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突如其来的炫,折了腰

    卢笛坐在化妆台前,看着一双妙手化着她的眉,她的唇。

    她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前两天,他才向她求婚,她答应了,接过了他为她挑选的量身定制的戒指。

    才两天,她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

    他的爸爸妈妈从老宅赶了过来,两老感情特好的手挽着手,“今天谁最美?”谢母撑着眼睛问谢父。

    “当然是你,一直都是你最美。”

    “不对。”

    谢父拍额头:“我错了,儿媳妇最美。”

    谢母朝他竖大拇指,赞他。

    “儿媳妇啊,今天你结婚,咱们也没啥好东西送你,这个箱子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给你挑的,祝愿你新婚快乐,跟那傻小子以后生活和和美美的。”说着,谢父把箱子提到卢笛的跟前来。

    “谢谢!”

    “哎呀,你看,我没说错吧,我就觉得她才是我们的闺女,当年一定是抱错了,瞧她,长得漂亮,有礼貌,有才,多招人疼哪。混小子就从来不跟我们说‘谢谢’。”

    谢父郑重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说得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有这两宝在她身后,她突然心安。镜子里的她以一种优美的姿态呈现出来。

    化妆师突然打开了音乐,听着音乐的卢笛身心放松下来。

    有多久了,自从她到了巧家装饰,她就再也没听过音乐,从前,她是很喜欢听音乐的。音乐能让她心情愉快,然而,每天每天的忙碌,让她忘记了太阳,忘记了行走的白云,忘记了她曾经的许多喜好。

    她每天都在重复做一件事,把工地做好,把监理们带好。

    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如果现在不是坐在这个地方,她应该还在公司里忙碌吧。

    “新娘子,可以睁开眼睛了。”

    闭上眼睛的卢笛睁开眼睛,镜子里的美丽女子是她?她也可以像电视里的明星一样光彩照人。

    谢少卿换好礼服从里间走出来,他看卢笛的眼神放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来。

    “好登对的新娘新郎,能跟你们合个影吗?”化妆师瞬间变成了他们的小迷妹。

    卢笛和谢少卿相视一笑。

    “好!”两人异口同声。

    “新郎新娘好了吗?花车来了。”外面的司仪喊了一声。

    谢少卿伸出胳膊,卢笛轻轻的挽着他。在花童的牵引下,他们出了店。

    他们的婚礼定在月光教堂。

    谢父和谢母相拥着看着走出去的一对新人,谢父感概:“孩子长大了。”

    “他终于有他自己的家了,一直当咱们的电灯泡,实在太委屈他了。”

    “以后他们也会有电灯泡的。”谢母拍着他的手背安慰他。

    谢父想了想,想出了一个主意:“为了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我们要不要把他们的电灯泡抢过来。”

    他们俩兴致特别好的还就怎么抢电灯泡,怎么培养电灯泡制定了很多个计划。

    此番话若是被刚牵手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对新人听到,不知道要做何感想。

    这对新人已经到达月光教堂。

    “爸爸,妈妈!”卢笛在见到父母那一瞬间,泪崩!她无数次幻想过爸爸妈妈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还能像从前一样。

    那一点愿望终于在无数次希望变成失望之后,最后都消失掉。

    “不哭,乖女儿,你长大了。”卢父像对待朋友一样向她握手。

    卢笛露出甜甜的笑。

    这一刻,她很开心,她的同事,她的朋友,文洋,黑子,柴林西,谢少的亲人朋友,嗯,他的亲戚朋友不是应该很多吗?

    光是他医院里的护士们,医生们,这个教堂都会装不下。更别说,还有他公司里的职员,只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昆少。

    卢笛从他身边经过时,她看到了迎春。

    不由她想,她已经来到了谢少卿面前,司仪饱含激情的宣读了仪式,谢少卿为她戴上戒指。

    “以后的每一天都是阳光。”他亲吻着她的手背,所有的朋友站了起来,他们都在鼓掌,为新人祝福。

    婚礼仪式之后,谢少卿设宴招待亲朋好友,他医院里的护士们全都出现了。

    不过,换了服装,都穿上了服务员的衣服。

    “走吧,亲爱的。”

    谢少卿拽着卢笛离开了,卢笛笑了:“我们是婚礼的主角,不太好吧。”

    “你希望你的老公被人灌醉?”

    卢笛托着腮:“当然想。”

    “嗯?”

    “开玩笑。”

    “走吧!”

    “别啊,这样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的,把那些宾客交给爸爸妈妈就好了。”

    “唉…”

    “开玩笑,出去躲一躲,马上回来。”谢少卿淘气挤了个鬼脸。

    他们还没来得及躲开呢,曹金梅一伙人围了上来,曹金梅拦住谢少卿:“新郎官,百年好合。这杯酒一定要喝,这杯是媒人酒。咱们卢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那她这杯酒您得替她,大吉大利,一定得喝。”

    谢少卿对着卢笛扮哭笑不得脸,送祝福送吉利的话怎么能拒绝呢!

