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世界太小,人又太老

    不出他所料,他的人在体育馆往右的第三个十字路口找到了卜迎春,有了方向之后,一伙人追着卜迎春包饺子似的把她堵在了三环线的一个单行车道中间。

    坐在她旁边的1806吓得腿软。

    什么时候见到这种场面啊,她双手握成一团紧张地看着开车的卜迎春,她没有太炫酷的车技,这种拥堵的程度她插着翅膀也飞不出去。

    卜迎春下了车,举着双手向他们投降。

    1806傻了,这个大姐大,这就怂了。她不知道的是这并非是迎春怂了,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要想保命,投降才是王道。

    不过投降并不代表她就认输了。

    她可以找时机,找时机逃走,用她过往积累的经验。身边还有个1806呢,多一个女人对她来说多一分胜算,适当的时候,她可以卖了这个女人逃生。

    她下了车,1806也跟着下了车。

    这一群人载着卜迎春和1806绕到了体育馆的后方的酒店里,这里正是昆少下塌的酒店,昆少的演唱会还没有结束,几个人把迎春和1806绑了手脚丢在一边。

    迎春的眼珠子转了又转,这些人绑了她们,又不说话,可见是背后有人指使,但不知这背后的人是谁,她在这个地方仇家不多,第一个想到的是卜想的人,卜想是实实在在被她弄死的,如果是卜想的那个舅舅的人,那么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幕后的主人就应该是他舅舅。

    不好,是他舅舅那可就麻烦了。

    她身边这个女人可是卜想的爱慕者,他是不是查到什么了,万一当着这个女人的面把事情说了出来,他的那个舅舅怎么着也比她这个外人亲切多了吧,怎么着也是信卜想的舅舅比信她要多一些。那时候,第一个想要她命的是人一定是1806,为了说服她跟着自己她可没费心思,跟她聊卜想的过往,又替她骂熊总,陪了她两天,还答应一定帮她找到卜想。

    目的是利用这个女人给自己当替死鬼,现在局势不利,她得想办法扭转局面,她们的手脚是绑住的,嘴巴可没被绑住。

    她可以跟1806说话。

    “1806,”她好像习惯了迎春这么叫她,她能够认同用一个代号代替自己的名字,都是因为卜想,卜想就经常1806,1806这么叫她,听习惯了她觉得比自己的名字好听。迎春说道,“我跟卜想的舅舅吧,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很大的矛盾,虽然多年没见了,但是关系不太好,以后要是见着他老人家,辛苦你给说几句好话,能让我们的关系缓解一些。”

    她说得很恳切。

    1806蒙圈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她还跟她说卜想舅舅的事情呢?但是她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还这么郑重的在这种生死场合跟她说。

    她心里感动。

    她朝着卜迎春狠狠地点头,卜迎春脸上苦,心里高兴,这女人单纯起来还真好骗,就像以前的她,她怎么越看她越像曾经的自己,那个愚蠢的自己。

    笑意里还藏着一抹狠意。

    门外站着的保镖把录音发到了昆少的手机上,这个时候,演唱会已经结束了,他刚刚从台上撤下来,正在后台卸妆。

    听到录音里的对话,他愣住了。

    迎春这种说法的口吻他太熟悉了,他拍过无数剧本,剧本里通常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的人都是别有用心,他不敢相信,那个让他着迷,想要安定下来的女人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他仰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打算去酒店见迎春的昆少决定不去了。

    有些人,有些事,相见不如怀念吧!

    他在后台吸了整整半盒烟,才对保镖说放她离开,1806和迎春从酒店里出来之后,1806愤愤不平的:“这些人是什么人啊,不行,我要报警。”

    迎春阻止她:“傻妞,报什么警呢,我们现在不是平安了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去吧,别忘了还要找卜想。”

    不,她不是要找卜想,她真正要找的是卢笛。

    从那天1806成了卢笛的替死鬼被送到医院之后,卢笛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没个影,她的工地,她去过,公司里她去过。

    得到的消息无一例外的是卢笛失踪了。

    公司里接连两个负责人失踪,公司上层领导很重视这个事情,他们报了警,警察正在介入调查这个事情。

    她一定要在警察找到卢笛之前找到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1806嘴里嘀嘀咕咕,一提到卜想,她脑子里把要报警的事情给忘了个干净,心里装的全是卜想的事情,对了,还要去找他。

    昆少把录音的内容带给了已经从警局里出来的谢少卿,谢少卿听完之后,眉头又是一拧。昆少问他:“是不是要查一下卜想这个人。”

    “不用查。”他查过,第一次看到卢笛跟那个男人有说有笑时,他就派人查过,也是不巧,这个卜想竟然还是柴林西公司里的一个技术员。

    一个技术员怎么会出现在巧家装饰的总部?

