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百忍成金(一)

    黑子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怕,有我呢。”

    他带着小蔡往停车的地方走,迎春鬼魅一般出现在他们身后,疯女人,一直纠缠不休吗?黑子暗怒,他抓着小蔡一阵狂奔,跟刚才的捉迷藏一个方式,左绕右绕,左拐右拐,好不容易才把她甩掉。

    这时,他才拉着小蔡作贼似的偷偷溜上车。

    此刻,车子已经开始慢慢蠕动了。

    黑子启动车子,跟着车流往前走,他习惯性的看一眼后视镜,这一看,又把他吓着了,妈妈的,那个疯婆子居然绕出来了,还死死的盯着他的车往他这边跑。

    光这个情形就够他做一个星期的恶梦了。

    太难缠了。

    后面的司机不停地按喇叭。

    黑子往前面一看,前面的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了,他一踩油门,车子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迎春一伸手扑了个空。

    她的面色变得狰狞。

    “你们逃得掉吗,休想!”

    小蔡无意看了一眼反光镜,这一看,看出了心理阴影,迎春那张脸实在可怕。实际上一个拐弯已经看不见她了,可她依旧垂着头。

    黑子安慰她:“已经没事了,小蔡。”

    “不是她,卢总的母亲去世了。”

    “啊?”

    这种情况他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或许只能沉默吧,因此这一路上,平常总有说不完的话的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黑子担心小蔡想太多,心情不好。

    直接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公司。

    尽管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他仍是把她带在身边,小蔡是个大美人,平常很少出现在公司里,突然间跟着黑子到公司里。

    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骚动。

    他们这是软件公司,跟卢笛管理的装饰公司有一些相似,相似的地方便是男职员太多了,女职员又太少了。

    不相似的地方是,软件这一类依靠脑力活。

    装饰这类的监理们体力活居多。

    共性是都得没日没夜地拼。

    这些从前很少见肉的男职员们见到小颖都要流口水,见到小蔡这种绝色美女,一个个都把她当成了“梦中情人”,吃饭时常就来对她献殷勤。

    “小蔡,新鲜奶酪。”

    “小蔡,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

    ......

    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少男们在碰到这种女神级别的人物时都能无师自通的开启追求模式,还完全把黑子这个正牌男友给忽视了。

    柴林西见着这种情况忍不住敲打他:“哎,少年,你还真沉得住气啊,你的女人都快被人挖走了。”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放在一群狼中间。

    是考验她呢,还是考验他自己啊?

    “其实这样挺好的。”有人跟她说话,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柴林西想的那些无疑是小人之腹了。

    “笨蛋!”

    这群人对小蔡的殷勤程度让身为老板娘的小颖心里很不爽快,她嘟着嘴托着腮,不开心地看着那群争先恐后讨好她的人,哀叹道:“哎,还是不能太早嫁人啊,嫁得太早没有这种福利了。”

    黑子听到她的话,捅了捅柴林西:“说你呢!”

    “这简单啊,换个环境上班,还专挑那种单身青年多的公司,只要不跟人说已经结婚了,也还是可以吸引一堆的追随者的。”柴林西给她出了一个主意。

    小颖又被他气到了,挥着手里的文件打他:“柴林西,你是不是嫌命长。”

    柴林西一边躲一边问她:“那你想怎么样嘛?又后悔嫁得太早,又羡慕别的女人还有人追,我这不是好心给你出主意吗?你不谢我也就算了,还咒我。”

    “切,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对,我说的,正好你去找年轻小伙,我去找年轻姑娘。”

    小颖沉了脸:“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这才是你心中的真实想法吧,找年轻姑娘,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了,当着我的面就敢说找年轻姑娘。”说着追着柴林西就打。

    黑子原来吃饭的时候是不来食堂的,直接让员工把饭给端到公司,三两口扒拉完了又开始工作,小蔡在这里,他照顾她的情绪,特意把吃饭的时间留了出来,实则是为了多看看她。

    只要能看到她笑,他的心情就能变得很好。

    现在,上班时间到了。

    他又要开始工作了。

    好一阵忙活,晕天暗地的,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这是状态是常态,等他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想起小蔡,急忙拿着衣服去找她。

    挨着公司最近的员工宿舍里,黑子有个单人间,他最先去的那个单人间,单人间里并没有小蔡,紧接着,他又开车回自己的住处。

    又是一阵飞跑,家里的钥匙她有。

    他开了门之后,期望瞬间落空了,小蔡不在家。

    去哪了呢?

