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替身上阵(二)

    他们只知道小王总这次不遵守谢少卿定下的规则被划伤了脸,他们不知道的是谢少卿送小王总去医院的途中,被“碰瓷儿”了。

    他的车行至途中,横躺着的两个人拦住了去路,凭他的直觉这种拦法可能是冲着他来的,他想要倒车,却不料后视镜看见后面也横着两个人。

    原来是想从这条小路走会快一些,这些算计竟也出现在这条小路上,小王总满脸是血的坐在车上直*,车停下来时,他忍着痛侧脸看着谢少卿,谢少卿打开副驾驶车门,小王总的心里五味杂陈,他对他的偏见因为他的仗义烟消云散。

    他举着一个圆柱状的东西点燃了往空中一燃,一道五彩的光像一束花四散飞射开来,这时一只热气球从空中飞了下来。

    把他们两个接走了。

    他把小王总带到了自己的医院里。

    外面人的看稀奇似的盯着这只下降的热气球,这跟一般的热气球不太一样,是改良过的热气球,这只热气球的飞行速度比一般的热气球快一倍,它上升和下降的速度也比一般的热气球要快,但是核载的重量有限,最多只能承受一百二十斤的人或者物的二点五倍。

    就他跟小王总的体重还算标准。

    其它人感觉很稀罕,医院里的护士们可一点也不稀罕,这也不是谢少卿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不从正门进来,从热气球上下来,带着病人进来住院。

    不过,它这个热气球颇有特色,也有不少有钱的商人或者商人的家眷,或者是某些位高权重的人物希望找医术高超的医生服务他们,又希望有一些特别一些的待遇,刚好谢少卿的医院就满足这些要求,医术高超的医生不计其数,貌美如花又聪明能干的护士不计其数,再加上这个从天而降的热气球这种奇怪的救援工具,大大满足了一部分病人的需求。

    但是,它的热气球对选择什么样的病人是有要求的。某些不能受刺激的病人即使想使用一次这种服务也不能。

    进医院后,他安排了医生为小王总诊治。

    就这样,耽误了一些时间。

    卢笛在电脑房里已经替他完成了许多工作,副机上的所有公司的工作量她都替他做好了,记得她做第一单的时候,机器人跳了出来,还说了一句话:“主人,这次的风格有变化。”

    唉,这机器人还能储存记忆谢少卿的工作轨迹,难道是用于智能操作,再碰到类似的问题,机器人依样画葫芦地替他完成工作。

    太会享受了。

    聪明的商人,能够同时管理多家企业,还能跟美女把酒言欢,抽空出来打打球,或许跟他们头脑里这些与常人不同的想法有莫大的关系。

    忙了好一阵子,头晕晕沉沉的,她嘴里觉得渴,抓起一个杯子把里边的水喝了下去,不久,她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躺在了书房里的沙发上。

    一直晕睡着她看见电脑房里的机器人走了出来:“主人,您忘了盖被子。”“主人,喝口热茶吧!”卢笛大概用脑过度,听这台机器说话,脑仁都疼,她跟它说:“你走开啦,我不需要你管。”

    机器人却听不见。

    它仍是喳喳喳不停地跟它说话:“主人,我看您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冒汗。”

    能好吗?

    一直说个不停,她自己也感觉不太好,刚才帮谢少做事的时候,那得死了多少脑细胞啊,她不知道的是,她睡着的时候,有一台电脑自动开启了,电脑里的人正对着这边说话:“谢少,在吗?”

    “谢少?”

    电脑里的人疑惑地神情:“去哪了?”

    而卢笛的梦境里,机器人不停地呼唤她:“主人,快点起来,主人,快点起来,要工作了。”机器人收到的是电脑里传来的对话。

    卢笛很想盯开眼睛,可是这个梦魇太厉害了,她的意识很清醒,可以清醒地看着机器人拉着她去电脑室,还有电脑里那个与她说话的人,他一直在呼叫她的老公,她问电脑里的人:“他不在家,什么事跟我说吧。”

    电脑里的人不跟她说话。

    这让她很着急,一着急,额头上的汗一直往下滴,很快,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母亲在客厅一直不见卢笛,她以为女儿在睡觉。

    孕妇容易感到累,嗜睡,这很正常。

    她没放在心上。

    时间过去很久了,她一直没醒来,母亲不放心,慢吞吞挪步到她的房间里,她先是敲门,敲了老半天也没人应答,她心里有个不好的感觉,赶紧开了门,咦,打开门,女儿不在房间里,她心里不安的感觉更甚了。她挨个去了其它的房间,只唯独没去书房,找不着女儿,她打她的手机,手机就在客厅里响着。

