悔从前跟卜迎春关系要好,她眯着眼问郭毕祥:“你们男人是不是对这种娇滴滴,说话细声细气的女孩子没有抵抗力?”

    郭毕祥一口否决了:“没有。”

    曹金梅沉了脸:“说实话。”

    她严肃的样子让他有些畏惧,他抬起眼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实话是确实是,他不敢说,说了她会不会揍他呢?梅子不是娇滴滴,说话细声细气的女孩子,他挺为难的。

    曹金梅看他的样子已经明白了,要不然好端端的说什么帮她带盒饭,要带盒饭也轮不到他呀,他是有妇之夫。

    “不许给她带饭,听到没?”

    郭毕祥的嘴唇动了动,他没敢吱声。

    曹金梅挑起他的下巴:“小样,瞧你那委屈表情,你要觉得心里屈啊,赶紧的,趁咱们还没结婚,赶紧下决定去找人家,再过七个月还能当爹呢,双喜临门哈。”

    “你说什么,当什么爹。”

    曹金梅自觉失言,忙闭口不谈这事。

    “你说卜师有孩子了?”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人家一姑娘家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不是损人清白吗?郭毕祥追着这个事不放,“你说清楚。”

    曹金梅火了:“说清楚什么,她的事你干嘛那么关心。”

    “这不是关心谁的问题,这是道德问题。”

    切,还一本正经地跟她扯道德,自以为比赛进了半决赛,得意了,翘尾巴了,原形现出来了。没想到郭毕祥是这样的人。

    “你不说清楚,我也不会吃饭了。”

    哎,还跟她较起劲来了,爱吃不吃。

    她撇下他先走了,郭毕祥呢,他赌气回到了公司,迎春看他回来了,走到他旁边问他:“郭师,这么快回来了。”

    “没去,气都气饱了。”

    “瞧你,很快就是数一数二的设计师,还说这种孩子话。”迎春闪着眼睛看他,郭毕祥侧脸看了她一眼,他心中是有疑惑的,真的像曹金梅说的,她有孩子了?

    他不自觉地往她肚子上扫了两眼。

    “哎,你这是干嘛?”迎春下意识地护着肚子,“我想回宿舍了。”

    “迎春,你有男朋友吗?”

    卜迎春摇头。

    “孩子是谁的?”

    “什么孩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哪有什么孩子。”

    “别骗我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郭毕祥心中叹息,多好的一个姑娘,还是他的远房亲戚,其实作为亲戚来说,他关心她也是应该的,真不懂梅子吃的是哪门子醋。

    却说曹金梅,人是走到了餐厅,面对餐厅里喜气洋洋的同事们,满桌的山珍海味,她应该也是开心的才对,她随手抓起一只虾塞进嘴里,那只虾进了嘴,味道却奇怪,有一种苦涩溢满了嘴,太难吃了,她吃不下,跟小蔡说了一声就回来了。

    她回来之后也到了公司。

    迎春跟郭毕祥两人之间的谈话她都听见了。

    她在想,为什么迎春在郭毕祥面前要否认她有身孕的事情,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他们的声音有时大有时小,她听得实在着急,突然,她听到里面传来“哎哟”的声音。

    “迎春,你怎么了?”

    就知道会有麻烦,曹金梅冲了出来。

    她看到卜迎春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郭毕祥傻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她催他:“赶紧打120。”她不敢乱动迎春,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做,找谁好呢,找谁?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卢总,但是,找她不合适啊,她有身孕,她对迎春的戒心很重,有时候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能把两个亲密无间的人变成陌生人。何况,还不止一件,找谢少卿吗?也不行,把他找过来,那不是正中她下怀,万一迎春跟谢少卿撒娇,气一气卢总,他们俩不就水到渠成了么?她记得谁跟她说起过,男人,对于柔弱的女子,还是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是没有抵抗力的。

    谁也不能找。

    以前常来找她的那个蒙面男子呢?

    “哎,以前常来找你的那个神秘人,把他的电话给我。”

    迎春的脸变得惨白惨白的,豆大的汗珠一直往下滴,她的脑子里全是空白,曹金梅的话她没有听仔细,曹金梅问了她几次,她都没有回应。

    曹金梅性急,急得在原地打转,郭毕祥等不得了:“不行不行,我背她去医院吧。”

    她敲他的头:“背她去哪家医院呢?”

    “人民医院吧。”

    迎春拒绝:“不,我要去谢少卿的医院。”

    嗨,这个时候倒是清醒了,有主见了,目的还是谢少卿嘛,真是傻。

    “好,我去叫车。”

    “哎,那刚才打的120,人家的车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呢!”

