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中间人

    出了门的昆少被三大巨头给拦下了,陈董朝杨董和张董使眼色,这一矮一高两个胖子堵在了昆少的前面,杨董吞吞吐吐地跟他说道:“你,你,你不说清楚,不能走。”

    昆少皱眉,这里过往的人太多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把口罩戴上了。他这举动,让陈董看不过眼,陈董撇过头,微微叹息:这些年轻人,只顾及自己。

    他不顾及那丫头和他们,他们这些老鬼还是要顾及他的,陈董提议找个地方聊聊。

    “哎呀,有什么好聊的,在这儿问他不就行了?”张董性子急,那不就是三言两语的事情吗?逮着他了还不好说。

    非得找个高大上的地方才聊得出结果来?

    “咱们听陈董的。”杨董做和事佬,他同意听陈董的,那他愿意听陈董的,张董不愿意也是要听的。他们三人把昆少挤在中间,到附近一家私人会所定了个包间,特别隆重地来谈关于他跟迎春的事情。

    “这个,年轻人。”他听张董称呼他“昆少”,他不知道这个是他的本名还是他的艺名,他长他一辈,称呼他一声“年轻人”也无伤大雅。

    昆少洗耳恭听。

    “你跟迎春是怎么一回事?”

    解释不清。

    陈董换了一种问话方式:“那孩子是你的?”

    “是。”

    “那这个责任你得负起来。”

    “怎么负?”

    “年轻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在一起的时候你只顾着自己爽了,怎么就没替那丫头考虑考虑呢,这得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啊?”陈董语重心长的。

    “我愿娶,她不愿意嫁。”他是真心的,当时的她也是真心的,只是,后来出了问题,她发现她无法欺骗她自己的内心,怎么说呢,造成这种伤害,是有他的错,但即使她碰到的不是昆少,而是别的男人,她也一样会受到这种伤害。

    从一开始,她欺骗了自己的心。

    陈董和杨董面面相觑,年轻人的爱情观他们是越来越不懂了,在他们那个年代,拉拉手都是违背了道德,是对不起人家姑娘。

    他们这个年代的人,相谈甚欢就合,一言不合就分。

    “那你怎么打算的?”

    昆少很直接:“我不会做别人的备胎。”

    “这个不叫备胎,她也没跟别人交往过,对吧。”陈董循循善诱地跟他分析,他心里大致清楚这几个人之间的矛盾了,迎春可能喜欢上了谢少卿,谢少卿对迎春不感冒,他有个未婚妻卢笛,一门心思在那个女人身上呢。迎春可能觉得得不到谢少卿的爱,退而求其次找昆少也行,昆少外形帅气,对她好。没谈过恋爱的她是不是把感激当成感情了呢?在这种情况下,迎春不小心有了昆少的孩子,她又处在矛盾中,身体原因,再来就是排斥孩子,这才出了意外事故。

    她现在情绪不太好,人在脆弱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心,陈董的想法是昆少能不能在这几天里好好的照顾一下迎春,一来呢,弥补之前他的错,二不呢,昆少对迎春是有感情的,眼神骗不了人,他们都能感觉到。万一在照顾她的中途,迎春对他产生了感情,那也是一件好事。

    昆少点头:“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也没别的事情。辛苦你来这一趟了。”陈董很客气地跟他握手,他是打心眼里欣赏这个大男孩的,甭管他是不是明星。

    待他走了以后,三大巨头商量着要不要把这个事跟迎春的爸妈说说,张董嚷着要说说,杨董心思深沉,他想了想,还是让他们不要说:“还没头绪呢,暂时不要把这个事说给他们听,免得他们空欢喜。”

    “哎,你们说现在年轻人的婚姻大事怎么就这么让人费神呢,我们那个年代多好,媒人提着烟酒往姑娘家一坐,姑娘家相中了也就中了,好不好的都能到白头,现在的年轻人哪?”陈董说得直摇头,年轻一辈的那都是祖宗,说不得,骂不得,跟他们多提两句让他们不中意的,就甩脸子,像张董说的,追求自由,追求个性,个性和自由是有了,苦的还是下一代。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时代不一样了,哪能还跟以前比,以前是不管好不好那都是一辈子,但是人活得憋屈啊,我记得吧,我父母感情就不好,我老父亲大男子主义,在家里他就是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老母亲不能说个‘不’字,惹他不高兴了,拳脚相加,不当人看。他就觉得我老母亲嫁给了他,就是他的人了,离开了他,她也嫁不了别的男人,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杨董的一番话让陈董想了许多。

