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萌友(二)

    她托着腮,眼角扫向房屋的各个角落,卜想是最早知道她房间里有窃听器的,他没有把窃听器找出来,将计就计的还演了一场戏。

    这样做的目的或许是为了混淆视听。

    几个窃听器而已。

    她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到房间,1806已经回来了,她手里拿着毛巾,一双眼睛四处瞄,卢笛歪着头看她:“找什么,找卜总?”

    “不不,没有。”

    “你要找他,可以去他的房间。”

    她是机器人啊,机器人还能有自己的想法,她好奇地拍了拍1806的脸,手挨到她脸上时,卢笛愣住了。

    她脸上有温度啊!

    卢笛后退几步:“你......”

    她却笑了:“恭喜主人,您通过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1806没有说话,她递给她一张纸,纸上有几行字,1806刚刚出了故障,系统崩溃了,现在由她代替机器人为卢笛服务。

    她刚才说1806出了故障,系统崩溃。

    卢笛想到了卜想,那家伙还真不是一般人哪?连一台机器都能被他的情话刺激到自毁系统,最后死机。

    呃呃,会不会有点扯。

    还有面前这个人。

    她眨着眼睛盯着她,想到屋子里有窃听器,她从柜面拿了几张便签字,随手写道:“怎么称呼?”

    “还是叫我1806吧!”这姑娘挺上道,卢笛写字与她交流,她也写字回应卢笛。

    “???”卢笛打了三个问号。

    女孩把便签纸拿了过来,认真的在上面写了一大串,拿给卢笛看时,卢笛的一双眼睛眨了又眨,字体越写越潦草。

    大概的意思她是看懂了。

    她是这里的客服,跟卜想的舅舅关系不错,所谓的关系不错,大概就像她跟小蔡、曹金梅一个样,她可能是卜想的舅舅的心腹,卜想好好的为什么会弄崩溃那台机器人,要知道,一台机器人的造价是很高的。

    她也是傻了,怎么会觉得机器人会对人类产生情感呢。

    可能她没注意到的时候,卜想对那台机器人动了手脚,如此才能解释得通。那台机器人跟眼前这个姑娘长得这么相似的原因竟然是公司里的机器人都是照着客服的样子制作的,包括肢体动作,说话的语气语调,外加客服的喜好都输入到机器人系统中。

    这就不难解释她们为什么会那么相似了。

    好一招偷梁换柱。

    他这么用心,她也要好好配合才是,卢笛打着呵欠抹着眼睛说道:“我困了,先休息一会,有事叫我。”

    “是,主人。”

    趴在床上的卢笛并没有睡着,她迷迷糊糊地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有一个人来到她的床边,那个人戴着帽子,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那个人一声不吭地看着她,她好奇地想要掀开他的帽子,看看他是谁。

    “啪!”手机掉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她捂着发痛的头,费力的睁开眼睛,原来刚才睡着了。

    可是,梦境太真实了。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

    1806已经进来了。

    “主人。”

    “替我收拾一下,我要出去一趟。”睡的时间太长不好,人容易处于混沌的状态,记得1806说过,五楼有健身房。

    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健身房逛一逛好了。

    卢笛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摇晃着胳膊腿下了楼,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卜想从房间里出来。

    “嗨!”卜想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卢笛故意不理他,径直往电梯去了,从过道走过时,她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一道灵光闪过,她打了一个激灵,刚才走过去的那个男人——好熟悉的感觉。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身后,空无一人。

    难道是她精神不太好,看花眼了。

    呃,一定是。

    到了五楼,她进了健身房,器械还不错,卢笛选了一项比较轻便的运动器械,主要是拉拉筋,她一心运动时,卜想凑了过来。

    “卢总。”

    “难得啊,你的后宫嫔妃呢?”居然没带后宫佳丽出场,不像他的风格啊。

    卜想没有半点难为情,他嬉笑道:“再精壮的男人,也是需要个人空间的。”

