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午夜惊魂般的遭遇(一)

    “我知道。”

    那个男人嗜血,那些被他拖来的无辜女子多半都是被他折磨死的,他只带卢笛看了一间房,那间房子里供着他的老祖宗。

    其余的两间房子里,卢笛看了一定会做恶梦。

    被啃噬的尸骨胡乱地叠在一起,那些尸体堆放的时间有点长了,尸体上爬满了蚊子苍蝇,房间里满是恶臭味,卜想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那个有如人间炼狱的画面。

    哦,可能地狱还更干净一点。

    他到第二间房子的时候,遇到一个刚被折断手脚的女人靠在墙边*,那个女人头发比枯草还乱,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

    手脚被折断的地方还流着血。

    这种只能在恶毒后宫出现的手段竟然就发生在眼前,他惊愕地看着那个女人,女人的脸上很平静,没有问他的来历,没有说她所遭遇到的屈辱。

    只是淡淡地说了几句:“我快要死了。”

    “我在那堵长满杂草的墙上发现了梯子,顺着那个梯子爬上去就能逃离这个吃人的地方。”她说话说得很费力。

    舌头似乎撸不直。

    卜想不用替她检查,从他的气息里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撑不了多久了,他很平静地出了门,在附近的草丛里翻了许久,找了一些草药用石头研磨混在石粉里成了一种粉末状的昏睡药,做好之后拿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女人闻到草药味后渐渐的闭上眼睛。

    她很平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原来只会给世人带来恐慌的昏睡药原来也可以帮一个人忘记生不如死的痛苦!

    药瓶是他随手捡的,另外加了一味还做了一剂攻击性的药液,后者只是为了自保,他在那个小房子里待的时间不长,很快来到了外边的这个小屋子。

    事情出奇的巧合,竟然看到卢笛拿着香往那男人身上扎,她知不知道她招惹的是什么人,就敢随便出手。

    紧急之下他把手里的药瓶在了那个男人身上,这种药有个短板,药效很短,他顾不上跟卢笛说什么掐着她手上的劳宫穴,催她快离开。

    有关那个男人怎么害得那些女人,还有那些惨状,他并不愿意说给她听,这些黑暗的东西,他一个背就够了。

    “你怎么遇上他的?”

    卢笛为难的低下头,不想再去回忆不久前的事。

    卜想忙道:“我已经好多了,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等等,卜想,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

    她感觉到了。

    她的感觉大概就是女人常说的“第六感”,卜想实实在在不懂第六感,他的感知力完全是卜氏的主传秘诀,一些外行人可能了解卜式密码,甚至还会破解密码,以为知道是卜氏密码就知道了卜氏的全部,实际上不是。

    卜氏嫡传系。

    能卜卦算命,能制毒炼药,还会感知某一空间的气流变化,卜家嫡传系是被推选出来的,每一代人当中会选出一个来,继承卜家老祖宗们传下来的秘法。这个继承秘法的人修习所有能力,这些能力能让卜氏一族预知危险,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而其它的卜家人,只能修习秘法当中的一小部分,他们修习的目的只是为了辅佐那个嫡传系而已,卜迎春对他感到厌恶,一部分的原因是卜想没有她努力,吊儿郎当的却轻而易举的拿到了继承者的身份,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好人缘。

    卜家很多人都向着他,以他为榜样,这同样让她很不舒服。

    这次,是新账旧账一起算,只是卜迎春没想到,这种环境下他还能活下来。卜想的感知能力告诉他,这里的气流都是平行的。

    什么情况下气流是平行的呢?

    例如气流的分布,与地球上居住的人类密切相关的是对流层,正是他们居住的这一层面,空气是流动的,上扬下沉,极不稳定,气流运动时,能够产生风向,刮风时,一般人都能感觉到,人的手用力扇动时,产生的气流也能感觉到。

    气流很平缓时,一般人是感觉不到的。

    通常用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来形容没有风,实际上还是有的,只不过它的流速极其平缓,所以人感觉不到。

    他们卜家人的感知能力就在这种环境里凸显出来。

    气流除了对流层,还有处于万里高空之上的平流层,飞机飞上云层中,它所航行的地方就在平流层,这里的气流相对平稳,也就是无风地带。

    这个地方,为什么气流是平行的,跟平流层的气流一质。

    “是的,这里有古怪。”

    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卫星监测不到的区域,既然有房子,那就代表这里曾经有人出入,也就是除了那个女人发现的梯子。

    还有别的出口。

    他站了起来,他们现在就去寻找出口。

    再说谢少卿派出的人四处寻找卢笛,几乎是地毯似的搜索,却是毫无结果,而巧家总部这边也有了一些变化。

    熊总组合成的那个团队,却了卢笛这个劲敌之后。

    接下来,他们对付的是其它区域的负责人。

    熊总对他们商讨的计划显得心不在焉,北区的一位负责人看不下去了:“我说熊总,你那边是胜券在握了,我们这里你也不能袖手旁观吧,也给出出主意啊!”