    好像是那个理。

    听他这么说了以后,他又能理解年轻人的爱情了,理解是理解了,还是有芥蒂,怎么闹都行,没有孩子就好,不管孩子多大,对孩子是一定有伤害的。

    三大巨头由迎春的事情引申讨论起了90后,00后这两个年代的年轻人的行事做风。

    巧家装饰,曹金梅跟卢笛也由迎春的事情谈论开了。

    曹金梅一直在劝卢笛:“卢总,您跟谢少之间的最大的问题不是卜迎春,而是你自己。”她是旁观者,还是个细心的,她看得最真切。

    谢少卿对她无二心。

    他的温柔,外形以及他的能力吸引很多女孩子不顾一切地往他身上扑,但是,他从没对哪个女孩子暧昧过,他对卢笛是真心的。

    “怎么说?”

    曹金梅列举了她跟他交往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每一桩每一件都在表明他的态度和她的态度,卢笛承认她说的都没错,她刚才说谢少卿对她没有二心,所有这些事情曹金梅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她负责K2的装修,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她刚来巧家的时候。那个时候曹金梅并不在巧家,她是第三次大换血才来公司的,她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对以往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可以理解为谢少卿告诉她的吗?

    谢少卿把这种事情告诉她,她能理解为他们之间的交情不只是普通朋友吗,是闺蜜?

    她打断曹金梅:“你跟我说说你跟郭毕祥是怎么相处的吧!”

    曹金梅不解,她是来做中间人,当说客的,那怎么提到她跟郭毕祥来了,郭毕祥么,在她眼里,就是个只会做设计的木头。

    木头也好,在她的心里是宝,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

    他呆啊,他傻啊,难保有跟她一样的女生也喜欢上他的呆傻,她还是得时时呆在他的身边才能放心,当她毫无保留地说起这些的时候。

    卢笛反说了一句:“那你对他的信任呢?”

    “因人而异吧。”

    “怎么因人而异。”

    “谢少跟郭毕祥是两个不同的类型,谢少的智商情商双高,他能应付得了身边的桃花,郭毕祥不一样,他应付不了。”

    卢笛淡然:“所以,你对郭师的信任和他对你的信任是你能守在他身边,那就是你们之间的信任,而我跟谢少卿则是,不管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只要选择相信,不管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也只要选择相信就好了。”

    “对。”

    “我谢谢你的坦诚,但是我不相信你。”

    “为什么?”任何事情都是事出有因的,不会无缘无故的变得不信任。她要帮他们找到他们的症结,让他们自己解开症结。

    卢笛欣赏她的坦诚,对她也不隐瞒,她跟她聊到了那次吵架之后发生的事情,谢少卿负气离开,迎春是在那个时候走近他的。

    具体他们说了什么,关系到哪一步了她不知道。

    她记得去林总的老宅时,她无意中就看到过谢少卿的车,她的车牌她记得,当时卜迎春就在他的车上,拿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

    何况不止一次。

    谢少卿喝醉酒的那次,他给她打过电话,还发过微信,一个烂醉如泥的人打电话这个动作她理解得了,发微信和定位说不通了,她去酒吧时他已经醉成那样了。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

    “夫妻之间有什么误会,那一定得说清楚的。”曹金梅此时才发现卢笛的智商是很高,相较而言,她的情商就不敢恭维了。

    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卢总不知道。

    她总算是知道了卢总的心结,知道她的心结那就好办了啊,她离开卢总的办公室之后,悄悄给谢少卿打了电话:“谢少,你打算怎么谢我。”

    “说!”

    曹金梅把卢笛郁结的原因一五一十地说给他听。

    “我跟她真没什么。”

    “我信啊,关键是,你老婆不信。谢少,你得想办法证明你自己才能挽回你在卢总那儿的信誉,是不是?”曹金梅说得很直接,她觉得反正都是聪明人,也用不着拐弯抹脚的,索性直接说。

    “让我想想。”她说的那些他从来没想过,他一直以为卢笛跟其它的女人不一样,她的思维应该也跟其它女人不一样,只没想到,在恋爱这个问题上,所有的女人大同小异,她们所介意的都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足够的安全感。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