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曹金梅的秘密策划

    安全感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它跟信任是连在一起的,有从对方身上得到足够安全感,才能建立信任关系。

    要让她有安全感,这是一个很难的技术活。

    卢笛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她受过情伤,对于爱情,她没有憧憬,她只会牢牢地抓住她的工作机会,用工作当成她的刺来武装自己。

    看似坚强,实际脆弱。

    呼~~

    跟她接触的时间长了,多少还是了解她一些,但若说她对他完全没感情,也不对,假设对他没有感情,他们之间应该有距离感,她不可能会跟曹金梅说些她介意的一些事情,好吧,从她介意的这些事情开始下手。希望可以让她放下芥蒂。

    于是,谢少卿对曹金梅说了一番话。

    “这样,行不行啊?我也没做过这种事情,我很忐忑的,要是搞砸了,这可是你们的终身幸福。”曹金梅忐忑了,她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好好的,干嘛要介入进来当什么红娘,就谢少卿那智商他还能哄不好卢总,她要出头做什么英雄。

    这下好了,打脸了,谢少卿交给了她一个如此艰巨的任务。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谢少卿这句话像座山压了过来。

    “好了,我知道了。”她挂了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小蔡从她身边走过,看她一脸的愁云惨淡,她打趣她,“梅子姐,跟谁说悄悄话呢,不怕被姐夫发现?”

    “去,发现什么呀!不过是跟客户聊了几句。”

    小蔡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她,她被小蔡看得发毛,“哎呀,忙你的吧,别瞎操心好吗?好妹妹。”

    “好吧好吧,我可告诉你,你看看最近的月度报表,曹小姐,你的业绩都垫底了,老说跟客户聊,怎么没聊出个正式签约的客户呢?”

    她这事可比签单重要多了,卢总的幸福,关系到他们将来的幸福。

    “哦,还有个事情,我听说啊,卢总如果这次比赛拿了奖,有机会跟南三省的几个老总竞争大区的总监。”

    曹金梅没听懂:“你什么意思?”

    小蔡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次家装设计比赛我们公司拿了奖,不仅是你老公名利双收,还有卢总也会升职。”

    “她都是V城巧家分公司的老板了,还怎么升职。”

    对这一块,小蔡比她更熟悉,因为她父亲是蔡总,位高权重,她的消息总比其它人来得快,还是因为她的父亲,她对高层以上的权利竞争关系也比其它人理解得深一些。

    她跟在父亲身边时,看过卢笛的人事档案,档案里记载了,她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小职员成了实习监理,实习监理转正变成正式监理,再从正式监理变成资深监理,资深监理然后升职成了工程部的经理,总经理,总经理升职成了V城巧家的负责人,从总经理到V城巧家的负责人是她亲眼看着升上去的。

    在那之前。

    小蔡看到她的档案之后,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她跟她父亲商量:“爸爸,我想去V城上班。”

    蔡总当然是极力反对的,他想把女儿留在身边,工作的事情他早就替她安排好了,就在他负责的区域里找一份轻松的工作让她上班好了。

    有一个好父亲,她的人生不需要过得那么辛苦。

    再然后,找一个跟她登对的男人嫁过去,他也就放心了。

    “爸爸,我想去V城。”

    V城,离他远着呢,他想知道她如此固执的理由:“原因?”

    “我很佩服这个女人,我想留在她的身边。”小蔡把人事档案推到他面前,蔡总深深地挫败感,她佩服她,她是他女儿,她不是应该佩服他吗?

    他手底下管着那么多人,很多人都是看他的脸色吃饭的。

    “爸爸,你那个叫威严,其它人只是因为在你手底下讨生活生活,不得不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而已。”小蔡说得肆无忌惮。

    蔡总生气了:“蔡总,怎么跟爸爸说话的呢,啊?”

    “巧家装饰,工作能力强的也不是只有她一个,我们这边也有很多。”

    “您说的是人事部长,还有那些设计师。”

    蔡总点头:“她们比起那个女人,能力更强。”他们这个行业里,女人极少,极少的女人一般都待在办公室里,机灵的安排做秘书,文员,头脑活的安排在设计部做设计师,漂亮的笑容甜美的安排在公司的前台,应变公司上下发生变动的各种情况。会些运筹帷幄的,安排在人事部,业务部当个管理。

    部长和金牌设计师已是他对女人很高的评价了,并非他歧视女人,他从不歧视女人,他若歧视女人,他就不会把女儿当成公主。

    可惜她的女儿,长着一张公主脸,内心却是个汉子。

    他一直都知道。

    反对,是口头上的表达,内心里他尊重女儿的意思,从小蔡找理由向他辩驳时,他已经在心里投降了,“我知道,你手下的人很优秀,爸爸,你现在可以把我留在身边照顾我,以后呢,您的百年之后呢,能照顾女儿一生一世吗?即便我嫁一个很优秀的男人,若让他照顾我一生一世,那只是一个附属品,也只会叫他打心眼里瞧不起我吧,爸爸,那是您愿意看到的吗?我知道您舍不得我,职场里竞争的残酷女儿都知道。我就觉得她会成为我的榜样,我想待在她身边,长成一棵树。”

    蔡总的心里是纠结的,挣扎来挣扎去,由她去了,最多,以后有机会了去看看她。

    “还有......”小蔡又说了。

    还有?

