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幕后高人(一)

    她看过小蔡,她的情况跟曹金梅的情况有些类似,但又不完全相似,曹金梅是喝了水以后出现不适,小蔡当时想喝水,她等着黑子给她买回来,在等黑子的过程脚下一滑,摔伤了腿。

    现如今,还在医院打着石膏。

    她自己也不清楚,当时是怎么一回事。

    曹金梅却很清楚,水是她的男友拿给她的,她当时还很高兴,木头疙瘩终于开窍了,知道帮她拧水瓶盖子了,然而并不是。

    并不是,也就罢了,木头还把那瓶水给倒了,他若不倒不扔,还能检测一下水瓶上是否留有作案人留下的指纹,现在连瓶子也找不着了。

    看着曹金梅面如猪肝,想说说不出,想骂开不了口的样子,卢笛心里满是歉意,她以为这个职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万万没想到,比她想象中要残忍许多。

    她把郭毕祥叫了出来,环着双手的她问他:“那水是在哪里买的。”

    “超市。”

    “哪家超市?”

    郭毕祥说了超市的名称,卢笛记下了,“后来,那瓶水一直在你手上吗,你有没有拧过瓶盖。”郭毕祥死劲地想细节,那瓶水,他从超市里出来以后,他没跟谁接触过,等等,他上厕所的时候,包是放在外边的,难道是那个时候。

    卢笛点头,必定是趁他上厕所的时候,对那瓶水对了手脚。

    那也就说明,背后的人一直跟着他们俩。

    “好好照顾她,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什么特殊时间,暂时不要回公司。”

    郭毕祥担心工作的事情,他现在是设计部的头儿,他不在,那么庞大的工作量可如何是好,他是榆木脑袋,关键时刻他还是可以理得清楚的。

    设计部这块如果失利,对公司造成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大不了就是失去一些客户,失去金钱,郭师,记住,人远比钱重要,失去了客户,我们还能再找回来,失去了金钱,我们还可以再赚回来,失去了人,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我明白了,我会照顾好他的。”

    曹金梅这边是安顿好了,但是小蔡那边,她的父亲是蔡总,小蔡出了事故以后,坚决不要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

    “卢总,求您了,这件事不能让父亲知道,这不过是一点小挫折,不要紧的,告诉了他们,他们一定会要我离开这里的,我不想离开。”

    “但是......”

    “那这样,我请个护工照顾你。”

    “不用了,我来照顾她。”黑子面色凝重,他提出主动照顾她,他虽然年纪尚小,行事却比长他几岁的年轻人更为老练。

    这些日子跟着柴工东奔西走,磨砺了,也成长了。

    小蔡不肯:“你疯了你,你待在我这儿,那你公司怎么办?我这又不是什么大毛病,没什么要紧的,过些天就能好了。”

    “还有,我请求回巧家装饰,我要找到暗害小蔡的人,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此刻他的眼神是凶狠的,小蔡被医生抬上担架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扎了无数个孔,进了医院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其实,那个时候他的手机一直在响,不断地有人打电话给他,柴林西打过来的,他的团队里技术员打过来的,客户打过来的,一个也没接。

    听到医生说,休养一段时间便没有大碍了,他才放下心来。

    可是,咽不下那口气。

    一想到小蔡回到公司还有可能继续被人伤害,他整宿都睡不着觉,必定要揪出伤害她的人来,他才能放心。

    “别意气用事了,好不好?你回巧家,你公司怎么办,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有起色,这个时候怎么能离开?”她坚决不同意他这么做。

    卢笛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如果黑子能回公司帮忙,那无疑是最好的,可是,小蔡说的也是对的,他们的公司正处于发展时期,他又是公司的顶梁柱,顶梁柱不在,对公司的影响是很大的。她同意了小蔡的说法,劝他道:“小蔡这里,你不用担心,我会找人照顾她的,你赶紧回公司吧。”

    “你们觉得,我回去了能安心工作吗?女朋友现在这个样子,我能安心吗?”黑子的面色很平静,心绪却很混乱。

    卢笛平静:“敌暗我明,我们现在不能自乱阵脚。出手如此狠,接下来对方可能还会有别的举动,我们需要做一个周密的计划。”

    “好!”小蔡和黑子异口同声。

    “这个计划由我跟其它同事一起执行,小蔡你安心养伤,黑子你能照顾她几天就多照顾她几天。”

