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口枯井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曹金梅一眼,一个同事推他:“哎,你可别打她的主意,这娘们辣得很。”

    “我喜欢辣。”

    同事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他可没有棒打鸳鸯,好的感情是经得起考验的,经不起考验的情侣早点分了好,经得起考验的还得感谢他增进他们的感情。

    他亲眼看着这个新来的关系户下了班以后跟在曹金梅身后走了,她的正牌男友榆木疙瘩似的毫无反应,他心里有些过不去,悄悄地挪到郭毕祥的身边。

    郭毕祥单手键盘敲得“啪啪”响,同事看看他的手指,又看看他的眼睛,他的一双眼睛只管盯着屏幕,自动把他这个人给屏蔽了。

    他要是个女人,就他这副对女友不上心的态度,他早就炒他鱿鱼了。

    同事只能打断他了,再晚些时间,指不定他女朋友会不会被人挖走呢,他站在旁边敲他的桌子,郭毕祥头也不抬的说:“放桌上。”

    什么放桌上?

    同事脑仁疼嘛,这位仁兄工作到脱离现实世界,他摸着头叫苦连天,一只手伸出来想要揍他,又怕自己推得不巧,把他脑袋里的豆腐和水给推出来了。

    对付他,还只能用那招了。

    “曹金梅来了。”他在他旁边轻轻吹了一句话。

    郭毕祥明明还敲着键盘画着图的,听到“曹金梅”三个字他跳了起来,他紧张地四下张望,嘴里还嚷嚷着:“梅子,来了就过来坐吧。”

    同事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十分同情地看着他。

    果然,就跟传闻一样。

    他在他的世界里可以自动屏蔽外界所有的干扰,唯独曹金梅这三个字例外,不知他是太害怕这个人还是太爱她,同事看他刚才的反应,本能的联系到了“太害怕”这三个字上,还这么年轻,还没结婚,还有那么多的美好生活没有好好享受,就已经怕老婆怕成这样,人生还有意义吗?

    他深深的怀疑。

    郭毕祥看了一圈,还跑外边看过了,没看到曹金梅,他抹了抹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自语道:“是不是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

    同事环着手冷冷地看着他,这个被公司追捧的“金牌设计师”,拿过大奖的设计师,不知道那些崇拜他的人看到他是这样的会作何感想。

    他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来,哪天,他不做这一行了,转到别的行业上班,还能向他的粉丝发布一些他的趣闻,比如“怕老婆”,做这个可能比现在这工作更赚钱也说不定。自从他一举成名之后,为公司带来了很多可观的利益,订单像雪片似的飞过来,除了本市的,还有周边的城市,那都是慕名而来的,冲的是郭毕祥这块金字招牌。

    业绩这么可观,又有这棵活的招财树,他干嘛去想转行的事情啊,那显得他多傻啊。不对,还是因为郭毕祥他才变傻的,他是听说过的,“傻”是可以传染的。

    他拍着郭毕祥的肩膀,语气特别凝重地说道:“郭师啊,我发现新来的那个关系户啊,他跟着你女朋友跑出去了,别是在打你女朋友的主意吧!”

    “就她那彪悍的性格,谁能打她的主意啊。”郭毕祥不以为意的脱口而出,对曹金梅,他一万个放心,刚认识她这个人时都会觉得她很不错,相处久了她的臭脾气,怪毛病才会一样一样的显露出来,郭毕祥觉得除了他,没有别的人可以容忍她的坏毛病,因此,他很自信。

    他都这样讲了,同事还能说什么呢,他连多余的话都没有,环着手离开了。话说被他嘴里念叨着很放心的曹金梅,她一个人走到了距离巧家装饰门店并不远的城乡综合部,这个地方是卢笛他们原来住的老宿舍,老宿舍的老板娘又招了一些租客住进来,原来被损毁的地方已经修好了,幸得这屋主也是位搞装修的,他的手艺很好,把房子重新装修之后,看不出原来损毁的样子。

    作为第四代员工的曹金梅对这些并不知情,同样不知情的还有跟在她身后的人,她来这里的目的是找一口古井,把她憋不住的那些话对着那口古井说。

    那口古井的位置,是小蔡约着她出来散步,两人无意间发现的,就在一棵果树的后边,位置不难找,现在的天气,草木正茂盛,她走到那口井旁边,往前走了几步,又往后退了几步,其实他就在距离曹金梅很近的地方,曹金梅对着那口古井大声地说道:“我们的老板太坑了,居然让我做这种事情。”

    跟踪的人一听有料,他下意识地凑近了耳朵,不料脚下一虚,他似乎踩了什么不应该踩的东西,他在慢慢地往下沉,同时,他还闻到一股很难闻的气味。

    曹金梅没注意到他这边,只管对着那口井说得欢,可说的话跟“秘密”扯不上关系:“郭毕祥那个混蛋太让人生气了,自从比赛之后,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眼里只有他的设计设计,除了设计还是设计,他以后是跟设计过一辈子还是跟我过一辈子啊,跟我过一辈子那至少得花点时间陪陪我啊,哎,我当初是傻还是瞎啊,看上他,无趣又无聊。”

