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幕后高人(二)

    “没劲。”卢笛环着手别过头。

    她还耍起小性子来了,谢少卿也环着手,饶有兴趣的瞧着她。

    “这样好不好,等胎儿落地,你要天天吃,我天天陪着你。”这还不够吗?

    “说来说去还是孩子第一位喽。”她跟肚子里的孩子争风吃醋了。

    “当然是你排第一位,孩子呆在你的*,她是不需要吃饭的,百无禁忌。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孩子的母体,孕期会变得很脆弱,含调料的食物吃太多,会产生一系列的后遗症,比如痤疮,比如痘痘,比如肠胃不适……”

    “别说了,被你说得没胃口了。”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分别有七个同事给她发来信息,说收到了。她稍微有点安心了,假使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退一步是为了保全实力。

    谢少卿凑了过来,在靠她很近的地方,吐着气缠绕在她的脖子上:“老婆,你在做什么?”她下意识地藏起了手机,“没,没做什么。”

    心里却怨道:他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这跟想象的不太一样,想象中结了婚,他应该有诸多应酬,很忙很忙,他们夫妻可能一个月只有几天的相处时间才对。

    谢少卿看起来比没结婚的时候还要闲啊。

    她想到了那三大巨头,张董,杨董,徐董,他们不是还给他惹了一个*烦吗?她向他打听起了三大巨头的情况。

    谢少卿终于严肃起来了:“你说那件事?”

    她拍着他的头:“你不会忘了吧?公司里的那个设计师还自称怀了你的孩子,还说要嫁给你,你不肯,她的那几个德高望重的商界的巨头跳了出来替她打抱不平,试图在生意上给你制造难堪让你妥协接纳迎春。”

    谢少卿原是不愿意在她面前提这个事情的,卜迎春是她的人,曾经她还那么信任她,他也信任她。不是这个事情,他们还是朋友。

    在老婆面前,他也不愿意隐瞒:“这件事情,我担心了很长时间,那些天几乎是绞尽脑汁,全副心神的在应对问题,股票暴跌,公司里人心惶惶,这就是大公司的悲哀,不出问题风平浪静,一点小问题也能掀起巨浪。”

    卢笛轻轻拍着他的背:“你想过放弃?”

    “想过。”这句话,他在其它人面前不会这样说,但她是卢笛,是除了父母以外他最信任的人了,在她面前,他不想藏什么,就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她。

    “那后来,为什么没有放弃。”

    谢少卿托着腮,脸色凝重:“这件事情,说起来你可能不太相信,当时,资金出现断层,供货商这边又拒绝供货,还有公司内部也出了问题,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同时发生......”他不说出来,卢笛并不知道,原来当时的处境已经那么难了,他却不肯跟她说,她当时还信心满满地向他出谋划策,现在想想真可笑,她说的主意他应该用不上吧,为了让她觉得她是对的,还欣然接受了她的建设,说多亏了她,她也以为是她的计谋救了他的产业,谁知不是,他后来不肯告诉她。

    是怕她担心吗?

    既认她,就该同舟共济才是。

    更怕的可能是她胡乱指手划脚才是。

    “我以为要完蛋了。祖辈的基业就要毁在我手里了。没想到会遇到贵人。”很多事情他都想到了,三大巨头对公司的影响,迎春的来势汹汹,公司内部的问题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迎春在搅局,原来他其中的两家公司里有卜家人,卜迎春与她的卜家人里应外合,出卖了公司机密,导致合作案失败。

    三大巨头煽动他们的朋友劫了他的货源。

    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素未蒙面的朋友给他带来了转机。

    “这个时候给你出主意,不怕有诈?”

    这个问题他也想过,在对待这位朋友他当然很谨慎。

    不过,那位未蒙面的只给他发邮件的朋友当时只给了他一条信息,他说:“你只要跟卜迎春道个歉,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他当时的反应是,这个人会不会是卜迎春的朋友。

    生意场上,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强,他于是就问对方:“怎么向对方道歉?”对方说了,“你把她约出来,当面跟她说清楚。这还用得着教啊,你这‘情场浪子’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他只跟卢笛说了第一句,后面这些他可不敢向卢笛说。

    光是前面那句,已经惹得她很不高兴了。

    她叹息着说道:“有人啊,就是喜欢沾花惹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又胡说,我什么时候沾花惹草了,自从跟了你以后,花花草草都在别人的世界里,跟我没有关系。”谢少卿说得义正言辞。