    “大不了跟他们道歉啊。”

    两人争吵之间,120的车已经到门口了,有几个吃完饭的同事已经回来了,乍一看,这阵仗,愣愣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直到迎春被医生抬上了车,他们还傻愣愣地愣着。

    “刚才怎么回事?”

    “问我,我不知道。”

    “不是,那不是郭师吗?他一直在公司哪!”

    两个同事不约而同地看向跟着上车的郭毕祥,还有他的女朋友曹金梅,两人异口同声地问他们:“你们去哪?”

    “卜师生病了,跟卢总请个假呗!”

    话没说完,车开走了。

    两人傻愣愣地同时想道:是有多严重的病,还叫救护车,矫情!

    救护车把卜迎春带到了V城第三人民医院,医生看诊之后问郭毕祥和曹金梅,“谁是病人家属,病人有先兆流产的迹象,需要马上手术。”

    这回,轮到他们俩傻愣了。

    大出血?

    他们都不是家属啊!

    曹金梅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们只是她的同事......”

    医生打断:“赶紧联系病人的家属。”

    曹金梅和郭毕祥你看我,我看你,曹金梅知道她的父母是在V城的,但是住哪,她并不知道,那还有那几个大人物,应该也是她的家人,虽然不情愿,现在也只能联系谢少卿了。

    谢少卿现在并不在V城,迎春的三个堂姑父为了逼他娶迎春,给他弄了很多麻烦,他听了卢笛的建议,正在处理这些事情。

    他是个很大肚的人,且是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他打电话通知了迎春的三个堂姑父,三个姑父又通知了迎春的父母。

    就这样,三个巨头并迎春的爸妈,还有两个阿姨火速赶到医院。

    “医生,医生,什么情况啊!”陈董的眉毛都挤成一条线了,这丫头也是他看着长大的,担心总是有的。

    医生正在跟迎春的父母说明情况,随口答了一句:“先兆流产。”

    陈董看了一眼杨董和张董,此情此景,他们能说什么呢?迎春的父亲眼里是愤怒的火焰,他的火焰无处发泄,全发到了曹金梅和郭毕祥身上。他冲他们两个怒吼了一声:“把你们老板找来。”

    陈董忙拦住他:“这个,这个,怪不到她头上。”

    “冷静,冷静!”杨董也劝他。

    “我女儿,我女儿在里面做手术,你们要我怎么冷静,如果是你们的女儿,你们能冷静吗?”他的咆哮冲向陈董和杨董。

    陈董和杨董互看一眼,不说话了。

    “王八蛋,王八蛋!”卜父咬牙切齿地在门口暴走,其它人不敢多看他。

    不多时,小王工和卢笛赶了过来,卢笛向三大巨头打了声招呼,第一时间来到卜父和卜母面前,卜父一张恶比凶神的脸冲向卢笛,二话不说的他扬起手一巴掌打在卢笛脸上。

    “啪!”一声巨响把所有人震慑住了。

    被打的卢笛站立不稳,退了几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小王工拦在卢笛前面,他被刚才卢父的举动激怒了:“你怎么回事,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我随便打人?”卜父嚣张地冲他一顿吼,“我还要杀人呢,她算个什么东西,仗着自己是老板欺负人哪,当我们卜氏没人?”

    陈董,杨董,张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大眼的没敢吭声,他们是帮理不帮亲呢,还是帮亲不帮理呢,为了帮侄女,他们已经下手给未来侄女婿出难题了,这个道义上嘛,已经是不道德了,这个,她爹啊,更不道德,没地方撒气,把气撒侄女的老板身上。

    小伙子挺有胆啊,就这样,还敢站出来护着这个女人。

    “谁欺负谁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却是谢少卿,他的脸上一片阴冷,从不远的地方走过来,周身的空气似乎都能凝固起来。

    他把卢笛拉到身后,厉声向卜父道:“跟我老婆道歉。”

    这场面,何其难看。

    陈董知道卜父是万不可能向人道歉的,为了圆场,他站了出来:“谢少,咱们都是老交情了,这就算了吧。”

    “道歉!”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可抗拒的怒火。

    卜父冷笑道:“笑话,把我闺女整成这个样子,谁向她道歉了,谁向我这个当爹的道歉了,要道歉也是你向我道歉。”

    “通!”谢少卿一拳头打在卜父的下巴上,卜父“哎哟”一声倒在地上。

    医生正好出来,医生的脸上更难看:“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要吵架要打架的通通去外面吵,去外面打。”他最烦看到这些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