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诡辩

    “性质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面对这张俊脸她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据说怀孕以后,人的智商会被拉低,会不会她的智商已经被拉低了,否则怎么会说不出话来。不行,才刚结婚,不能被他压制,混扯也要扯个理由出来,她涨了脸:“谁规定了,结了婚就得在家腻着,腻的时间长了,容易审美疲劳,你不知道吗?”

    谢少卿却是笑了:“那得是多不自信啊,才说出这种话来。关于‘审美疲劳’这个词那都是说这种话的人精神上想出轨找的借口。”

    “不认同,别瞎扯。”

    “没瞎扯,我只想让你多陪陪我,不管哪个企业,婚假应该有的吧。”他并不否认她的说法,每天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时间一长,容易审美疲劳,不管男女都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即使没有事业,也得有份工作,有自己的朋友圈社交圈,这样,才不至于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另一半身上。一旦对方有任何不如己意的地方就产生怀疑,有怀疑就会有矛盾,有了矛盾便有争吵,争吵累积到一定程度最终只会分道扬镳。

    “你想怎么陪?”她想的是,她有身孕,并不能陪着他到处奔波。

    他揽着她的肩,体贴道:“不需要去外面,在家里待着就好。”

    “待多久?”

    “三天。”

    那还不如让她去公司,待在家里也是待,待在公司也是待,为什么不能让她待在公司里,下了班也一样可以陪着他说话。

    “你躺着,别动。”谢少卿让她躺在沙发上,他蹲下身替她整理衣摆,卢笛感觉到他在给自己揉腿,这力道,还挺舒服。

    卢笛一放松,她的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她撑着懒腰起来,谢少卿已经把午餐准备好了,有牛肉,还有蔬菜,水果沙拉,荤素搭配,营养美味。看着桌上的菜,她突然有了胃口,洗了手坐在餐桌前,叉起牛肉往嘴里送。

    “味道很不错,跟文老板的手艺有得拼了。”

    “多吃点。”他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你这厨艺跟谁学的?”她一直都觉得谢少卿身上隐藏的属性太多,一点一点的了解,一点一点翻,翻个几十年也未必能完全读懂。

    “爸爸爱下厨。”是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经常看到他的父亲在厨房里忙碌,以前他不小,并不懂厨房里有什么好忙的,可是爸爸看起来很开心,他管着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办公的时候,指挥着一群人的时候,多酷啊。

    但是,只有他待在家里的厨房里忙碌时,他的眼睛才是温柔的。当他把精心做好的食物拿给他的老婆,亲眼看着老婆把食物吃光之后,他才是最开心的。

    小的时候他不理解。

    现在,看着卢笛把他做的午餐都吃光以后,他又理解了。

    卢笛把果汁喝完了以后,才想起什么似的拍着头说道:“差点给忘记了,爸爸妈妈送了我一份礼物,还没来得及看看呢。”

    她让谢少卿把箱子搬过来。

    “好沉啊,什么啊,不会送了你几块铁吧,这么沉。”

    “有吗?”

    “打开看看啊。”卢笛催他,她很好奇,公公婆婆送了一份什么礼物给她。

    谢少卿拧着箱子,拧半天也没能拧开,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有密码。”

    不是吧,送礼物还设置密码。

    谢少卿调了几个数字,打不开,卢笛提醒他:“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爸爸妈妈?”

    问?

    还是算了。

    他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那时候自己才七岁啊,他父母说给他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他当时挺开心的,可是,当他父母把他带到礼物下面时,他可傻眼了。

    那叫送的礼物?

    吊在一根电线杆上。

    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吗?已经七岁的他是知道的,电线杆上挂东西那是非常危险的举动,他当时心里那点小激动通通凉掉了。

    他很冷静地对父母说:“礼物不要了。”

    谁知,他父母却拍着手大笑起来:“这小子还挺聪明的。”

    当然啦,不聪明早就被他们玩死了。

    父母这才对他说,礼物在他房间里,电线杆上挂的那个呢,其实并不是他们挂的,他们觉得那上面挂东西很危险,想借谢少卿的智商把东西取下来,不要危害了别的路人。谁曾想,他小小年纪已是滑得很,对礼物竟然没有任何冲动。

    后来,父母打了电力公司的电话,让电力公司派人过来把那物件给弄下来了。

    至于给谢少卿的礼物,那更考验他的智商,他几乎费了半个晚上的力气才把那该死的箱子给打开,因为精力都花在怎么破解密码上面了,箱子里的东西倒是叫他没有多少兴致。

    七岁以后,每当父母说要送他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反而神情高度紧张,潜台词:他们可能又想了什么新招来捉弄他。

