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真相(二)

    她不说话,她的沉默让三大巨头的陈董和杨董心中有数了。

    “老杨,咋办?”陈董给杨董使眼色。

    “凉拌呗!”这个事他是真没办法,这感情的事情不是买卖,可以用金钱买回来的那简单多了,感情这东西讲究你情我愿。光是剃子挑头,热乎不起来是不?

    不过安慰的话嘛,他还是能说上几句。

    “春儿啊,这人的一生呢,总会遇上那么几个渣男,遇上渣男呢,那肯定会让我们不好过,是不?不过,从另一个程度上来说吧,早点发现早好,别是等生了娃等娃长大成人了才发现对方渣,那耽误的可就是一辈子喽。”

    张董接道:“是是是。这话很对,到时候翻身就难了。”

    同样都是劝导的话,到了张董的嘴里,总像是变了个味似的,陈董听着都觉得别扭,他拍着他的肩膀:“哎哎哎,你少说两句。”

    张董忙捂住自己的嘴。

    “春儿?”杨董挥着手在她眼前晃。

    迎春点头:“姑父,我懂。”

    杨董拍着手:“好了好了,没事儿啊。那春愿意在哪儿上班我们都全力支持好不好,这天底下好男儿多的是嘛,你们说是不是,有碰到合适的也给春儿介绍介绍,你们说好不好?”

    陈董和张董都说好。

    张董还举双手赞成:“来我公司,来我公司,高的胖的瘦的随便挑,包在姑父身上。”

    三个人好不容易把气氛调上来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张董最先听到敲门声,他去开门,门外站着个身形略瘦,看起来挺俏的男孩子,这男孩子最怪异的地方就是还戴着口罩,张董皱眉警惕地打量着他:“找谁?”

    男孩子做贼似的东张西望,也不看张董,只说找卜迎春。

    张董朝里边喊了一嗓子:“春春,找你的。”

    陈董也出来了,他皱着半边眉盯着这个装扮怪异的年轻人:“年轻人,你这是做什么呀?感冒了?还是哪哪不舒服啊,我们迎春也病着哪,你要身体不舒服,就改天过来,别传染给她了。”

    “叔叔,先让我进去再说好吗?”

    他开口的时候,迎春听出来了,是昆少,迎春的嘴动了动,想跟姑父说别让他进来,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在她犹豫的时候,昆少已经进来了,进来之后,他把口罩摘下来了。

    张董摸着头看他,这小伙子看起来挺面善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这个人跟陈董和杨董哪个老古董不一样,那两个老古董最喜欢研究老年人感兴趣的东西,收藏,京剧等等,他常常跟他们两个聊不到一块去,他喜欢小年轻,喜欢跟潮流,年轻人爱玩的东西他都喜欢掺上一脚,抖音,直播,快手,他跟公司里的小伙子小姑娘们玩得可开怀了。

    他看昆少面熟,在哪里见过呢,他在仔细回想。

    陈董和杨董对他不感冒,他们两个问昆少:“是迎春的同事吗?”

    相处好的同事过来看望看望,这很正常。

    昆少直说:“是朋友。”

    朋友,这小伙子眉清目秀的,也不比谢少卿差,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谢少卿更好,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这孩子就比谢少卿清白。

    这富人家的女孩挑选男朋友可不像穷人家的女孩儿,要房要车要存款,他们只看人的模样和修为,这人好么,直接招过来,花时间花精力*培养以达双赢,女孩儿满意,年轻人也迅速发展,少奋斗二十年。其它人是不是这样想他们不知道,陈董和杨董反正是这么想的。

    他们对昆少的外形很满意,便打听起他的工作和家境来:“小伙子是做什么工作的?”

    “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在什么地方?”

    迎春心里堵着气,对昆少的到来显得很激动:“你来干什么?”

    昆少没回答她两个姑父的问题,回迎春道:“来看你。”

    “不需要,你走。”

    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似乎在诠释着什么,陈董向杨董和张董使眼色,三人统一地向外撤了,出了病房门,三人也没远走,只是站在门外边讨论。

    “这小子是谁?”

    陈董耸耸肩,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样子一段故事引发了一场事故。”

    “哦!”杨董会意的点头。

    张董不高兴了,抡圆了眼睛跟他们理论:“你们两个,每次都这样,能不能不打哑谜?”他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一拍头,顿时像挖到宝似的高兴的,“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是昆少啊。”

    杨董和陈董面面相觑:“哪个昆少?”

