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混乱(二)

    面色阴冷,仿若魂掉了一半。

    “卢总!”小王总小心翼翼的,他怕他的嗓门大一点点,她的另一半魂也要被吓跑了,卢笛两眼无光,空洞地看着地砖。

    小王总朝她的身后看去。

    迎春半倚在门上,身上一件薄得仿佛没穿的睡衣,恨不得把凶器都暴露在大众的视野之下,她的头发很凌乱,额头上还滴着汗珠子。她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小王总,小王总的眉头锁在一处,他能想象到在那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卢笛这个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想说些什么,又好像说什么都是“词穷”两个字。

    这时候,柴林西等人已经赶过来了,柴林西深深看了卢笛一眼,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颖一伸手揪住了她的耳朵。

    嗨,还以为他带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女人来这里潇洒。

    还真是他老婆啊!

    再看小颖的身后,他的脸变了。

    余戈也来了。

    她怎么会?

    不是在陪她的两个同事吗,她过来了,那两个同事岂不失了主心骨,他迎了上去,语气挺虚的对余戈说道:“怎么过来了?”

    “只准你来,就不准我来了。”

    “不是这个意思,担心你累嘛!”

    卢笛听到这话,嘴角边扯起一个嘲讽的笑意,原来男人,哄女人的谎言都这么如出一辙,几乎就不需要向任何人学习。

    连他,在她看来那样老实的一个男人也不能幸免。

    真可笑。

    所以,她凭什么去相信谢少卿,她以为谢少卿应该是不一样的,事实呢,男人都一样,即可以对她说着甜言蜜语,也可以对别的女人说甜言蜜语。

    她跟她们有什么区别呢?

    她踉跄着朝电梯走去,所有的乌云消散了,心里突然像明镜似的清明。电梯门开时,她的手机响了,是父亲打过来的。

    她听了电话那头的话,脸色变得更为苍白。

    几乎是跑着进了电梯,手忙脚乱的按电梯按扭,她的手一直在发抖,不,是全身都在发抖,她感觉很冷,冷得不停地哆嗦,尽管咬着唇,强力忍着,也还是没能忍住,在电梯关上的那一刹那,小王总,柴林西都看到了,卢笛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

    她的泪撞击到两个男人的心灵深处。

    柴林西跟小颖结了婚,在心底,他还不曾放下卢笛,他径直走到迎春面前,迎春扬着头看着柴林西,说话刺刺的:“柴总,好久不见了。”

    的确,很久不见。

    她变了。

    满身的风尘气息。

    不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单纯可爱的卜迎春。她甚至可以穿成这样毫无惧色的挑衅他,那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换件衣服,找个地方谈谈。”

    跟在身后的小颖狠狠瞪了迎春一眼,迎春向她抛了一个媚眼,小颖气得捏紧了拳头,她就知道跟过来是对的,柴哥一表人才,公司做得风声水起,有苍蝇靠过来是再正常不过了,她要好好盯着,别让这些人钻了空子。

    迎春进房间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披上。

    小颖跟了进去。

    一进门,看见露出胸肌,有着绝美容颜的美男子斜靠在床边眯着眼睛。小颖下意识地拿手挡住眼睛,呵,这女人吃着碗里,看锅里,专挑美男下手哇。

    骚气十足。

    诶,那床上的人是?

    她合起来的手指露出来一条小缝,看到的却是迎春凑过来的脸,她吓得后退一步,迎春嘲笑她:“都是过来人,装什么清纯。”

    靠。

    这个女人。

    什么鬼?

    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走吧!”她懒洋洋地出声。小颖往前面走,走着走着,猛地一回头,这回她看清楚了,躺床上的是谢少卿,她当初要死要活非要嫁的那个男人。

    小颖朝她竖大拇指:“厉害啊,把他抢过来了。”

    “说什么抢不抢的,多难听。”迎春不喜欢小颖,小颖于她而言,也是潜在的威胁,当初为了谢少,闹得多大啊。

    小颖心里很不舒服,她快走几步,来到柴林西身边,挽着他的胳膊热络地冲迎春炫耀:“我能这样亲密地挽着我的老公,你能吗?”

    迎春不屑一顾:“挽着,能说明什么?”

    小颖搂着柴林西的脖子朝他嘴上亲了一口:“我们夫妻可以亲吻,你能吗?”

    迎春扔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少在我面前恶心了,谁又不跟你抢丈夫。说得好像谁没亲过没吻过似的。”

    小颖似乎跟她杠上了:“我们是合法夫妻,你能吗?”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他们合法夫妻,而她,虽然也能挽着谢少卿,能亲他,跟他同床共枕,但是,她是非法的,是小三。

    这句话把迎春激怒了,她瞪着眼睛冲她吼道:“滚!”她这句话一出口,柴林西下意识地挡在小颖的前面,小颖则吐着舌头躲在他身后,她还朝余戈和小王总扮鬼脸,握着嘴小声地比了两个字,余戈看她的唇型便知道,她说的是“泼妇”两个字。

