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互探底细(二)

    “哎哟,阿姨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哈!”

    卢笛淡然一笑:“没关系的,阿姨!”

    谢少卿带着卢笛去换衣服,谢母的姐姐“啧啧”赞叹:“这新过门的媳妇就是不一样,被当成宝一样宠着。”

    “以后也一样被当成宝宠着。”谢母喜滋滋地。

    “这就奇怪了,你不心疼自己的儿子?”一天到晚的忙碌,还得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的老婆,那多少得显得他这老婆能力不足啊。

    “儿子是用来虐的,儿媳妇是用来疼的。”谢母语出惊人,“这老谢家一向的传统。”

    她的姐姐低头感叹:“那妹妹还真是嫁了个好老公。”

    “我也觉得。”

    “不说这个了,那个熊总,你们也难得聚在一块,这次好不容易都凑过来,得好好玩几天才是,这V城的风土人情啊可一点也不比你们云冲差。”谢母的姐姐在这一群人当中也就跟熊总熟,一来她嫁的地方距离云冲很近,二来,表弟经常提起熊总,听得多了,她也就熟悉了。她听表弟说,这一次卢笛在家装赛很替公司争脸,总部有打算让卢笛任南部的大区总监。

    这可是个香饽饽,自从上一任的大区老总升职以后,他就一直空缺着,很多区域的老总老早就盯着这个职位了。

    乍闻被一个新上任的姑娘给截胡,这些巧家的老人心里不是味啊,他们联名上书,要求给其它区域的为公司鞠躬尽瘁,劳心劳力的老总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总部恐因这件事情失了人心,权衡左右,这才给了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而这次几人不请自来挤到谢父的府上,其实也都是想过来探探她的底,就目前来说,她是这些人当中最大的竞敌,被总部公开提名的人。

    但其实,这几位老总,也是各怀心思。

    机会是有了,得想着法儿把自己捧到最高处闪耀的位置才是,要想做到最好,当然得是知己知彼才行。恰好,这几人都是谢父旧时的朋友,或是曾经的生意往来,或是曾经好得像是一个人,也有曾有恩于他的恩人。

    岁月流逝了,环境变了。

    还想找着从前的情怀是不能喽,朋友来了,热情招待那是必须的。

    谢父忙打圆场:“对,对,V城的风土人情确实值得去,这个我来安排,你们只管吃好喝好在家里休息好就行,当在自己家里一样。”

    熊总看了一眼大版田的邓总,他的神色隐藏得很好,几乎就看不出什么情绪来,那个不苟言笑的唐总,一张扑克脸。

    不足为患。

    “稍微休息一会,我带你们上市中心转一转。”

    “费心了。”熊总很客气。

    邓总还笑了笑,唐总脸上的神色一直是那样。

    谢父收拾好了以后,邀请他们一块去游玩,熊总开口了:“不如,把侄媳妇也一块带上吧。”

    “这个我做不了主,他们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决定,再说,我们这一群老头凑在一块,他们两个小年轻夹在中间也说不上话,我看,还是不要了。”谢父果断拒绝了,这儿媳妇有身孕,好不容易有个婚假能够休息两日,他也不忍心让她奔波劳累。

    她要累着了,最终辛苦的还是谢少卿。

    熊总只好作罢,几个人各怀心思的离开了谢父的老宅子,谢母原是不愿意出门的,奈何姐姐一直催,还说些话激她,她激她,她也是不愿意心门的,她嫌在外边一聒噪,不如在家来得安心。姐姐不干了,她不愿意出门,她要闹她也没法休息。

    就这么着被闹着去当了个陪衬,一群男人的聊天她一句话也插不上,还有她这可恶的姐姐,拉着她出门,只顾自己乐,还把自己的老公也挟持走,剩她一个形单影只,孤单寂寞冷。

    无趣透顶。

    再说在家待着谢少卿和卢笛。

    谢少卿一刻不离待在老婆身边,她睡着的时候,他便坐在旁边,把电脑挪到窗台前,忙着他的事情,等她醒来以后,他停止了工作,陪着她下楼。

    “好安静啊!”

