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重回别墅

    “我带你到附近走走。”

    趁谢少卿替他拿水的时候,她悄悄打了个电话给爸妈,她特意半握着嘴压低声音跟父母通电话,做贼似的很小声的:“爸,妈,你们在哪?”

    那边还没开口呢,谢少卿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她飞快地说了一句:“挂了啊!”

    她的小动作谢少卿分明知道。

    “走吧,亲爱的。”他亲昵地搂着她,“去温泉山庄。”

    她跟随谢少卿来到温泉山庄,温泉山庄的景色挺美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他们一行走一行聊,来山庄休闲娱乐不少,三个一伙,五个一群。

    卢笛兴致来了,对谢少卿说道:“我们退休的时候可以住在这里来,这个地方可真好。”

    “好!”

    “唉,有小鱼。”卢笛指着河塘里的鱼,围在河塘边的人还不少,有拿着钓竿垂钓的,也有在旁边围观的,卢笛像个小孩子似的跑了过去。

    谢少卿微笑着看着她。

    “哇,好多鱼啊。”

    “知道这些鱼都是干嘛的吗?”

    卢笛不顾形象的一抹嘴:“用来吃。”

    这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换成别的女孩子可能会善心大发的说,哎呀,这么小的鱼,怎么忍心吃呢,还是放生吧。

    不过,这些小鱼还真的不适合吃。

    能够吃的是温泉池边两百米处的烧烤摊,那里有正宗的温泉烤鱼,他们刚吃过晚餐,按理是不应该再吃东西的,老婆是孕妇,多吃些无妨。

    他拉着卢笛去吃烤鱼了。

    还别说,这里的烤鱼味道跟外边的还真是不一样,鱼是现成打捞的,靠近温泉的一处小河里,这条河的水质非常好,常有人直接在河里饮水,这些鱼都产自这条河里,就是人们常说的野生的鱼,比家养的鱼鲜美许多。

    许多在温泉池里泡着的年轻人是闻着香过来的。

    他们的头上还湿漉漉的,有的还滴着水珠,吃着鱼配着酒,神仙也羡慕的生活。谢少卿吃了几口停下了,看着卢笛一块接一块的往嘴里送,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着实可爱,谢少卿呆住了。

    一转眼,一盘子烤鱼吃了个精光。

    “哇,好撑啊。”

    谢少卿把水递给她。

    “下次还要过来,太香了。”

    “下次?”谢少卿托着腮,故意陷入沉思状。

    “怎么啦,你不带我过来,我自己过来。”她自己有脚,想来还不容易。

    谢少卿摇头:“我得为你们母女俩的健康着想。”

    “是你带我来的。”卢笛把它推到谢少卿头上,他让她品尝了美味,却又告诉她以后不可以吃这个东西,还非得孩子出生之后,太残忍了!

    谢少卿垂下头:“对不起,我错了。”他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卢笛心软了,天色也不早了,他们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回父母家。

    但是,爸爸妈妈他们住在哪儿?

    回去的时候再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吧,回到家以后,卢笛先洗了澡,紧接着谢少卿去洗澡,他洗澡的时候,卢笛又打爸妈的电话。

    嗯,没人接电。

    怎么回事?

    她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这个时候应该还没休息吧,她很想问问谢少卿,怎么问?

    她歪在床上胡思乱想,怀孕的原因,她困得很厉害,没等谢少卿出来,她又睡着了。

    醒来之后,天已大亮。

    “哎!”她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

    谢少卿早就起来了,帮她准备好早餐,看着她吃下了,卢笛憋着一股气问他:“我爸爸妈妈在哪,你知道?”

    “岳父岳母不是在家吗?”

    “我们家,对,我们家破产以后就没有房子了。”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有些不稳定,那些过往,她是刻意封存了,当封存的记忆被打开以后,压抑的情绪涌了上来,谢少卿轻轻拍着她的背:“老婆,别多想,我们现在出发,去见岳父岳母,礼物我都备好了。”

    “谢谢你!”

    谢少卿摸着她的头:“傻瓜,说什么傻话呢!”

    他让卢笛上车,他自己则搬东搬西,搬得满头大汗,进入婚姻殿堂的很多人说,结婚让人很累,好似突然之间多出了一对父母需要自己照顾,又突然多出了孩子需要自己照顾,仿佛一夜之间,结婚的两个人成了两个家庭的主心骨。

    看着他忙前忙后的奔波,卢笛深有感触。

    上车之后他开车出门。

    一路上,卢笛的心里忐忑不安,谢少卿应该知道父母住在什么地方,会住在哪里呢,出租屋,还是酒店里,出租屋的可能性应该大些。

    这段时间他们过得好不好?