    再深挖下去,却又找不到他的其它资料,他对卜家这个神秘家族并没有兴趣,他只想知道这个男人待在卢笛身边会不会伤害到她。

    卜迎春的这段对话里提到了卜想,那就证明这段时间里她跟卜想有接触过。这么巧,两个人都失踪,他们是不是漏了什么地方?

    卜想,卜迎春,卢笛不知所踪,跟他们有没有关系?

    昆少托着腮问他:“警局那边。”

    谢少卿比了个OK的手势,他不会白去警局做客的,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警方破案的动向。昆少借他名义派出去搜索的人陆续回来了。

    谢少卿抬起眼皮:“有没有结果?”

    他们都没敢吱声,其中有一个人说道:“谢少,有两个人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他们也是跟着他多年的保镖,身手都还不弱,还有找人没找着把自己人找丢的情况,他拧着眉。

    “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往西边走的。但是,我们收队的时候找他们的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没人接听,有很多种情况。

    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那只有两种情况,所在区域没有信号,还有一种情况,遇难。

    谢少卿站了起来,他安排技术员马上开始勘察这一带网络信号无法覆盖的区域,另外,他亲自带着人去西边区域寻找。

    这一带可真够荒凉的。

    昆少跟在他们后边,即使有这么多阳气浑厚的保镖走在一块,他依旧觉得这里让他感觉到特别不自在,他自小就不太喜欢这种环境,除了树和长得比人还高的草,连只多余的有活物的东西都见不着,这是他执意要出来要待在城市里人多热闹的地方的理由。

    “嘶~”

    他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但是越是心里不安,他反而表现得越镇定,不知道这算不算物极必反。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发现什么似的叫了起来:“谢少,这是他的皮带。”

    说着把皮带捡了起来拿给谢少卿,几个人心中隐隐闪着不安,皮带这种绑在腰间的东西怎么会随便出现在地上。

    谢少卿眉头一拧,事情果然不简单,他安排人打电话报警,有保镖拿着手机出来,昆少也把手机拿了出来,这个地方,恰好是信号不覆盖的地方,完全没有信号。

    “没有信号。”

    陆续有人说道:“没有信号。”

    这天色却越来越晚,有人小声地说道:“不如等明天再过来。”

    “不能等!”谢少卿坚定地说道,这世上有没有心灵感应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越靠近这个地方,他似乎能听到卢笛的声音,满脸是血的卢笛在向他求救。

    “你们两个带昆少回去找警察过来支援,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援手,其它人跟我继续找。”他挑的两位其中一个正是说明天再过来的那位。

    剩下的人跟着他往前走,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了。

    谢少卿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是下午五点,这里的天空阴沉得有点古怪,他提醒其它人:“注意警戒!”

    他们都是当兵出身,从部队出来之后还经过特训才跟了谢少,与他们一同在部队待过的人,像他们这样做保镖,在公司做保安的人不少,薪资待遇能比他们高的不多。谢少对待下属极为尊重,像对朋友一般对待他们。这是他们这么些年一直没有离开的原因,他们知道找少夫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为了找到那两个失踪的兄弟。

    地上有兄弟的皮带就说明两个失踪的兄弟就在这附近。

    他们也有迫切找到兄弟的心情。

    大家心照不宣,那个没脑子的人说什么明天再过来,其实不只是谢少,他们也感觉到愤怒,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人配跟他们做兄弟吗?

    还有上次,看守少夫人的就是他。

    说什么没有离开,没有离开听到动静还不知道及时报告谢少,非等到谢少的哥们拆穿了才肯说出来,要是他早点说出来,或者打开门进去看一看,那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谢少,前面有几个小房子。”

    这种地方,怎么还会有房子。

    “小心点。”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朝那三个小房子靠近,近到三米时他们已经感觉到屋子里的不对劲,三扇门都是关上的,窗户非常小,看不到里边的情况。

    他们采取了一人冲锋,两人掩护,两人外围警戒的方式,冲锋的人咬着牙往前一滚,一踩把小屋子门给踹翻了。

    第一间屋子里边没有人。

    接着,他们又以一种护卫冲锋的保护模式打开了第二间和第间房子的门。里面的血腥味一股脑地冲了出来,饶是他们都是见过风浪的人见到这种尸横堆积,肢体被砍得四处乱飞的画面都禁不住虎躯一震。

    “嗯~”第三间屋子的后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声。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