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幕后高人(四)

    “妈,您一路奔波劳累,好生歇息吧。”卢笛搂着她的脖子。

    “哎呀,都快把妈勒得喘不过气来了,这丫头。”她宠溺地拍着头,卢笛朝她扮鬼脸,谢少卿自动自觉地把时间留给了她们母女俩。

    他则钻进了书房里安心地工作起来。

    首先安顿的是卢笛这边的工作,一回生,二回熟,已经帮卢笛处理过公事的他这回更是驾轻就熟,几个视频电话就把工作安排妥当了。

    再来,是他自己公司的。

    最后,是医院里,医院里的工作他全权交给他信任的好哥们,正是那次夜半出诊的那位穿着托鞋来的医生,他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管理能力很强,又与谢少卿交情颇深,这三者之间是有一个顺序关系的,首先是要对工作认真的人,其它才看能力,最后才论交情。

    很长的一段观察期,确认之后,由他做医院的院长,再挑选了另一位实力相当的医生做副院长,然而,正院长跟副院长之间因为性格原因,大事情上总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当他们不能统一意见的时候必然得找谢少卿这个最高领导裁断。

    他就像古代的君王,擅长挑选能力,又擅长管理这些桀骜不驯的能力,让他们相互制衡,不敢一家独大,而他,就是那个好好先生,做和事佬,最大的赢家。

    其它的公司也依样画葫芦的照此模式。

    这是他一人能够管理数家公司的原因。

    既然能管这么多家,自然也不在乎再多管一下卢笛的事情。

    谢少卿工作的时候,卢笛跟母亲在客厅里聊天,母亲劝她:“女儿啊,你现在是可以工作,怀孕还没什么影响,可是啊,等孩子生下来以后,你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工作?”

    她想过。

    按天朝的习俗,生孩子以后有几个月的产假,可以在家陪伴宝宝几个月,可是,装饰这一行,并没有休产假一说。

    她一旦离开她的岗位,就会被别人取而代之。

    现在可以暂时依赖谢少卿一段时间,但不能一直依赖他,记得那时候跟他不太熟的时候,跟同事们也聊不来,有时候无聊的她会看看新闻,记得一则新闻说的便是合同工因为休产假被迫离职的事情。当时底下的评论都快炸了。

    各种说法。

    有赞同这种做法的,说,既然已经当了母亲,就要承担起母亲的责任,首要任务是照顾好孩子。也有反对的,尤其是家庭经济情况不太好的,原本是夫妻两人共同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突然之间,妻子因为生孩子把担子一撩,重担都压到了男人身上。

    男人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自从到了巧家以后,就特别能理解没钱寸步难行的艰难。又或许那个阴影在她心里扎了根,生了芽,她非常执着的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几近魔怔。

    “妈,我想到时候请个保姆照顾她。”

    母亲摇头:“在生你之前,我也有自己的工作,那时候的我跟现在的你一样的,也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在工作里,你爸爸百般劝,我都不肯丢开。”

    这事,她倒是第一次听母亲说起,她一直以为妈妈从未出去工作过,从她记事起,母亲的工作就是照顾家里人,家里请的保姆负责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她,负责给健忘的爸爸记事情,还负责监督她的家庭作业,负责监督她在家教老师的安排下学习。

    “妈妈,你以前做过什么工作?”

    母亲扬着头想了想,那些过往都存在她的记忆了,好些年了,她都快要忘记了。她在嫁给她父亲之前,在一家学堂里当老师。

    她教的是语文。

    “哇,妈妈,你好厉害啊!”卢笛变成了她的迷妹,她拍着她的肚皮说道,“小宝宝,听到了吗?外婆以前可是语文老师,你可有福了,以后上学不会请老师,让外婆教你好了。”

    她母亲却是摆手摇头:“以前的教学跟现在可不一样,我要是还能教,当时给你请什么家庭老师呢,我自己教你就好了。”

    “妈,你太谦虚了。”

    “不是谦虚,这是事实,每隔几年,教材会改版,每改版一次都会融入新的东西,许久不拿教材,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她怀孕以后还在坚持给学生上课,卢笛的父亲那时候的生意做得还小,他担心她身体吃不消,常常提着补品到学校里找她,那个时候他也问过她同样的问题,“孩子出生以后,打算怎么办?”

