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里应外合

    “唉,什么?”

    “已经过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公司总部派来的人已经到公司了,小蔡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及时通知了她,她换好衣服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她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谢少卿还没起来。

    母亲也还没醒来。

    这件事情她不愿意少卿插手。

    她开车到公司的时候,公司总部的人已经在楼下了,那日在公公家里见到的那几位老总也都在,卢笛笑着迎了上去:“几位老总远道而来,一路上辛苦了!”

    总部的两位新上任的执事,一副不必虚礼的姿态,上来就找卢笛要季度报表。卢笛心道:这两位不会是傻子吧。报表每季度都会报给总部,他们过来还要专程查V城分公司的报表。

    卢笛不多话,让财务把报表拿给了他们,看报表的不是他们,是跟在他们身后的总部会计余戈。其它人则进了公司的门市大厅。

    卢笛让小蔡泡好茶招待这群人。

    她现在拿不定他们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谢少卿说过是熊总打了小报告,总部才派人过来的,他们来查的目的无非是确认一下熊总说的是不是真的,这里还是不是卢笛当家主事,如若不是,那正好给他们借口发飙。

    她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呢,有人沉不住气,伸着脖子看有哪些同事进来的,进来一个同事,他们逮住了便问,刚开始还遮遮掩掩问的不明确,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啊,接着就不顾卢笛的脸面了,明明白白的就问同事卢笛在公司里待多长时间,都做了哪些事情。

    这么着一个接一个不厌其烦的查户口似的查。

    卢笛心道:够狠!

    她即使在公司里当值,也不可能每一个同事都能知道得那么清楚,毕竟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她在一边紧张地听着。

    同事们有说得清楚的,说得清楚的,口径都很统一,也有说不知道的,这些人便诈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们老板没来上班吧!”

    “我没胡说,老板交待了工作给我们,我们当然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哪能一直盯着她呀?”同事说得有鼻子有眼睛。

    卢笛几乎都信了。

    真没想到,他们编谎言的能力这般强大。

    “那老板就不来检查你们的工作。”

    “检查,怎么不检查?”

    “那你又说不知道。”

    同事一脸地委屈:“您问的是老板在做什么,我的确是不知道老板在做什么啊,她做的事情只有她的秘书最清楚,我们只听她的安排。不矛盾啊!”他辩解得全是他的道理。

    结果,一个上午过去了。

    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卢笛暗暗祈祷,只要谢少卿不出现,这事就算过了。他这个时候出现,不就得穿帮了吗?这些同事们现在能说得有鼻子有眼,等到谢少卿来了,只要哪个同事跟他一对接,说的只要是公司里的内部的工作事情,之前的谎言就算是白编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发。

    她不希望见到谢少卿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熊总迎了上去:“是侄儿啊,没想到又见面了。”他那么热络地贴着笑脸,让卢笛很倒胃口。

    熊总逮着机会不停地跟他说话,卢笛暗地里向他使眼色,他却没看见。她是太高估自己的老公了吗?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现在竟然一点也看不出她的焦虑。

    喂喂,老公,赶紧走啊。

    要惹*烦了。

    她一紧张,额头上的汗又下来了,小蔡看在眼里,以为她累了,搬了条椅子给她,她摆摆手:“不用,你好生招待这些贵客。”

    小蔡点头。

    熊总那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公司总部的几位,他们走了过来,客套而又疏离的与他寒暄着。其中的一位不按什么章法,很直白的就说起了熊总打的那个小报告:“听说,谢少还经常干涉巧家装饰的事。谢少这可不厚道啊!”

    一个外人。

    他们都如此认为。

    一个外人干涉公司里的事,那便是当权者的失职,就好比宫廷之中,手握大权的都是皇帝家的人还有皇帝挑选的能人,后宫不能干涉朝政。

    如果V城巧家装饰是一个王朝,那他谢少卿就是卢总的后宫佳丽,他也没有资格去干涉公司里的事情。

    谢少卿轻笑,他笑起来的样子阳光朝气,他摇头:“这怕是有心之人无意中伤,我公司里的事情还忙得分不开身,又怎么会去干涉老婆公司里的事。再者,我相信她的能力。”他说得真诚且滴水不露。

    唐总和熊总相视看了一眼。

    “鄙人很感激公司总部对笛儿的赏识,远道而来,舟车劳顿,理应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再谈公事不迟。恳请几位赏脸让在下做东,请诸位吃个便饭,找个地方好好放松放松。”这商场上的礼仪他比卢笛硬气许多。

    他不提他们还没觉得,这一提,几个人还真的觉得此刻确实累了。

    其实谁做这个大区总监对他们来说无所谓,上面虽然有命令,他们也不是愚钝之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犯不着为了一个人得罪另一个人。

