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总部述职(三)

    卜想一只手掌按在他额头上,嫌弃地推开他。

    “救命啊!”受到刺激的男人头脑混乱到除了能把语言组织在“救命”就不会说别的了,他是个粗人,没读几天书。

    紧张的时候连话都说不清楚。

    卜想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冷道:“滚!”

    那个男人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卜想环着双手看着围绕在迎春身边的那群男人,他托着半边脸为难的说道:“这个女人,真会惹麻烦啊!”

    那个男人,明天也应该醒过来了。

    他心中说道:暂时放她一马喽。

    谢少卿被他安排在柴林西居所里,小颖很乐意照顾她这个前未婚夫,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柴林西心里那个“办不到”啊,连醋缸都打翻沉底了。

    他的脸都气歪了。

    混蛋啊混蛋!

    正当他抓狂的时候,卜想回来了。

    “你,你赶紧把他弄走。”

    小颖拦在前面,一脸认真地说道:“不行,他现在还没醒过来,我不同意。”

    柴林西头上的黑线布满一脑门,她现在是在护着谁啊?刚才他说话的方式太极端了,换个委婉点的方式,他的唇角一扯,道:“黑子那里环境不错,清静,适合病人休养。”

    卜想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夫妻二人窝里斗,他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谢少跟他没有半分交情,他死他活他都不CARE。

    他突然站起身:“你们,继续!”

    说着走了出去。

    “卜想,把他带走啊。”

    “都说了不行,谁是一家之主,是你还是我?”小颖的音量比他高了一倍。

    柴林西耸拉着脑袋,弱弱地说道:“是你。”

    小颖以这种姿态赢了他。

    柴林西屁都不敢放一个,拿着几罐啤酒一个人坐在阳台上闷闷地喝着啤酒,然而喝酒也并不能发泄他的情绪,他得找个人倾诉倾诉。

    他想到了黑子。

    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喂,黑子,在哪呢?”

    黑子陪着小蔡逛街呢,昨天陪了她一天,她把他的卡都刷爆了,可悲的程序员啊,那点工资经不起折腾。小蔡乐过了头,想着第二天弥补一下黑子。

    又拉着他出来逛。

    黑子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

    这逛了一天,说是替他买,结果买买买,把小蔡的卡也刷爆了,这下可好,两天购物,两个人刷成了穷光蛋。

    “晚上,去柴哥那混一餐吧。”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这个时候还是想着别委屈了小蔡。小蔡与黑子情况不一样,她身上有好几张卡,经常刷的那张是她的工资卡,私底下还有老爹给的,老爹给的那张她一直没用过。要真到了无路可去的时候,还是可以啃一下“老”的。

    考虑到黑子的自尊心,她放弃了这样做。

    男人,尤其像他这种特别人,老要面子了。

    好吧,就跟他去柴总那混一餐。

    柴林西本意是要找个人说说话,他说请黑子吃饭也不过是顺口一说,谁知道他还真的带着家属过来了。小颖她是不敢指望的,老老实实的自己系上围裙,给拾掇了几个小菜,另配了一些酒。

    他忙活完之后。

    黑子踩着点儿过来了。

    “哎,我说你真是,说好过来吃饭,两手空空的跑过来,好不好意思啊?”柴林西借着酒气数落他。黑子跟他多少年的情谊了,他既然挖苦他,他也奉陪。

    “说好的年终分红呢,就当我提前拿点福利吧。”

    “哈哈哈哈哈,鸡贼!”

    听到外面的吵吵嚷嚷,小颖冲了出来:“你们......”当看到是黑子小两口时,她压下了刚才的怒气,平静地说了一句:“小声点嘛,吵到里边的病人了。”

    黑子忙向她赔不是:“嫂子,抱歉啊!不知道您这屋里有病人,我们来得不巧,饭菜已经做好了,一起吃吧!”小颖的脾气,那是只能所有人哄着她,围着她转。

    小颖一挥手:“没事,吃你们的,我不饿,我说的不是你们,我说的是他。”她伸出的手指点向自己的老公。

    柴林西忽略小颖的话,跟黑子说道:“哪有什么病人哪,还不就是谢少卿那个混蛋。”

    “谢少在你们这儿。”小蔡还疑惑卜想把谢少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在柴总这里,“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快了,卜想说明天应该可以醒过来了。”

    柴林西举着杯子跟黑子碰杯:“来,兄弟,为咱们的友谊干杯。”黑子象征性地跟他碰了一下杯子,“柴哥,廖总那边谈妥了吗?”程序调试到最后关键阶段了,按照合同,明天就是交接的日子。

