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狭路逢

    对面这幢楼的建筑年龄比其它楼层要老许多,进了楼层,扑鼻而来的是墙体发霉散发的霉味,大多数的住户弃楼而去,时间长了,空气里隐隐游窜着阴冷的气息。

    两人很快上了六楼。

    从地上留下的脚印来判断,确是眼前的这间无疑。

    昆少和谢少卿相互看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腿,同一动作,一个用的是左腿另一个用的是右腿,他二人双双踹向大门。

    “砰”这扇门倒下了。

    像这种铁门的使用年限还不如老式的木门,合叶是合金制作,长时间不使用,这里靠近海边,海风带来的带来的湿度慢慢氧化它,时间久了,它会生锈老化。

    这门,就形同虚设。

    不过,门内的情形让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屋子里满是血腥味,腥气让人作呕,昆少捂住鼻子皱起眉头,谢少卿的心里翻江倒海似的搅得他脑子混乱。

    昆少感觉到他不对劲。

    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这一带有治安警察,接到电话之后,很快,有两名警察过来了,看到这屋子里现状之后,两人脸上的神情都不太好。

    两人分别打了电话请求刑侦部门支援。

    谢少卿一刻也等不了,几次按捺不住的要问他们,被昆少死死按住了,他凑到他耳边说道:“急不得。”

    谢少卿冷着脸:“要等多久?”

    这个,他略懂一点,其实谢少卿应该懂,只是,现在的他为了他老婆失去了理解,判断不了了。换成他,应该也会如此吧!

    警察收集证据之后,会核对血液、指纹,从数据库里找到与之匹配的人,每个人的DNA都是不同的,要找到那个人还真是,时间问题。

    谢少卿猛地往墙上一捶,拳头打到墙上,指缝间的血液流了下来瞬间把他打的那一块地方染红了,他的动静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这位先生,请你配合我们到警局接受调查。”

    昆少愣住了,好似做了一件对他们自己不利的事情。他许久不打报警电话,几乎都忘记了,只要有警察出警,当事人都会被要求做笔录。一些小的纠纷可能当时就做了笔录签了字,眼前这个事情可不是两个吵架骂战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而是人命案。

    这种事情,瞒得好一些,可能也就是警察们要处理的刑侦案件,瞒得不好,是能够在天朝网络端引起轩然大波的大事件。

    他,是一个明星,不太适合牵涉在这种案子里吧,那个话题度估计一人一口都能用唾沫把他淹死。他跟谢少卿商量:“不如,做笔录这个事情你一个人去吧,我不太方便。”

    一名警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有什么不方便的?”

    呵,艺人都是靠天朝的粉丝群吃饭的,他就这么出现在警局里,警局里的人可能不会关注他是几线明星,那出了警局门,总有路人甲乙丙丁会注意到他这张脸的,还是跟谢少卿一块,保不齐一张照片出去,好事者随便写几个引人遐想的标题,某某某明星跟某某某从警局出来,底下的猜测。

    “哦,这个明星会不会是弯的啊?”

    “重口味哦!”

    “炒作?”

    “会因为什么事情进警局呢,会不会是聚会吸XX,明文禁止的。”此条回复:那怎么可能那么快出来?

    盖楼回复:会不会是有黑幕。

    再盖楼回复:嗯,明星都有钱,极有可能塞了钱!

    再再盖楼回复:这个圈,就是个笑话。

    再再再盖楼回复:偶只看看不说话。

    ......

    他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是他好不容易积攒的人气直线下滑,到最后会因为这个事件把他刷到十八线之后,没戏可拍,再没机会举办演唱会。

    这个,他接受不了。

    昆少求助的眼神看向他。

    谢少卿镇定地对警察说道:“我是现场第一目击者,他是刚才被我叫过来的,他不太方便是因为他是一个重症患者。”他托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道,“很有可能在跟你们回警局的路上,他就一命乌乎了。为了不影响你们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你们可以现场给他录个指纹带回警局调查。”

    昆少的脸臭了,这小子说什么呢,重症患者,他妈的太扯蛋了,墙都不扶就扶这个说谎说得连他都差点信了的人。

    警察想了想,同意了谢少卿的说法。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拿了昆少的身份证,并警告他:“在我们调查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这个城市。”

    放心好了,他怎么可能离开呢?

    他还要在这个城市里举办他的演唱会呢!

    警察收集完证据之后带着谢少卿走了,昆少并没有离开,他刚才扯谎帮他,不单是知道他演唱会的事情,还希望他可以继续帮他查吧!

    昆少托着腮苦想,这个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带走卢笛的人没有错,但是他会把卢笛带去哪里呢?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伙,他们绑卢笛为了什么?