    笑眯眯,喝!

    开弓没有回头箭。

    曹金梅这里开了口子,其他的同事和朋友蜂拥而上,先是巧家装饰的娘家人,平时看着呆头呆脑不会言语的同事们,此刻都像是打通了关窍似的,一个个甜言蜜语的上来敬酒。

    “俊男美女,祝你们早生贵女(子)。”

    “老大,这是我们设计部的心意。”跟谢少卿说不上话的同事们把酒杯端给了卢笛,护妻狂魔谢少卿夺过酒杯:“我替她。”

    “好事成双。”

    “对对,好事成双。”

    谢少卿喝了。

    排山倒海的敬酒一下子涌了过来,“谢少,不能厚此薄彼啊。”

    “多年的兄弟,多年的感情,就看这杯酒了。”

    “是兄弟的就体谅一下。”谢少卿实在是撑不住了,他们端来的酒五花八门的。

    其实,酒的挑选跟他的父母有很大的关系,他父母耍宝似的讨论帮他挑酒。

    他父亲说要洋酒,现在的小年轻就喜欢洋酒。其实是他本人喜欢。

    他母亲有不同的意见,他母亲说要白酒,白酒有情调。在这个事情上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分歧,谁也不服气。

    然后,他们找了其他的亲戚朋友来评论。

    不想,他们的亲戚朋友属性跟他们还有几分相似,有的说,要请调酒师,调鸡尾酒,要白兰地,朗姆酒等等。还有的吧,说啤酒过瘾,要啤酒。

    这下,就分成了若干声音,还谁都不让谁。

    最后,为了酒的事情八分天下,还是谢少卿谁也不愿意得罪,这才跑出来五花八门的酒,原来的意思是让这个婚礼喜庆,宾主尽欢。

    现在,宾客是欢了,他欢不起来。

    “呼……”他的新娘子一句玩笑话变成真的,他喝醉了,晕晕呼呼的。

    进了洞房倒头睡下了。

    有人帮他擦脸,好熟悉的感觉啊!他握住了她的手,“是你?”

    “终于想起来了。”卢笛轻笑。

    是那一次。

    “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因为缘分。”他为什么会选择她,起初他也在问自己,他是因为什么理由接近她的,因为她的父亲,因为与她父亲生意上的纠纷。

    他接近她是想找到她的父亲。

    可是,时间长了,他看着她笑,看着她的倔强,看着她成长,看着看着竟然看到了他的心里,从此,在他的心里生了根。

    后来,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好吧,这个我相信了。”她有很多疑问,可能一个晚上她问不完,她也害怕他会突然睡着,就像那次一样。

    “我再问你,我的爸爸妈妈你是怎么找到的?”他们的突然出现,让她的心安定下来。

    但是,她很疑惑,那么长时间没有一点消息,现在突然出现了,傻子也能想到是谢少卿的安排。

    她的父母。

    最初他是希望借监督卢笛找到他们,两个长辈凭空消失了似的,跟她没有半点联系。

    再后来,跟卢笛的深入交往,他不再纠结与曾经的欺骗,他看得出来,她是思念父母的,只是,慢慢的她把她的思念都收了起来。

    找他们也是花了很多时间和人脉的。

    好在,他找到了。

    给她的结婚礼物,这么长时间不见,在婚礼上她没来得及跟他们二老说什么,婚礼之后有个习俗,可以借那个机会跟父母好好说说话,聊聊这些天的思念。

    “真的吗?”

    她最坏的打算是,父母不在了。

    还好,他们还在。

    “老公,谢谢你!”

    他半醉半醒时,他听到的最清醒的一句话,是那句谢谢。

    “我也谢谢你。”

    “谢我什么?”

    “能让我遇到你。”

    谢少卿醒来之后,外面一片艳阳,卢笛躺在他的身边,她卸妆以后,看起来还是很美。

    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侧脸。

    卢笛睁开眼睛,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谢少卿温柔道:“老婆,早安!”

    “老公,早安!”

    “再叫一次。”

    卢笛爬起来:“臭美!”

    “你再睡一会儿,我给你做早餐。”

    以前也给她做早餐,但是现在不一样,他想起了他的父母,以前,他很不理解,他的父亲每次为他母亲做什么的时候总像是在云端一般。现在,他似乎能理解父亲的心情了。

    他现在的心情跟父亲的心情是一样的,他把做好的早餐端到卢笛面前:“夫人,早餐来了。”

    “谢谢亲爱的。”

    卢笛吃过早餐后跟他商量:“我想明天回公司。”

    “不行,我们这还是新婚蜜月呢,怎么能回公司,我不同意。”

    “公司需要我。”

    “我也需要你。”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