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午夜惊魂般的遭遇(二)

    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服务员给她拎了好几瓶酒,她全都照单收下,拧开酒瓶一瓶接着一瓶地喝,一连喝了好几瓶,喝得胃麻木了。

    她突然“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她又哭了。

    这番举动引起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的注意。

    有两个轻浮的男子坐了过来。

    “美女,一起吧!”

    “滚!”她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骂道。

    “哟,还挺辣的呀,哥哥就喜欢这个样的。”说着朝身后的男子使眼色,“哥儿们,怎么样?”他身后的男子会意,早已经摆好架势了。

    竟是当着酒吧里其它人的面,在她喝的酒里下了一包药粉,拿着酒瓶摇晃过后,拿到她面前来:“美女,这个酒够味。”

    卜凤接过酒瓶拿着就往嘴里倒。

    一瓶下肚,她并没有像几个男子期待的那般晕过去,还是精神抖擞的喝。他们几个不敢相信,拿着她刚才喝过酒的瓶子看了又看,又从兜里拿着药粉包闻了又闻,闻的那个男人当场晕了过去。

    那就证明药粉没有弄错。

    那她?

    为嘛一点儿事都没有。

    大白天见鬼了。

    卜凤也学着他们在一瓶酒里加了点东西,拿给他们:“该你们了。”她的手奇快,药粉进酒瓶,他们根本都没看清。

    几个人郁闷地拿着瓶子一阵喝,还没喝几口,几个大男人舌头打着卷卷,两眼一翻,倒了下去。一直坐在角落里的谢少卿的下属看得真切,他把这一段录进了视频里,发给了他的大BOSS谢少卿,谢少卿看着眼前的人,他把手机拿给昆少。

    昆少是刚过来的,这回不是谢少卿求着他过来,他在这个城市里有几场大型的演唱会,知道谢少卿也在这边,他特意好心地来看看他。

    一进来。

    他把他的手机拿给他。

    “你们恩爱的画面就别来刺激我了。”

    谢少卿不语。

    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昆少拿着手机看了看,卜凤下药那是确定的,但是是什么时候呢,他倒回去停在她拿酒瓶的动作上,不明显,他只是感觉到就在这个地方,他把停住的画面推到谢少卿面前,跟他说起了无关的事情:“你是怎么了,崩着个脸装酷啊,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比起无聊的手机视频,他更喜欢找到一点可以打击谢少卿的乐趣,所以他仔细研究着他脸上的表情。

    以前的他,嬉皮笑脸的,阳光十足,他觉得那才是人生最轻松自在的时刻,看电视剧时他还常说为什么那种冰山美男能够招惹一大票的女人死心塌地的爱着。

    当时卢笛开玩笑跟他说了一句:“是我,我也愿意喜欢这种冰山美男。”

    “为什么?”

    “因为这种男人在所有人面前都是生人匆近的冰冷,只有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才能温顺得像一只绵羊,换成谁谁不喜欢。没有女孩子会喜欢自己的心上人像个大众情人似的对所有的异性朋友都特别好,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女孩子心里很累,没有安全感。”

    曾经,他不理解。

    不过,后来,他理解了。

    或许卜迎春也是这样想的,昆少的优秀绝不亚于他,她明明是喜欢昆少的,后来怎么把所有目光都转移到他的身上来呢?

    那个时候的他虽然不是冰山男,但是对卢笛的专一其它人应该是有目共睹的。在那之前,他们吵架,冷战,他似乎给了卜迎春幻想的机会。

    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最大的错在他身上。

    谢少卿打了一个电话,不避开的昆少的叫那个下属盯着卜凤。昆少看得眼睛不眨:“哟哟哟,这是怎么了?”

    “老婆不见了,帮我留意。”

    昆少的脸暗淡了,低低地说了一句:“你这见色忘友的家伙,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一见面就是老婆老婆的,有了老婆没兄弟了吗?”

    谢少卿把他说的话听在耳朵里:“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只要把话说明白了,他能接受这家伙见色忘友。

    谢少卿抱着头:“我感觉她有危险。”

    昆少拍着他的肩膀:“我帮你。”

    谢少卿把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牵涉到卜迎春的,他是能带的就带过去了,怎么说卜迎春以前是他的女朋友,是他想安定下来的那个女人。

    他不想把兄弟曾经的女人损得那么不堪。

    “我有没有听错,你直接跟她说不就好,你把她绑走了。”好像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他是完全不敢相信啊,曾经的大才子,智商据说直逼180的奇人,商界上让对手闻风丧胆的新秀,刚才那番话是他说出来逗他的吧。

    他憋不住地大笑起来。

    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他妈的太逗了,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你不用说的,你用绑的,关键还不让你的人告诉她是怎么一回事,要我怎么说你好呢,我的兄弟呢!”

