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动干戈

    老辣妹心情不愉快了,猛地推了他一把:“你跟她道什么歉。”她的声音尖利又跋扈,好像一件属于她的东西被人抢了去。

    更不甘心她抛弃男人的权利被一个女人夺了去。

    因此,她看卢笛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跟你没关系,你走。”

    老辣妹跟他杠上了:“男人,都一个德性,靠不住。”她的眼里都是嘲讽的笑意,她揉着皱起的不再有活力的眼皮,狠狠瞪了沈星俊一眼,潇洒地离开了。

    沈星俊看着卢笛,他的眼里还藏着别的东西,嘴角的笑意将那种情绪掩盖得很好,他从兜间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娴熟地点上了。

    卢笛的喉间一梗,她试图说明自己:是他,抛弃自己在先,他现在好或者不好,跟他有什么关系,她努力不再多想,但是又抑制不住乱放的思绪不得不去想。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可以走了吧!”他扔掉烟头,双手插在裤兜里,从容的眼神看着卢笛,她变了,以前的她多挑剔,多傲慢啊,现在的衣着装扮简单大方得体,面容里透着理性的气息。

    那时候,跟他在一起时为什么不是这个样子。

    他也曾试图要改变她。

    改变不了。

    过惯千金小姐生活的她,即使父母离家出走,她要的享受还是一样不能少,或许是那之后吧,在V城,除了她的父母,她只有他,她没有什么要好的闺蜜朋友,她的世界观里,能够跟她约在一块逛街购物的人还得跟她聊得来。

    她通常能够聊的是什么呢,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在她这儿可不一定,女人之间的八卦她不屑跟人聊,他也问过她,为什么那些东西不能聊,她说:说人是非者,必是是非人。不想聊,她也不想听。女人之间聊异性,在她这儿也不能聊,问她,她说:说这些东西太无聊了。他能跟同性异性之间都处得很好,他即能跟男性之间聊游戏,聊人生,聊女人,聊工作生活,也能跟异性之间聊八卦,聊男人。

    他的人缘非常好,满大街都是他的朋友。

    卢笛不一样,她长着一张迷惑异性的脸,内心很难让人琢磨透,也就他沈星俊有耐性,可以降到尘埃里陪着她。

    他也能想象到,他离开她之后,她有多伤心难过,也想过赚到更多的钱后再回去找她。只是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下见面,更没想到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捡了大便宜。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卢笛微微凸起的腹部,莫非是已经有了?他的手有些微微的发抖,内心波澜起伏,久久平息不下来。

    谢少卿看向老婆,卢笛别过头。

    他一挥手,围在周围的人自动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他走了以后,谢少卿的一个保镖不声不响地趁着众人不注意跟上了沈星俊。

    却见沈星俊离开这里,有两个年轻女子等在一段路上,两个女子环着手一样的姿势一样的鄙视神情,一副瞧不起这个男人的口吻轻蔑地说:“又搞砸了?”

    这两个女子正是那日卢笛跳湖,谢少卿遇到的那两个女子。没想,她们跟沈星俊是一伙的,专门坑蒙拐骗,两个女子朝富有多金的男人下手,沈星俊仗着一张好脸专挑富婆们下手,他的运气不太好,前面几次碰上的都是假的“富婆”。

    外表看起来,华贵,出手阔气,实则是花架子。她们的目的也是为了吸引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她们碰上沈星俊,沈星俊找到她们,可谓一拍即合。

    很快好上了,她们也为沈星俊挑衣服,买鞋,买高档品,只是一谈到钱,次次落空,要么是委婉地说手头也紧得很,要么就说都在生意上,实则屁的生意,不过是谎言说多了,连自己都忘了哪句真哪句假了。也有直接一些的,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信用卡是可以随便刷的,拿钱她也拿不着。前夫是大款不假,没给留情,只留了信用卡,这信用卡每月的用度都还是有额度的,超支了,下月可就少了,超得多了,下个月可就不给还了。

    沈星俊叫苦不堪。

    他当初跟着这两个女子,也是相信她们所说的,做这个,来钱快,不过是牺牲些色相。他的色相是牺牲了,钱却依然没到手。

    “我们在你身上花了多少时间、精力、金钱,你倒是争点气,也拿出点成绩来报答一下我们啊!”

    “对不起,我尽力了,可能我并不适合做这一行。”见到卢笛之后,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为钱的事情执着。

    “别啊,我们还有机会翻盘,你先别急着走。”两个女子不肯放他走,她们这一路走来,也找过不少的搭档,像沈星俊这么听话,又资质好的男人并不多。

    能哄得那些富婆高兴,心花怒放,让她们愿意掏钱,没错,这些富婆并没沈星俊认为的那样,一个个都穷,相反,她们是两个女子筛选出来的富婆,年轻的时候愿意为事业拼,积攒了一大笔财富,现在年纪大了,想法跟年轻时候不太一样了,她们富得流油,她们希望还能像从前一样找回年轻的感觉。

    所以,她们跟两个女子签订了合同,跟蒙在鼓里的沈星俊交好,迟钝的他一直没发现,就连老辣妹在电影院里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以后,他仍旧没有察觉。

    像他这样绣花枕头一样的男人不留着,再找别的,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一个中意的。

    但是,他已打定主意,不再继续下去。

    “你考虑考虑,随时回来随时欢迎你。”

    “怎么办?他走了?”