    卢笛笑意吟吟地拍着他的俊脸:“嗯,改了是吧,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敢说你自己没给她机会,你要是没给她机会,她能找上你。”

    “天地良心,我把她介绍给了昆少。”

    他提到昆少,两个人的眼睛一亮,那个帮他出主意的人会不会是昆少?“赶紧打他电话问问。”卢笛催他。

    谢少卿一个电话打到昆少那边,他仅仅在谢少卿结婚的时候露了一会子脸,那会子是强颜欢笑的替他兄弟高兴,出了婚礼,他脸上一片愁云。

    好在,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他,复工了。

    还接了不少合约,经纪人忙得满嘴是泡,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可以睡的那几个小时,基本上都在赶公告。

    谢少卿打过去的电话不是他本人接的,而是他的经纪人接的,经纪人的态度挺傲慢的:“谁啊?”

    “我找昆少。”

    “找他的人多了,预约,排队!”

    说完之后,挂了电话。

    谢少卿笑道:“他在我面前耍起大牌来了,找机会要好好修理他。”卢笛摸着额头,她在想,那个幕后指点的人有可能是昆少,而且极有可能。

    他们两个处过男女朋友,卜迎春还怀过昆少的孩子,孩子的父亲除了是他,她再想不到别人。这里面又有说不通的地方。

    孩子是昆少的,昆少跟她出了什么事情,到后来闹得不欢而散,对这些事情,平常她是不会多想的,男男女女的感情最是没有道理可讲了,不管多大年纪,一旦陷进爱情里,都是傻子。没陷进去的当然不会傻,嗯,她的脑海里又闪过一道灵光,她刚才想到了什么,陷入爱情里的都是傻子,只有没陷进去的才不傻,那反过来说,昆少没有陷入爱情里。

    要说道歉的话也应该是昆少,怎么能是谢少卿呢,这么一想,昆少更可疑了。

    她问谢少卿:“如果你的那位大恩人,其实他是罪魁祸首,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的,那你会怎么做?”

    他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如果是这样,我会感激他当时做的举动,感激完以后再给他一拳。”他安慰她,“事情都过去了,别想太多。”

    他的话刚说完,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昆少打过来的,他按了接听键,昆少富有磁性的嗓音传过来:“喂。”

    谢少卿故意不说话。

    昆少整个身体靠在椅背上,双腿搭在梳妆台的桌子上,全没有明星该有的样子,十足一个小痞子,没错,他的下一个角色正是演一个小痞子。

    即使他这样做,现在也不会有人说他。

    “哎,你小子欠抽吧,不说话我可挂了。”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价是多少,一分钟出场费多少钱?还给我摆架子。”

    谢少卿笑了:“大明星,那要不要先把出场费付了,再跟您说话。”

    “滚犊子!”

    “哟,前途无限,又多学会了一句方言。”

    “什么方言,这是眼下的流行语,懂不懂的你。找我什么事,赶紧说。”

    谢少卿收敛了神色,正色道:“你身边有人吗?”

    “人啊,那可多着呢,灯光师啊,化妆,摄影,台本,导演,小工,经纪人,到处都是人。”是的,这样一个狭小的地方,挤得一个个汗流浃背的。

    “那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人可以打扰你的地方吗?我有些话想单独问你。”

    “现在?哥们你逗我呢,我现在在拍戏呢,哪有时间去找什么安静的地方啊。所有人都在忙,我不可能跟他们说我现在要回答哥们的几个问题,让他们都等着我吧,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记者盯着,拍出来上了头条那可是要命的,他们只要随便写个‘XX耍大牌,让所有的工作人员等着’,那我昆少的职业生涯可就OVER了。”

    “不愿意,那在这儿问好了,当着你所有同事们的面问,你跟卜迎春是怎么回事,那孩子是你的吗?”

    昆少急忙握住手机的听筒,他左右看了看,工作人员离得挺远的,应该没听到他刚才的那句话吧,猛地听他那么一说,他的后背整块都湿掉了,一身的汗!

    丫的,真是什么都敢外掏啊。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他收了腿,跳了起来。

    他握着听筒小声地对谢少卿说道:“你等着,我去我的房车里,那里安静,不会有人打扰。”很怕他突然又来一句爆炸性的问话,他关了手机,往房车里走,工作人员向他打招呼:“昆少。”

    经纪人追了上来:“昆少,要去哪,这场戏过了,下场戏就该您上场了。”

    “知道,我换件衣服,衣服湿透了。”

    “我帮您拿吧。”跑腿的事向来是他的事,怎么能让昆少亲自动手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