    他是想不到她还要说什么,他都已经退步让她离家去V城了,还有什么,且听她说,小蔡说道:“爸爸,我知道您的职位比她要高,您能拿您的权利打压她,我这次去是真心实意要锻炼自己的,您不能出面干涉。”

    “我怎么会干涉你,我不是已经准你去V城了吗?”

    “那您到V城巧家的时候,不能向其它人透露我是您的女儿。”

    这?

    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可能她真的长大了,不需要他这个老东西喽,他面露难色:“见了面也要装成不认识?”

    “对。”

    难受了。

    “爸爸,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女儿有空会回来看你们的。”这是她离开家,拉着行李箱出门时对他和她妈妈说的最真挚的一句话。

    前些天,她跟爸爸通电话时,是爸爸告诉她的,初时,她还担心卢总在总部立下的军令状拿不到冠军,总部会不会革她的职,她是因为这件事主动打电话询问她的父亲。

    蔡总接到小蔡的电话时还挺高兴,好些天没听到她的声音了,他是越来越怀念她曾经在家时的喳喳喳了,她离家之后,他跟老婆总觉得家里太空了,两个人说话都能听到回音。

    可是,丫头打电话问的是她的偶像会不会被革职,关于她这个上司卢笛,从小蔡到V城后他一直就关注着,这次的家装大赛也不例外。

    按理说,这种公司内部的决定是不能透露给其它人的,听到女儿焦急的语气,他把内幕透露了一些给她,小蔡听到老爸这么说,可开心了。

    比她自己升职还开心。

    老蔡取笑她:“瞧你那点出息,你打算一辈子在V城做前台?”

    “爸爸,我可不是只是一个前台文员。”她除了是前台文员,还是卢总的助理,兼职业务员,身兼数职的她不是谁都可以取代的。

    蔡总摇头:“傻丫头,那不就是一个打杂的吗?”

    “反正我觉得挺好的。”

    老蔡只不过向她透露了一点点消息,收获的却是女儿的开心,他觉得值了。

    小蔡欲言又止,不敢说得太明白,曹金梅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一双眼睛东转西转的,转来转去终于想到一个主意。

    她撇下小蔡,也没跟郭毕祥商量,拖着正在关注赛事的郭毕祥到卢笛的办公室里找卢笛评理。曹金梅一脸委屈地向她诉苦:“卢总,您可以替我主持公道。”

    “别逗了,我什么时候又惹你了,姑奶奶,马上就出结果了。”他的心此刻也不在曹金梅身上,家装赛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他比任何人都紧张,身为他的女朋友,她是一路看着他走过来的,无缘无故的她找来卢总这里发什么疯呢?

    卢总也说了,家装赛的奖金,设计部的都有份,他是主设计师,他的奖金肯定比其它设计师高,拿了钱能休个假陪金梅几天,这事他早些天都她说过的,说的时候她还高高兴兴的,一转眼,又不高兴了,他都不懂了,女人究竟是什么动物,心思太复杂了。

    卢笛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却不知她要她主持什么公道,曹金梅抹着眼睛抹着泪向他哭诉,说郭毕祥对她不忠,跟其它女孩子眉来眼去的。

    “我什么时候跟谁眉来眼去了。”郭毕祥跳了起来。

    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

    “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说没有。”

    “你看见什么了?”郭毕祥都快被她急疯掉了,他除了上班还是上班,下了班有时间他就陪着她,她说去哪,要做什么他都依着。

    “还说没有,你不记得了,那次在餐厅,咱们两个吃饭,那个女孩子看你的眼神,分明就是喜欢你。”曹金梅一脸的委屈无处安放。

    她的委屈分明是在扎郭毕祥的心哪。

    郭毕祥扭着眉,只怕没将心割给她:“别的女生喜不喜欢我我不知道,我也看不见,但是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我的唯一。”

    卢笛不发一言,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

    曹金梅心中一笑,她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效果,用他们两个之间的小小矛盾展示给“她”这个旁观者,触景生情的她一定会将心比心的想到她跟谢少卿。

    那接下来,就该主角谢少卿登场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