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总部述职(一)

    “哎......”曹金梅幽幽地叹息,“真希望被他抱在怀里的是我。”

    小蔡听了之后一脸的黑线。

    这妮子越陷越深了呢!

    此时,公司的门外响起了喧闹声。

    小蔡拉着她来到大门口。

    门口整齐地站了一群大汉,这些人一句话不说,木桩似的立着,倒叫进来的人感到不安。小蔡暗自庆幸,幸亏他们群龙无首。

    他们的头儿不在。

    “我们要不要偷偷溜走?”小蔡小声问她。

    “貌似不能!”

    他们现在就是一群待命的木头,没有多余的想法,但是不代表他们是死的,她跟小蔡如果敢这么走出去,相信他们也敢灭了她们。

    “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小蔡向她比了个“OK”的手势。

    这一群人站了很长时间,小蔡都要怀疑他们是否都是军人出身,耐力未免太好了一些,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

    卜想一直没出来。

    不知道他会把那个疯女人带去什么地方,那个男人腹黑,顶着人畜无害的笑意做的事情往往让人咋舌,曹金梅刚才还去后厨房把她拿的药煎了,一个人坐在会客室里一口一口品茶似的喝着中药。她闻着那味胃里泛酸,受不了的她一个人出来了。

    无所事事地望着门外那群汉子。

    除开个人恩怨,她其实还挺欣赏他们这种耐力。

    歪在座椅上眼看就要睡着了,身后有人轻轻拍了拍她,她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黑子,她揉着眼睛问他:“下班了。”

    “嗯,走吧!”

    “去哪啊!”

    “回家。”

    “可是门口......”那群人还在公司门口呢,她定睛朝前面看去,那些人已经没了影,“公司前面的那些人呢?”

    “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

    “刚才啊。”

    危机解除了,是好事,她想知道的是这场危机是怎么解除的,“那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黑子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

    “梅子呢?”

    “她男朋友把她接走了,就在刚才。”

    黑子带着小蔡回去了,原本他要留下来加班的,谁知道柴林西打了个电话给他,让他早些带小蔡回去,他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柴林西可能担心那伙人再过来找麻烦吧,直接叫公司里的人都提早下班了。

    只有他知道门口的那群打手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原因是卜想,他把卜迎春丢到了距离公司五公里的一个废弃的仓库里。

    特意给她留了手机。

    迎春醒来之后,看着周围的环境感到有些害怕,她一把拿过手机,立刻把守在柴林西门口的那群人叫了过来。

    那伙人过来之后把迎春带了出去。

    她带着人折回柴林西的公司,此时,天色已晚,柴林西公司里的大门紧锁,迎春咽不下这口气,叫那群大汉给这个公司一点颜色瞧瞧。

    所谓的一点颜色,也就是砸东西,敲大门。

    那些大汉找了些工具过来,敲的敲,拆的拆,把大门拆掉,公司的玻璃门打坏,他们还想往里边走,不过里边的门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不管怎么敲打都不曾变形。

    一个打手向迎春汇报:“那扇门打不开。”

    “那就砸!”

    “试过了,砸不开。”

    看着满地狼藉,迎春的心里徒然升起了快感,她在想,明天柴林西见到公司被破坏成这个样子,他还敢藏着谢少卿?

    只要他多藏一天,她就过来砸一天。

    直到他交人为止。

    想到此,她带着人得意地离开了。

    看着监控视频里出现的那张倒人倒胃口的脸,他估计黑子也已经看到了,他跟黑子视频通话:“现在怎么办?”

    黑子是避开小蔡躲在卫生间里跟他小声说话,他不想看到小蔡为这件事忧心忡忡的,他最先想到的是报警,“要不然,报警吧!”

    “你觉得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柴林西一度认为迎春可能受了刺激,人已经变得疯癫了。

    “你说的也不是没可能。”

    “明天怎么办?”

    “我们工程师是没有问题的,在家里也可以做事。”还可以陪陪小蔡,柴林西要麻烦了些。客户上门,找的都是他,万一客户要来公司,看到公司被毁成这个样子,肯定会认为公司与人结仇,这会影响公司的声誉。

    “只要你们那边没问题,我这儿就没问题,那通知其它人暂时不回公司,由她闹几天,撑过这几天,等谢少醒来,我们找他要赔偿。”

    救了他,还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呢?

    自讨苦吃哎!