    这个时候。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手机上有小蔡发给他的微信,是刚刚发的。

    她说,她已经回公司宿舍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回去。

    很快,小蔡回复了他:“本来打算明天回来的,怕赶不上,所以就回来了。”

    “赶上什么?”

    “卢总的母亲明天出殡了。”

    “我陪你一块过去。”

    “不了,你工作那么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小蔡这两天一直跟着他,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才发现她的男朋友有多忙,忙得连喝口水,上个厕所都要事先把工作的事情放在脑袋里才能过去。

    到了那个地步。

    她是希望他可以陪着她一块过去的,但是那也意味着,他必须要把当日要做好的工作推到更晚,有可能整个通宵都在忙原本白天要做的事。

    她不忍心。

    “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早上过去接你。”

    相处这么长时间,她的心思他怎么能猜不到。

    这一夜很短,早上,天刚亮,黑子就已经起来了,起来后的他正好撞上穿着一身黑的柴林西带着同样一身黑的小颖。

    难道他们也是?

    幸好,他穿的也是全身黑。

    这种黑让人的心情很沉重,很压抑,开车过来接小蔡的时候,看见垂着头,同样一身黑的她,那种压抑感更强了。

    小蔡上车的时候,曹金梅和郭毕祥等人也都跟了上来。

    公司其它的员工也都统一地穿着一身黑井然有序的上了不同的车,还有文洋文老板领着他的员工,这一路浩浩荡荡地开到了卢笛家中。

    卢家的大门开着。

    大厅的中央设了灵堂,黑子是第一次参加葬礼,加上这种压抑的环境,他的情绪很低落的,低落得见到卢笛母亲的时候,憋不住的掉了几滴眼泪。

    站在一侧的卢总脸色异常的苍白,她的身边还一左一右的站着两个人,搀扶着她,她的父亲也站在一侧。谢少卿,希望你快点醒来,她现在需要你!

    他在心中说道。

    但是,嘴里是不敢提半句的。

    卢总这个时候的坚强都是撑起来的,一旦触碰到不可触碰之痛,伪装的坚强都会土崩瓦解。小蔡那么喜欢卢总,也是有原因的,在某些方面,她跟卢总很相似。

    黑子和小蔡退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赶过来的卢总的公公婆婆,他们下了车直奔灵台,卢笛的婆婆抱着卢笛一阵大哭。

    哭得肝肠寸断的。

    让外面的人跟着伤心。

    哭了一阵子才由卢总的公公搀扶着出来。

    他们拉着几个人打听起他们的儿子来:“谢少呢?”

    对啊,再粗心大意的父母,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作为女婿是不能缺席的,黑子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谢少正在接受救治的事情告诉他们。

    他摸着额头,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他把小蔡拉到一边:“谢少的事情你跟公司里的人提起过吗,有没有跟卢总说。”

    她是打算跟卢总说的,一直没机会。

    就像现在这种悲伤的场合,适合说吗?她反问黑子。

    黑子摸着下巴:“好像不适合。”

    “那其它人呢?”

    “没有,那个时候头脑里乱烘烘的。”尤其是当她回到宿舍听曹金梅说起当时的事情时,她昨晚上翻来翻去一个晚上没合过眼睛。

    一大早起来的时候眼圈都是黑的。

    同样顶着熊猫眼的还有黑子,他也一个晚上没睡着吧。

    “要不要告诉她的公婆。”

    脑子虽然因为睡眠不足不够灵光,基本的判断方向她还有,她觉得暂时不能告诉卢笛的公婆,理由是不能惊动那个疯婆子。

    一想到迎春那张狰狞的脸,小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一回头,迎春却从大门进来了。

    喂,不是吧!

    小蔡躲到黑子的身后。

    她怎么会过来?

    迎春毫不在意其它人猜测的目光,径直往灵堂中走去,上香,烧纸,磕头,其它人看着她,又看向站在一侧的卢笛。

    答谢客人的时候,她向迎春磕了头。

    好诡异的感觉。

    小蔡悄悄地拉着黑子的衣襟,黑子侧头看了她一眼,她却不说话,他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大门外边站着很多人,那些人,有一些对他们来说是熟面孔,正是那日追他们的几个打手。

    怎么看,疯婆子也不像是诚心来给逝者吊唁的。

    她想干嘛?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