    “都出去了。”谢少卿摸着她的头。

    “出去了也好,跟他们说话时间长了,心累。”她以往跟谁打交道也不曾这般弯弯绕绕,每说一句话之前就得在脑子里想上千遍,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对,让人下了套去。在父亲的公司里上班的时候,她也曾留意过父亲与合作商的往来。

    很多商业术语是从那个时候听来的。

    光是听听,还觉得那些话有哪里不对劲,轮到自己亲自己上阵了,才知道,所有的话都是言不由衷,每个人都在打太极。

    “少卿,我问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既然她有那种感触,他面对的应该更多,说得多了吧,真假话连自己都分不清楚。

    记得,她爸爸的一个朋友,很要好的一个朋友便是如此。

    “现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他揉着她的肩膀。

    她不解。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处工作不艰难,没有任何一处人事不复杂,适应了就好。”他说得很云淡风轻,这一刻他是睿智的,如果一个男人的好看,帅气只帅在表面,那可以说因为青春,当过了青春季,还以面容自傲,那便是肤浅。

    只有宽大的胸怀,睿智的头脑才能提升男人的魅力值。

    那是帅到骨子里的。

    他想的跟她想的是一样的。

    有一瞬间,她疲累过,但她没想过要放弃,女人,只有战胜那些让自己害怕的东西才能成长,成长了才能匹配像他这样完美的男人。

    “少卿,能遇上你真是我的福气。”

    “哎哟,越来越知性了嘛!”

    “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那叫声师父。”

    “想得美,我叫你师父,你孩子叫你叫什么呀?”

    “当然是叫爸爸。”谢少卿笑得特别贼。

    卢笛又想起房子过户那个事情,这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她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现在又突然想起来,她问他:“房子过户的事情,你跟爸妈说了吗?”

    “说了。”

    “什么时候说的?”她一点儿也不知情,那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当着她的面说清楚吗?特么像是他拿了一件小玩意给谁似的,只跟父母交待了一声。

    他们就那么相信她?

    不怕她将来反悔,不跟他了,卷着他家的房子跑路?

    “我在厨房帮爸爸做饭的时候,跟他说了。”父亲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他进去帮忙,帮忙的时候,爸爸一个劲的嘱咐他要好好照顾她,其实父亲不说,他也知道怎么做。倒是父亲,像是变了个人,以往他帮个忙他都能一通怒吼,很怕他做得不好,让他母亲不开心。

    这么一看,卢笛还真是他命里的福星。

    他在心里又把卢笛谢了一遍。

    刚开始一直在说卢笛,后来,让他端菜上桌的时候,他才告诉他爹,房子他过户给他的媳妇了。

    “那爸爸什么反应?”

    他说:“应该的。”

    卢笛愣怔,这么草率。

    还应该的。

    那婆婆呢,她不会也这么草率吧?

    “我妈去倒开水的时候,我顺口说了。”要不是屋子里客人多,他也不必做贼似的挑机会,他觉得这是他们家的家事,不想让外人知道。万一听的人传了出去,有不怀好意的人对卢笛生了歹心,那就后悔莫及了。他妈喜欢喝茶,她老公不忙的时候,通常都是她老公帮忙泡的,老公忙碌的时候她自己泡。泡茶的那会儿,他才把这个事跟他母亲说了。

    “哎哟,你们小两口的事情当然你们做主啦!”

    卢笛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这个性是怎么把家业挣下来的?

    她越想越觉得不安,又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少卿,如果肚子里是个女孩,还要不要继续生?”

    “我喜欢女孩。”

    “嗯!”这倒叫她无话可说了。

    谢少卿看了看表,时间过得太快,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看样子,爸爸妈妈陪着他们的朋友不会回来了,不回来也好,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还得陪着老婆去看岳父岳母。

    “别想多了,我很喜欢女孩,不管是女是男,只要是咱们的孩子就好。”

    “真的只要一个就够了。”

    谢少卿苦笑,他的精力不够啊,如若只让她一个人照顾孩子,那太不负责任了,孩子多了,她照顾起来也很累,何况他还要照顾好她。

    有一个,也就够了。

    “老婆,岳父岳母,他们喜欢什么?”

    喜欢什么?

    这个她得好好想想,印象中,她的父亲爱好很广,她见得比较多的是茶叶,她的父亲喜欢喝茶,母亲么,喜欢逛街。

    她有两个专门放置衣服的房间,那房间里全是名贵上档次的衣服。

    他们离开那么长时间了,现在连家都没有了,她心里有点酸酸的,她一抹眼睛,笑道:“爸爸妈妈喜欢我。”

    “这可不行,我怎么可能再放你回去。”好不容易才娶回来的老婆,何况,不管多依赖父母,父母终有老去的那一天,他们能够看到一个爱他们女儿的男人延续他们对女儿的爱,也会感到欣慰吧。

    卢笛喃喃道:“回不去了。”

    “说什么?”她的声音压得太低了,他没听清楚。

    “我说我们出去走走,难得回来,多呼吸一下外面清新的空气。”她突然笑了,还主动挽着他的胳膊,谢少卿温柔一笑。

    她刚才说的分明不是这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