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替身上阵(一)

    对于沈星俊,她终究还是留了一点情分,这一丁点的情分在他陷入困境时,她会不迟疑地就能伸出援手要帮他。

    帮,她只能私底下帮他。

    不能光明正大的把他请进屋子里来,她从钱包里拿了一张卡,这张卡是她的工资卡,留有两个月的工资,她微信里还有一些,微信里她是留着做生活费的。

    在这一方面她分得很清楚。

    一个女人不管婚前还是婚后,都必须经济独立,很多人渴望被人宠着养着的生活,童话美好,现实往往残忍,年纪时候能够依靠的那张皮相,如果仅仅只是依靠皮相,而不在能力上下功夫了,老了以后,更难接受社会带来的残酷现实。

    谢少卿给她的卡,她只用在他身上,帮他买衣服买包订机票。

    许是她还没能完全适应夫妻生活吧。

    沈星俊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上的银行卡,拿吧,好像比她矮了一截似的,不拿吧,自己现在的处境确实不太好。

    他想法很多,又狐疑地神色看着卢笛。

    她还关心他?

    还是说她害怕他来她的家里纠缠她?

    如果是害怕,他摇头,卢笛却不由分说地把卡塞在他手里,并嘱咐他:“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就不送你下去了。”

    沈星俊脸上的笑容很苦涩。

    这种被打发的感觉可真不好,他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他的眼里充满了仇恨,是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意。他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这块地标性的建筑。

    他离开了。

    卢笛闷闷地过了大半天,她现在已经无法适应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如果是以前,她无所事事地睡上一整天她心里也觉得坦然,现在不一样了。

    好像不做点什么,这一天的时候都被她浪费掉了。

    她趴在沙发旁边看着母亲一针一线地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做衣服,“妈,您这手艺,做出来的衣服快赶上限量版了。”

    “你不嫌弃就好。”

    “我很小的时候,你跟着爸爸很辛苦吗?”从懂事之后她也能感觉到父亲一天到晚的忙碌很辛苦,不管多辛苦,对他们娘俩总是很温柔。

    她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

    她想要自己变强一些,当父母老去之后,她能够有能力像当初父母护着她那样护他们周全。她对母亲说:“妈,你教教我吧!”

    “傻孩子,你是孕妇,孕妇怎么能拿针线呢?”

    “那你当初怀我的时候不也拿了。”

    “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理论上孕妇是不拿针线的。”

    她总能扯出一些理由来,这数着数着一秒一秒地过,那才叫度日如年呢。她站了起来,走到谢少卿的书房里,他们住的这套房子一共有五个房间,一个主卧,两个客卧,一个婴儿房,还有一间书房,谢少卿平时工作的时候,都呆在书房里,他一般不也让卢笛进书房,他说书房里有好几台电脑,辐射太大。

    医生总是能把极小的问题无限放大。

    幸而他没有什么怪癖。

    电脑是有辐射,但是偶尔看一看,也不打紧的,又不长时间呆在他的书房里,她钻进他的书房,书房有个隔间,外面的书架子上放的都是书,沿着墙摆了三面,空出来的那堵墙,墙的中间有镂空的格子间,在这些格子间里不规则地排列着某些书,一些装饰,还有挂件,镂空的下边铺了一张软皮沙发,沙发前面有一架空的书桌,书桌下还有两把很高的实木椅子。

    以那个镂空墙为隔断,这一面是书房,隐在里边的就是电脑房了。

    这个电脑房看起来很空旷,一台主机放在最中间,主机的左右两边又放了几台副机,卢笛心想:看起来多像是操控室啊。

    不对,监控室。

    他平常工作都是对着这些电脑工作吗?

    对着电脑下指令,批文件,那怎么操作呢?她一时手痒,打开了主机,主机连着的几台副机都打开了,这些电脑的速度很快,迅速跳到电脑桌面。

    接着主机里跳出个对话框,是一个人头模样的东西在旋转,这个人头模样的东西还不停地对她说话:“主人,密码。”“主人,密码。”

    原来是智能机器人模式。

    谢不卿的电脑密码,会不会是他的生日,她试着输入了他的生日,机器人提示是:错误的。不是他的生日,那会是什么呢?

