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真相(一)

    这一通吼,倒是让他们安静了。

    谢少卿是来带卢笛走的,三大巨头把他们拦了下来,这三个人加起来差不多有两百岁了,样子一个比一个滑稽。

    陈董可能辈份比杨董和张董大些。

    他指着谢少卿说:“谢少,你不能走。”

    “我能不能走是我说了算,不是你们说了算。”

    “你走了,以后就别想能说得清楚了。”他的语调不高,每一个字都是威慑,谢少卿停下来深深看了卢笛,像是要给她一颗定心丸似的,“你先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相信我!”他的手拍在卢笛的手背上。

    谢少卿在前,陈董在后,杨董和张董并迎春的两个阿姨迎着他们,小王工则跟着卢笛,卢笛此时处于非常时期,无心与这群人周旋,但她放心不下谢少卿,她轻声对小王工说:“你去看看,拜托了。”

    小王工看了她一眼,他转身跟了过去。

    一行人挤进了病房里。

    不大的病房挤着这么些人,让这个病房里的空气很憋闷,迎春的父亲关切地问女儿:“怎么样了,女儿?这人渣我给你带过来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陈董又做和事佬:“老弟,这话不能这么说。”哎呀,他这年纪也不小了,光长岁数不长智商啊,说话还跟个没见识的娃儿似的,有什么说什么。

    “我说错了么,他欺负我女儿,他不是人渣是什么,还有啊,刚才还敢向我出手,他眼里可有长辈,还不是我女婿呢,就敢这样,那成了女婿,那还不得挖心挖肺了啊。”他情绪很激动,说话间,眉眼鼻子并头发都在抖,那是拦也拦不住。

    卜迎春刚做完手术,她的脸上毫无血色,她看了一眼人群中鹤立鸡群的谢少卿,又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她的心里空落落的,想抓住些什么,似乎又抓不住。

    她不说话。

    她妈妈也急了:“春春啊,地方不好待,咱们就回家,好不?”她的女儿,从小就到都乖巧,从不叫他们操心,这一次,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心里也有怨,那股怨藏得深,并没有显露出来。

    陈董关切地眼神看向她。

    她半闭着眼睛,不再看他们。

    “我女儿累了,请你们出去。”迎春的母亲下了逐客令。

    迎春的父亲把一众人等,其实大多数是他家的人都给轰了出去,待他轰出去之后,迎春的妈妈抱怨起他来:“你怎么把自家人也赶走了。”

    “像着外人说话,碍眼。”

    “爸爸妈妈,你们也出去吧,我想休息了。”她把她的父母也支开了。

    “哎,女儿,我是你爸爸。”

    迎春的妈妈推他:“走吧,走吧,别让女儿闹心了。”

    “哎……”

    “别嚷嚷了,走吧。”其实走出病房的卜父卜母还是不放心,他们贴在窗户上看里边,卜母扯着卜父的衣服,“女儿有没有哭。”

    “看不清楚。”

    “哎,别爬这么高啊。”陈董劝道。

    卜父一回头,从窗台上掉了下来,他摸着自己的屁股,一只手指着陈董三人:“你们怎么还没走啊。”

    陈董那一脸的褶子挤到脸上的一角:“我们是关心侄女啊,你没事吧,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是壮年哪,年纪是比我们小,也小不了几岁,自己多照顾自己一些吧,哎,摔疼了没有?”

    对了陈董的关心他充耳不闻,两只眼睛只追着谢少卿的身影:“负心人呢?”

    “你说谢少啊,他早走了。”

    张董插了一句:“不走干嘛,在这儿挨你的骂呢!”

    陈董扯他:“少说两句。”张董也是,不会看人脸色,直来直往的,哎,这种直来直往也好,心里不藏话,活得自在。

    就从没见他憋屈过。

    一般憋屈的也只有他们。

    “他,他居然敢逃走。”

    张董又来了:“他没逃走,人是光明正大的走的。”他秉持正义的态度还真是让陈董哭笑不得,陈董很怕堂弟一个不开心把账都算在张董身上,堂弟可是出了名的倔驴,怕难收场,陈董挡在了比他高半个头的鼻子眼睛都习惯朝天的张董前面。

    “你们怎么没拦住他。”

    “拦他做什么,现在迎春肚子里孩子也没了,拦住也没用啊,拦住他还能再让他给迎春造一个出来?那也得人家愿意啊,他跑那么快,说明他是不愿意的,不说了吗?他有老婆的,这流掉了,正合他意,换我,我也早跑了。”张董毫无惧色,答答答的说一大串。

    这一说,可真把卜父给点着了。

    他气得脸都绿了,推开陈董要去打他,张董的金鱼眼睛一瞪,感觉到大事不妙的他脚底抹油,赶在卜父抓住他之前先溜掉了。

    陈董被他大力一推,险些栽倒在地上,幸亏杨董眼明手快,扶了他一把,才没让这个商业巨头跌得太难看,虽是扶了,也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呀,这都什么事啊。”

    那边闹得不可开交呢,这边迎春走了出来,她的嘴唇哆嗦着,刚才张董的话她都听见了,她的心里翻腾滚闹,几乎要呕出来。

    他们都是这样看她的吗?

