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得逞

    她拉着郭毕祥离开卢笛的办公室时,卢笛仍在沉思中,小蔡敲门进来的:“卢总,有您的快递?”说着,她把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裹交给了她。

    不是公司总部发过来了。

    她把包裹放在一边。

    一直到下班,也没拆包裹,下了班以后,她跟其它同事一起到文洋的餐厅里吃饭,曹金梅撇下郭毕祥拉着小蔡坐在她的对面。

    “卢总,我们两个特别羡慕您跟谢少的爱情,您跟我们说说您跟卢总之间的事情呗!”曹金梅兴致盎然的跟卢笛聊起了谢少卿。

    卢笛摇头:“我跟他的事情,你们不是都知道么?”

    “不知道,不知道。”两个人的头摇成了拨浪鼓,她们也没多少时间挤在他们之间,要说挤得多的,迎春可能还多一些。

    呸呸呸,不提她。

    迎春在医院住了些日子,出了院以后就离开了。

    她离开的时候,眼神看起来很幽怨,曹金梅是个爱憎分明的,她爱的喜欢的她会非常喜欢,一旦她不喜欢了,就怎么着也喜欢不起来。

    别提她还有那心思抢卢总的男人。

    虽然大部分女生对有才有德又有貌的男人没有抵抗力,她其实以前也对谢少存过那么一丁点非分之想,也不否认还有别的女生对他也存着非分之想,但非分之想仅仅是非分之想,哪里会像迎春这样,看着老实巴交,纯洁得不能沾一丁点俗气似的人。

    做出来的事情让人嗤之以鼻。

    她离开的时候,看起来弱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了,她的身边有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她一个有着显赫身家的姑父陈董百忙之中亲自过来帮她搬行李。

    设计部有几个同事想上前挽留她,都被她怨恨的眼神给吓跑了。

    她不愿意看她的冷脸,索性不看她搬家,拖着郭毕祥逛超市去,郭毕祥不想去逛超市,向她苦苦哀求:“我的亲奶奶,亲姐姐,亲姑姑哎,下次去行不行?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离开呢?”

    “关键个屁,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郭毕祥被她逼得魔障了,死尸似的直愣愣看着前方。

    “瞧你这样,能不能有点出息了。以后你就一直靠这次比赛的荣誉吃一辈子?呆子,学无止境,你懂不懂,你的作品是完成了,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从你完成作品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已经是过去式了。”她试图用她的职业观点来劝这根死脑筋。

    她一度认为,他就是平常的生活太平静了,没有一点波澜,所以,出现一点小浪他就承受不住了,那万一再来一点大浪,他就得直接淹死了。

    跟他不一样,她们做业务的,一单业务完成之后,马上要把目光放在下一批人身上,在下一批人当中寻找他们要的准客户。

    费劲辛苦签单,签单成功以后,可能只是高兴那一天,到了第二天,他们又得把自己清零,空杯心态投入下下批人身上,再寻找新的准客户。

    如此,周而复始。

    她能理解郭毕祥,但是不希望他一直挂在那一幅作品上,从此止步不前,这对他没好处。可是他终归不是她,她说了许多道理他都没能听进去。

    “啪!”曹金梅的火气上来了,语气语调变得阴冷,“郭毕祥,你再这个样子,我们就分手,我是你女朋友,不是你妈。”怎么说都不明白,气死她了。

    想到迎春就能想到郭毕祥,想到郭毕祥就不由得生气,她是真气啊,隔着一张桌子坐在她对面的卢笛能够感觉到。

    “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吧。”

    “说说他做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情啊。”启发人这种事情,对于情商极高的曹金梅来说是小菜一碟,她偷偷朝小蔡眨眼睛。

    最让她感动的事情么?

    很多。

    他总是能在她觉得已是无路的情况给她劈出一条路来,卢笛不自觉地露出浅浅的微笑来,“哇!”餐厅中吃饭的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曹金梅这个八卦王率先跑了出去,小蔡也站了起来,她站起来时却是护在卢笛的周围。

    “哇塞,好漂亮的小天使哎!”

    “好多花。”

    “好梦幻,像童话。”

    “那是童话里的王子吧!”

    餐厅里的人议论纷纷,人群里,列开了一条道,这大概是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童话梦境,有一个心仪的王子,由百花护着,像一缕阳光来到她的面前,从此给她的都是温暖和阳光。

    很多年以前,她曾听人说起过这样的童话故事。

    她也曾憧憬过。

    那个百花丛中走出来的帅气男人,是谢少卿,“哇,好帅的男人,我都快要晕了。”“这是要干嘛,是要干嘛?”