    她的生日,不太可能啊。

    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设置这么简单的密码,婆婆从小就设置各种刁钻古怪的东西让他破译,一定不是生日,那还有可能是什么呢,她想来想去想到了生日那天,婆婆送的那个箱子,开箱的时候,谢少卿要破了密码才能打开箱子。还有结婚以后,她去婆婆家,大家都在一块聊天吃东西的时候,她瞅见婆婆又拿了个什么东西给他,他又低头思考了一阵子,才打开了那个盒子,两组密码她都记得,会不会就隐藏在这两组密码之中呢。

    卢笛用排列组合并剔除概率法写了三个密码出来,一组接一组的试。

    机器人不断提示:密码错误。

    最后还提示,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输入错误,电脑自动进入关机状态,卢笛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最后一组密码输进去之后,她拍着胸口,很怕这个机器人开口说:密码错误,电脑关机,数据毁灭这一类话,要是这么着,她也别想活了。

    “主人,你的脑筋总算回来了,恭喜你答对了。”机器人得意地冲她笑,那笑容,真是有够丑陋的。

    没想到开个电脑也这么费劲。

    她还想着能不能帮他做些什么事情呢,电脑打开之后,不像别的电脑那般,要点开什么什么来找哪个文件,他的这台电脑的主机,副机,“啪啪啪”的像砸什么似的,跳了一大串的文本框出来,每个文本框的内容都不一样,看了主机的,她又去看副机的,副机上的内容又不一样,多看了几次之后,她恍然大悟,每台电脑代表的不同属性的公司,不同属性的公司要处理的问题是不一样的。而同一属性的不同公司出现的问题也不一样,要处理的文件也都不相同。

    光是看就已经看得头大了,还一件一件地处理。

    想想都觉得烧脑。

    但是,既然已经打开电脑了,也不能光是看看,能处理的看看能不能先帮他处理一下,她点开文本框的时候又迟疑了,这些事情对她而言不算多大的事,但是没经过谢少卿的同意,会不会不太好。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问问他。

    她拿了手机给谢少卿打电话,好生奇怪的是,电话居然没人接,那会不会在会议室开会,或是在停车场,没听到电话响。

    他们的工作有时候竟然跟她那时候做监理时有些相似,处理公文,像一个裁判似的做出判断,像是一个仲载者似的下达指令,像一个监理似的拿着设计师给的设计图要求监理们找到合适的施工者准给予施工。

    有更多的时间,他们都在路上。

    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一直没打通,她不知道的是,谢少卿现在并不在他的公司里,而是拿着她的印章,拿着她的公文包在监理们工作的施工现场,一同待在施工现场的还有小王总。

    小王总对谢少卿在他之上来指挥监理们施工,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卢笛指挥他,他服,这个谢少卿,哎,又不是他们公司的,怎么想怎么别扭。更让他心里不爽快的是,监理们好像都听他的话,他在工地上热火朝天的指挥了那么长时间,谢少卿一来就夺了权,把他秒得渣都没剩,换谁谁心里都得不舒服。

    他还给同事们定了一个制度,下了班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走,晚上回宿舍,尽量不要落单,不要外出。他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又不是单身的女性。

    谁还能对几个大老爷们有兴趣了。

    对他这种娘们似的安排他是极其反感,他心里蠢蠢欲动,欲是不让他做的事情,他偏要打破,他晚上回宿舍回得很晚,一个人从外面回来,回来之后还会出去,他就想知道,谢少卿能拿他怎么办吧,其它同事看着他这样,谢少卿没拿他怎么样,他们心里也动摇了。

    正准备学着小王总出去潇洒潇洒,却听到说,小王总脸上被人割了一刀,他们心里有了惧意,V城这个地方的治安不太好,很多人都知道,并不是谢少过来之后,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还有卢笛进巧家之前,就曾发生过许多恶性事件。

    这么一想,他们心里庆幸并没有像小王总那样私自外出,其实谢少也并非禁止了他们的一切活动,有时候他还特意安排一些集体活动让他们参加呢,要求公司里所有的员工一起参加,那几次活动还有别的公司的漂亮姑娘。

    比起他们夜里的所谓潇洒活动带劲多了。

    开会的时候,谢少也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家都体谅一下,等这些事情过了以后,那些我定的规则都可以取消。”

    他没有把“非常时期”这几个字说得很明白。

    能够理解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大部分人理解的是V城与其它区域之间的业绩PK。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