    卢笛从医院出来之后,回到家里,谢少卿已经回来了,他正在厨房里做晚餐,卢笛一声不吭地回到房间里,她拟发了好几封邮件,以群发的形式发送到同事们的邮箱里。

    邮箱里并没有写关于这次事件的详细内容,人在高处,害怕的东西比在低处时要多得多,她担心写得太直接,会引起同事们的恐慌,到时候局面混乱,正中敌人的下怀。V城巧家可能会面临瓦解。

    发完邮件以后,她从房间里出来。

    出来的时候一头撞上正杵在门口的谢少卿,她摸着头:“哟,你怎么站门口了。”

    “等你吃饭。”

    “没事,你可以一个人先吃。”其实,她也没什么胃口,谢少卿那么辛苦还亲自下厨,她也不能拂了他的心意,明明吃不下很多,她也会尽可能的多吃些。

    “这怎么可以,老公等老婆,那是天经地义。”谢少卿扶着她到餐桌旁来,他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跟她商量,“要不要请个保姆来家里照顾你。”

    “不用了。”

    “那请丈母娘过来,好不好?”岳父大人也说过,让她母亲照顾她一段时间,她心里有了憋屈不想对其它人,母亲却是可以说的。

    卢笛不语。

    “那就这样,改天我亲自接她过来。”

    家里*静了,只有她跟谢少卿两个人,把妈妈接过来也好,她夹着牛肉往嘴里送,牛肉炒得松嫩可口,似乎还裹了些新鲜番茄汁。

    味道很爽口。

    她多夹了几块。

    谢少卿却是一块都没动,她看着他:“这个挺好吃的,你不知。”也不可能他的胃刁,她记得他也挺喜欢吃新鲜牛肉,只这个菜还必须得去菜市场买回来。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菜谢少卿是怎么买回来的?

    “你每天都去菜市场吗?”

    “你在家吃饭的时候我会去。”他答得很实诚。

    卢笛心里感动得不行,他完全可以找人替他买回来,亲自去菜市场给她挑回来,对于一个忙碌的人来说,那得花多少时间啊,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意味着上百万的交易,成千上万的进账。但是他,愿意为她这么做,那份心意,实在难得。

    反观她,又为谢少卿做过些什么?

    他忙他累,她知道。

    她很抱歉地对谢少卿说:“对不起,我都没有为你做过什么。”

    谢少卿刮她的鼻子,“谁说你没做过什么,你每天下了班回来,陪着我吃晚饭,让我不再孤单一个人,这是最长情的告白,每次都把我做的饭都吃得光光的,让我很有成就感,这是对我的赞许。你怀孕了,没有放弃工作,这是对孩子最好的胎教,她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在娘胎里就已经努力拼搏了。说起来,是我感激你对这个家的付出,是我要好好谢谢你才对。”

    呃,这种情况还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也只有他谢少卿了。

    如果是其它人,应该指责她,懒得太不像话了,每天下班回来,饭来张口,吃完饭啥事也不管,来个葛优躺,就这样也算了,家里又不愁吃穿,不愁钱花,还天天挺着小肚子出去上班,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这让别人怎么说他,怎么说他父母。她但凡有点良心,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养胎,孩子出生以后,安安心心的做全职主妇,主要负责在家带孩子,工作的事情有他一个人也就够了,还有啊,女人啊,一定要学会做饭,哪能让忙得没日没夜的老公照顾自己呢?

    脸呢,脸在哪?

    不怪她这样想,她成长的环境里,遇到的大多数是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她父母也如此,父亲负责在外打拼,母亲在他身边照顾他。

    父亲的朋友们也如此。

    但凡例外的,也就只有他谢少卿,还有他的父母。

    她对谢少卿的父亲母亲是有些好奇的,有疑问时她也没敢问出口,现在是一家人,直言不讳地问呗:“婆婆她以前上班吗?”

    他妈。

    谢少卿深吸了一口气,印象中她上班。

    “那你是喜欢职业女性,还是喜欢家庭主妇。”她问出口后自己都觉得自己的问题幼稚又可笑,什么职业女性,家庭主妇,打自己的脸。

    谢少卿摸着她的手放在自己手上:“关键是那个人,人对了,不管她做什么,我都能接受。”他站起来,拉着卢笛起身:“出去走走吧!”

    “去上次吃烤鱼的地方。”

    “不行。”谢少卿沉了脸。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