    他们住的地方若是太差,她会给他们换一个新的住所,她现在有能力了,能够照顾好他们,看着窗外的路灯,树木不停的倒退。

    建筑越来越熟悉。

    卢笛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她曾经住过的别墅么?

    她转头看着谢少卿,谢少卿怎么会往这个方向过来?

    “少卿,我的家被查封了。”那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虽然说出来仍然会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她也想过,要靠自己的努力把别墅拿回来,毕竟,这个地方有她太多的回忆了。

    她正在努力的工作,不久以后,她会将别墅拿回来的。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

    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她跟沈星俊在门口彷徨无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她下了车,仰头看着自己曾经的家。

    门上的封条不见了,应该是被谁拍下了吧。

    大门打开了。

    父母站在她的面前:“笛儿,欢迎回来。”

    “爸,妈!”她咬着唇。

    父母走到她面前来,她扭头看了一眼谢少卿,他的眼里洋溢的全是微笑,卢笛秒懂,这一定是他做的,他拍下别墅,把父母找回来,把别墅送给了他们。

    “你们,当初逃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把我带上?”这个问题她是想了无数遍的,想得最多的是有可能她是他们捡回来的弃婴,所以,他们没把她带走。

    卢父和卢母相视看了一眼彼此,最后还是卢母开的口:“不是我们不愿意带你走,我们那一趟真的是走投无路的,你说在异乡,怎么能照顾好你。”

    “那你们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到后来也没联系我?”

    卢母叹息:“我也想过联系你,想过很多次,每一次都被你爸爸给拦下了。”她很想打电话给她,也担心她过得不好,若过得不好,还可以把她接到他们身边来照顾。

    卢父不允许:“这次我们输得很惨,很狼狈,也不全是坏处,让女儿独立自主,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每次母亲一提起,他便拿这句话来堵她,到最后她也不提了。

    卢父一直铆足了劲,辛勤工作,努力赚钱,无奈他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再怎么努力力量终究有限,他看辛勤工作赚钱的速度太慢,又琢磨起了做生意,他所在的那个地方,产甘蔗,到处都是甘蔗,但是甘蔗的销路不太好,他琢磨起了开糖厂。

    本钱都是他在工厂上班时辛苦攒下的,还找工厂里的同事借了一些。

    他一直做生意,生意的套路他懂,销售他懂,糖厂建好以后,生产出来的白糖,他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让他工厂里生产的白糖迅速有了市场。

    做了一段时间。

    其它人看着他这生意还做得可以,在他的周围,开了一家又一家,他这小小糖厂的利润变得越来越小,他喜欢上网,上网的他发现,很多爱美的,喜欢保养的女人喜欢喝红糖,古方红糖,他又琢磨起了做手工红糖,为了做这个,他还特意找了很多老师傅,这样一来,他的生意又火了。

    火了一段时间,跟风的人又来了。

    他的利润一下降,他又琢磨着改良,如果当初他跟卢笛的母亲一直待在工厂里默默无闻的干,谢少卿要找他们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就他这爱折腾的性格,谢少卿的客户的客户的客户的朋友聊到了他这个人,这么一层一层的传到谢少卿的耳朵里,谢少卿这才找到他们夫妻。

    谢少卿找到他们时,卢父把卢母护在身后:“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别伤害我老婆。”

    然而,谢少卿一开口让卢笛的父母呆住了:“岳父大人,我跟卢笛要结婚了。”他当时就要跟谢少卿拼命,“王八蛋,我只是欠你的钱,你别做得太绝了。”

    幸而谢少卿身边有保镖护着,否则,连结婚典礼都没法子参加了,他向两位长辈解释又解释,足足解释了一个下午,口水都说干了,卢笛的父母还是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你们想,我要是怎么着她了,她能在巧家装饰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做到现在负责人的位置,只要向她的同事打听打听,不就一清二楚了。”

    他这样说了以后,卢笛的父母比他们想象得还着急地赶到婚礼现场,他们没做别的,尽拉着人拐着弯的问卢笛在公司里的事情了。

    在得到许多的肯定回答之后,二老才终于放心。

    如若不是,就算卢笛结了婚,他们还是要把她带回来的,至于这个别墅,是谢少卿拍下的,他把别墅还给了岳父岳母。

    岳父大人不领情:“欠你的我们会还给你。”

    谢少卿又笑了,还给他,他当然接受,接受了自然还是给卢笛,卢笛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不够似的到处转,她一个人转还不够,还拉着谢少卿到处转,很自豪地向他介绍她曾经在屋子里的各个角落里做的可笑幼稚的事情。

    卢父、卢母看在眼里,卢母小声地对卢父说道:“姑娘的心让这小子给偷走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