    他化解了他们的招,他们高兴,他化解不了他们的招,他们更高兴,两个加起来年纪不小的人在他面前说什么:姜还是老的辣。

    这个箱子设了密码,他费了很大劲也没能打开,他看了看卢笛,想道:难道跟她有关系,那试试她的密码,谢少卿试了三个,打开了。

    箱子里装着的是两套纯金首饰,在他打开的那一瞬间,金光的光芒炫得卢笛下意识地眯眼睛,她适应以后才认真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她拿起一件在身上比了比:“爸妈还真是大手笔。”

    “你喜欢就好。”

    “回去一趟,谢谢他们吧。”谢谢他们把她当成亲人。

    谢少卿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你就一心一意地陪着我,然后明天我们回公婆家里,后天去岳父岳母家里。”

    这确实是非常好的安排,她何其有幸,能有这么一个双商及高的丈夫。他为了她做了很多事情,那她也应该做些事情来回馈他才好。

    做什么好呢?

    收拾餐桌,洗碗,打扫房间,这些事情除了打扫房间是后来在巧家的公司宿舍里学的,其它的她还真的不会,不会没有关系,她可以学。

    她笨拙地收碗碟,慢动作的洗碗,小心地收拾房间。

    谢少卿出去给岳父岳母准备礼物的时候,她已经把房间都收拾好了,谢少卿提着礼品回来以后,看到焕然一新的屋子,很是惊讶。

    “哟,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卢笛娇嗔地向他一笑,故意道:“对啊对啊,你的房间在隔壁。”

    “哦!”他还真的故意就往外边走,走了两步又回来:“我不上当,老婆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不管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只要有你在的地方,那就是我的房间。”

    “怎么都说不过你。”

    “你一直都这样吗?”这也是她好奇的地方,谢少卿能言善辩,又极能讨人欢心,想必她的父母也是被他的口才给辩回来的吧。

    爸爸妈妈,那么长时间没见了,只在她的婚礼上像昙花似的突然一现,婚宴上就没再看到他们,她想问问他的,碍于婚礼上那么多的宾客,忍住了。

    现在,要问吗?

    还是再等等,等到后天他陪她去见爸爸妈妈的时候再问他,她的眉眼里闪烁不定,忽明忽亮,最多的还是解不开的疑惑。

    “老婆,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他表现得很坦诚,他希望她也一样坦诚,他能够想到她在为什么事情感到疑惑。

    他的岳父岳母。

    “我爸爸妈妈,你在哪里找到他们的?”

    “托人找的。”

    “你曾经有没有对我的父母感到好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问过她,她爸妈的情况,结婚之前也没有,他就没有担心过他的结婚对象是什么来历。不问来历,无外乎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对方傻,第二种,是已经知道对方家庭情况。

    如果说谢少卿傻,那全天下也找不到聪明人了。

    那应该是第二种,他知道她的家庭情况,那又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知道以后他是怎么想的,又为什么会不问她,直接把她的父母接到了婚礼现场?

    她承认那是惊喜。

    但是也不否认,她心里的疑团都快撑成一个棉花糖了。

    她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实际情况是她的父母曾经跟他有生意往来,在一次毁约造成谢少卿的公司面临巨额损失以后,她的父母宣布破产,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这件事情,她不知情,谢少卿也没打算把真相告诉她,他淡淡一笑:“你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开开心心的,就足够。”

    在爱情和婚姻里,有的时候并不需要一五一十明明白白的来算账,有可能算着算着就失去了,将来有一天他会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但不是现在。

    “出去走走吧,老婆,外面的空气那么好,我们一家三口好好享受一下现在的美好时光。”他向她伸手。

    好吧,她也暂时把所有的疑惑都抛开,跟他一起享受美好生活。

    “谢少卿,你想生几个孩子?”

    “这个嘛,老婆说了算。”

    “那你自己呢,就没想法?”他们家人丁好单薄呢,可是,他的父母看起来不太在意这些,他也不在意这些。

    有钱人家不是都希望子子孙孙的延续家业吗?

    “老婆,你看,下午的天空多漂亮。”谢少卿指着空中漂着的白云,他不说的时候,她没注意到,现在看起来,确实挺漂亮的。

    这一刻,是安静美好的......

    这个美好延续了三天,与其说是她在陪着谢少卿,不如说是谢少卿照顾了她三天,她过了三天最轻松愉快的婚姻生活,并且幸福一直在延续。

    第二天,从不睡懒觉的她睡起了懒觉,他等着她醒来,待她醒来之后他带着她到了公婆家。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