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闯空门(二)

    乍一见806和808的遍地狼藉,他傻眼了。这里,刚刚是打过一场仗么?还有806,这一地的血迹,他安排过来的那个客服身上围着个浴巾,白浴巾变成了红浴巾。

    “她,怎么了?”

    两个保洁员吓死了,刚刚打电话给卜想,她们两人认定的老板,老板说机器人的事情他会找人修好,她们两个才放下心来。

    一个避开机器人进去打扫。

    另一个,则打开了806的房门。

    打开房门之后她一声凄厉的叫喊声把806的那个保洁员引了过来,见到屋子里这番情形,她也吓坏了,两个人搂成一团。

    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两个人那一瞬间脑子都短路了,好半天才缓过来,一人对另一人说:“她,会不会死了?”流了那么多血。

    床上,被单上都是。

    那她们会不会被人说成是杀人犯啊,想到这些,两人站不住了,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卜想,于是又打了电话过去,卜想的电话连着他舅舅的,结果还是他接的电话。幸亏是他接的电话啊,那要换成是别人,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的怎么弄成这样了?

    他拿了钱给两个保洁员让她们离开,并嘱咐这里看到的不能对其它人说。这种惊世骇俗的画面怎么可能从记忆中抹掉呢!

    她们回去之后是憋了一段时间,谁都不敢提。

    过了几年之后,偶尔想起来,还是会说上一段,不过,那已经是多年之后的事情了。再谈起来的时候,听的人也不会再细问当年的受伤的女孩后来怎么样了。对他们来说,后来的世界里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事故不计其数,受伤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又不是好奇心用不完,那点程度的伤,说到底又算得了什么呢?

    舅舅打电话找来他的心腹,把受伤的1806送到了医院。还安排了心腹在医院外边守着,也许等1806醒了之后,他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是见惯大场面的人,他猜到可能有人对806的主人不利,这个1806裹着浴巾,哎,也活该她倒霉,当了替死鬼。

    那个时间段,其它的机器人都在楼下充电。

    按理说,管家们一直到负责人回房间之后才会从楼下上来,她竟然这么早到了卢总的房间里。什么意图呢?

    不过,1806这次确实很冤。

    吃过午饭之后,她休息了一个小时,准备洗个澡,往常她都是趁卢笛上工地之后直接钻到她的房间里来洗澡的。

    卜想的心思在卢笛身上,她潜意识里总会不自觉地拿自己跟她比较,她看上了卢笛的洗护用品,说起来,这洗护用品竟是卜想替她准备的。他跟他的后宫团聊天的时候,无意中听她谈到某个牌子的洗护用品特别好。

    他偷偷找人买了一套,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放进了她的浴室里。

    卢笛竟然不知,还以为是公司配置。

    1806也知道那个牌子,挺大牌,国际品牌,以她的薪水要买这种国际品牌,显得很奢侈,卢笛不一样吧,她怎么着也是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她就觉得她是在显摆,心里有些不舒服,趁她不在的时候,她总会偷偷的抹上一抹。

    为什么会选在下午呢,下午卢笛并不会回房间,她进来洗个澡也不会有什么。保洁员会打扫卫生这个事情她也知道。

    是她不愿意打扫卫生,她才请保洁的吧。

    不过她不知道这保洁是卜想替她请的,要是知道,保不准又得气死。她是在保洁员打扫卫生之前进来的。进来之后潇洒的换了衣服,换了拖鞋就进了浴室。

    花洒的水一下来。

    她才感觉到不对劲,胸口闷闷的,好像要炸掉了似的。

    她拿着浴巾往身上一裹,踉跄着从浴室里出来,出来之后的她摔了一跤,嗓子里有一股腥味,她下意识的张嘴,有什么东西从她嘴里喷了出来,也就是保洁员见到的那番情形。

    有虫子在脑袋里钻一般,疼得她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看到外面黑乎乎的。

    她这是在哪呢?

    全身的血液好似被冻住了一般。

    咦,她身上?

    她记得她摔倒的时候裹的是浴巾,是谁帮她换了衣服,天好黑啊,太冷了,她感到害怕,救命,救命!她想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卢笛到收工的时候也没见到卜想,吃饭的时候在餐厅也没看到他,身边一直有个人吵吵闹闹的,突然安静了,还有一些不适应。

    她想什么呢?

