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闯空门(一)

    她打开了他的衣柜,衣柜里整齐划一的工装,她摸着下巴自语道:“卜想,你的生活可真是潇洒啊!”说话间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他可能忘了吧!

    他解了那群人的毒,遭到了那些男人的报复。

    这深仇大恨,她现在想起来都恨不能剥了他的皮,她把柜子里的衣服全都扯了下来,扔在地上狠狠地踩,踩完之后又爬上床,在床上踩了几脚。

    踩完之后她才想起来,卜想现在已经被他们扔到海里了吧。

    “嗬!”她应该高兴才是。

    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终于消失了。

    她把被子一掀,仰头倒在床上,眼睛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她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以前那个文静可人的她都是装出来的吗?

    想着想着,两行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机器人管家从外面进来了。

    乍一看,以为走错门了,程序识别这是808主人的房间,床上的人不是主人,她低着头直视着呈现大字型的迎春。

    一串数值自动在她额头上显示出来。

    系统“嘀嘀嘀”地响了起来,识别结果:危险人物。迎春被外面的“嘀嘀”声吵醒了,看到一个惊慌失措的人转身向外走。

    她追了出去。

    才出门,便看到那个女人抱着头往她这边来,她扬起粉末往她面上一撒,机器人管家自动识别出了这些粉末的性质,粉末对人类有攻击性,对她,无效!

    迎春挺惊讶的,这是她刚研究出来的迷魂散,中了这种药粉都应该倒地才对,她一点事儿也没有,何人高人,迎春警觉地往她胸口上一捶。

    “扑通!”机器人管家倒下了。

    这可奇了,她不过是轻轻一推,她就倒了。这传递给她一个信号,这家伙不抗打,迎春已经恶化到找到别人的弱点,她会毫不犹豫的踩的地步。

    她抡起脚往机器人管家身上踩,一通乱踩,把机器人的系统都给踩坏了,她的头顶上冒着黑烟,显示已经报废了。

    机器跟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机器由很多同零件组成外壳,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硬件,它的记忆能力,计算储存能力比人类要强,能够根据输入的应用程序对外界做出识别反应,不过机器始终是机器,不管做得多像人类,她都存在机器的致命缺点。

    零件破损之后她就废了,程序错乱她就崩溃了。

    机器人报废之后,一个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满满地嘲笑:“卜迎春,你够可以的啊,连机器人你都不放开,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

    机器人?

    这机器人做得也太像人了。

    她竟然没有分辨出来。

    “有空说风凉话,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本小姐出手,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迎春拖着机器人往卜想的房间里走,约定,她怎么会忘记呢,眼前这个女人叫卜凤,她也是卜家人,她们小时候一块长大。

    感情么,并不好!

    卜凤这个人,争强好胜,目中无人,自恋。

    她几乎没什么朋友。

    只有她还愿意跟她来往而已。

    这次她答应过来帮她,是有条件的,条件是带她去找卜想,卜想是卜凤从小到大的梦想,她从第一次见到卜想开始,就觉得了长大以后要嫁给他。

    她觉得她太自大了,自大到脑子里全是水,都是姓卜,怎么可能?

    不过这个条件对她来说算什么呢?

    她已经找到他了,但是不会让她见到卜想,也见不到了,中了她的迷魂散,会晕睡好几个小时,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鱼的肚子里了。

    别怪她。

    要怪就怪那小子多管闲事。

    “当然啦,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做到的。”

    “但愿喽!”

    她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么大老远地赶过来,嘴上说着帮她,行动呢,刚才让她帮忙把这个机器人拖进屋,她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

    她拿着卜想的卡一头雾水地找卢笛的房间,先是到了809,为了不让卢笛发现她,她特意叫卜凤敲门。

    卜凤摆着一张甜美的笑脸看着开门的人。

    从809到尽头,无一例外地都是机器人开的门。

    把迎春累得够呛,到底在哪一间,她的眼睛一扫,扫到卜凤的手上,她的手上也是一张卡,她直视她:“你的卡是哪间房?”

    卜想耸耸肩,她可不知道拿的是哪个冤大头的卡。

    她在外面转了两圈,看到迎春发信息说她已经在大楼里了,她躲在僻静处把一个落单的人敲晕了,拿着卡片混了进来。

    上楼的时候跟那个逃跑的机器人撞了个正着,机器人可能胆小,被她一吓,又掉头往回跑,这才被迎春拿下了。

    不然,她以为那台机器为什么要掉头往她的枪口上撞过去,让她虐。

    “拿来我看看。”

    卜凤把卡拿给她,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后吓到了,这女人,尽帮倒忙,要是一个小角色也就算了,醒来之后最多跟人说在外面遇到了偷袭,卡片遗失了,到人事补一张也就是了。

    她这拿的是余戈的卡片啊。

    余戈那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敲晕她是什么时候?”