    她一慌,只觉得天旋地转。

    谢少卿站在门外按了半天的门铃,她也没想起来要给女婿开门,谢少卿打了卢笛的电话,没人接,接着他又打岳母的电话,电话响起来,她才回过神来,慌张地跟女婿说:“卢笛不见了。”

    谢少久经风浪的人,他这个时候显得很沉静,他安慰岳母:“妈,我在外面,你先开门。”

    岳母抖着手给女婿开门。

    谢少卿放下公文包,他顾不上自己疲倦的身体,四下看了看屋子里,岳母拿着她的手机:“她的手机还在家里,人却不在。”

    他想了想,一个转身往书房去了。

    岳母跟着他进书房来,一眼看到在沙发上睡得极不安稳的女儿,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她这个女儿一直这样,乍乍呼呼的,老让她操心。以前,一个没影,她就心慌,急得四下寻找,找不着她的时候,心里总是六神无主,七上八下的。

    找着了,又忍不住数落她一番。

    看到她平安无事,她的心里才安静下来,踉跄着要去给他们做晚饭。谢少卿看着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卢笛,心底最柔软的那根神经被触动了,他把她抱回到卧室,替她换了衣服。

    一摸额头,温度还算好。

    好好的,她去书房里做什么,都快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闲不住。她那么在乎在巧家的那份工作,他有了另外一个打算。

    他脑子里一边想着事情,手也没闲着,在厨房里找了一杯温开水,喂了几勺子给老婆喝,在梦中,卢笛的焦虑缓和了些,她看见谢少卿回来了,他还握着她的手。

    她跟他说机器人的事情:“你的那个机器人好吓人啊,它从电脑里跑出来了。”这句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家里呆的时间长了,脑子傻了。

    那说的是什么话啊。

    咦,谢少卿没在听,他在给她按摩。

    哎,算了,安静地享受一下也好。

    她不再管机器人的事情。

    但是,心里又觉得自己太无耻了,凭什么呢,现在是老公赚钱养家,回来之后还要照顾她,她但凡有点为*的本分,早就应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

    也好意思横在这里享受。

    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在梦中的她,手抬了起来,往自己的脸上扇,谢少卿看着她怪异的举动,她这是在做什么?直到她的手抽到自己脸上,他在醒悟过来,同时在他心眼里跳出两个字眼“自虐”。

    莫非有“产前忧郁症”?他皱眉,那这个问题看起来挺严重的,是他陪她的时间太短了吗?他这个做丈夫的要好好反省反省了。

    卢笛打第二下的时候,谢少卿抓住她的手。

    梦中的卢笛一只手被谁扯住了,她厌烦的使劲挣脱,却又挣脱不开,挣不开的她拼尽了力气要跟扯她的人拼命,另一只手朝抓她的人扇了过来。

    由于她是在梦中,力道并没有多大,打在谢少卿身上软绵绵的,不具杀伤力。

    他看着卢笛的眉眼,俯身亲了下去,仍在梦中的卢笛感觉到一股柔软和温暖包围着她,她放弃了反感,甚至很贪恋这股温暖。

    谢少卿起身,扯着嘴角笑道:“梦中倒是主动。”

    他是个正常男人,只是碍于她现在还在孕期,并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极力忍受着。他一只手拍在自己的腿上,燎原褪去。

    他替她盖了一层薄被,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里没有她动过的痕迹,他打开隔层的门进了电脑房,进入电脑房以后,他感受到这里除了他,还有卢笛的气息。

    她进来过。

    还动过他的电脑。

    谢少卿打开电脑,十指敲得飞快,无数个文本框跳了出来,他在查看那些文件,他摸着唇摇头轻笑:看样子,她 是有意要来抢自己的饭碗喽。

    母亲的眼神何其毒辣。

    在他向母亲陈述卢笛的父亲欠债逃走,只留下女儿待在V城时,他的母亲一改往日不着调的神情,很戏谑地对他说:“不妨考虑考虑让她做你老婆。”

    “她?”谢少的下巴都要惊掉了。

    谢家在挑选儿媳妇上非常的刁钻,别的什么都不论,能力一定要强,从祖上就传来一句话,一个好女人能够让家族强盛,一个不好的女人,能够让整个家族走向末路。

    他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被母亲左右,但是,真正接触之后,他发现卢笛正是他想要的妻子,他谢少卿的老婆,不需要长得有多么的国色天香,美得出类拔萃,智商和情商一定要够高。

    从她处理公司里这些事务来看,她的能力不在他之下。

    这是他想要的。

    还有一件事,那一件,他原来还觉得头疼,卢笛的手法切断了那个人的后路,难怪他要急着找他谈,他找他谈也没用,他现在没空理他,他要去照顾老婆了。

    他关了电脑,从书房里出来了。

    “妈。”

    “饭做好了,叫笛儿出来吃饭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