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饭桌上的交锋(二)

    迎春率先跟谢少卿开了口:“好久不见啊,谢少!”

    熊总捏到把柄似的说起卜迎春和谢少卿的关系,他心里明镜似的,关于迎春跟谢少卿的事他有所耳闻,眼下却拿这个事做文章:“我听说,以前谢少跟这个女孩谈过一段。”

    他这一度把舆论拉到了至高点。

    坐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谢少卿这个版本怎么解释,毕竟,他的正牌老婆还在这里呢,卢笛的神情依旧平静。

    谢少卿摇头:“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熊总也感兴趣?”言下之意,不做狗仔太可惜了。

    熊总不介意他怎么想,他只要一心扳倒他们,那就够了。

    每个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思。

    卢笛平静地喝着汤。

    熊总又转向卢笛:“还是咱们卢总大度,不介意自己丈夫的前女友跟自己同一桌吃饭。”

    卢笛脸上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她端起酒杯向熊总敬酒:“熊总......”谢少卿暗骂,这该死的,她现在能喝酒。

    他挡在卢笛面前:“这酒我替她喝了,她现在不方便。”

    “哟哟,又在我们这些单身汪面前开启虐狗模式了。”他的那些陪同的朋友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反将了熊总一军,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瞧,你说的那些话在这个事实面前不攻自破,我们谢少对夫人的感情有多深。那是一点点伤害也不容许落到她身上的。

    熊总扯着一张肥脸:“有什么不方便的。”

    他这里看似发着牢骚,实际没人理会他。

    再说,还在外面不曾进来的三大巨头,他们三个一直盯着余戈和小王总,余戈皱着眉头,一脸地不悦,她恨恨地对小王总说道:“这三个怪家伙,讨嫌得很。”

    小王总跟这三人打过照面,他知道这三人的来历,而张董几人对小王总的印象并不深刻,一来他们年事已高,近期见过的人和事总是特别容易忘记,能记住地都是那些留存在记忆里的东西。

    他们在这附近,迎春应该也在。

    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对迎春心生敬畏,不由得提高警惕地望着周围。从他们的正对面,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路走得婀娜多姿,小王总不免多看了她几眼,余戈不屑地眼神看着她,轻蔑地说道:“原来是她啊。”

    她领着两个人,经过小王总和余戈时,几乎没看他们一眼,径直往包厢里边去了,一进门给谢少卿和卢笛一个普照大地的笑容:“外甥做东,怎么能少了阿姨作陪呢!”

    谢少卿向来水波不惊,可是对这个不请自来的阿姨实在没有好感,他实在理解不了,很多人都有阿姨,别人家的阿姨跟自己的外甥那是好得跟母子似的,而他的这位阿姨呢,虽然是母亲的孪生姐姐,处得跟仇人似的。

    别提多别扭。

    “阿姨,不知您也过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好让外甥去接你啊。”

    表面上两个人很客套,背地里两个人都在说着对方的坏话,谢少卿想的是她这个时候还来掺一脚,还真是不把他当亲人啊。

    阿姨想得却是,明明已经应有尽有了,还不肯把这块肉放下,刁这么多,不嫌累吗?

    “阿姨,您这边坐。”谢少卿为她安排了位置,她不领情,偏要挤到卢笛身边来,卢笛起身相迎:“阿姨,您坐这里吧。”索性把她的位置让给了她。

    这熊总对着他们冷嘲热讽:“一家人还真是客气啊。”

    “那是当然,你以为都像你们家啊。”阿姨她一开口就冲熊总发飙,丝毫不给他面子。这熊总一顿饭没吃出个好心情来,这些人说话还一个比一个冲。他也是个老江湖,并不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端着酒杯敬谢少卿的阿姨:“老规矩啊,后到三杯。”

    “三杯就三杯。”她端起酒杯豪爽地畅饮,这酒很合她的胃口,别说三杯,三十杯也没问题,端了酒杯的她就没打算放下,找这个喝,找那个喝。

    喝着喝着,跟所有人称兄道弟了,逮着谢少卿也喊兄弟:“兄弟,多大了啊?”

    谢少卿满脸黑线。

    别再跟人说她是他阿姨,丢不起那个脸。

    谢少卿的兄弟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并没有因为谢少的阿姨豪放之举有什么异常举动,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有二,能说上话的时候尽量帮谢少说话,说不上话的时候,能把这些人陪好也是好的。他们搭不上话的时候,一个劲的劝身边的贵客喝酒。

    为什么呢?

    喝醉了。

    人的头脑就不清醒,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不记得。

    他要的就是这群人不清醒,只要撑过几日,这件事就算过了,虽然这是下下策。阿姨端着杯子又绕到他面前来。

    “来来来,大外甥,咱们也喝一杯。”

    熊总一听到“喝一杯”这三个字,习惯性地举着杯子,眼前的人影直晃,这才喝了多少,就已经醉成这样了?

    他单手扶额。

    没可能啊。

    他平日里的酒量他自己是清楚的,大圆桌上的一瓶酒转到了他的面前,他身边坐着的人从酒杯上拿下酒瓶给他倒了一杯酒。

    他明白了。

    不是他的酒量变差了,而是,这酒跟刚才喝的酒不是同一类,常在酒桌上的人都知道,某些酒是不能混着喝的,混着喝容易晕。

    他现在就要晕了。

    “熊总。”

    “熊总!”

