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又是他们

    “小王!”余戈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飞奔到小王总的病床前。

    她满脸忧心地看着小王总的脸。

    被划伤的地方修复好了,但不管怎么修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脸上有一条浅浅的线,在远的地方看不出来,凑得近了,看得真真切切。

    同事们相见,免不得又是一番客套,余戈却不留情面地下了逐客令:“他需要好好静养,你们回各自的房间吧!”她的心情是激动的,情绪很大,说话的时候生硬又冰冷,站在门边的众人识趣的退了出来。还统默契地没有谈论他们的话题。

    谢少卿把他们几人的房间安排得很巧,两个执事的房间在小王总的房间相隔不到五米的地方,熊总、唐总几位一个在最边的角落,另一个拐了一个弯,还有一个安排在不同的楼层。

    “谢少,这不太好吧!”

    谢少卿笑得高深莫测:“都是出来放松的,就不要干涉各自的隐私了。你们觉得呢?”

    他是主,其它人是客。

    能有什么好说的。

    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谢少卿拿了几张VIP卡给他们,喜欢玩什么他们尽管去,所有的消费他谢少卿买单,众人接收了他的好意,总部安排的工作两个执事抛之脑后。

    几个老总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些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呢,他们的心思都不在这娱乐上,几个人离得有点远。只想等机会凑在一块商议一下接下来怎么逼卢笛现形的事,他们还只在床上躺了躺,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几位同时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服务员。

    这几位老总不约而同地被绊住了。

    两个执事却玩嗨了,这里简直是他们的天堂啊,一切应有尽有,他们玩了一圈,都有点乐不思蜀了。余戈则一直在照顾小王总。

    “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你,不行吗?”

    “行!”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一段时间不见,也不好好照顾自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她说着眼泪就下来了,那个伤心啊。

    小王总慌了:“你别哭啊!”

    “能不哭吗,这是伤了脸,那万一要是伤了头,少了胳膊,少了腿呢?”他可能都忘记了,他那个时候回总部的时候有多吓人,身上的伤多久才复原啊。为什么非要来这个地方,在总部不是很好吗?有她在,他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

    只这个地方不能待。

    “好了以后跟我回总部吧,我帮你申请。”

    “不行。”

    “为什么不行?”

    “现在是关键时刻,我是工程部的总经理,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呢!”

    余戈脸上露出疑惑:“你不愿意走,为了谁?”她猜一定是为了哪个女孩子才不愿意离开的吧,要让她知道是哪个狐媚子,非叫她好看不可。

    “别这么不讲理,我这是为了工作。”

    她气死了:“怎么说不通呢,工作工作,在哪不是工作,总部的工作可有委屈你啊!”一点都不懂女人的心思。

    “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你老实说,是不是这里有你喜欢的女孩。”她一肚子委屈,一想到她的心上人跟别的女人嘻笑相拥,她的心里就很不是味。

    “没有。”

    “那就跟我回总部。”

    怎么又绕回来了,他别过头,看向窗外,这个房间看风景刚刚好,他却无心看风景,余戈说得也对,她已经是有丈夫的人了,他们之间还有了孩子,他还在期待什么吗?

    余戈看着他失落的眼神,心痛至极,也许再不说出口,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她要告诉他,她鼓足了勇气对小王总说道:“小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

    “嗯?”小王总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她,她刚才说什么,她喜欢他?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他们只是同事关系不是吗?

    “你别逃避,让我说完好吗?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想法,我都不会改变,我会一直默默地守在你的身边,一直到......”直到他心有所属,成为别人的男人吗?

    不,她这么缠着他的目的还是希望他能成为她的男人。

    “我......”

    “给我个机会好?”余戈乞求的眼神望着他。

    “给我点时间,我考虑考虑,好吗?”他要冷静想清楚,在他还没有完全忘记卢笛之前,他不打算接受别的女孩子,这对其它女孩子不公平。

    “好,我等你!”

    哎,这是何苦!

    再说迎春,她跟熊总几人联手之后,已经明确表示会跟熊总他们里应外合,打垮卢笛是她的最终目标,她相信她还是有机会的。

    当时谢少卿对她那么好。

    “侄女啊,这次把我们叫过来,是什么事啊?”杨董是怕了他这个侄女了,他们仨好心好意地帮她报仇,把她接到公司里上班。

    这丫头不感恩也就罢了,捏了他们三人的把柄在手里,时不时地威胁他们替她办事。

    三大巨头是万没想到他们会沦落至此。

    张董瞪着圆鼓鼓的青蛙眼睛满脸遮挡不住的疲惫,他是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了,他耸着肩膀向迎春请示:“丫头,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行不行?我们三老头都是半截身子要入土的人了,可经不起这般奔波。”

    迎春的脸上闪着诡异的笑:“姑父,要休息可以啊,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要是见了光你说会怎么样呢?”