    最终做决定也不是他们。

    且看看他们狗咬狗也好。

    两个人点了头。

    余戈收了账本,账本上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她此番来也是为了看小王总,听说小王总伤得很厉害,她来这里有两个打算,伤得严重了,小王总在V城受的罪她定要卢笛担这个责任的。另一个打算是,她打算向小王总表白。

    谢少卿请吃饭的事情,她没有兴趣,当场就拒绝了。

    那两人见她拒绝,也不好意思去了,也忙推辞,熊总几个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推掉,那就好办了。谢少卿眼珠子一转,心里了然,问题在这个会计身上。

    她的数据他能看到。

    他对余戈说道:“小王总早在饭店恭候多时了。”

    “小王总?”熊总的脸上露出吃惊之色,怎么把他给忘了,余戈偷偷喜欢小王总的事情,他曾听一个同在总部的老朋友说起过,那时候他还不以为然,会计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竟然看中小王总那样的人,像他那种不是随手一抓一大把吗?

    他刚才还想着,要不要从她入手,给她物色一个男朋友。

    但看谢少跟她提到小王总时她脸上露出的娇羞模样,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漏掉的,那个女人她是怎么回事,都这么长时间了,连个脸都没露。

    他忐忑不安,又极力把希望寄托在迎春身上。

    比他更忐忑不安的是卢笛,刚才她一直在留意工作中的同事们,就怕哪个同事突然站起来,跟谢少卿汇报情况。

    她比任何人都期待这一群人赶紧离开公司,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他们几个别回公司,只要他们在这里多待一秒,她都没法静下来。

    谢少卿那边已经把他们说动了,他领着几位上了车,走的时候还不忘招呼卢笛:“上车。”

    幸好,几位老总有专车司机,他们跟谢少卿夫妇坐的不是同一辆车,在车上,卢笛终是忍不住问他:“你怎么过来了?”

    “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过来帮忙。”

    “你不来还好,你来了我更担心,你不知道,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我最害怕什么?”她现在的心都还扑通乱跳。

    “知道啊!”

    “你知道?”

    “你担心你的员工们突然向我汇报这些天的情况露了马脚,被总部的同事抓到把柄,我说得对不对?”谢少卿跟她说着话,神色严肃地看着后视镜,那几辆车都跟了过来,他要带他们去的是V城最豪华的娱乐城,身在总部的同事们,工作很忙,想必他们也没有多少休闲的时间。在这里把他们招待好了,对卢笛的事情,他们也许会睁只眼,闭只眼。

    “知道我担心你还乱来。”

    他微微叹息,那句话不错,“一孕傻三年”,智商一直在下降,不过也好,太聪明的女人不可爱,她这样傻傻的,倒是比之前可爱多了。

    “我早就到公司了,在外面拦着你的那些同事,说话是来不及的,我复印了很几十张的A4纸,拜托他们配合我演一场戏。

    卢笛的眼睛一眯,她挠着头,终于想明白了,难怪了。那些同事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她还以为他们统一学会了撒谎,还个个都成了撒谎高手了,哪曾想到他们的背后还有一个高人替他们撑腰,群演都让他*成了影帝影后。

    她一拱手:“谢少卿,你真是个神。”

    连神都要拜他才是。

    那么,三言两语把这些人弄到了这个地方,也是为了救场喽!她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建筑,可能是一心忙工作吧,她竟然不知V城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

    “两个月之前。”

    诶,那不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吗?

    她摸着下巴:“还真够快的。”

    谢少卿打了个响指:“只要银子到位,移山填海都没问题。”

    卢笛瞪他:“满身铜臭味。”

    谢少卿依旧是笑,揽着她肩膀:“没有铜臭,眼前的这些问题还摆不平呢。”

    她摇头:“这个地方让我觉得头晕,我不想进去了。”

    谢少卿紧张地搂着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后边的一群人已经跟了上来,卢笛朝他温柔一笑:“老公,走吧!”他都是为了她,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拖他的后腿,这个嘈杂的环境让她很不舒服,头很眩晕,她可以忍一忍,把他们都安顿好了之后,她再想办法脱身了。

    她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轻声道:“乖孩子,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妈妈。”

    总部的两位执事,两眼冒着精光,这等豪华的装修,一应俱全的娱乐设施,此番也没白来啊,余戈的眼神飘忽不定,她一直想着心事,小王总不是在住院吗?他真的在这里?

    谢少卿为了安定这次的核心人物,绕了一个圈把她带到小王总的房间里。推门进去的时候,小王总被几股强大的气场吓了一跳。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