    坐在他旁边的人轻轻拍着他,“不是吧,这就醉了。”

    谢少卿注意到这边,他手指动了动,身边的人假意对其它人说熊总醉了,要扶他回房间里休息,扶着醉得不醒人事的的他走出了包厢。

    他扶着熊总走出来的时候,还特意问了服务员:“熊总的房间在哪?”服务员当然是热情地带他们去熊总的房间了。

    一直站在离包厢不远的小王总悄悄看了一眼走出来的两个人,他对余戈说道:“要不,我们也回去吧!”

    “你没吃饱?”

    小王总摇头,他拉着余戈的手:“怎么说我在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要跟公司一条线才是,你说呢?如果这个时候我置之不理,将来回到总部也会叫人看不起。”

    他这番话让余戈颇为赞赏。

    直觉自己的眼力不错,找到一个年轻有为又极有上进心的男人,她要跟随他的脚步,跟他站在一块。

    “我跟你进去。”

    熊总跟他身边的人走出来,这个小王总又带着余戈回到了包厢。

    他们两个回到包厢里,在外边徘徊的三大巨头犹豫了,杨董问徐董:“我们现在要不要进去?”徐董这只老狐狸想的却是两方人马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们不适合露面,他们要选择适当的时机,这个适当的时机么,徐董指着空空的前面:“我们去看看那一位,是死是活。”

    他们指的那一位是指熊总。

    “熊总!”徐董敲着他的房门。

    “熊总!”他是豁出去了,扯着嗓子喊。

    没把里面的熊总吵醒,倒是把服务员给招来了。

    “请问,你们找谁?”

    徐董一看又是一个小姑娘,他拉不下那个脸,故意东看西看看天花板,张董先是看着徐董,瞧他看天花板,他也看天花板,这杨董更拉不下脸,扭着头一副好像走错了样子,都没理会服务员。服务员捂着嘴轻轻的笑,也不离开,只守在这旁边。

    这徐董装不下去了,歪着头问她:“姑娘,你一直守着这里做什么?”

    “客人的朋友交待了,这位客人喝醉了,要我们在外边守着,有什么动静报告给客人的朋友。”

    呀,这是光明正大的监视啊。

    不得了不得了。

    侄女那边呢,什么动静。

    她一个人应付得了吗?

    他们担心的侄女在餐桌上也喝了不少酒,背对谢少卿时她什么都做得出来,面对这个人间极品时,她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从进来包厢到现在,她还没说什么。

    除了吃菜,喝酒。

    她这种喝法不亚于谢少卿的阿姨,很快就会醉的吧,她就想醉倒在他面前,看看他会怎么安排她。她的算盘还没打响,三大巨头冒冒失失的进来了。

    “今儿刮的是什么风啊,来来,请坐。”接着他又喊,“服务员,加菜。”

    唐总出声了:“我吃饱了,你们慢用。”他站了起来,要离开这个包厢,迎春只跟熊总联系过,跟唐总没有任何联系交流,他看着先后进来的人,小王总和余戈不说,自是卢笛那边的人,迎春进来之后一直没说话,应该也是他们那边的人,还有谢少卿的阿姨,这个女人,阴晴不定,做事全凭她的喜好,即使不站谢少卿和卢笛那边,也不见得就会站在他们这边,他把她算成中立。

    这刚进来的三个人,好像跟谢少卿很熟悉的样子。

    两个执事似乎对谢少卿的安排很满意,这种形势对他们很不利,现在坐在这里,感觉像是被这伙人包了饺子。

    他的眼里对卢笛还是满满的恨意。

    对付她,以后还有时间,没有必要在形势不利的时候还跟这伙人鱼死网破,他已打定主意,马上离开这里,回自己的地盘。

    他起身的时候,跟他一块过来的那位老总也随他站了起来,象征性的陪了众人一杯酒后,随唐总站了起来,也离开了。

    “回房间?”他跟他交情也不算有多好。

    能有几句客套话就算不错了。

    “回什么房间啊,我要回去了。”

    “要不,再等等熊总。”

    唐总转过身:“等他,不必了,这次升大区总监,他是志在必得,但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话不能这么说,他升了职,也能给我们好处的。”

    “山高皇帝远的,能有个什么好处?”

    “那你怎么答应他过来?”

    “我是看不习惯谢少的那个老婆。”

    “你别是打算拆散人家吧。”他在婚姻上受了挫,几个相识的人都知情。受了挫就要拆散别人,这人还是他们的老朋友的儿媳妇。

    他摸着头,轻轻摇头。

    “算了,我也回去了。”

    他们这一走,包厢里剩下迎春和她的三个姑父,谢少卿和他的几个朋友,有一位领着熊总回房间之后就没回来。

    还有两位陪客陪得差不多了,也走出了包厢。

    这里边也就谢少卿,两位执事,小王总和余戈,并一直坐在角落里休息的卢笛,还有趴在桌上已然睡着了谢少卿的阿姨。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