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幕后高人(三)

    昆少快走几步,甩开了经纪人。

    经纪人看着他的背影,还真是,刚才只在化妆间里搭着腿那么一坐,他能坐得满身是汗,那说明这化妆间里的空气也实在是太不流通了,他是昆少的经纪人啊,经纪人的工作,那当然得替他打理得面面俱到,于是,他安排工作人员把摄影棚里的风扇抬了进来。

    经纪人这里热火朝天的忙着。

    昆少缩在房车里给谢少卿打电话:“我现在的工作时间排得很紧,你说快点。”

    又装大爷。

    谢少卿重复问了一句:“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不是。”

    其实他也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他的,可能是,但是卜迎春告诉他孩子不是他的,他当时挺气愤,她背着他跟别的男人交往?

    他当时气得质问她:“卜迎春,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不爱你。”

    “好,我明白了。”那一刻,他的心很痛,他不是死揪着不放的人,既不爱,那他离开。他离开她到了蜂哥那,醉生梦死了一段时间,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才回到人间。这些事情,只有蜂哥知道,谢少卿当时大婚,他不想影响兄弟的心情。

    所有的烦,一个人担着。

    他现在问他这些做什么?

    紧接着,谢少卿用很简短地话告诉他关于卜迎春和她的那几个姑父所做的事情,以及那个暗中助他的贵人发的匿名信息。

    “所以,你以为是我?”

    “我想确认一下。”

    “不是我。”是他他会认,不是他,他不认。谢少卿跟他多年感情,这点他了解。

    谢少卿挂了电话,对卢笛说:“不是他。”

    “那孩子也不是他的?”

    “那已经不重要了吧!”

    不,很重要。

    她刚刚收到黑子发过来的一条信息,她发的邮件被劫了。小蔡不愿意黑子卷进这个事情来,她也不愿意,敦轻敦重,她心里有数。

    黑子执意要帮忙。

    他在帮她,也是为了帮小蔡讨回公道。他以暗线的身份在暗地里听从卢笛的指令替她办事,他本人,听小蔡的话回他的公司,下了班才可以去看她。

    他发信息告诉她,劫走信息的人是迎春。

    如果是别人,她还能理解,职场上的竞争罢了,说明白些职业竞争,但是,对方是迎春,很有可能暗害小蔡和曹金梅的人是她,那她必须弄清楚,她跟谢少卿,跟昆少,或者这中间还有其它别的什么人之间的关系。

    她与昆少曾是情侣,貌似这对情侣的感情不深。

    那个孩子,为什么谢少卿的贵人说的是向她道歉,所有的问题也就都解决了,这是什么逻辑,难道,那孩子真是谢少卿的?

    这世上以假乱真,借机上位的人不少。

    有的人,可以以假乱真到让当事人妥协,从不喜欢变成喜欢,从讨厌变成依赖,卢笛陷入沉思,她想得很认真,谢少卿拉着她的手走出去好远,她还停在自己的思绪里。

    “老婆,你看看,这个好不好?”

    他说了好几遍,卢笛也没有回过神来。

    “老婆?”

    “老婆?”

    谢少卿叹息:“怎么了?”

    卢笛猛地回过神来,她现在是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东西的,她推着额头说道:“我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想早点回去休息,你看行吗?”

    “哪不舒服,我看看。”

    她的智商掉了,忘了他是一个医生啊。

    还是一个很专业的医生。

    她身体上有什么毛病,他只要多看几眼也就知道了。

    谢少卿要替她看诊,就在这么公共的场合,卢笛难为情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还是不要了,回去吧,走得有点累了。”

    “好吧。”

    可是回到屋子里,更不好了。

    脑子里乱烘烘的。

    满脑子都是,迎春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是不是骗了她什么,是他的吗?她几乎都要被自己逼疯了,谢少卿拿了药箱过来替她看诊,他的手搭在她的手上,不知怎么回事,她又有些安心。

    “脉象很平稳,没什么问题啊。”他把她的手抓在手里问她,“老婆,你在想什么?刚才,你就一直是这副表情。”

    “我没有,就是有一些不舒服罢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身体不舒服可以休息,心里不舒服去休息了只会更不舒服,你不愿意说出来,那我来问,你来说吧,好不好?”他把她扳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你还在为你曾经的那个同事感到烦恼,对不对?你认为那个孩子是我的?”

