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朋比为奸

    听到她的叫喊声,在店里的那名员工飞快地跑了出来,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拦在卢笛面前,他冲过去,把卢总挡在他的身后,带着敌意的目光注视着他对面的这个小伙子。

    “这?”高个子男生摸着脑袋,他自语道,“没想到还有护花使者啊!”

    “哎,看样子得撤了。”

    拦在前面的员工拦住了他的去路:“想走,至少得向卢总道个歉吧!”

    “啊,卢总?”还是个老总啊,这他想不明白,一个老总干嘛还搭地铁,应该有自己的车,找个司机替她开车不是更安全吗?

    “那个,对不起了。”

    卢笛不想因为这件事耽误了工程进度,她挥手对员工说道:“算了,让他走。”

    “哦!”

    “我们先去店里看看吧。”

    “什么情况,你再详细跟我说说......”

    灭个虫子可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看这家伙就是少爷做派。哎,算了,还是去别的工地看看其它人吧!

    她转身到了相邻的两个工地上。

    员工正在安排工人刮灰,这些工人都是巧家养着的工人,每个工种都有,跟分公司的供不应求不同,总部的工人可抽调性很强,总部的养工人模式是与其它装饰公司共养模式,例如巧家的瓦工空闲期,木木堂装饰正好缺瓦工,那么木木堂可以根据几大公司共同建立的系统从巧家抽调瓦工为木木堂装饰服务。同样的,巧家工期紧时需要的工种也可以向其它的装饰公司抽调。

    这种资源共享让公司与工人相互受益。

    在巧家总部的工人他们的月薪比分公司的设计师的月薪高出一倍。

    卢笛领教了之后,决定回V城之后改进养工人的模式。

    诶,这个是?

    这样热的天,怎么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似的,卢笛刚想提醒,那只粽子转过了身,却是昨日被卢笛讽刺说像花瓶的卜想的后宫团之一。

    “你不热?”卢笛吃惊地问她

    “热啊,热得快死了。”

    她指着她全身上下。

    知道热还裹成这样,不怕中暑吗?

    “我们不想被虫子蛰伤啊,昨天看着你那个样子实在太可怕了。幸亏是虫子,那万一是其它的什么毒物蛰了,把脸毁了就不值了。”

    女孩子无论年纪大小都格外爱惜自己的那张脸,尤其是还没结婚的女生,卢笛可以理解。她向她解释:“虫子已经被灭掉了,你看看屋子里各个角落,都是这些毒虫的尸体。”

    “哇!”她大叫出声,“别说了别说了,我一看到这些东西胃里就犯恶心。”

    卢笛摇头。

    她转身去了另一个工地,这个工地的情况跟刚才的差不多,也是一个裹得粽子似的卜想的后宫团之一守在工地上。

    两个工地上都由卜想的后宫团守着。

    难道其它工地也是这样。

    她从这个工地出来时,正好碰上卜想,“你安排的?”

    “闲着也是闲着,给她们安排一点事做嘛!”

    然后像看门狗一样守在工地上,难为这群姑娘了,她明白卜想在尽可能的替她分忧,说服这些姑娘看守工地一定也费不了口舌吧!

    可惜他的好意她领不了情,工地上又没啥宝贝,并不需要人守着,关键的反而是去跟踪定制,与家具商,橱柜商,马桶商,衣柜商,鞋柜商之间的协商交易。

    这里是存在合同协议的。

    用某种品牌的产品业主自己决定,但是监理们需要监督的有材料合格,是否被商家偷梁换柱,安装的工人是否按施工图纸上标识的尺寸安装。任何一环都要及时通知业主,过程她是跟三个员工和卜想说过了,与那些商家周旋原不在监理的工作范围内。

    合同上也如此。

    不过,他们这边接手时,这些房子都是半成品装修。

    业主把与材料商家沟通协商的事情转交给他们这些临时监理。

    卢笛不太放心,她打了电话给其中一个员工,那个男孩子正在跟欧派厨柜那边商量,业主也打了电话给他,筛选橱柜的活儿是交给了他不假,限制条件可不少,价钱不能太贵,东西要上乘的,质量必须要好。

    初出茅庐的男生面对咄咄逼人的店家毫无招架之力,卢笛的这个电话给他解了围。

    “卢总,东西是选好了,价格稍微贵了一点。”

    “什么价?”

    他报一个价给卢笛。

    卢笛听后,心中有了底。

    “你在那边等着,我现在过去。”

    她的脚刚迈出去,被卜想拦下了:“我陪你。”

    他开的车,卢笛坐在副驾,卜想侧脸看了看她,起来的比较晚,精神看起来还是特别的差,怎么老是不听人劝呢?