    卢笛讥笑道:“那好,把你的个人空间还给你了。”说着,她从器械上下来,走到一旁看外面的风景,一直在这幢大楼里,从昨儿个过来之后就没有踏出过这幢楼。

    只记得这里面的刀光剑影,全然忘了外界的阴晴雨雾。

    瞧,又下雨了。

    空气,被雨刷得雾蒙蒙的。

    挺美的。

    她看痴了。

    “要不要去外面走一走?”卜想像是能看穿她的心思一般向她提议。

    卢笛想说不想,可是用什么理由拒绝呢,很久没在雨中散步了,她的眉眼一扬,她笑道:“去吧。”卜想受到了莫大的奖励,跑前跑后的为她准备雨具。

    他跟她,并肩走在雨中。

    两人时而窃窃私语,卜想说话幽默,经常逗得她哈哈大笑,一个撑着伞的高个子男人跟在他们身后,看见他们如此亲密,他的心里有一块压制不住的石头快要把心脏压碎了。

    无法呼吸了。

    他扔掉伞,任由空中飘落的雨沾上他的身。

    身后的三名男子跟了上来,一人拾伞,另一人将自己的衣服解下罩在他的头顶,他推开挡着视线的阴影,让雨水打在脸上。

    “老大。”

    “别管我。”他沉声喝道。

    三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他们的怒火都迁移到卜想和卢笛身上,准确地说是卜想身上。已被盯上的卜想太享受这一刻的愉快了,丝毫没有留意距离身后两百米处怒瞪着他的三个大男人。

    他向卢笛提议:“我知道前面有一家不错的店,要不要赏个脸,进去坐一坐。”

    装潢不错,环境,气氛都很适合像他跟她这样的人,卢笛跟着他进了那家小店,小店里,有暖色调的装潢,热情的服务员,还有放松心灵的琴声。

    卜想点了两杯饮料,几样小点心,这些都是小女生最喜欢的浪漫,卢笛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是在谈恋爱吗?

    别别,别想多了。

    她有谢少卿,她不是单身狗。

    “这个,你试试。”卜想把饮料推给她。

    她不能喝。

    “对不起,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卜想怔住了,就在他愣神的那一瞬间,卢笛已经跑了出去,几乎是落荒而逃,喂,他,有那么可怕吗?外面还下着雨。

    下一秒他追了出去。

    他加快脚步的跑了一阵子,根本没看到她的身影。嗬,还跟他玩障眼法啊,这一招太老套了,他转身回到那家店里,逼问老板:“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女生呢?”

    老板诚惶诚恐:“她,她不是已经走了吗?”

    “别骗我。”

    他在店里找了个遍,把正在店里享受浪漫的小青年给吓着了,不过,店子也就这么大,要藏人的话,他这么仔细地翻,早就翻出来了。

    他叹息。

    从店里撤了出来,撑着伞的他看到前面有一个走得很慢的没撑伞的背影,他欣喜地追了上去,拍着她的肩膀,那个女生一回头,他整张脸上都写着失望。

    被他拍过的女生对他产生了兴趣:“要不要请我喝杯茶?”

    “滚!”他不耐烦地喝道。

    “什么嘛!”女生瘪嘴嚷道。

    难道她弄错方向了,走了相反的方向,卜想这么一想,又往相反的方向追了一段路,追了一段还是没有找到她。

    他拿着手机看了看,手机里竟然只有她的微信。

    管不了了。

    他立刻发了一条微信给她:“在哪?”

    他一边在这附近找,一边等着微信的回复。过了一会儿,手机里有了她的回复,她说:已经回公司了。卜想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只要安全回到公司就好。不过她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他们一路散步从公司走到那家店,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难道她是,运动员出身?

    要是运动员,追起来可就麻烦了,他摸着头难堪地想道。

    一直到回到宿舍,都没见到卢笛的影子,他不放心地去她的房间里找她,开门的是1806,被替换下来的客服人员。

    客服人员眨着眼睛向他打招呼:“卜总,您好!”

    “卢总,她在吗?”

    “好像在餐厅。”她记得卢笛是说去餐厅了。

    “谢谢!”

    “唉~~”

    这话怎么好说出口,卢总,她在房间里,不过,她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好可怕,威胁她不准乱说话,要是有人敢打听她的下落,告诉对方卢笛在餐厅。

    妈妈呀,她怎么这么倒霉呢?

    她斜着眼睛看向那个坐在床边的男人,他,在干嘛?

    试卢总的额头。

    哎,刚才他抱着卢总进来的时候,可把她吓坏了,卢总全身都湿透了,像是在水里泡过似的,迷迷糊糊地还发起烧。

    正当她想打电话通知公司要不要叫医生过来了。

    这个男人制止了她。

    然后,然后,她被这个男人敲晕了,晕倒了多久她是不知道了,只知道醒来之后她就看到卢笛在床上,诡异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

    更诡异的是,那个男人在替卢笛把脉。

    男人喂她喝了药,让她给卢笛倒温开水,她的温开水端过来,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她以为自己在做梦,肩膀处的痛觉又在提醒她,这不是梦。

    见鬼了见鬼了!

    她在心里狂喊。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