    “哎呀,好想打包带走。”

    “美得你,人家是巧家装饰的老总的未婚夫。”

    “未婚夫。”不明真相的是别的公司的职员,她们也是文洋店里固定的顾客群,跟巧家装饰的几个女同事熟了,自然也知道了巧家装饰的职员口中津津乐道的她们老板的未婚夫。

    “未婚夫,那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咱们静观其变嘛,有这么美的戏干嘛不看。”

    他们的目光都在谢少卿身上,谢少卿旁若无人似的直接走到卢笛面前,他,高贵,优雅,耀眼,这个自带光环的男人在卢笛面前膝跪下了。

    “哇!”

    又是一声惊呼。

    “诶。”这几位是看不懂了,不是说是她的未婚夫么,怎么倒像是在向她求婚?她们不解的眼神看向巧家的几个女设计师,希望她们能够解说解说。

    女设计师们没有出马,曹金梅出来了,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可以说,能有现在这样的效果离不开她的周旋设计,憋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终于可以有展示的机会了。

    她激动啊。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曹金梅挤了过来,“我们卢总跟谢少早就订婚了,至于是在哪里怎么订的婚我们这些外人就不清楚了。谢少说了,他欠卢总一个正式的求婚仪式,他要补上这个仪式。”

    那些个外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求婚仪式,什么补上仪式,几个意思?她们虽然都是女人,不过,恰巧都不在正常小女人范围之内,习惯了干净利落,习惯了雷厉风行,突然出来一个这么矫情的解说,把她们的艳羡挤到了沟里。

    一个职场女性突然说了一句:“简单的说,就是秀恩爱喽。”

    曹金梅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什么秀恩爱啊,他们哪里秀恩爱了,真是瞎子,这还不是最让她感到糟心的,更让她糟心的是那个职场女性还说了一句:“秀恩爱,死得快!”

    她恼了:“喂,你胡说什么呢?”

    她说话的时候被文洋听到了,这也让文洋感到不痛快,他虎着脸请那个女人出去,其它人一看形势不太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想挖苦的通通闭了嘴。

    谢少卿当着众人的面对卢笛说了一番话,也是这番话让曹金梅不快的情绪消散了,他说:“我不能阻止其它人的眼神和目光,但是我可以保证让你有安全感。”

    “嫁给我吧,笛儿。”

    卢笛有些不知所措,她这一刻,脑袋里一片茫然,想要想起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她的耳边只听到餐厅里一群人的起哄声。

    “答应他,答应他。”

    “要是我我肯定早就激动得晕过去了。”

    “嫁给他,嫁给他。”整齐划一的声音,卢笛低低地说了一句,周围的声音太吵,谢少卿根本听不见她的说话,他霸气地当她答应了。

    说实话,刚开始他并没想过在这个地方求婚,是曹金梅给他的信息让他做的决定,他也认真想过,卢笛他此刻要的安全感就是他的真情实意。

    怎么去表达他的真情实意呢。

    他可以把她带到一个很浪漫很昂贵的地方向她表白,但是她可能不一定会感动,选在这个餐厅里,还有一层意思,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要的也是普通平淡的爱情。

    餐厅求婚之后。

    曹金梅又火速地策划了他们的婚礼,就婚礼这个事情真的死了她很多脑细胞,先是考虑卢笛,她有身孕了,得尽快结婚,婚期呢?

    她先问了谢少卿,谢少卿的意思是听从她的安排,在这事,他认她是他们的媒人。

    大忙人,他说出的话竟然是听从她的安排,足见他对卢总用情至深,她的理解是,选好的婚期跟他的工作有冲突的地方,他会把工作挪开,提前或者推迟做完。全副精力用在婚礼上。他这边是搞定了,那卢总呢,家装设计比赛接近尾声了,接近尾声就意味着她跟其它老总竞争南三省大区总监也拉开了帷幕。

    一定不能跟寻附上时间撞上。

    又不能太推迟,太推迟肚子太大,穿衣服不好看。

    想了又想,她很大胆的把婚期定在求婚之后的第三天,大局都由她来控,她需要什么,怎么布置,经费,人手,通通都由她说了算。

    谢少卿的父母接到他的电话通知特别激动,“儿媳妇的婚礼,收拾,收拾,赶紧去。”他们激动的是理由是卢笛。

    仿佛卢笛是他们的女儿,他们现在怀着激动的心情要去参加的是女儿的婚礼。两人换了衣服,化了妆,提了许多首饰往卢笛所在的地方奔去。

    此时的卢笛,一直忐忑不安。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也有人说婚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到底是什么。

    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