    黑子想的也是这样。

    他在卫生间里待的时间有点久了,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小蔡直呆呆地望着他:“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是不是肠胃不太好?”

    他的肠胃不好?

    不会啊!

    找不出别的理由来,只好胡乱承认了:“可能吃坏了东西,没事,别担心。”明天不去上班的事情要怎么跟她解释呢?

    以他平常忙碌的姿态,现在说老柴给他放假,她应该不会相信吧!

    平时没有撒谎的习惯,说个谎对他来说都太难。

    对了,可以带她到商场里逛一逛,上次她看到一条链子说很喜欢,就借这个机会把那条链子买下来送给她好了。

    然后,再带她看一场浪漫的电影。

    在外面的餐厅吃个饭。

    这一天应该能撑过了。

    谢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黑子现在是真心希望他快点醒来,他搂着小蔡的肩膀问:“卢总她什么时候过来?”

    “卢总去总部述职了。”

    “她不是应该有丧假的吗?”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这个丧假3天是法定的,不可能丧假还没过,就让人立刻去上班的。

    “要不要再打个电话给她。”那个时候出现那种矛盾,谢少卿又没有出席岳母的葬礼,他们的婚姻可能已经出现问题了。

    黑子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她。

    “嗯,怎么一直打不通。”

    “再多打几次,这个事情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太不合理了。”

    小蔡不经意地说道:“那个时候,梅子也打过她的电话,是一个陌生人接的,接电话的人说是总部的,叫什么玲。”她只记得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姓什么她忘记了。

    曹金梅告诉她,会议结束之后,再让她打过去。

    这都已经这么晚了,什么会都应该开完了。

    可是,还是没人接电话。

    黑子把手机拿过来,他也试了试,试过之后,他拿出笔记本电脑,通过手机通讯反侵入到卢笛的手机卡上,在电脑上看过一些信息之后。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卢总的手机被盗了。”

    “啊?”这怎么可能呢?

    跟梅子通电话的那个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被盗呢?

    黑子扳过她来,认真地对她说道:“是或者不是,我们只要去卢总的家里确认一下就好了。”

    “那现在去吧。”小蔡站了起来。

    黑子把她按了下来,让她老实坐好:“除了去她家里可以确认,你们公司里应该也会有人清楚吧!”

    “那可不一定,卢总好些天不到公司里来了,公司里的同事就也我跟梅子清楚她现在的状况,其它人除了知道她母亲意外去世,去参加了葬礼,知道的就没有比她们两个知道的更多了。”

    黑子感叹:“你们两个一定是卢总的心腹。”

    “嗯。”她还挺高兴能成为卢总的心腹。

    “好吧,那只能用第三种方法了。”他搂着电脑,在键盘上敲打着,小蔡看得眼花缭乱,屏幕上跳动的字符太多了,速度又快。

    好些都不认识。

    只见黑子抿着嘴认真地看着。

    字符之间还夹着某些数子,那几个数字她大概是能看懂的,IP地址,除了知道这个,其它的也都不知道。她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水,黑子一伸手,接过水喝了一口。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把信息都调了出来。

    总部述职这个事情确实有,不过不是现在,还要等几天。这也就能证明卢笛现在人不在总部,换句话说她的手机失窃了。

    “那,明天你下了班陪我过去看看她,好吗?”

    “没问题。”

    手机掉了,她也没知觉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卢笛是在搬家的时候把手机弄丢的,葬礼结束之后,她回了一趟家,家里空落落的,她打开门,似乎还能看见母亲正坐在沙发上跟她说笑的样子,还有她为肚子里的孩子缝制的衣裳,已经做了好几件,还有一件半成品的。

    进了厨房能看见母亲忙活着给她做饭的样子。

    明明,在这个家她都没住上几天,可是房子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她看到她时而说时而笑,心里千疮百孔的疼,眼泪不受控地流。

    这几天,没人的时候,她流下的泪比二十几年里所有的眼泪相加都还要多。

    她进房间拿了几样东西,最后看了一眼她窝过的,呆过的地方,关上门离开了,手机正是关门的时候落下了。

    而她自己,浑然不觉。

    她拎着东西回自己的家,那个还有父亲的家。

    母亲的离世,父亲更不好过,他把手里的生意都放下了,在别墅里一呆就是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卢笛发现,父亲的白发一夜之间多了很多。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