    “唔!”终于不再往下沉了,可是那臭气熏得他都快吐了。

    曹金梅对着古井又是一通猛说,这次说的跟她的老板有点关系了,她特别紧张地说:“我发现老板一个秘密。”

    他侧耳细听。

    “老板家里原来挺有钱的,我还一直以为她跟我们一样,都是灰姑娘,是我弄错了,人家是白雪公主,我们连灰姑娘也不是,我们只是给灰姑娘提鞋的。”她的情绪由刚才的紧张变得消沉起来,一下子低了几个调,让偷听的人心情更不好了。

    吃了这么大的亏,还不能听到有价值的东西。

    谁他妈跟她说的把秘密对着古井说的,幼稚的东西,他心里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他这里开了会子小差,回过神来,曹金梅已经不在了。

    呃,什么时候走的。

    救命......

    救命啊,他什么也顾不上,大声叫喊起来,眼下,这庄稼地里哪里还能见到半个影子,多半已经回家了,农村里的农户们工作很有时间规律,到了点就回家,不回家的就要遭蚊子荼毒了,他站在粪坑里,吸引了无数蚊子的注意,这些蚊子张口就朝他露出来的头脑上咬,他挥着手赶蚊子,赶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蚊子的群攻,也有不怕死的蚊子明知他在赶,还上赶着扑上来。

    “救命啊!”他鬼哭狼嚎地叫嚷着。

    计谋得逞的小蔡和曹金梅约好了,在茶吧里喝茶,两个人聊到那个人的狼狈样子,两人还学他的样张牙舞爪的扑腾。

    学完之后又统一的捏着鼻子皱眉:“太恶心了。”

    “来,干杯。”

    “为我们的奸计。”

    曹金梅挠着头说道:“也幸亏是我们两个,别人还真没这些心思,也腾不出手来治他。”

    小蔡补充道:“不只腾不出手,设计部的能力都在设计上,人事部的娇滴滴,工程部的都是粗线条,事实证明卢总的选择是对的。”

    “那接下来?”

    小蔡朝她眨眼,她们两个的默契是越来越好了,只要小蔡一个眼神,曹金梅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而曹金梅做的事又总有小蔡这个低调的后援支持。

    她说话只对她说了一半:“明天中午......”

    “好。”

    饮茶的她们又碰了一杯,老板娘看得莫明其妙,这两姑娘是不是为了戒酒才来的茶吧,拿着茶杯当酒杯来碰,也不怕把她的茶杯给碰坏了。

    她们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一直坐在角落里戴着白帽子的女孩也站了起来,她的脸面露出一半来正在外面射进来的那束光下边。

    老板娘细细一看,这女孩的皮肤还挺不错的。

    她,是卜迎春。

    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她从外边回来了,不巧,正好碰上小蔡和曹金梅,不能说碰巧吧,V城也就这么大,她要出现在她们周围,巧合地听到她们说话很容易。

    她此番来的目的仍是谢少卿,她要拆散谢少卿和卢笛,在没有机会之前,她不介意去原来的公司看看,那群同事,还好吗?有没有想念她这个故人?

    “小蔡,我的后背凉嗖嗖的,你看看,后边有什么?”

    小蔡退后几步,看着她的背,她环着的手腾出一只来拍在她背上:“哪里凉了,你是心里作用吧,要不要,我打电话给郭师,让他过来接你。”

    曹金梅摆手:“不要找他。”

    “怎么,两人闹别扭了。”

    曹金梅看着别处:“能闹别扭就好咯,他就是一棵榆木疙瘩,吵架都不会。”

    “我看挺好的,郭师是个实在人,这种人适合结婚。”

    她知道,总的来说,现在是优点暂时大于缺点,以后会不会还是这样,也说不准,边走边看吧,她问小蔡:“那你跟你们家的电脑天才呢?”

    他,可有什么好说的,还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等他长大,他还是个前途无可限量的年轻帅小伙,有才有貌,又会花言巧语,那时候围在他身边的小姑娘那该有多少啊,到那时,他肯定早就不记得她这个大姐姐了吧。

    说不定,那个时候,她已经嫁人了。

    还生了个可爱的娃娃,她想得有点多,也有点伤感,她的情绪全被曹金梅看在眼里,曹金梅不是什么导师,她连她自己的那点感情生活还分辨不清,更别提小蔡这差了好几岁的姐弟恋了。

    “睢,男人中的楷模过来了。”已经快到公司了,她放慢了脚步,眼睛看向正下车的英俊小哥,小蔡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那个走起路来自带气场的帅气的谢家公子谢少卿。

    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啊!

    梅子的目光,她挥手在她眼前:“咳,梅子,别忘了你的老公,克制!”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