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三大巨头参战

    谢少卿的阿姨趴在桌上喃喃自语:“来,喝,再来一杯。”

    “干了!”

    卢笛轻轻拍着她的背。

    谢少卿走到卢笛身边来,他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包围着她,她扬起头看着谢少卿,他的面色微冷,他不喜欢自己的最亲近的人跟这个女人关系这么密切。

    他抓着她的手蛮横地扯着她回到他身边坐下。

    “别乱动。”

    “不要试图做好人,有的东西一旦改变了也就改变了,回不来的。”

    “那能告诉我原因吗?”

    这世上,总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任何仇恨的发生都有一个过程,谢少卿不愿意提及那些往事,或许他当时知道得也不完全清楚。

    只记得当时妈妈跟阿姨大吵了一架。

    那一架吵得有多凶呢?

    一直停在他的记忆里。

    那时候他也没多大吧!

    记得他的阿姨,后来来找母亲,母亲一直都冷着脸,对阿姨没有好脸色,阿姨生了孩子,高高兴兴地带到她面前来,母亲的态度不咸不淡的。

    阿姨那个时候特别亲近他,总给他买东西。

    可是,母亲把阿姨买的东西都扔掉了,她几乎没说过阿姨什么坏话,可是,长久以来,母亲对阿姨仇视的态度影响了他。

    情绪这种东西是可以传染的。

    很不幸的,就传染给了他。

    他渐渐就觉得阿姨也许是个假阿姨,她会设计捉弄他,把他弄得很狼狈,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她却哈哈大笑,这个时候谢少卿已经觉得这个假阿姨的智商有问题了。他便不再理会她,她还是什么时候想来的时候什么时候就过来。

    人的潜意识里都有邪恶因子。

    阿姨把她潜意识里的邪恶因子都释放了出来,每次都展示在谢少卿的面前,谢少卿渐渐不耐烦了,他原来是个涵养很好的人。

    但是,他对阿姨不耐烦了。

    这世界是,越不想见的人,她会以更频繁的速度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是为了折磨他似的。他很崩溃,他对卢笛说道:“你把她带出去。”

    “带去哪?”

    “拿着这张卡给她开个房间。”谢少卿拿给她一张VIP卡。

    卢笛没有接。

    她起身,找了两个人把谢少卿的阿姨扶了出去,三大巨头笑眯眯地看着谢少卿,杨董跟他开起了玩笑:“贤侄啊,支开她,是不是有什么话跟我们说啊。”

    迎春刚才还恼他们三人来得不是时候呢。

    谢少卿刚才的不高兴她都看在眼里,还有他拿卡给卢笛的时候,卢笛没有接过来,他脸上的阴霾她心中全有数。

    曾经跟谢少聊天的时候她就知道,其实谢少更喜欢温柔的女子,而非像卢笛这样没有半丝柔情的女人,她卜迎春是个温柔的女子,不正是他想要的那种吗?

    她走了正好,给她留机会。

    徐董站了起来,举着杯敬他:“谢少,咱们先前有误会,这一杯是道歉酒,我先干了。”豪气十足的他举着杯子一饮而尽。

    “对对,是我们不对,向你道歉!”杨董最擅长以柔克刚。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不喝。

    谢少卿的心情一直闷闷不乐的,借酒浇愁是人的常性,此时他手里端着的这酒,恰是用来浇愁的,他心里一直想着卢笛,想着她为什么不能理解他。

    她不知道这阵子他有多累。

    多辛苦!

    “谢少?”

    “不会吧,这就醉了?”

    徐董看向迎春:“侄女,这可咋办啊?”

    “找人把他带走哇,怎么办?”

    “你打算把他......”后面那句话他是没有说出口的,但是其它人心知肚明,她这是要把霸王硬上弓吧!

    三大巨头领着人走在后头跟在迎春后边把谢少卿带出包厢时,被三大巨头支开的两位执事,小王总,余戈回到包厢里。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顿时莫明其妙。

    这包厢里的人呢?