    在谢少卿眼里,她一文不值。

    曾经的那一丁点美好呢,他们一起聊天,一起在喝酒,还一些待在一个民居房里,她搭过他的车,走过的那些地方呢,都是泡沫吗?

    陈董被杨董扶了起来,陈董也顾不得自己的屁股疼,忙着安慰他可怜的侄女:“你张姑父那是有口无心,瞎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啊。”

    “姑父。”她的脸挤成了很丑的样子,眼泪瞬间下来了。

    那边追着张董的卜父停了下来,没想到张董体型大,看起来笨得像熊,跑起来倒是快,他都追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能追上她,回头看,女儿从病房里出来了,还在陈董面前哭,他不追张董了,折回来看他女儿。

    “女儿,又怎么了?”

    迎春一抹眼泪,悲伤都收了回去,她又回复到刚才那个样子,安静地回到病房里躺着,几个人凑了进来,进来之后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她在避开她的父母,有意把头侧向一边,不想与人交谈的样子。卜母无奈地叹息,她的话是对迎春说的,其实也是对陈董说的。

    她看得出来,春春可能想跟她的姑父说点什么,碍于父母在场又不好开口,这才侧着头的,知母莫如母,她们母女很少说梯己话,一则迎春长大之后远着他们了,二则处于她这个年龄还说不上梯己话,她跟她的母亲曾经也是这个样子,直到她自己做了母亲,生了迎春之后,她跟她的母亲关系才近了。

    现在的迎春多像那个时候的自己。

    她能做的就是理解。

    让她自己选择。

    她父亲不会表达,可能让她难堪了吧。

    她拉着卜父走出了医院门口,不管卜父跟她说什么,她不听,只管往外面走,卜父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的,心里不甘,也只好跟着她出了医院。

    父母离开之后,三大巨头还在医院里。

    “姑父,等我好了以后,我想去您的公司上班,可以吗?”如果一开始她听爸爸妈妈的安排,把她安排到姑父的公司里上班,会不会跟现在不一样?

    人生没有如果。

    一个错误的决定影响的是整个人生。

    “好的,姑父随时欢迎你。”陈董抚着她的头,她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她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从前的她,天真浪漫,乖巧纯真。

    现在,她的眼神里按捺不住的怨恨。

    陈董想找个机会开导她,杨董和张董都在,他别的不怕,最怕张董那张嘴,好的说成坏的,乱插嘴,他寻思,下次找个机会过来再跟她聊聊好了。

    她刚从手术台上下来,可能身体很累,那他们也该离开了,谢少卿那小子不容小觑,他们撤了合作,人家做的更绝,以比他们三家公司更优渥的条件挖掘精英,抢占他们的资源。

    这次他的动静整得很大。

    他们三个人想的是,既然他能给出优渥的条件,那么他们才能给,但是他们给出条件后,谢少卿又给出了更好的条件,让他们怀疑,照他那种做法,还有盈利的可能吗?

    几乎都在贴了,他们犹豫的时候,谢少卿果断出手。

    他们心里还觉得,挖走就挖走吧,少了些人才,而且还不一定是人才呢,可能是废柴,不料,那些被他们视作废柴的人物还真做出了成绩。

    不仅仅是人力上面,还有他们原来的资源,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谢少卿挖走。三大巨头这才感觉到惶恐,以前,是他们小看这小子了。

    没料到他还有这种手段。

    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的财务报表一出来,三大巨头发现,谢少卿那种倾囊似的做法看似亏,实际上是赚到了。

    而他们一直以来的保守做法,觉得退一点,少一点人力,少一些资源也没关系,毕竟大头还握在他们手里。当他们占有的资源一点一点的少去的时候,他们紧张了,再这样下去,他们会被谢少卿吃掉,还得吃得连渣都不剩。

    “你好好休息,我们再回来看你。”

    “好的,姑父慢走。”

    张董多了一句嘴:“那孩子真是你的吗?”

    迎春的脸色微变,杨董大眼瞪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没看到人正伤心难过吗?他还问这么蠢的问题,脑子里都是水啊。

    不过,这也是他和陈董的疑问,流掉的那是谢少卿的孩子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