    柴林西大手拍着他的肩膀:“哥们,有你在,真好。”

    他已经有些醉了。

    说话大着舌头,含糊不清的。

    黑子皱眉,这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看着嫂子照顾谢少,吃醋了。喝成这样作贱自己,又是为何?哎,黑子已无心再喝下去。

    他替小蔡乘好饭,看着她吃下了,直到她停了筷子,他才起身向小颖告辞。

    小颖从房间里出来,看着杯子上的一片狼藉,还有不省人事的柴林西,她皱眉对黑子说道:“我一个人照顾不了两个人,你们能不能留下来帮忙照顾一下柴哥。”

    这饭吃得,还吃成了佣人啊。

    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窝在家里煮两个泡面。

    黑子的眉毛一直跳。

    小蔡却无所谓:“当是饭后运动吧!”

    两人分工合作,小蔡负责收拾桌子,黑子收拾柴林西,两个人忙活完了以后向小颖告辞,“等一下!”她叫住他们。

    这一餐饭吃的。

    还真他妈的让人窝囊啊!

    小颖不会让他们两个做保洁吧,一顿饭而已,至于吗?

    靠!

    黑子的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策马奔腾。

    “谢少好像醒了。”

    咦,真的吗?这倒是好消息,小颖对他们说道:“你们能帮我通知卜想吗?”黑子心中万分后悔当初救了谢少。

    刚才小蔡两眼放光的样子让他心里极不舒服,他很讨厌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生出如此关怀的态度。小颖也是,自己没手吗,打个电话还要他来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喂,卜想吗,哥们在哪呢?”

    卜想懒懒地躺着,“在家。”

    “谢少好像已经醒了。”

    “哦!”

    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

    黑子商量的口吻:“那,过来一趟。”

    卜想在心中大骂他神经病,这都几点了,谁他妈有病才过去呢,他淡淡地口吻说道:“醒来就行,恭喜他明天就能下床了。”

    躺在床上的谢少卿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的意识还没缓过来,小颖拉着小蔡凑到他面前,伸着手指头在他面前晃:“谢少,记得我吗?”

    谢少的目光是直的,几乎不曾注意那几根手指头。

    小颖跟小蔡说道:“会不会傻掉了?”

    不会吧!

    那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黑子也进来了,小颖问他:“卜想什么时候过来?”

    “今天不会来了。”这公司里一个个都是大爷,没有他生存的空间,5555......难过!他怎么莫明的怀念在巧家装饰的那段日子呢。

    那个时候多好,每天闲的跟个富二代似的,公司里的人都围着他转,把他当成神,他轻轻松松的拿着老板开的工资,还能每天逗小蔡开心。

    现在累成狗,还得小心翼翼地看这些人的脸色。

    兜里比脸还干净。

    对外称青年才俊,公司营利有多厉害,实际上,除了电脑里显示的一串数据,还没拿到实质性的金钱。该死的,他跟柴林西两个拼死拼活的,还不能够养家糊口,好的没捞着,不好的源源不断地灌入到五脏六俯,他们都学会了爆粗口,学会了抽烟喝酒,还学会了嬉皮笑脸的与人周旋。

    为了公司成了他们厌恶的伪君子。

    打心底里是羡慕卜想的,他不需要伪装,不需要刻意讨好谁。

    活得那个自我,让他们羡慕嫉妒恨!

    可是,回不去啊!

    已经上路了,回去多丢脸。

    真怕小颖把他臭骂一顿,不知道是不是小蔡在这里的原因,她竟然没有多说,只请求小蔡留下来,跟她一起照顾谢少,小蔡留下来,黑子自然也留下来了。

    柴林西这三居室,还数那个病人最自在。

    占了最大的一张床,黑子跟柴林西挤一张床,小蔡和小颖挤一张床,除了醉得不省人事的那位,这三位都没有睡意。

    小蔡没多余的想法。

    她有些困了。

    小颖却一直跟她说话,从那个时候在公司里她们之间起的争执,她的执着,到回学校,跟柴林西和好,小蔡的眼皮很沉,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你是不是也奇怪我为什么会对他这样?”

    老实说,她有想过,但是她心里相信谢少卿,不管他身边围着多少个女人,他最终会走向卢总,不需要问她为什么这么笃定,因为旁观者清。

    “就算是对过往交待吧,你知道吗?我在心里想象过很多次照顾他的情形,不为别的,能亲自照顾他就好,这个愿望现在终于实现了,我对他才算彻底地放下了。”她眨着眼睛,没有情绪的说道。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