    还是小王总比较机智:“他们会不会喝醉了,回房间了。那几位看看,是继续喝,还是回房间休息一下,待会还有别的活动。”

    他心里觉得谢少卿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刚才的战况那么激烈。

    他们也都是有目共睹的。

    三大巨头进来包厢之后,一直不停地朝谢少卿敬酒,虽说是三个年纪都比较大的人,但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三对一,何况还是先前已喝过不少的人,怎么经得起他们三人的轮流攻势。

    他觉得他得做点什么了。

    “那三位老总,我也替我们公司敬你们三位一杯。”

    “好好好,后生可畏。”杨董分出心来专心对付小王总,余戈怎么忍心让小王总吃亏呢,他还是个病人,刚从病房里出来,她不舍得让他喝酒,她站出来替他挡酒。

    这杨董更是大为赞赏,一直夸她是女中豪杰。

    反倒是两个执事被晾在一边了,看戏似的看着这群热闹的人你敬我我敬他,十分热闹。余戈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女人。

    平时也不大喝酒。

    为了小王总她也是拼了命的,谁知那酒进了肚,辣得她肠子打结,她是强忍着不爽,跟他们推杯交盏。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

    小王总还是要出来的。

    他端着杯子要跟他们喝,余戈拦下了:“别,你不能喝。”

    “我来!”

    这,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躲在女人背后。

    杨董的喝了那么多,脸上还一点醉态都没有,她却喝醉了,她摇晃着脑袋,走的路都是歪的,舌头像是闪了似的说话也说不清:“我,我想上个厕所。”

    小王总不放心她,跟了出来。

    那两个执事呢,徐董给使了个眼色,让杨董给忽悠出来了,这只久在江湖混的老狐狸要对付两个刚出山不久的小伙子也是易如反掌。

    他只跟他们说,想请他们抽只烟,就把两人给支出来了。

    至于抽的那烟,其实也不是什么名贵的烟,关键杨董马屁拍得好,段子一段接一段,把两人乐得晕头转向,抽烟抽烟也就抽到了外边来,等两人把烟抽完,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空空如也。

    “你醉了没有?”

    “没有。”

    “那你呢?”

    “我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还好有小王总在,他别的不行,靠着余戈,不让两个执事心生不满,照顾好他们两个情绪他相信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那么,谢少卿呢?

    迎春看他的眼神,他看在眼里。

    他本不想理会。

    一想到卢笛可能会伤心难过,他又十分纠结,不然,还是偷偷告诉她吧,他叹了一口气,发了信息给卢笛:谢少被迎春带走了。

    发完之后,他的心里好过一点。

    他要陪着余戈带着两个执事到处走走逛逛,逛完之后把这几尊大佛送走,他就功德圆满了。

    再说卢笛收到他的短信之后,她还在路上,她把谢少卿的阿姨带到了他们的家里,把她放在酒店里她终究还是不放心的,阿姨年纪比她大,身形还不错,风韵尤存。她不想让阿姨有什么闪失,带到家里么,也还能跟自己的母亲作个伴。

    她把她带回来的时候,母亲吃了一惊:“亲家母,她这是怎么了?”

    “妈,她不是亲家母,她是谢少卿的阿姨。”

    “哦,她们长得还真像。”亲家母她见过,跟她是一样的。

    “妈,先把她安排在客房里休息吧。”

    说完之后她又起身:“我还得再出去一趟。”

    “还去哪啊?”

    “还有事情要办。”

    “你担心些,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别当自己还是一个人,没个顾忌。”

    她也不想的,但是谢少卿呢,他是怎么回事,把迎春留下来也就算了,当着那么多人面,没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那几个找茬的人都已经散了,其它人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他还不愿意离开,让她把她的阿姨带走,目的呢,为了她。

    她原来没有这么不理智。

    现在她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她要立刻找到他,她不顾母亲的挽留,执意要去找他。

    母亲的左眼皮一直在跳,不行,她实在不放心女儿,还是跟她一块出去吧。

    她话都没说完呢,卢笛已经出门了。

    她一直想着心思,没有留意母亲,开着车就出门了,母亲追出来时,刚好门口停下来一辆车,这辆车不是出租车,她也不管,上了车让司机追前面已经没影子的车。

    司机二话没说,真的去追了。

    “在哪?”

    她眼睛不如从前好使,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不对啊,好像走错了。

    她打女儿的电话,她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哎呀,给个具体方向吧,大姐。”

    “你别催啊。”她很长时间不与外界打交道,几乎都忘记了,这个年头的人,不管身份多尊贵,是不能用这种语气跟人说话的。

    司机听了不爽。

    把她一个人扔在路上了。

    她茫然的望着车来车往,该往哪走啊,这是哪?脑袋里一直都在嗡嗡嗡嗡的响。

    她的心里在向卢笛的爸爸求救:“老头子,救命啊!”她试着往前一步,后面的汽车按着喇叭,她又缩了回来。

    往后一退。

    后面一辆疾驰而过的车撞了过来,笛儿!

    卢笛打了一个激灵,她刚才听见妈妈在叫她,不可能啊,妈妈她好好的呆在家里,怎么可能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