    就那个房间里的血腥味和留在椅子上绳索捆绑,还有血液的腥度来判断,那个屋子里至少五个女人的血液。

    女人?

    他的脸变了。

    变态虐杀狂。

    要是碰上这种人,他就不得不为卢笛捏冷汗了。

    一支烟抽完之后,他踩灭了地上的烟蒂,棘手,太棘手了,他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手里撰着谢少卿塞给他的手机。

    他的意图他清楚,需要人手,可以拿他的手机向他的下属下命令。

    昆少对谢少带来的下属下了一道命令。

    之后,他开车回到了下榻的饭店,明天是他的演唱会的第一场,在这个城市最大的体育馆举行。他是正当红的明星,粉丝数量不少。

    他的歌唱得并不是一流。

    不过,粉丝认可他,愿意为他买单。

    他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经纪人敲开他的门,他歪着头斜倚在门边看着经纪人涨红的脸:“什么事?”

    “找了你大半天都没找着你,电话也打不通,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你去哪了?”

    昆少耸耸肩:“见一个老朋友。”

    “以后出门要跟我说一声嘛,现在外面那么多狗仔,被拍到了可不好。”

    狗仔,狗仔,呵,无孔不入的狗仔,人不出名的时候连狗都不愿意搭理,出了名却像困在牢笼里,明明没做坏事,怕狗仔怕得要死。

    他朝经纪人一摆手:“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休息了。”

    “哎~”经纪人的手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已经关上了,他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心事重重的,真担心明天的演唱会。

    不过,经纪人的担心是多余的。

    上台之后昆少的脸色不太好,临上台的那一瞬间他立刻变了一张脸,又是那张广大粉丝熟悉的亲切笑脸。

    暖心,能给人正能量的笑。

    又有谁知道,他的内心已是满满的黑能量呢!

    昆少很擅长带动台下的气氛,他一开口,底下都是粉丝的尖叫声,有人举着牌子大声喊着“老公,老公,我爱你!”

    年轻人,还真是有朝气!

    在他们眼里,他们的偶像高、帅、有钱、能力强,是她们的理想型,一个人会对另一个人满怀期许,大约首先都是被外在迷惑的。会入迷,是她们看影视剧看得太专心,无形之中把自己代入到角色之中,剧中人物的喜怒哀乐变成了她们自己的喜怒爱哀乐。

    因此,才会那么的疯狂吧!

    经纪人来到了台下,他的工作比以往多了一项,在台下的各个角度找出昆少的死角,用技术分析修正,下一次上台演唱时避免出现类似的死角。

    随着演艺的透明化,粉丝对偶像的要求越来越高,明星为了在这个圈里生存,总会不停地调整打磨自身,更好的符合粉丝们的期许。

    经纪人在台下挪了好几个位置,每一个位置他都会拍好几张照片,他的拍照总能把昆少最丑的样子拍下来。

    回放照片的时候,他在照片里无意中发现了两个很奇怪的女人,这两个女人跟其它的粉丝不同,两个人出奇的安静。

    经纪人心中一动,保护昆少也是他这个经纪人的职责,这些经纪人出现在台下,有很多也是在观察老板的粉丝,一旦有出现威胁到老板人身安全的“特别人物”,他们会锁定这些人,必要的时候剪除这些威胁。

    比如将此类人列如黑名单,对售票窗口特别提出,黑名单上出现的人拒绝将票出售给他们。

    经纪人此时还不太确定,他知道他刚才拍的那个位置,再从侧面观察观察,他拿着手机不动声色地来到了那一排的侧后方。

    他胸口上挂着一块牌子,从粉丝群中走过时,多数人会认为他是这个体育馆的管理员,没有多少人在意他,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那个深情歌唱的男人。

    这一次,他确定了。

    两个女人,很有可能会对昆少构成威胁,从刚才侧面拍的照片可以看出来,两个人的神情很平静,这种平静太不正常了。

    跟其它人的反应截然相反。

    他带着手机悄悄地回到了后台,昆少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拿着手机里拍的两个女人的照片拿给他看。昆看侧着脸看了一眼,卜迎春,她,她怎么在这里。

    中场休息五分钟,他提前一分钟上台了,上台之后他亲民的目光一直在人群里搜索,刚刚拍的那张照片的角度是在他右边的第六排座位。

    昆少比较少玩手机,他的视力很好。

    但是,从台上看过去,并没有看到卜迎春,第二次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把照片发给了一直替他做事的保镖兄弟在体育馆出口以及附近的各个路口寻找卜迎春,他的判断是:既然会到体育馆来看他的演唱会,应该不会走得太快,只要他的兄弟够迅速,应该能够很快找到她。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