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互探底细(一)

    “我也希望不可能。”卢笛摊手。

    说话间,他们已经都回到客厅,谢母跟姐姐亲热地聊天:“哎,这些天都去哪儿了,也不来看看我,把我的外甥也都带过来嘛。”

    “好,下次带他们过来。”

    “我老公最近新学了一道菜,待会让他做给你们吃。”谢母这炫夫狂魔又开始炫耀起她的老公来,尤其在她姐姐面前,显得特别骄傲。

    她的姐姐外形跟她一个模子刻出来,性格也跟她相似,一听到妹妹炫耀自己的老公,她也炫耀起老公来:“你姐夫啊,他的手艺也越来越好了,朋友们都说啊,他的那厨艺都大师有得一拼。改明儿,也带外甥到我家里尝尝他的手艺。”

    “儿子儿媳刚结婚,儿子送了一样东西,你过来看看。”谢母炫完老公又炫儿子,不由分说的拉着姐姐去看谢少卿给她拿回来的东西。

    她姐姐也不甘示弱:“哦,原来是这个啊,也不值什么嘛,上次我儿子出了一趟差啊,给我带了限量版LV包,爱马仕,全钻卡地亚,百达菲丽,说起来这东西是不值什么,关键啊,有这心意。”

    “说到心意啊。”谢母顿了顿,“我那屋子后头就有你说的这些东西一大堆,那东西吧,适合年轻人,可是他硬往我这里塞,怎么说都不听,真是头疼。”

    姐姐的脸色变了些,还好,这个时候,谢少卿已经把父亲做好的食物端出来了,他摆好碗碟之后请客人们就座,他则坐在卢笛身边。

    “你这媳妇儿什么来历啊?”谢母的姐姐嘴里塞着东西,嘴没闲着,眼睛没闲着,一直就往卢笛身上瞅,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叔叔也开口了,“对啊对啊,也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一个公司里的小职员,你们也别太挑,谢少卿喜欢就成,我们谢少卿只挑人,不挑家境。”谢母不按常理出牌,通常情况下,一个生意之家,礼貌寒暄,客气往来,你来我往,这是很正常的,那个叔叔也不过是借着谢母姐姐的口跟风而已。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是她的话让人无法接。

    卢笛也不想坐以待毙,最好的反击就是主动出击,她端着装有开水的杯子主动向谢父谢母的朋友们敬酒。“叔叔,您好,我是笛儿,谢家的新媳妇。”

    “你好你好,客气又懂礼貌,福气啊。”几个叔叔客气又生硬地回礼,绝口没提其它的,他们不提,卢笛会问啊。

    “叔叔,在哪高就呢?”她是逐一问的这几个人,几人当中有三个人说话的时候眼珠有转动,卢笛确定他们没有说谎,但只说了其中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隐瞒的,也许隐瞒的那一部分正是小蔡说的其中一个身份,他们也是某个城市的执行老总。

    南三省大区总监这个职位的诱惑很大,说明白一点,当V城的业务量达到了峰值时,它的业务范围就得扩张,扩张的方式是进军它周围的城市。把他们的装修部队渗透到周围的城市,她带领着她的团队,就希望他们能够走上更宽更广的道路,而不是仅限于V城。

    “侄女不才,工作上不懂的地方希望能向叔叔多讨教些。”

    “哎呀呀,谢总啊,您这儿媳妇呀,嘴啊可真甜,我那儿正缺她这种人才,您看能不能割爱让她去我的公司上班,我一定不会亏待侄女的。”

    这个转移话题,大腹便便,两眼冒着精光的肥胖男人叫熊总,卢笛记得小蔡提过,此人在云冲这个城市,他的战绩很厉害,在他未进云冲之前,云冲的市场占有率只有0.5%,也就是说进驻云冲的装修公司若是有二十家,那巧家在云冲的占有率还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熊总也是从监理干起,三个月以后,他成了总监的助理,一个月以后,又掉了下去,成了一个业务员,业务员做了大概一个月,他又成了工程部的副总经理,跟V城的情况有些不同,V城巧家并不设副经理这个职位。副经理之后直接越过了总经理,成了云冲的老总,第一负责人。

    他的职位升降得很混乱。

    卢笛在心里把他定为头号竞敌,他在任云冲的老总以后,市场占有率从原来的0.5%以吞食的速度吞掉了其它竞争公司的业务,硬生生的把市场占有率变成了25%。而这一切仅仅只用了三个月,对公司总部来说,这是一个奇才,公司总部要的是分公司的盈利,不会追究分公司用的是什么手段。就如之前的彭总,为了公司营利,使出各种手段让监理们免费为公司干活,他的目的也是营利。而且在上一个城市他确实做到了。当他做不到的时候,他就成了公司总部的弃子。

