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混乱(四)

    “臭男人!”她冲几个大汉厮吼道:“你们几个,给我废了他。”

    几个大汉抡着拳头朝男人身上砸去,男人的女友恰在这时上来了,看着一群男人围攻她的男人,她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跑到他面前来,挡在前面护着她:“你们,你们想干嘛?”

    男人唯唯诺诺地躲在女人身后。

    迎春轻蔑的歪头看着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

    出言讽刺道:“还真是渣啊!”

    说完,轻轻摇头带着人离开了。

    迎春一走,男人搂着女友嘤嘤地哭出声来,女友拍着男友的后背轻声安慰他:“别怕别怕,有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迎春带着人从后门下来时,眼角的余光往旁边一瞥,正好看到小蔡和她的男友一左一右扶着一直没醒过来的谢少卿往车上钻。

    “喂......”她的瞳孔瞬间放大,她吩咐身边的人:“快,跟上那辆车。”

    也幸亏他通知了黑子。

    就他,和小王总,再加上他们身后两个拖后腿吃飞醋的女人还应付不来卜迎春,应付不来也罢了,她三言两语还能把他们和老婆之间的感情搅碎了。

    黑子收到消息后,破解了谢少卿的手机定位,才在房间里找到他,找到他的时候,他和小蔡都傻了眼,他“啧啧”地挤着眉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是,被非礼了。”

    小蔡摸着下巴笃定地点头道:“好像是。”

    她的反应比黑子快:“赶紧把他转移。”

    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把他架了起来,拖死尸似的一人提着一只脚给拖了出来,但是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他们这么折腾谢少卿,他居然还没醒。

    “太沉了,没力气。”小蔡把他扔在地上。

    黑子一个工科男,也没什么力气,“要不要把柴工他们叫过来?”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四个人抬着也比两个弱小的拖着要强。

    小蔡摇头轻叹:“黑子大神,除了计算机,其它的都是白痴啊。”这房间里的主人不在,门还开着,就说明一个问题,屋主是暂时离开了,所以没来得及关门,说明她会很快回来。那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呢,想到柴林西和小颖他们都不在,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柴林西等人把对方给缠住了。能缠多久,谁也不知道,保险起见,还是把这个人带离这里最好。

    可是,他一直不醒?

    会不会被喂了什么药呢?

    恰好,隔壁房间的一男一女开门了,一向文静的小蔡做了一件让黑子此生都难忘的事情,她走向前,把这一男一女给拦下了。

    “你们好,请问你们是要退房吗?”

    这一男一女有点蒙了,退不退房的跟她有什么关系呢,男人怕女人吃醋,不愿意跟小蔡说话,拉着自己的女人就走。

    小蔡不死心,还跟了上去。

    “拜托了,我给你们钱,可以把房间暂时让给我吗?这是我的身份证。”

    或许是她的眼神打动了女人,女人迟疑了一下,就是她这迟疑,小蔡飞快地把钱塞到她的手里,并从男人手中抢走了房卡,这动作快得,男人和女人都还没有愣过神,房卡已经被拿走了。

    男人看着女人手里的钱,女人若无其事地对他说道:“算了,我们也没损失,走吧。”

    “那万一房间里的东西损失了,他们会不会让我们赔偿?”女人想到了房间里的明码标价的东西,电脑,空调,电视。

    男人摸着头,他忽然想到,万一他们是坏人,而他们现在去找他们把房卡要回来,那酒店里的服务员会不会说他们是一伙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万一真有什么麻烦事,那他们可以说成是,房卡不小心遗失了。

    但是,这个说明什么说更合适呢?

    他们可以在外边等一等。

    等房间里边传来什么动静的时候,他们再向酒店里报信,这个主意好,要是他们拿了房间里的什么东西,那他们报告给酒店,酒店说不定还能给一笔奖励。

    天上掉饼了。

    他拉着女友到一边,悄悄地把他的想法对女友说了。

    “哎,我怎么没想到,还是你聪明,那我们现在在这里守着?”

