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饭桌上的交锋(一)

    谢少卿把老婆送回了家,送回去之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老总和几位执事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来得太早,休息好了,就该安排他们吃饭了。

    生意人历来在吃上颇讲究。

    平时吃惯了的这个时候端上桌未免显得庄家小气,吃不习惯的也不能太刁难人,让人无从下口比安排一些常见菜更让人胃口不舒服。

    好在谢少卿人脉广,了解几位老总并执事和会计,还有会计最在意的小王总这些人的喜好之后,特意从外边调了几位大厨过来,文洋也被请了过来。

    好的菜品要搭更妙的酒。

    酒的安排上,谢少卿也花了一点心思,从饭,菜,酒,并连同作陪的人他都一一作了安排,俗话说得好,要使人心情好,首先得让对方有个好胃口,要想让对方有个好胃口,这说话的人说的话一定要中听,拍马屁这种事情他都是跟昆少学来的。

    “来,来,几位老总请。”

    这是一个大圆桌,可以容十五个人进餐。

    谢少卿把两个执事安排坐在自己的旁边,而熊总几个人分别安插在小王总和余戈身边,他额外还找了几个相好的朋友一块就坐。

    熊总几人显得很被动。

    谢少卿的意图很明显,他要热情款待的是两个执事还有余戈,点的菜上的酒,多数是冲着他们几人的喜好而来。

    上了两盘菜,两个执事吃得特别开心。

    这唐总似乎不太满意了。

    他的不满意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他的细长手指往空中一扬,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需要点些什么?”他平时吃饭并没有特别的挑剔,但是他有一个习惯,他是特别不喜欢一道菜的,而那道菜居然一直在他面前。

    他移动了一下转盘。

    很快,转盘又转回到他这里。

    他皱了眉头,又移动转盘,很快的,转盘上的那道他特别讨厌的菜又回到他的面前来,他压制不住心中的苦闷了。

    只得叫服务员。

    “能把这道菜端走吗?”

    谢少卿扬着头:“怎么了,唐总,不合您胃口。”

    他还没说什么呢?

    余戈站了起来:“这好歹是东家的一番心意,怎么着也不好反客为主吧!”她为什么会突然站起来呢,原来是小王总悄悄说了一句,他喜欢吃这道菜。

    其实,他并不喜欢吃这道菜。

    他说喜欢,只是因为其实他也知道,这是唐总最抵触的一道菜,他为什么抵触呢,这还跟他的上一段婚姻有关系,他上一段婚姻,他为她的老婆付出了许多,他的老婆是个舞蹈老师,很喜欢跳舞,从来不关注舞蹈的他,只要老婆跳舞,他都会陪着去。

    他老婆还喜欢吃这道水豆腐。

    从不下厨的他,还学着做起了饭菜,花了很大的心思学会了这道水豆腐,为他老婆做任何事情,他都乐在其中。

    可是,人啊,为什么会如此贪心不足呢?

    明明身边有一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人,还要去贪恋别的男人给的温柔,唐总是从那个时候改变的,他变得很偏执,不待见任何一个女人,包括卢笛,他此番会跟着熊总过来,并不是要争那个什么大区总监,他要的是拆散卢笛和谢少卿。

    为了谢少卿好,怎么说他也是老朋友的唯一儿子。

    眼前这个女人也跟卢笛一样讨厌。

    装得跟圣人似的,其实内心有多龌龊,谁知道呢?

    他并不理会余戈,继续跟服务员说:“换掉这道菜。”

    服务员看了一眼谢少卿,谢少卿微微一笑:“按他的要求换别的吧!”

    服务员把这道水豆腐给撤掉了,又端了一道菜上来,这次端的菜让熊总变了脸,他对这道菜中其中一样配料过敏,他下意识地躲了躲,坐在他旁边的人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这个趁热才好吃呢,快尝尝。”

    这可真叫盛情难却啊。

    他没敢动。

    这坐在他旁边的人热情得有点过分了:“赶紧吃啊,熊总,趁热趁热!”

    “多谢多谢!”

    “你也吃你也吃。”

    他的心里一个劲地叫苦,这旁边坐得什么人哪,真是,热情得有点过分了吧!谁跟他又不熟,还往碗里夹菜,太恶心了。

    “哎哎,服务员,怎么回事啊?”唐总终于发火了。

    才刚刚端下去的水豆腐,怎么又上来了。

    “不是已经叫端下去了吗?”

    余戈又站了起来:“唐总,你别太过分了,你不喜欢吃,可以当作没看见,这其它人也是要吃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喜欢的就得叫人全给撤了,有没有尊重过我们呢?”

    这两人饭桌上就掐起来了。

    熊总使劲地给唐总使眼色,唐总没理他,跟余戈叫起板来:“你也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女人家,就是事多。”

    这话彻底把余戈给激怒了:“怎么,瞧不起女人,没有女人,能有你们男人,你们家没有女人,你妈不是女人啊?”