    张董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他扯着一只眼抡圆了去看杨董和徐董,杨董木头似的没反应,徐董做了一个手抹脖子的手势。

    他眨了眨眼,搓着双手提着肩膀跟迎春商量:“那你看这样好不好,让他们两个跟着你,他们俩个鬼主意多,老江湖,一定能帮你想到办法,我这智商不行,年纪也大了,先放我回家休息,可以吗?”

    诶,关键时刻他扔下他们自己一个人先跑,说好的有难同当的嘛,这老家伙,真不够义气,杨董和徐董气得吹胡子瞪眼。

    “姑父,瞧您,太谦虚了。您的能力我还不清楚吗,放您回去休息,那才是对您最大的不尊敬。”迎春说的话很尖利。

    张董一双大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心道:女魔头,女魔头!

    她拿着手里的手机一扬:“有他们的消息了,去市中心,最大的娱乐休闲中心。”

    三大巨头你看我,我看你。

    想走吧,不敢走,想不走吧,由不得他们。

    徐董耸拉着脑袋,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他们一行人也来到两个执事下榻的地方,杨董仰头看了一眼灯光闪耀,场面壮观的大楼,这个优越的位置,曾经是他要争夺的地盘,来到这里,免不得勾起他的伤心事,当时,为了标下这块肥肉,他可没少花力气,上下打通,临门一脚时被人截了胡。

    为了这个事,他气得好些天没出门。

    还是徐董跟他说了很多好话,他才别扭地走了出来。

    再次来这个伤心地,他又是一阵心潮热涌,他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再想那个事情,可是,做不到啊,那件事扎了进来,扎得他心口头。

    他计算过,标下这块地,在当时花的价钱是八位数,打通那些关节,要花上八位数的一半,建这个工程加上装修得花上另一个八位数,办手续又要花上八位数的一半。建好装修好之后,只要售出一半的产权,那么它的收益是之前所花的所有的八位数加起来再乘以五倍不止。

    一块大肥肉啊。

    这可让他心头滴血。

    如果这一切没有按他预计的那般得到几倍的收益,他可能心里还能平衡一些,关键是人家做到了。哎呀,烦、烦、烦,真想马上、立刻,迅速回家。

    徐董知道这个老伙计的心思,他拍拍他的背:“老伙计,算啦,别太计较了,这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失去了总有失去的道理,你也别太较真了。”

    杨董晃着大脑门,不住地叹息。

    两人说话间,迎春已经把他们带到了唐总他们住的房间隔壁,她替他们三个安排好了,把他们三人分别安排在几个老总房间的隔壁,唐总的左右都住了人,她把杨董安排在唐总隔壁的隔壁。

    “侄女啊,我们几个都是老家伙了,把我们分得这么远,彼此可怎么照应啊?”徐董不明白迎春这番安排的用意。

    他们要是年轻二十岁,单枪匹马跟老虎搏斗也是不怕的,现在他们不是小伙子,只是几个怪老头,怪老头们只有脑子还凑和,这种凑和还得三个怪老头拼成一块才有战斗能力。

    分开了,那他们就是单脚跛子。

    “我自有安排,你们好好休息吧,我们电话联系。”迎春安顿好了他们之后,她挑了一间两个执事房间隔壁的房间住下了。

    她挑房间住下时,卢笛正跟谢少卿商量:“我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你先送我回去吧。”

    “嗯!”

    “老公,辛苦了,明天再送我过来。”

    “有我就够了,你就别过来了。”

    “这怎么可以,我怎么说也是公司的负责人,我不场,可不又要引起他们的怀疑,尤其是那几个人,他们心怀鬼胎,你一个人怎么应付得过来?”谢少卿他只有一双眼睛,盯不住那么多的人,她的作用虽然不明显,最不济的情况下也可以拖住两个执事。

    让他全力去应付那三个人吧!

    她想不到的是,谢少卿要应付的不仅仅是那几位老总,还有迎春带过来的三大巨头已经磨刀霍霍,正往市中心娱乐城赶过来的她母亲的孪生姐姐。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