    “其实你真的不用那么拼,不就是一个大区总监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天底下生活在社会底层搬砖搬瓦的人多了去了,她,已经是高管了,比起很多人来已经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了。哎,何必呢?

    卢笛向他挤了一个笑脸,转头时又恢复常色。

    车子开出五公里,遇上了堵车,立交桥的各条线整齐划一的排满了各种款式的小汽车,小型货车。两个人坐在车上无聊地看着这条长龙。

    “大都市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路状了。”

    “嗯,是。”

    卢笛带的那名员工打来电话:“卢总,您现在在哪?”

    “在立交桥上,塞车。”卢笛很无奈,这种情况不知道还要塞多久,看样子,只能坐地铁了。她对卜想说道:“我先过去,你待会过来接我。”

    “诶!”

    他话没说完,卢笛已经下车了。

    “这性子还真够急的。”

    卢笛不顾立交桥上众位车主的眼光,挨着一辆车一点一点的往桥下走,这里的立交桥有四层,他们的车在第三层,从第三层走到第一层时,她的衣裙上沾了很多灰。

    从立交桥上下来之后,她向路人询问最近的地铁站入口。

    不巧问的是一个本地人,这个本地人说操着一口地方方言:“¥%#@@%”说了一大通,卢笛一句也没听懂。

    这时,一个戴着帽子的高个年轻人从他们身边经过,这个高个年轻人对她说道:“你要找的地铁站入口就在前面,直走三百米然后向右转,再走两百米就到了。”

    “多谢多谢!”

    “呵呵,不用客气,姑娘不像本地人哪,正好我也要搭地铁,跟我一块走吧。”

    那再好不过了。

    “姑娘,你是哪里人啊,听你的口音很像西南那一带的。”

    很明显吗?

    卢笛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她问他:“你去过西南边境?”

    “没有没有,不过是上学的时候有同学正好是那边的人,跟同学混的时间长了,能分辨出来他们那说话的特点。”

    “哦,你还挺厉害的嘛!”

    高个子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有没有,一般般啦!已经到地铁站了,姑娘是要去哪里啊?”

    卢笛并不想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说太多关于公司的事情,她说道:“我去找我的一个朋友,他碰到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需要一个女孩子去解决啊!还真是,你那朋友是男生还是女生,需不需要我帮忙?”

    他,是不是有点热心过头了。

    “不需要不需要。”卢笛连连摆手。

    她上了地铁,高个子男生一直跟在她身后,他这么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倒叫她心生不安了,她打了一个电话给在橱柜那边等她的员工:“还在吗,我马上就到。”

    她有留意到这个高个子男生一直侧着耳朵在听她说话。

    直觉告诉她,这个高个子男生不怀好意。

    这里是地铁站,他应该不敢怎么样,不过,下了地铁就难说了,导航上显示,从地铁站出口到他所在的那个店,还有一公里。

    卢笛对这里的环境并不熟悉。

    有卜想陪着的时候还好,她现在一个人,心里打起了鼓。

    真希望是她多想了,他快点从她身后消失吧,明明人群拥挤,进进出出的人那么多,地铁上开着冷气,她的手心里却冒着汗。

    那个站已经到了,她迟疑了一秒,趁着人群混乱,快速地走了出去,出了地铁,她挤在一群人当中,希望那个高个子男生不要看到她,不要看到她。

    她加快脚步往出站口走。

    电梯,快点快点,再快点。

    上了电梯的她没有回头去看,直到电梯载着她从出站口出来,她没敢往后边看,拿着手机看手机上的导航,导航上显示这附近有好几家店,这里的绿化做得很不错,左右两个车道之间种满了树木,还有这条人行道的右侧也种了树,导航上显示的那些店家都隐在这绿化带后边了。

    一公里,一千米左右,哎,这双鞋也有点碍事了,早知道换一双轻快一点的鞋子,她走着走着就小跑起来,跑动的时候肚子特别疼,她一只手捂着肚子一边继续加快速度往前走。

    近了,已经快到那家店了。

    “嗨!”一个人从她前面冲了出来。

    卢笛听到对方的声音一怔,抬头一看,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啊!”,那声响亮的尖叫惊动了附近的人。

    高个子男生连连摆手:“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没有恶意的。”

    还说没恶意,鬼才会信吧!

    刚刚明明甩掉他了,为什么一直在她后面的人会突然出现在她前面:“你想干什么?”

    “我就是对你感到好奇,你太像我的那个同学了。”

    喂,能找一个更扯的理由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