    他缓过神来:“哦哦,你们说的挺好的,就按你们的方案嘛!”

    “熊总,你......”

    这真不怪他,从那天开门发现一个女人躺在他的门口,他就开始头痛了,好端端地坐着头痛,站起来头疼,就连现在也头疼。

    那个女人就跟幽灵似的跟着他。

    他快要烦死了。

    偏偏还联系不上卜迎春。

    这个事情又不能跟其它人说,

    这个时候,还得罪盟友,从盟友的房间里走出来之后,他垂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那个房间他还真不想回去,哎,如果是在他的地盘,他不想回去,他可以去外面住,谁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这是公司总部,他擅自离开,会让那群老狐狸借题发挥。

    眼下,只能忍了。

    走到房间门口又看到那双熟悉的脚,她为什么一直赖在他这里不走呢?他问过她很多次,每一次她都无视他的问话。

    “哎~”他叹息着开门。

    从他身后走过的一位负责人调侃道:“哟,熊总,还找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妞作陪啊,艳福不浅。”

    浅你大爷,熊总在心里咒骂道。

    他进了房门,把门给关上了,在关门的那一瞬间,那个女人把门推开了,熊总快要哭出来了,他央求她道:“姑奶奶,你想怎么着啊,我要休息了。是不是也要跟进来,我这里只有一张床,不介意的话您就进来吧!”

    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想过吃干抹净把她扔出去了事。

    关键这豆腐他吃不着。

    这个女人虽然目光呆滞,一言不发的,身手却好,他就碰了她一下,手都被她拧脱臼了,还在他的头上点了两下,她点了他的头之后,他头疼的毛病就来了。

    也不是没找过医生。

    上班的时候他也去找过医生,看了好几个地方,医生愣是没找出原因来。他喜欢钱喜欢权,喜欢居高交通临下,俯瞰众生的优越感。

    但是他也怕死。

    眼前的卜凤就像能够捏住他的命门似的,让他怕得紧。

    卜凤死死的盯着他:“卜想死了。”她说卜想死了的时候,眼神空洞得可怕,仿佛灵魂被剥离了,熊总打了一个冷颤。

    “这跟我没关系啊,又不是我弄死的。”

    说完之后他马上后悔。

    这个女人的目光锁定了他似的,逼问他:“那你说,是谁弄死的。”

    妈的,这卜迎春身边的人都跟她一样,是个疯子,他推得干净:“他是谁弄死的,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个事情你得问卜迎春。”

    熊总引导着她去找卜迎春,他想的是一石二鸟的计策,这个女人本事也不小,用她牵制卜迎春是最好的,疯子咬疯子。

    他真是天才。

    不过,头还是很疼。

    他指着自己的头问她:“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能帮我治好头疼吗?”

    卜凤看了他一眼,茫然地说道:“等我替他报了仇,我会帮你治好你的头。”说着,她总算离开了,熊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尊大佛,总算他妈的消失了。

    刚刚还庆幸这个女人已经走了,一抬眼,她又出现在他面前。

    熊总吓得不轻,胆怯地看着她,她说道:“给我钱,我身上没钱。”

    哦,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钱,只要是钱能办到的事情,对他来说,那都不叫事儿,他别的不多,钱是足够多的。他从包里拿了几张毛爷爷递给她。

    她仍盯着熊总。

    我靠,这是光明正大的抢啊!

    他又数了几张叠加刚才的那几张再次递给她,她仍没有移步的意思,熊总的手有些抖,他把钱包里所有的毛爷爷都掏了出来,那足有一万多块。

    全都给了她。

    她收了钱这才罢手,摆给他一个靓丽的背影,走了。

    熊总“哼”了一声,哪儿傻了,比狐狸还精明,一眨眼功夫就把他的钱包给掏空了,希望别再有下一次了。

    他抱着头痛苦地想道。

    卜凤从大楼里出来之后去了卜迎春的住所,她去的时候,卜迎春并不在房间里,她又去了一趟医院,1806不在医院里。

    两个人去了哪呢?

    她没了头绪,盲目的在街上走着。

    走着走着,她听到旁边一个男子在向路人打听一个人,她侧耳听着,听这个男子的形容像是在找一个女人。

    卜凤鬼使神差的跟上了这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路走一路问,并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他,眼见着天都黑了,他拿着纸笔蹲在一个地方画着圈圈,画完之后打了个电话给谁。

    再后来,他进了一间酒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