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被绑(二)

    这些话原是不应该说的。

    但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她流着泪对迎春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待在她的房间里吗?一切的一切还不是因为卜想。”

    卜想,关这个混球什么事呢?

    迎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1806像是找到了倾诉的宣泄口,也不管面前站着的是谁,一股脑的把她跟卜想还有卢笛三人的事情和盘托了出来。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只不过想好好待在他身边,等到他回心转意,这有错吗?”

    迎春轻轻拍着她的脸,脸上讳莫的看着1806满是泪痕的脸:“当然有错啦,要怪就怪你爱错了人吧!”

    1806不认同她的话,她倔强地说道:“不,我没有爱错人。”

    “像卜想那种人渣也值得你去爱?”

    “不,他不是人渣,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听到迎春说她的心上人是人渣,她很生气,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

    迎春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扬着眼睛鄙夷地盯着她:“他还不算人渣,那什么样的才叫人渣呢,你知道他身边有多少个女人吗?”

    不,她能够看出来:“他跟那些女人关系并不亲密。”

    “傻姑娘,别自欺欺人了,他跟那些女人关系不亲密,跟你就亲密了?”看到她这么傻,还真有她当初的影子啊。

    以为远远的看着,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幸福自己就幸福圆满了。

    谁信呢?

    连自己的心都不信。

    哪里可能呢?

    喜欢的人跟别人双宿双飞,只会让自己痛不欲生,恨不得把他身边的那个人撕碎,那才是内心的真实想法。

    那些只表善意的成全,都是自欺欺人而已。

    “你敢说看到他对其他姑娘上心的时候你不恨,不嫉妒?”

    “我......”1806心里承认,这个女人喜怒无常,但是她说的话其实很有道理,卜想对其它人无感,一视同仁,但是对卢笛,却跟对待其它人不同,这是让她无法接受的,如果是其它的漂亮高贵的公主一样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是卢笛,她有什么好,还是个有夫之妇。

    她当然嫉妒。

    嫉妒归嫉妒,谁又会像这个女人一样要打要杀的把人整死呢?

    跟这样的人说不通,还是少说话为好,刚才挨的那几巴掌她猜自己的脸都肿了。不过,这个女人对卢笛咬牙切齿的,说到卜想她却没多大的反应,那她暂时安全。

    不过,迎春下一句说出来的话却让1806想要杀了她,她淡淡地说道:“我劝你,还是忘了卜想吧!”或许是看在这女人跟不久前的自己一样痴情的份上吧,她好心地提醒她。

    “你说什么?”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迎春也不跟她隐瞒:“卜想已经死了。”

    1806的脑袋像是被鬼撞了,她瞪着迎春:“你有病吧,青天白日的咒别人。”

    “没有,我亲眼看到的,他被人绑着扔进了大海里,现在可能连尸骨都没有了吧!”事实很残忍,不过这是事实,不接受也得接受啊!

    “我不信。”

    迎春拿着手机给她看,那是她叫人发过来的。

    照片上,1806清晰地看到卜想被人绑得像棕子似的,扔进了大海里。“啊!”她失声尖叫出声,不,卜想!

    一直站在门外的卜凤闪着泪花走了进来。

    迎春被突然出现的人吓到了,她,她不会刚刚一直都在外面吧,她仔细地回想着她刚才都说了什么,她说卜想死了。

    退回去,还说了什么。

    呃,还好她没有傻到把自己动的手说给躺在床上的女人听,否则,卜凤会撕了她。

    “你刚刚说什么,卜想死了,他怎么死的,你手机拿给我看。”

    手机?

    怎么可能会让她看手机,她手机里那么多的秘密,谁知道有没有哪条信息正好是她下令叫人把他扔下海的。

    “你说话啊!”她拼命地摇晃着迎春。

    迎春被她一阵摇,摇得都快吐了,她心里骂道:暴力女。

    “我,是我的人从一个打手的手里抢到手机发现的。”

    “带我去,现在带我去。”卜凤要暴走了,迎春突然觉得她挺可怕的,1806忍着疼想起来,“扑通”一声她摔到了地上。

    她,她也要去。

    卜凤是强押着迎春出来的。

    她带着迎春出来的时候,那个被她抓到的护士恰好又看到了,她看到迎春慌忙往旁边退去,眼睁睁地看着迎春被另一个比她更疯的女人带走。

    她踮脚跑向刚才那个戴眼镜的医生身边:“医生,医生,我看到那个疯子了。”

    医生推着眼镜问她:“在哪?”