    男人仿佛侦探上身,摸着额头郑重地说道:“不,我在上边守着,你去楼下的大厅守着,那个女人的样子你还记得吧,她要是拿着房卡去退房,你就跟大厅的经理说她偷了我们的房卡。我在这上边守着,如果我看到他们从房间里搬东西出去,我打电话通知你,你带大厅的经理上来逮小偷。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们都赚大发了。”他在心里乐得翻来翻去。

    女人听话地下了楼。

    这里,小蔡和黑子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谢少卿给拖到隔壁的房间里,他们刚刚把门关上,迎春已经回来了,她见到消失的谢少卿,发狂的大喊大叫,捏着拳头低声吼道:“不管你在哪里,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一直躲在旁边的男人握着拳头抵在自己的下颚,哇,好靓的女人,见到她发怒,又惊叹:好凶的女人,不过那个地方更凶。

    嘿嘿!

    看得他口水直流。

    刚才那两个人拖着一个帅气的男人进房间了,要不要走过去告诉他。他忍不住了,真想走过去告诉她,还是去吧。

    说不定又有优渥的待遇。

    他特意直了直腰板,用很自然的身姿走到了她的面前,这突然走出来的男人,还盯着她看,她顺着他的眼光看到自己身上,该死的,让这个臭男人占了便宜,她进了房门,“咣”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喂......”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

    他保持着绅士特有的风度,轻轻地敲了敲房门,一次两次三次四次,非常有耐心地敲,里面的人听着心烦,低声吼:死男人,臭男人,滚!她的面容因为心中的愤怒变得扭曲变形,她在不停地咒骂外面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过了一阵子,外边安静了。

    她贪恋地看了看床上,这张床上还有谢少卿遗留下来的气息,暖暖的,还在身边似的,她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心里又万分懊恼,究竟是他自己醒来了,走掉了,还是谁,把他带走了。不,那是卜氏特有的炼药,不会那么快醒过来的。

    一定是谁把他带走了。

    那会是谁?

    她要去找他。

    她把随身带过来的包包拿了起来,那件薄薄的睡衣她塞进了包包里,随后打开了房间门,“咣”她开门的时候,一直坐在门边的男人摔了一跤,他一直没死心,不肯离开这个房间门,敲了那么长时间,也敲得累了,索性就坐在地上了。

    没想到,一坐下来,瞌睡来了。

    一个没注意就睡着了。

    梦中的他,还跟房间里的这个姑娘好上了,做着梦的他又流起了口水。

    “啊,你总算出来了。”他慌忙站了起来。

    “我不认识你。”

    男人伸出一只手指头,轻轻地放在她的唇上,他的这个动作让她觉得很恶心,她嫌恶地瞪了他一眼,他适时地把手收了回来:“美女,我见到有两个人,把你房间里的人拖了出来。”他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辨人识人的能力,只要在社会上多待些时日,时间长了,自然也就会了。

    迎春果然上钩了:“谁,谁把他拖走了。”

    “别急嘛,你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告诉你他的去向。”

    “什么要求?”为了谢少卿,她暂时可以不跟这个臭男人计较,想要招惹她,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

    男人的一双手伸了过来,握在她的双峰上,在她的双峰上揉搓,他嘴里说的不干不净的话:“美女,真是叫我好想。”说着,伸着嘴凑了过来。

    迎春感觉到屈辱,她扬着手往男人的脸上扇,却被男人的手给捉住了:“别急,你要找的人还在这栋楼里,只要你依了我,什么都好说......”

    她的脸色变得阴冷,冷到麻木。

    好,依他。

    ......

    片刻之后,男人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他指着隔壁的房间说道:“你要找的人就在这个房间里,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是亲眼看到的。”

    说着,他就要离开。

    匆匆赶过来的几个大汉把这个男人扣下了,男人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你?”

    “我什么我,除非我找到他,否则你觉得我会放了你。”

    男人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在楼下大厅的女友:“宝贝啊,你跟大厅的经理说我们的房卡掉了,让服务员过来开一下房门。”

    迎春听到他对着电话里叫“宝贝”时,她的眸子变得更冷,她恨恨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渣男”。男人丝毫不将她的愤怒放在眼里。

    他继续说着不干不净的话:“不如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迎春阴森森的面孔向几个大汉打了一个响指,大汉们像拎小鸡似的拎着他,把他揍得哭爹喊娘,直叫救命,他的女友赶上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吓得不轻,她一阵乱跑,又是叫服务员,又是叫几个大汉住手。服务员胆小,见到这种阵阵仗,腿都软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