    “放心,他会回来的。”

    “你这么肯定。”

    “当然了,我有的是办法,走着瞧!”

    两个女子亦离开之后,一直盯着的保镖这才出来,朝沈星俊离去的地方追了上去,他跑得飞快,超过他时,他一个急转弯绕到了沈星俊前面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揪着他有如拖起一条死狗似的,一顿暴打,这沈星俊莫明其妙的大声嚷嚷:“喂,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妈的,这还有王法没有?

    愤怒是必须的,然而下意识地护着头部也是他的本能反应,保镖踢了他几脚这才扬才而去,沈星俊疼得一阵乱叫。

    站起来时,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他“呸”了一口,这是招谁惹谁了?

    再说,保镖回去之后,只跟谢少卿说了他跟那两个女子的事情,他打人的事情他一个字没跟谢少提,谢少卿脸色平静,一直护送着老婆回到家也没说一句话。

    卢笛想跟他解释几句,但是看着他一脸的阴霾,有什么话都给咽回去了,还好这屋子里还有个老妈在,否则,气氛都快凝固成霜了。

    “早点休息。”这是从电影院到家中他跟她说的唯一一句话了,只叫她好好休息,他自己呢,钻到书房里忙起了工作。

    工作这个事情,大体上是忙碌的,她了解。

    他为了她,可以把工作时间都推移到某个他原本用来休息的时间上,想与她好好待着,好好相处不多的休闲时光。

    同样的,他也可以因为这个要忙工作的理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屏蔽掉她的存在。可是,好好的,他为什么要叫她陪着他去看电影,又那么巧,还在电影院里碰上了沈星俊,那么长时间,她没见到他,还以为他去了别的城市。

    就在V城,一直没露面吗?

    这么推的话,可能这一却都是谢少卿的安排喽,然而用意呢?很明显,他在生气,她是很少见到他生气的,天大的事情他都能够一直嘻皮笑脸的,她回想起在电影院里发生的事情,又回忆她跟沈星俊之间的对话,是哪里不对呢?

    哪里让他不开心了,可以直接说出来啊。

    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那等他消气了,愿意说的时候再说吧,这个时候逼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反而因为她的打扰让他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妈,你起来干嘛,赶紧睡啊。”她推母亲回卧室睡觉。

    这一夜,似乎漫长了些。

    少卿一整夜都在忙他的工作,快天亮的时候才眯了一会眼,天大亮时他直接去了公司,母亲起来给她做早餐的时候,她听到外面有人在按门铃,卢笛听到响声赶紧从床上起来,顾不上自己还穿着睡衣,头发乱得不能见人。

    她以为是谢少卿忘了什么东西折回来拿了。

    打开门以后,外面站着的居然是脸肿得不成样子的沈星俊,她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了下来,沈星俊可怜兮兮地跟她说道:“我没地方去,可以收留我一天吗?”

    “不太方便。”卢笛说着就要关门。

    他抵着门不让她关:“难道就不能看在以往的情份上吗?”

    “什么情份,我们还能有什么情份,当你不声不响地离开我之后,所有的情份都没有了。”他现在跟她提情份,不觉得太迟了吗?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她已经为*,很快就为人母了,还能有什么情份。

    沈星俊的脸色黯然,他低垂着头,收回了抵着门的脚:“对不起,打扰了。”他一转身,卢笛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酸,她不想说话的,不知为什么,突然她开了口:“你等一下。”

    沈星俊转过身来看着她,眼里满是期待,她是要回心转意了吗?离开了那两个女子,他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竟是在外面走了一夜,走着走着,走到巧家装饰,他知道她在巧家装饰上班,当时,他拿着钱离开之前,他来到那个住的那个地方,跟门卫打听了她的去处,躲藏的他是看着卢笛进了巧家装饰才离开的。

    后来的境况一日比一日糟糕,他更不敢去找她了。

    跟着那两个女子,吃穿总是不愁的,离开了她们,他只能去巧家装饰找她了。当找到巧家装饰时,他的神情委顿,眼窝深陷,把开门的郭毕祥吓了一跳。

    “请问卢笛是在这儿吧?”

    郭毕祥警惕的看着他,最近事儿太多了,木头的防备心理也升级了,上次不是还来了个说是卢总的婆婆介绍来的什么人。把她坑得可以。

    他一口回绝了:“没这个人,不认识。”

    男人搞不定,他就找女人,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打听到了卢笛的住处。

    “你碰到难处?”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