    他们只是合作关系而已。

    刚吃过饭,她在外面慢慢走了走,没有人说话,没有人陪同,在这里,也还是没有朋友,她想到小蔡和曹金梅。

    她们现在好吗?

    她们两个算她的朋友吧!

    没走多远,她又折了回来,时间很紧,允许她胡思乱想的时间非常有限,她回房间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转身回大楼进了电梯。

    不知怎么的,上了电梯之后她感到心神不宁,该不是刚才吃太饱了吧,也不至于啊,最近工作太忙的缘故,她的胃口并不好。

    上了楼,她拿着钥匙开门。

    门还没打开,她感觉到身后有动静,还没来得及回头,眼前一黑,她失去了意识,远远走过的熊总只看了一眼被带走的卢笛,他心中还有窃喜,终于动手了吗?

    拖她个几天,治她失职就够了。

    看到的人都当作没看到,任由打晕她的人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她带走了。带着她走的人下楼的时候倒是碰到几个认识卢笛的人,有员工多了一句嘴:“这不是卢总吗?这是怎么啦!”

    扶着她的人说道:“她不太舒服,带她上医院检查。”

    问话的人脑子里一团问号:怎么看,也不像舒服。他心里有疑问,但是不敢多问,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人把卢笛带出了大楼。

    一直到深夜,熊总亲自窃听起806的动静,他担心那是卢笛使的障眼法,故意迷惑他们,好教他们把重心都放在其它人身上。

    可是,听了一个晚上,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打着呵欠让两个负责窃听的人盯着,他要回去休息了,两个窃听的人也困得很,这个时候,确实有个人影进了她的房间里,弄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此时,已是凌晨,这种动静根本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在卢笛的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的人站在床边看了许久,确定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第二日早晨,卢笛的房门一直紧闭着。

    熊总憋不住,吃早餐的时候跟其它负责人聊到卢笛:“哎,你们说卢总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日里挺积极的,怎么今天都到了这个点了,还没下来。”

    “哎呀,女人嘛,都说了不适合这份工作,她也是太逞强。”

    “对对,太逞强的女人不遭人喜欢啊!”

    熊总扮着老好人替她说话:“刘总,这话我可不认同,她是逞强,不过倒挺招人喜欢的,我那老朋友的宝贝儿子,那是要才有才,貌比潘安,他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说得几人哈哈大笑:“这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是是。”

    “我要年轻个二三十岁,我也喜欢她这样的。”

    “刚刚是谁说她逞强来着,风向变得快啊。”

    熊总笑眯眯的,这说话嘛,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好听的两句,不好听的两句,这样才能去了嫌疑,还落得个宽宏大量的名声。

    这种为官之道,那个丫头片子怎么可能懂。

    嘿嘿!

    在他的左侧隔着三张桌子的角落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侧耳听着他们的谈话,可惜,隔得有点远,只能听到他们几个的笑声。

    熊总那一脸得意的样子让他心生厌恶。熊总好像感觉到身后有谁在看他似的,他突然站了起来,环着头四处张望。

    “熊总,你干嘛呢?”

    “没什么,活动活动,你们也知道的,我这腰不太好,医生说了多活动活动,有利血液循环。”

    刘总瞥了他一眼:“这一大早的,活动什么呀,不如下午早点收工,收工了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他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

    “哎哟,你们说公司总部的头儿们都是怎么想的,真打算让我们在这儿待上十八天啊!”

    “怎么,撑不住了?”

    刘总打趣他:“他哪是撑不住啊,妻管严一个,昨儿个听到他跟他老婆通电话,诶,在老婆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估计是他老婆催他回家呢!”

    “这就不对啦,好不容易我们这些小头头能凑一块,多难得的机会啊,别老想着家里,在家待的时间还长呢。这一次来总部,相互交流交流经验,对以后的发展可是大有好处的。我都想好了,没竞选成大区总监也没关系,能学到一些老总们的为人处事,管理方法可比一个区区的大区总监要强多了。”他是个务实的。

    改良方式方法,提高工作效率,那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效益啊。

    盯着大区总监。

    能吃能喝吗?

    做不好,还不是得下台。

    “还是你老兄慧眼,我们甘拜下风。”

    一群傻子,熊总在心里骂道,这么容易被人左右,难怪成不了大事,都混多少年了,还只是那一亩三分地。

    等着吧,看他怎么把这个职位拿下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