    她竟这么容易被他看穿。

    呃,她咬着手指甲,那要不要直接告诉他。

    会不会生气,如果说是,他一定会说她不信任他,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不信任,那如果说不是,他肯定还会绕个圈子再把她带回来,最后还得说她口是心非。

    怎么说都不对啊。

    头疼!

    她选择不说话。

    不说不错,说多错多。

    她不开口,谢少卿却继续开口了:“我跟你说了,那孩子不是我的,我跟她接触的时间其实我也忘记了,只记得有一次我们两个闹不愉快,然后跟她聊了几句,还喝了一些酒......”关键是他喝酒那次喝断片了,醒来的时候在宾馆里。

    迎春当时就站在外边。

    门是开着的。

    难道,那孩子真是他的?

    他从来没细细想过,现在想起来,好好的,人家一个清白的大姑娘怎么会缠上了他,莫非正是上一次,他没再继续说下去,突然间停下了。

    卢笛却开口了:“喝了酒以后呢?”其实,这也是她疑心的地方,那一次,她收到他的信息,他说喝醉了,还发定位给她,她当时没多想,事后,越想越觉得奇怪。

    “我不记得了。”这是实话。

    “那只有她知道喽!要不要把她约出来。”她在暗处,这样下去,总是不妥当,要战出来光明正大的战一场。

    谢少卿摇头:“都已经过去了。”孩子没了,她也已经离开了,从此各不相干,他记得当时他约她出来向她道歉的时候,她的面色很平静。

    一如既往地温婉,是所有男人心中的贤妻。

    她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厢情愿,你知道的,像你这样优秀又优雅体贴的男人,是很多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丈夫,我只是没有一个可以竞争的机会而已。”

    “不是的,你很好,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

    “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像以前那样。”

    他当时拒绝了:“我不想让我老婆伤心,以后还是不要往来了。”把一个对自己有爱慕之心的女人当成朋友,那是在暗示她还有机会,在情感上他是过来人,更何况,当时那么一个清秀的姑娘现在她身上的数据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些数据在告诉他,继续做朋友,她可能不计后果的要求待在他身边,最终会成为他与卢笛之间的小三。

    他拒绝。

    迎春惨惨地一笑:“何必那么残忍?”

    “不是残忍,这是对你付责任。我的心不够大,只够装下一个人,当你找到你的真爱之后,你会明白的。”

    他们当时用这种方式告别的。

    说好了不相往来,现在又去找她,不是打脸么?生意上的事情,他是不介意打脸,感情上的事情,他不喜欢拖泥带水,爱了,在一起,不爱了,果断离开。

    卢笛把公司里的发生的事情并她自己心里的想法一并告诉他,谢少卿问她:“老婆,你信任我吗?”

    她点头。

    “那这件事情交给我了,你在家里好好养胎,别胡思乱想,我会保全你的公司的,放心。”

    明的是宠爱,实际上也会被他宠废掉吧!

    “让我好好想想,明天再告诉你,可以吗?”

    “好。”门外响起了门铃声,谢少卿站了起来,打开门以后他愣了一会,他跟老婆提过要接岳母过来陪陪老婆,他还没出门去接她呢,岳母大人倒是自己提着行李过来了。

    岳母板着脸问他:“怎么,不欢迎?”

    “怎么会,妈,我还打算过去接您呢,儿子不孝,让您亲自跑了一趟。”

    “这嘴,还真是甜,我女儿就是这么着被你骗到手的吧。”

    “岳母大人,她是被我的真心打动了。其实,还挺难追的。”谢少卿把岳母请进门,帮她把行李带回了屋,这边,卢笛也傻了,感觉她妈妈像是从天而降似的。

    “妈!”

    “哎,还记得妈。”岳母搂着她。

    卢笛在她面前,由侦探秒变成小女生,乖乖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声音也变得软软的:“妈,你一个人过来的吗,那爸爸呢,干嘛不跟他一块过来啊?”

    “你爸爸忙生意呢!”

    “生意能有您重要。”

    母亲刮她的鼻子:“没有乖女儿重要。”

    谢少卿看在眼里,自从那日他见到卢笛在母亲面前的态度之后,他跟岳父不谋而合地想到了让岳母照顾卢笛一段时间,全因当时,她在家里那种放松的样子,他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说完,又数落她:“你啊,也快要当妈妈了,以前的脾气可得改一改。”

    “妈,我哪有什么脾气啊?”她嘟着嘴向母亲撒娇。

    谢少卿多想有一天她撒娇的对象可以是他。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