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百忍成金(三)

    “呃!”他摇头叹息,“男人堆里也不安全。”

    这群码字的男人堆里,有人对他产生了兴趣,大概因为他这天生的命犯桃花,让长期单身的某些男同事对他产生了幻想。

    不过他可是直的。

    也不想被掰弯。

    为了避免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他是能闪就闪,能躲就躲。

    绝不给人任何产生错觉的机会,他可负不起那个责任。

    “谢少那边怎样?”

    他?

    “还得等几天。”

    “你大爷的,倒是快点。”

    卜想还真摆起了大爷谱,他环着手不以为然地说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来啊!”谢少卿的脑神经被麻痹了。

    这是引起他昏睡的原因。

    那个卜迎春,早在卜家时就有所耳闻,他们家在卜家是中等人家,卜迎春是出了名的乖乖女,不相熟的人都会被她的甜蜜样子吸引。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她跟大家看到的不一样。

    会卜算命格的他老早就替她算过了,这个女人她有双重人格。

    阳光的一面是乖巧甜美,阴暗的一面是邪恶。本来任何人都有这两重人格,不过多数人善的那一面占据主导地位。

    卜迎春,她的命格里主七杀,残暴占据主格。

    她对谢少的爱因不得变成恨,她紧紧的抓住这次机会,给了谢少卿一记重创。他歪着头,这么一想,谢少卿总算运气不错。

    遇上了他。

    再过几天他就能痊愈了。

    柴林西说不过他,他去找黑子。

    黑子从电脑房里出来,出来之后他还想着去会议室找小蔡,值班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女朋友早就已经走了。

    他显得很沮丧。

    “那你刚才怎么不多陪陪她?”

    “以为他们不会走那么快,说起来,都怪卜想,他诊断完了之后应该跟我们说一声的。”

    黑子刚才的心思转到工作上了,知道小蔡已经走了,他一门心思又扑到工作上了,而小蔡呢,她一心想着帮曹金梅去药房里取药,暂时把黑子也给忘了。

    她们一行走一行聊,两个女孩子有说不完的话。

    不知不觉地走到盛世荷苑的商业街,恰好在她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就找到一家药房,巧合的是她们看到的药房正是那日卢笛约燕燕来的那个林家轩药铺。

    曹金梅拿着单子往里边闯。

    负责接待的是一个年轻的销售员。

    她照着单子上开的药,拿了一把称药的小称一样一样的替她称,这中药跟西药不一样,首先,药材的年份,重量、大小,生长环境,后期的研磨,这些决定药效。从前的药房,对这一块要求很严格,但凡病人抓药,几副下来,就能痊愈。

    现如今这种快节奏的时代,对药材的把控就不如以往了。且因药材的成长周期长,患者又逐年增多,按以往那种野生的药材就显得供不应求。

    这就多了许多人工种植。

    人工种植,它会尽可能的增加产能,以保证利益,所以就有人工筛选,这就导致种植的药材在被保护的状态,没有经过大自然的淘汰,效力自是不如野生。

    这些曹金梅大抵还是了解一些。

    不久前,她陪同另一个同事到药房里拿中药,中药房的师傅给称七副药,直接一次性称七副的剂量,然后凭感觉再称好的药分成七份。

    那时候,曹金梅惊呆。

    不过,显然林家轩药铺不一样。

    这个年轻的销售员,称药的时候很认真,每一种药的剂量要刚刚好,不多一克不少一克。曹金梅啧啧称奇,不过,这样称药,要花费的时间就长了。

    曹金梅觉得可能得花上一段时间,拉着小蔡站在一边说话。

    她们两个已经聊了很长时间,依旧不觉得累,还叽叽喳喳说不停,两个人没留意,刚刚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进来了。

    也是去拿药。

    不过,很快,就出去了。

    那个身影很快。

    曹金梅感觉到了,她问小蔡:“刚刚出去的是谁?”

    小蔡是背对着那个人影的,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哪有人啊!曹金梅揉着眼睛,刚刚是不是看花眼了,那个影子确实很熟悉。

    会不会是碰到客户了。

    这里是盛世荷苑,按说碰到客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突然停了下来,这时才觉得口渴,药铺里有专为客人准备的茶水,曹金梅走过去端了两杯茶水过来,拿了一杯给小蔡。

    小蔡端在鼻子下闻了闻,却是没喝。

    “这是清热降火的,你不喝?”