    谢少卿出来说话了:“叔叔,您抬爱了,笛儿没您想得那么好,要说比她优秀的人才V城多的是,叔叔要是缺人,侄儿可以向叔叔推荐。”

    卢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平时没个正形,但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他一开口,谢父也开口了:“来,吃菜吃菜,尝尝这个,这个对肠胃好。”

    “哥们,咱好久没在一块好好喝上一杯了。”谢父兴致高,拉着几个兄弟要喝酒,难得他们几个能过来看看他,不尽兴怎行?

    这边,卢笛跟另一个叔叔在说话,这一位身材显得干瘦,道骨仙风的范,但是光从他的外貌认为此人淡泊名利那就错了,恰恰相反,此人的功利心在这些人当中是最重的,他是邓总,大版田的老总,她听小蔡说起过他的情况,邓总从进巧家的第一天开始就跟其它人说过,他要成为这里最高的领导,为了达到目标六亲不认。此番他也在竞争的人选当中,想必也是势在必得。

    中间这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中年人,他有些不苟言笑。

    他说唐总,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慢条斯理,总是不温不火的做派,小蔡说此人有些神秘,当卢笛跟他聊过天之后,应证了她的话,确实很神秘。

    似乎什么也不愿意透露。

    是愿意透露的是谢母的姐姐,但她并不是哪个区域过来的老总,她是代她老公的表弟过来的,一过来就对她出狠手。

    几个意思。

    妹妹是亲妹妹,外甥是亲外甥,外甥媳妇就是外人了?

    有些人排外的情绪就是这么莫明其妙。

    但从她跟孪生姐姐也不太友好的相处里不难看出,她的敌意也就说得通了,她不喜欢她的孪生妹妹,眼神骗不了人,她看婆婆的眼神很不屑,不喜欢她的孪生妹妹,当然就不会喜欢孪生妹妹的孩子,整治孪生妹妹的儿媳妇情理之中。

    其它的老总,不太爱多话,唯一多话的是这个熊总,他看起来很慈祥:“侄女啊,听说你已有身孕了,这谢哥家里不愁吃不愁穿的,谢少又是能力很强的孩子,养你们母子那肯定是不在话下的。你不用那么辛苦,怀孕了还要每天上班,万一伤着肚子里的孩子,那多不划算。”

    卢笛点头:“谢谢叔叔关心,不过,这个怀胎十月,十个月的时间有点长啊,长时间待在家里,闲得久了,肯定得胡思乱想,待在公司里上班,时间相对过得快一些,这个反而对胎儿有好处。”

    “我是替你着想啊,这谢少啊,他也不懂事,不懂得劝劝你。”

    卢笛淡然一笑:“老公他很支持我,叔叔们各个都是旷世奇才,我还想着,工作上有什么过不去的难题,能够向叔叔们请教一二,希望叔叔不吝赐教才好。”

    “不敢当,不敢当,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脑子活络,老咯!”

    “哪里,老当益壮嘛!”卢笛继续奉承,她眼角的余光瞥到,唐总的嘴角扯了一下,他的目光刚才是在看熊总,没错!

    那他跟熊总的关系?

    一般情况下,各个区域的老总都是各捧各的碗,各吃各的饭,除了公司总部召开会议时有些交流,其它的时间并没有交集,也就意味着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存在团体作战的说法。

    唐总刚才的眼神,如果她没看错,他跟熊总应该有些故事,但愿她能从这中间发现什么,她心下打起了小算盘。

    谢少卿已经把碗碟撤走,搬上了果盘。

    “哎哟,谢总,你再这么着,我可待你这不走了。瞧瞧,把我养得,这一餐又多了很多肥肉。可不敢回家了。”

    “那就在我这儿住下吧,我这房子虽然简陋了些。”谢父当即就要留下熊总。

    卢笛在旁边看着,其实从她的角度去看,熊总跟谢父除了客气,眼睛里没有别的多余的能代表情感的东西,这个东西很正常,曾经的情感那都是曾经,人在各自的环境里是会不断变化的,时间长了,记忆里的那些情感就会消逝掉。所以很多人,常常会说,重拾过去的美好,重拾是拾不起来的,站在一个新的高度,重新追回,也有难度。

    所以,她看着看着,就有些别扭。

    “哎~~~”谢母的孪生姐姐没抓稳杯子,果汁撒在卢笛的衣服上。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