    “就刚才。”

    “把卡片还回去,现在立刻还回去。”

    “还回去我还怎么进来,你当这里是卜家,可以来去自如吗?”

    迎春现在后悔请她过来,整个就一个拖后腿的,什么也不做,还不听话,谁要这样的猪队友,她打包送过去。

    “那你去还,你把你手里的卡给我。”

    迎春恼了,她还把自己当大小姐呢,还对她指手划脚的,以前她可以忍,不代表现在还可以忍,她板着脸冷冷地对她说道:“如果你还想见到卜想,就听我的。”

    “又拿这事压我。”卜凤心不甘情不愿地拿着卡片走了。

    哼,要不是为了找卜想,谁愿意跟着她啊,疯婆子。

    迎春知道了,卢笛一定就在这一层楼,刚才她们刚要出电梯的时候,有一个挂着跟卜想这块牌子类似的中年人从房间里出来。

    她看清楚了。

    那是某地区分公司的负责人。

    职位跟卢笛是一样的,同级别,既然有其它分公司的负责人在这个楼层,那就说明卢笛也在这一楼层,刚才,她还漏掉了哪些房间呢?

    对了,以808为界,那边的房间她都还没看过呢。

    她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的找。

    到了806,用一张磁片她划开了房门,房门是空的,里面没有人,也不是这间,她退了出来,一股气流在房间里流窜,她的感知能力不如卜想,她大概能感觉到这是几个很年轻的人。

    怪了,怎么会有好几股气流。

    已经退出房门的她又走了进来。

    跟卜想房间里的布置相似,衣柜,鞋柜,衣柜里都是工装,工装不分男女,不过这衣服的尺寸偏小,再看床头柜,依旧看不出跟别的房间有多大的区别。

    那就看看浴室好了。

    洗护用品总能分辨出来的。

    她只看了一眼就断定这就是卢笛的房间,呵,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卢总啊,躲得还真远,不过,您逃得掉吗?

    她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色。

    随即她又笑,嘴型似乎在说:卢总,送您一份大礼,准备好接收吧!

    十五分钟之后,她从房间里离开。

    楼层的服务员会在两点半左右通知保洁打扫房间卫生,两个保洁员分别负责806和808,这两人都是卜想安排好的。

    806的保洁员准备开门的时候,她听到808的保洁员大叫一声,她的手抖了一下,她连忙往隔壁跑。跑到她的房间里一看。

    一堆烂机器在地上冒着烟。

    “这,赶紧通知领班。”两个保洁员打电话通知领班。

    领班通知了主管,这样一层一层到了卜想的舅舅的耳朵里,他听说机器人出了故障之后,本能的就想到了卜想。

    他打了个电话给外甥。

    不料,他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机器人造价可不菲,怎么才刚用了这么短时间就出了这么多问题,那一台返回工厂里修,还没拿回来呢。

    他怒气冲冲的把电话打到了工厂里。

    “喂!”

    接电话的是柴林西。

    没等些林西说话,他的牢骚先送过去了:“你们公司的机器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容易坏啊,这才几天啊,又有一台机器的系统出故障了。”

    猛地听对方一通数落,柴林西蒙了,他一个劲地向对方赔不是,说尽了好话,那边才答应说把机器给运过来修理,修好之后再投入使用。

    好不容易把电话挂了,他也怒了,一通电话打到黑子那,把他好一通数落。

    黑子被骂得莫明其妙,系统他测试过很多次,没问题啊,眼看着这一台才复原,他已经重新输入修补过漏洞的智能系统,应该不会轻易崩溃了。

    那把这台寄过去,那一台又过来喽。

    怎么感觉这一单生意做得很吃亏啊!

    而卜想的舅舅这里才挂了电话,又接到经理乍乍呼呼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受伤了。哎呀呀,这还真是,还能不能让他有个安心的午休了。

    为了工作已经好几天没合过眼了,两个黑眼圈都不能见人了,还给他找事。

    这群小王八羔子。

    处事能力也真够差的。

    他踱步来到负责人所在的楼层,分公司的负责人都在工地上忙活呢,他们这一趟过来为总公司带来了工作技能和管理方法。

    在他们所负责的工地上,每一个工地上都有摄像头,实时记录了他们的工作方式。

    那可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

    虽然极不情愿,他还是过来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