    “就刚才啊,被一个更疯的女人带走了。”

    医生低下头“哦”了一声。

    “医生,别不信啊,是真的。”她发誓。

    医生是真的不信她,小姑娘乍乍呼呼的,东一句西一句,没有一丝逻辑性,他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去看看六号病床上的病人。”

    她摸着头嘟着嘴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6号病床的病人是1806。

    卜凤要迎春带着她去事发地现场,迎春拍着额头直骂自己蠢,蠢死了,卢笛的事还没完呢,现在扯上卜想不太好。

    她得想个办法,先把她这边骗过去。

    “哦,对了。”她开着车绕了一个大弯,拿着手机打熊总的电话:“喂,是我。”电话通了之后,她跟熊总聊起了卜想:“那个线索不是你找到的吗?卜想的朋友找过来了,麻烦你带着她去事发现场看看吧!”

    熊总听得一头雾水,这女人在搞什么。

    卢笛不是已经被她拿下了吗?

    还想怎么着。

    他现在是怕了她了。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

    迎春要了他的地址,把卜凤带到他的工地上来了,下了车之后,她似乎有意甩开身后的女人,戴着安全帽找到了熊总。

    在卜凤追上来之前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一下,只没提把卜想扔下海的命令是她下的,眼看着卜凤已经到跟前了。

    她把熊总往卜凤身边一推:“他就是知情人,他知道卜想在哪里出的事故,让他带你过去吧,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好。”

    卜凤幽怨的眼神看向熊总。

    熊总心里一个咯噔,那眼神好像害了卜想的人是他似的,他怎么就淌上这种浑水了呢!被赶鸭子上架的熊总还真把卜凤带到了海边。

    他的脑子刚才一直在运转。

    这事情怎么说怎么邪门,谁知道那个卜想现在是死是活呢,他不想跟这种事情扯上关系,还得想法尽快脱身才好。

    怎么脱身呢!

    看着大海,他计上心来。

    他随手一指海边:“就是在那边,你自己去找吧,我这工地上离了我不行,我得回去了。”说着扔下他跑掉了。

    这种偏远的地方根本打不到车。

    卜凤处于灵魂游离状态,她满脑子都是她跟卜想小时候和和乐乐在一起的画面,熊总走了她也没意识到什么。

    海边的风很大。

    吹得她的头发都乱掉了。

    她茫然地看着大海,看着大海像是中了邪似的竟然往海里走,在她的身后有一个人对着她大声喊:“喂!”

    她全然听不进耳朵里。

    死有什么好怕的,最怕的是再也见不到他。

    “卜想,等着我,我来了!”海水已经浸到了她的腰上,她感到周身都是一片冰凉,那么大的海浪撞在她的身上。

    她感觉不到疼。

    ......

    一个很大的海浪打了过来,把这个女人拍上岸。

    身后的人终于追上来了。

    “哇,这天底下怎么尽是些笨女人。”

    “动不动寻死。”

    他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站在他身后的高个子男人淡然地看着海面,前面的那个男人问他:“谢少,她怎么处置?”

    他慵懒的眼神落在海滩上,唇角轻启,铿锵有力的吐字出声:“带回去。”

    “是!”

    “哎呀,死沉死沉的,一个女人怎么能这么重啊!”尤其是用公主抱这个姿势,简直累成狗,不知道电视剧都是怎么回事,动不动就用公主抱。

    谢少扬着眼看着他,淡漠地说道:“你可以换一个姿势。”

    换姿势,换什么姿势。

    对了,扛在肩膀上。

    他果真把卜凤扛在肩上,跟着谢少上了车,这几日还真够忙的,不过又很刺激,久不跟着谢少出门,几乎都忘了,谢少曾经是个风云人物。

    “谢少,把她带回去做什么?”

    “谁说要把她带回去了?”谢少疑惑地眼神看着他。

    他傻了,刚才明明是他说的,把这个女人带回去,那刚才是鬼跟他说话吗?他,这反复无常的毛病又来了。

    哎呀,少奶奶,赶紧跟少爷回家吧。

    再这么着,心脏可真心吃不消啊!

    他刚从国外回来,回来之后才听说了少爷跟少奶奶已成婚的消息,他还特意备了厚礼跑到夫人和老爷的家中,被夫人和老爷轰了出来。

    他委屈啊,都这么多年了,夫人和老爷还是这个样子,动不动轰人,少爷在这种环境中生存,性格怪异还真是不能怪他。

    谁家的独子父母不是当宝贝宠着。

    他们谢家把少爷当成草随便扔,他替少爷心里委屈,好不容易打听到少爷在这个城市里,他立刻搭飞机过来想尽办法才找到少爷。

    见到少爷的第一眼,他的鼻子特别酸,少爷好像瘦了。

    脸上的轮廓都成立体形状了。

    那他还没见过少奶奶呢!

    刚才少爷吩咐他阻止这个女人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少奶奶,谁知道他的眼神依旧深邃,还让他抱着。

    那她不是少奶奶,谁才是少奶奶,他可听人说了,少爷是为了找少奶奶才来到这座城市的。

    “把她扔到熊总的门口。”谢少卿又开口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