    她当时的想法也跟卢笛一样,请个保姆。

    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人都是自己生的孩子自己带,自己不能带孩子的交给双方的父母带,卢笛的爷爷奶奶不在这个城市里,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意要做,卢笛的外公外婆那就离得更远了,她是从沿海城市过来做支教爱上这个城市的。

    怎么也想不到会爱上一个做生意的商人。

    但是,在当时,还没有家政公司,V城也找不到保姆,后来,老公跟她商量,让她离职,她当时纠结了很长时间。

    她是舍不下那群学生的。

    她跟老公商量:“那不然,我请几个月假,孩子稍微大一些,再回去上班。”

    老公就像现在的谢少卿一样,尊重她的意见,她每天守在卢笛身边,看着她一天一天长大,冲她笑,咿咿呀呀的跟她说着话,她只要离开她一步,她“哇哇哇”哭得伤心欲绝,从没当过母亲的她听到她的哭声心都碎了。

    回到她身边,她又笑了,笑得很开心。

    陪伴的时间长了,她就离不开了。

    最后,终于辞职了。

    “妈妈,那你后悔吗?”

    母亲沉思了一会,说道:“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里,还挺后悔的,有时候深夜里拿着教案,想着自己还在学校里教着那群孩子,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他们都能笑出声。你爸爸经常开导我,还带着我跟你到处游玩,去见识外面不同的世界,他也带着我回你爷爷奶奶那边,回你外公外婆家,只要他有空他就会这么做,我见识了不同的世界,心境开阔了。自然也就不后悔了。”

    紧接着她又说道:“我看谢少这个人不错,对你也挺好的,虽然做生意的人通常都很忙,但是,只要他们不忙的时候,他们都尽可能的陪伴家人,这就是爱。女儿,你明白吗?”

    “我......”

    她不是不明白,只是这个时代已经跟她那个时代不一样了,试想一下,他整天在外忙工作,她天天窝在家里,与世隔绝,没有交际,应付不来外面复杂的世界,孩子跟着她可能也是傻傻呆呆的。将来,如何适应这般复杂的职场生涯?

    这是其一。

    其二,他工作,她不工作,他们能找到共同话题吗?会不会她说的是家庭琐事,而他谈的是生意经,她理解不了他,他也理解不了她,长此以往,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可化解,最后弄得分道扬镳,那是母亲愿意见到的吗?

    假使她把孩子带到能够上学,那个时候再找合适的工作,多难啊!

    卢笛垂下头。

    但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

    知女莫若母。

    母亲轻声问她:“是不是跟沈星俊有关系。”这句话她特意压低了声音说,女儿已经是谢少卿的老婆了,按理说,不应该再提沈星俊这个人,男人不管心胸多宽广,都会忌讳提到老婆的前任。她其实也并不想在女婿的家里问这么敏感的问题。

    但是,自从他们离开女儿让她独立生存以后,他们发现女儿是能够独立生存了,独立到连性格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让他们同时想到了“沈星俊”。

    他们当时也是把沈星俊当成准女婿来看的,那个时候能够那么坦然地离开她,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女儿碰到困难,沈星俊一定会帮她。

    回来以后,他们打听过了,才知道沈星俊消失了,从那天他们离开后的第三天,沈星俊连家都搬走了,至于理由,可能只有女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卢笛摇头:“别提他了,我早就忘了。”

    母亲点头。

    不巧的是,母亲和卢笛聊到沈星俊时恰好被谢少卿听到了,还是沈星俊,看来这是她的心结了,他是来客厅倒水的,拿着空杯的折了回去。

    公事已经处理完了,现在他要处理的是他的私事。

    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一个朋友:“喂,是我。”

    “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下落。”

    对方问:“有更全的资料吗?”

    谢少卿沉声道:“有资料还需要你们吗?”

    他们很少听到谢少发火,这一次,接到消息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全力调查这个人的下落了。打完电话的他这才拿着杯子再次从里面走出来。

    “妈,老婆。”

    卢笛站了起来,她的脸上并没有慌乱之色,谢少卿判断,那个人应该在她的心里没有份量了,伤害还是有的,如果没有,岳母大人也不会在他的房子里问她这个问题。

    她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杯子帮他倒水,对于这个小小的举动,谢少卿感到很满意。他知道她心里挂念工作的事情,更挂心的是那伙人还有没有再对她的员工造成伤害。

    其实是有的。

    他们的目标转移到了金牌设计师郭毕祥身上。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