    “哎呀,明星。”

    不管他怎么激动,反正杨董和陈董激动不起来,他们的心脏是老年人的心脏,对明星这等事情没有过激的反应,张董是老年人的身体,一颗二十岁跳动的年轻心脏,也难怪他激动了,他推着门像个狗仔挖人隐私似的使劲往里瞅。

    “可瞅出什么来了没有?”陈董轻轻拍着他的背,这个怨不得他是这副德性,说什么少年老成,童心未泯的,那都是有原因的,有人生来如此。

    比如张董,他们多年的交情了,在他身上,杨董和陈董从来不会给他“稳重”两个字,长到这个年纪了,说话做事也是毛毛躁躁的,他想来想去一直就觉得他这性格跟年龄没有关系,再往上长,长到八十岁的老头,一百岁的长寿老头,也还是这德性。

    反正就是天性如此。

    张董不管别的,他掏出他的新手机,偷偷地往里边拍照,这下可把陈董惹毛了,一把夺了他的手机:“我说你幼稚不幼稚,啊,你拍这玩意做什么,不是坑侄女吗?”

    “明星呢,你不懂。”

    陈董拿了他的手机交给了杨董,对张董一通教训:“我是不懂,明星又咋了,你拍了他,不是给迎春惹麻烦吗?”

    虽然不懂,听还是听过的。

    张董竟不理他,还沉浸在他的喜悦心情里:“你们说,他好端端的来看春春,会不会春春的孩子......”还没等他说完呢,个子比他矮的陈董和杨董一左一右一人伸出个手捂住了他的嘴。

    陈董还踢了他一脚:“这是能随便说的,管好你的嘴。”

    “唔唔......”快把他给憋死了。

    他的两只手在空中乱划着,两个人从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却见迎春的同事小王工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什么。

    陈董歪着头打量着小王工,他对杨董说道:“这个也不错,样子还可以,手是怎么回事?”他松了手,看自己的手指,哦,手指头少了几只。

    能力强就行了。

    “几位董事好,我是看迎春的。”

    还挺礼貌的。

    不错不错。

    几个董事在心里给小王工打了很高分,几乎都要盖过那个明星了,昆少如果不是一个明星,在他们的心里,分数是很高的,可惜是明星啊。他们不懂娱乐圈的事情,最多的还是从张董的嘴里崩出来的,什么狗仔报导多,负面新闻多,在张董的形容下,这就让他们形成了一种偏见,这种偏见导致陈董和杨董不是很待见昆少。

    “进来坐,进来坐。”

    “我给她带了一些粥。”这粥是卢笛让他送过来的,以公司的名义,以她个人的名义她是绝不肯这么做的,她从医院回去之后,看起来不太好。

    谢少卿一路上说了很多话,再三向他说起迎春打掉的孩子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卢总始终不说话,谢少卿一直跟到公司里。

    “老婆,你要相信我。”他说得很恳切。

    曹金梅也在一边帮谢少卿说好话:“卢总,不是我帮着谢少说好话,你们这一路走来,我们都看在眼里,谢少平常是怎么对你的,他的感情你应该能感觉到,是真的。他哪里做得不好,什么地方惹了您,您倒是说出来,也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您这样一声不吭的,真的让我们都感到心里难受。”

    “没事,我想静一静,你们先出去。”

    她到底还是没跟谢少卿说什么,谢少卿心里郁闷得不行。

    曹金梅是个热心肠的,她在想,他们之间的问题,两个人不愿意说出来,那她可以做个中间人,把谢少卿和迎春的交集了解清楚了,然后一五一十地向卢总报备,以求打开她的心结。

    卢总让小王工给迎春带了粥过去。

    昆少把粥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之后带着敌意问他:“你做的?”

    他哪里会好心到给迎春煮粥,要不是卢笛,他才不愿意来,他平淡地说道:“这是公司老板让送过来的,食堂定制。”

    一听到“老板”“食堂定制”这几个字,迎春变了脸,她沉声道:“拿走!”

    昆少把粥推给小王工,小王工也不多说,拎着盒子走了,三大巨头追着他:“小伙子,别走啊。”“哎呀,怎么就走了呢!”

    “我累了,想休息了,你们走吧。”迎春把被子蒙在头上,盖住了头脸,她心里想着,昆少如果真的关心她,应该会留下来陪陪她吧,看着她蒙着头,一定会帮她把被子扯下来一些。

    等了半晌,没有动静,她拉开被子,在病房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她孤伶伶的一个人,她的眼泪下来了,如果是谢少卿,他一定不会这样,好男人,为什么都是别人的?

    不甘心!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