    她一连串的骂,把气氛弄到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熊总出来打圆场:“这个,唐总多喝了几杯,余会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咱们吃咱们的。”他这里顾着打圆场,不留神,坐在他旁边的人在他的碗里给他盛了满满一碗沾有过敏配料的菜。

    他的眉头都拧成一川字。

    “熊总,瞧我,对您多好,以后还请熊总多多关照啊。”

    关照个屁啊关照,就这种二愣子还关照,他现在都恨不得拿着碗往他头上罩过去,让他自作主张往他碗里夹菜。

    他又不是大美女。

    一个大男人家。

    别是那种人吧。

    想着一身的鸡皮都上来了。

    没胃口了。

    别人都在吃饭,喝酒,他把筷子放下了。

    “熊总,来,我敬你。”

    谢少卿的酒端了起来。

    他脸上堆笑地赞他:“后生可畏啊,没想到谢少成长得这么快,那时候看着你还流着鼻涕到处要糖吃呢!”

    “熊总过奖了,长辈们给机会,才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两人都在不动声色的刀剑往来。

    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感觉到了这种奇妙的气氛,小王总只管埋头吃饭,卢笛发信息给他,要他全力配合谢少卿,别的人她也安排不进去。

    小王总的本能是拒绝的。

    要他帮情敌。

    那他得拿多大的勇气啊。

    不帮又不行啊,谢少卿现在代表的是他们公司,暂时,他还是要把私事放一边,他能够说话的地方便不多,唯一能用的方法便是让余戈替他说。

    余戈是总部的会计,她的口才很好。

    不是说她说话说得有多好,而是她天不怕地不怕,说话不怕得罪人,其实这不太好,说话过于直来直往,不懂得转弯,总是让听的人心里不舒服。

    也因此让她本人容易跟人结仇。

    且不说她怎么跟人结仇吧,他这样利用她的感情,貌似也很卑鄙。

    走一步算一步了。

    眼下,唐总已经跟她杠上了。

    这熊总在言语上占不了便宜,在吃饭上又非常被动,他又拿卢笛做文章:“咱们卢总怎么没过来啊,让她的老公在这里作陪,别是传言是真的吧?”

    正跟谢少卿的朋友吃喝聊得开心的两个执事停了下来,两个人看了熊总一眼,好似熊总说得有道理,他们夫妻俩把他们领过来,安排他们休息,那是看卢总的情面,也确实是她的情面,这吃饭,也是头等大事,她怎么能缺席呢!

    正是说曹操曹操到。

    “熊总还真是看中卢笛啊,什么时候都能想到我。”卢笛已经换了一身礼服,稍微打扮了一下,显得光彩照人。

    小王总多看了她几眼。

    这一看,不得了,余戈心生醋意,说话都飘着酸味:“我总算明白某人不愿意离开V城的理由了,有这么个漂亮的老板,我是男人我也不愿意离开。”

    她的一句话,局面又发生了变化。

    刚开始还是死对头的唐总马上站在她这边,他曾经的那个老婆论姿色也如卢笛这般出众,可是越是出众的女人心肠越毒辣。

    说走就走,不留情面。

    她们以自己的美色为武器,只想着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从来不在乎她们身边的人的感受。他马上攻击起卢笛来:“红颜祸水嘛,这种人总是能吸引很多男人的注意力。余会,我刚才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他是不是针对她,她现在已经不在意了。

    她暗地里要跟卢笛比较,她不服她,想着要跟她争个高下。

    身段,她不如她,职务,她是这里的老板,她是个会计,好像也不如她。她说话又酸起来了:“如果让我做这V城巧家的老板,我也能做得很好。”接着一出口,成了这个样子。

    场面一度尴尬。

    小王总心想,他再不开口,这局势可就没法控制了。

    眼下,他要看住的是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原来是捏着她作为武器对付那一边,现在成了倒戈,她成了他们那边的利刃了。

    “咳!你跟我出来一下。”万不得已的时候,是要使用美男计的。

    他拉着余戈走出了包厢。

    余戈心里美美的,心想:他还是在乎她的嘛,他拉她的手了,她的样子有点扭捏,她这扭捏的态度引起了过道上三个老头的注意。

    三个人弓着背,直着眼睛看着他们。

    余戈呛他们:“看什么看啊,没见秀恩爱啊。”

    靠,这算哪门子秀恩爱啊。

    闪瞎他们的眼睛了。

    正从他们身边经过,半开的包厢门,坐在包厢里的人发现了走在三个老头前面的迎春,熊总站了起来:“这边。”

    他跟卢笛说道:“不介意多几个人吧!”

    卢笛笑说:“怎么会,熊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尽管请进来。”她的心里却不这样想,好端端的他叫人进来。

    但看到进来的人是他们时,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平静。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