    迎春不愿意再往前走,她停了下来:“有什么话就在这边说吧!”她环着手,摆出一副大姐大的派头来,刚才她倚在门边,看着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悄悄通知了三大巨头过来救场。这些人当中,小王总和柴林西都曾经是卢笛的爱慕者。

    无疑是帮着她的。

    在床上的谢少卿还没有醒过来,刚才,还好她够机智,从猫眼处看到站在门外的卢笛,她把房间布置得很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然后不动声色的开了门,她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衣裳半褪,与谢少卿保持着一个看起来很不雅观的画面。

    随后她发出了猫一般慵懒的叫声,那叫声能让听的人浮想联翩。

    正常情况下,是骗不了卢笛的,她是一个高智商的女人,不巧的是,她现在是孕期,智商大打折扣,尤其还是在她深爱的男人面前,听到那种*声,她的第一反应是推门,推开门之后,如迎春所愿,她见到了她想要展示给她的画面,面对这种画面,卢笛失去了判断力。

    她会失去判断力,这在迎春的掌控之中。

    那一刻是心痛的,再去联想当初迎春说怀了他的孩子,还有刚才在包厢里,她的悄无声息,和莫明的脸红,所有的刺激凑在一块。

    她的心里防线被瓦解了。

    站在房间里,仿佛石化了一般,站了不知多久,才艰难地离开这个房间。

    三大巨头收到迎春的消息后,身处不同地方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摇头,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何时是个头啊,张董一想,有徐董和杨董两位,他且乐他的。

    徐董和杨董又想,他们离得太远了,远水救不了近火。迎春的智商连谢少卿都能搞得定,几个跳梁小丑能困住她。

    三个人连信息都没回复。

    这边,迎春的眼珠子一转,已经开始动脑筋了。

    她看得出来,小王总和柴林西心底还有卢笛,可是卢笛现在是什么人啊,她是谢少卿的老婆,那小王总和柴林西身边的女人不是更应该防着卢总吗?

    如此一想,她有了主意。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一直以为传闻是假的,现在才知道不是空穴来风,柴总对卢总果然是一网情深啊。”

    她的话一出口,小颖变了脸,张牙舞爪地冲她挥手:“胡说什么呢,我老公他只喜欢我。你这个泼妇别乱说话。”

    迎春冷笑道:“我乱说话,你也不去公司打听打听,你老公可是卢总一手提上来的,她当初对你老公有多好,全公司都知道。你老公喜欢卢总的事情,全公司也都知道。”

    小颖急忙打断她:“那是以前,他现在有我了,已经不喜欢她了,你自己没老公,就想着拆散别人,你拆散别人你也不会有老公,没有人会瞧得起你。”

    迎春是多骄傲的一个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年纪又轻,她想找什么样的找不着,她不跟她计较这些无聊的争执,只要能够击败她。她的眉眼一转,接着又说道:“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刚才你老公看她的眼神你装没看到,他现在为了那个女人为难我,你也装看不到,你是不是眼瞎啊!”

    这一句击中了小颖的软肋,她也怀疑过,只是没往深处想,现在听迎春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一旦生了怀疑,她会不由自主的找很多理由来让个怀疑成立。他为什么一定要来这个地方,公司附近的酒店不是很好吗?这里还这么吵,是为了来见她,还有,为了她的事情跑得那么快,刚才她明明说了她还想再休息一会儿,他不同意。

    还说什么,她要休息她自己休息,他出来有点事。

    只说有事情,却不说是什么事情。

    打算瞒着她吗?

    是不是这个女人不说出来,她要一直瞒着。

    小颖的心里有千般万股委屈,这些委屈转换成了对柴林西的怨恨,她幽怨地看着柴林西,柴林西看着她的眼神,心都碎了。

    她的眼泪就那么着毫无征兆地下来了。

    一个转身,她飞也似地逃开了。

    柴林西没想到卜迎春这么厉害,几句话能够让他们之间产生间隙,他深深看了迎春一眼,朝小颖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好了,解决一个。

    这一个,更好解决。

    她用讳莫如深的神情望着小王总笑,余戈被这个自带强大气场的女人震慑住了,但她久经江湖,也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捏的柿子,迎春对付小颖那一套,对付她没有用。即使小王总确实喜欢过卢总,即使他现在心里还装着卢总,她也不会在意,总有一天,她会让小王总死心塌地的只爱她一个人。

    迎春朝小王总抛了一个媚眼。

    余戈警惕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她想干什么?

    突然,迎春把外套脱下了,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来,那件薄如轻纱的睡衣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她扭着腰枝,频繁地向小王总眉目传情,嘴里说着情话:“我知道,你爱慕我很久了,今天,就给你个机会,把我抱过去。”

    余戈傻了眼。

    不是说,他对卢总有意思么,搞错了,不是卢总,是这个骚狐狸?

    她二话没说,拉着小王总就往反方向走,那边有个安全通道,没道理,明知道有个尤物在向他示好,她还能大刺刺的由着对方这么做。她想好了,把小王总绑回总部,不惜一切代价。

    迎春慢慢地穿上衣服。

    她赢了。

    哼,跟她斗,都还太嫩了。

    她懒洋洋地回到房间,大开的房门里,里边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谢少卿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