    “其实我也不渴。”

    曹金梅仔细地看着她,看来看去,看得小蔡不好意思了,她垂下头避开她的目光,她越是这样闪躲,曹金梅越觉得有问题:“不会是,有了吧?”

    “没有。”她说没有的时候,脸红通通的。

    “样子很奇怪哦,有了就有了,又没有多丢脸。”曹金梅想了想,那个小鬼头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啊,小蔡要是真有了他的孩子,反而是个麻烦事情。

    她既然不肯承认,那不如换个问题问她:“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嘴快的她问了以后又自觉失言,这话说的,不到法定年龄啊,只能办个酒席吧!

    万一生了孩子也还是不在法定范围之内啊。

    不过,小蔡这个年纪,等着黑子到法定年龄,也真是辛苦,等得够呛。

    “刚才,不好意思,说快了,你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她装傻,其实也不是没想过,黑子,他实在是太忙了,估计跟他说了,他一时之间也适应不了吧。

    算了,还是别说了,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起身,故作轻松地说道:“药已经开好了,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手挽着手,往宿舍走。

    曹金梅想了想,还是打了一辆车,不为别的,万一她真的有了呢?真不知道应该替她高兴还是替她难过,黑子,他年纪还那么小。

    上车的小蔡眼角一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视力好,往那边一看,还真是,上了车之后,她跟司机说跟上前面的那辆车。

    “美女,那辆车在相反的那条道,要追上可能没那么容易。”拐个弯过去,路程都差了一大截了。小蔡耳朵听着司机说话,眼睛一直在看那辆车,好机会,那辆车遇上红绿灯已经停下了。她催促司机快些走,那辆车已经停下了,接着她把车牌报给司机。

    司机也不含糊,二话没说一个调头追了上去。

    红灯变绿灯时,司机已经追上来了。

    “喂,往那边去了。”

    车上的人难道知道她们在追她。

    司机是个老司机,眼见着前面有红绿灯,他往右边一拐,穿了一个巷子,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跟在那辆车的屁股后面。

    “哇,师傅您好厉害!”

    “对这条路熟。”他知道除了那个方向没别的方向可走了。

    大概又走了一段,前面的车终于停下来了,曹金梅傻了眼,她嚷嚷道:“怎么又回来了,小蔡,你不是故意的吧,说什么前面有个熟悉的人,就为着那点可能,又绕到你老公的公司里来了。你要不想回公司直接说一句就成,绕这么大的弯子,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小蔡直接忽略她的话,她指着前面说道:“你再仔细看看,从车上下来的是谁?”

    曹金梅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真是见了鬼了。

    那个大闹灵堂的疯婆子,怎么找到柴林西的公司里来。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难道,为了谢少卿,在路上闲聊的时候小蔡已经跟她说过了,谢少卿在黑子的公司里接受治疗。

    她们甚至怀疑迎春是不是在她们其中一个人身上装了窃听器。

    那场吵闹其实是故意演的戏。

    要真是那样。

    她们要给她跪了,这种智商不去当侦探也是可惜了。天才和疯子只差一线,传闻真不欺人。小蔡和曹金梅赶紧从车上下来。

    小蔡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了柴林西。

    她没打给黑子,是担心黑子万一正在进行关键性的调试,岂不耽误他的工作,她已经耽误他很多了,不想耽误他更多。

    柴林西接到小蔡的电话,愣了一秒。

    接着他打电话通知了卜想。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都是一家人,要真的不得不战的时候,哎,还是不要往这方面想了,“卜想,给你的病人下毒的人来了。”

    卜想这个时候正在调试一个模块。

    为了这个事情他已经呆在办公室四个小时了。

    柴林西突然打来一通电话,竟然是为了这等鸟事,他只听了一半,把电话挂断了。柴林西火大,毫无节操的要骂娘,骂完之后,又打他的电话,刚才他是很客气的,现在可不客气了。

    “把你们卜家的那个疯婆子给弄走。”

    卜想怼了回去:“你们家的。”

    “你在哪,赶紧出来一趟。”谁喜欢用命令的口吻了。

    不用不行啊。

    这个混蛋,根本不把他这个老板放在眼里。

    “切!”

    卜想又挂了电话。

    在外边的卜迎春已经跟门卫吵上了,叫嚷着要见柴林西,柴林西怕了她了,那个女人能不见就不见,他这里也找不着对付她的人,只能找卜想,卜想这尊神啊,他到底会不会出来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