    谢少卿一言不发的任由他笑,那种情况下,他能够跟她说得清楚吗?他是想先把她带走,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慢慢解释给她听的。

    卢笛的性子他太清楚了。

    如果当时他开口,她很有可能不顾他的阻拦,打开门进去了,那个房间里有卜迎春设的机关,连他都没看清楚她是摆在哪些角落。

    他怎么可能让她犯险。

    “笑完了吗,笑完了可以走了。”

    “别啊,我是真心想要帮你的。”昆少拉着他的胳膊,谢少卿看着他拉胳膊的手,我靠,不是吧,难道结婚之后,他这胳膊就成了卢笛的专属了。

    连兄弟也不能碰一下?

    他妈的奇葩。

    得了,得了,看在他这么受伤的眼神的份上,帮他找。不过他的人手也有限啊,把他的人都派出去了,谁来保护自己呢!

    “你是一直住在这地方吗?你把她关在屋子里,她是怎么逃走的?”

    “不知道。”

    昆少咬着牙骂他:“你脑袋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她怎么逃走的你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那去事发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这个时候。”

    “当然啦,我明天还有演唱会呢,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闲啊!”

    谢少卿看了一眼手机,手机上有一则微信消息,是刚才那个下属发过来的,卜凤把那几个男人弄晕了以后,其它喝酒的人把她当成怪人似的避开她。

    老板过来了,拿着一沓钱双手恭敬地递上。

    卜凤闪着星星眼望着老板:“老板,给我再来一打。”

    “求您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吧!”在高人面前,只能打脸,把脸伸给对方打,他是做生意的,这几个马仔惹不起啊,背后的势力大着呢!

    他们的人来了,发现这个女人弄了他们的人,免不得又是一场恶战,他这酒保可经不起他们打砸,生意难做啊。

    希望她收了钱赶紧离开吧!

    卜凤笑了,摆着手:“我还没喝够呢,现在不结账。”

    哎哟,姑奶奶,他哪儿敢收她的钱啊。

    老板也说实话了:“请您别处去喝吧,我这儿庙小,供不起您这大佛啊,这小意思,就当小弟孝敬给您的。”

    硬把钱塞到卜凤手里。

    卜凤喝了不少,还没到十分醉的地步,她摇晃身体站了起来,笑嘻嘻地:“好,换地方,老板,结账。”

    老板只巴不得她快些走,别赶上其它人过来找麻烦走不掉,至于这几个倒下的人,把这些人弄走之后,他找几个人把他们扔到后面的巷子里当什么都没在他的酒吧里发生就是了。

    她嘿嘿笑了几声,抽了十来张毛爷爷洒在桌上,抬着腿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谢少卿摇头。

    他们已经到了之前安置卢笛的房间。

    昆少让谢少卿把那几个守卫叫了过来,他问他们:“你们在外边有没有听到房间里有什么动静?”几个人同时摇头。

    接着他又问道:“那你们在看守的中途有离开过?”

    他们也摇头。

    昆少大声道:“说谎,既没有听到动静,又没有离开,那她是变成蚊子飞走的啊!”这个台词用得溜啊,演戏演出来的经验。

    谢少卿的脸色变了。

    他沉声对他们:“是不是我以前对你们太仁慈了?”

    *裸的威胁啊,简直了。

    “说啊!”轻易不发火的他怒吼了一声,把昆少吓到了。

    有人抗不住,把房间里有动静的事跟他们说了,昆少指着里边:“那就只有一条路了,窗户,一定是从窗户逃出去的。”

    该死的,这里可是五楼。

    “你们找一找,这房间里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这时,一个负责善后的下属说话了:“结账的时候,房主说少了一张床单。”

    可不就真相大白了。

    昆少拍着谢少卿的肩膀,忍住要撑破的嘴:“你老婆,可真是个人才啊。”利用床单逃生,还是逃离他谢少卿的掌控。

    哈哈哈哈,传出去,会有多少人笑话他谢少卿啊,绝对会让他的职员议论两个月。一想到这么劲爆的头条,他心里笑得肠子打结。

    谢少卿没理他,他的目光放在窗户上,窗户上有擦拭的痕迹,她向人求救了?那么救她的人是谁,他的目光看向对面。

    昆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他一双优美的手指交叠着,犀利的眼神似乎可以穿透黑夜,突然他的脸色一变,他拍着谢少卿的肩膀:“不对劲。”

    两人几乎是同时做出反应,双双往对面楼跑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